第66章:卧虎寨群侠显神威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76,302

  旁晚雾霭蒙蒙,周知同带着剩下的镖师处理完后事,便开始生火做饭了!三十多个镖师趟子手,伤亡了七八个,而被护送的家人,也死了几个家奴,两个小孩。马盈盈和丫环自那次杀虎口一役之后,虽然经历过那次生死场面,但这次却有些不同,毕竟从小在深闺长大。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虽说是武传世家,以算得上是江湖儿女,但从未杀生。所以,心性上很难一时实应,这种血腥的场面。

  尹建平看她坐在路边岩石上发呆,他走到马盈盈的面前!轻声问道:盈盈!没事吧?

  马盈盈回头看了尹建平一眼,用纤纤的手指,把晚风吹乱的刘海理在耳旁。淡淡一笑道:“我没事!只是这心里多少有些,不平静!平儿!你说!这世间上,到底是怎么了”?

  尹建平苦苦笑了笑说:“盈盈!说真心话!在这之前!我也不段的问自己这个问题。这样的杀戮,到底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人,为什么要相互残杀,相互争斗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利益,或是仇恨”?

  尹建平顺手拨起一根草,在手上折着道:“八年前!古坪口那一夜,对我和妹妹当时幼小的心里,是最长最长的一夜,刀光闪烁,血箭喷射。惨声四起!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仇恨的噩梦中。每在我闷闷不乐的时候,师傅他总是陪在我身边,他开导我,试图说服我放去那刻骨铭心的仇恨”。

  他对我说:“平儿!你知道吗?仇恨只会让你泯灭心智,只会让你变成一个没有理性的杀人狂,报仇!报仇!可报了仇又会怎么样呢?它不当不能让死去的亲人在活过来,反而还会让更多的人死去”。

  “我不懂,又问师傅说:难道报仇错了吗”?

  师傅他笑了笑说:“平儿!这报仇本身没有错,它是平衡心性,让弱者在绝望中找到希望,找到动律,完成自我成长的一个过程,那些杀人的杀手可恨,但在背后操纵着那些杀手去杀害无辜的人更可恨!真正的凶手,才是那些幕后之人。只要找到他们,决不能心慈手软。然而,有些事情并不能两全啊!因为你的父亲是朝廷中人,而那些杀手及幕后主谋,确也是朝廷中人。朝廷有法度,而朝廷的法度,却又是平衡世间芸芸众生的衡器。大奸大恶之人,就要以法度来制裁他们。反过来说,我们身在江湖!而江湖又是什么”?

  我问师傅说:“师傅!那江湖是什么”?

  师傅笑着告诉我说:“平儿呀?所谓的江湖!就是整个生活在大千广众之下的普通人,而在这些普通人中,又产生了黑道与白道。这两道的区别就在于,黑道代表着邪恶的一面,白道则代表着正义的一面。当然喽!在黑道中,也有好人。但是,白道中也会出现一些坏人。总之,江湖就是这样形成,他们及相互仇视!又相互平衡共存。而朝廷的法度,对江湖中人来说,又管束不了。总之一句话,世间的恩恩怨怨。都是因为人的*,利益而产生的”。

  “呵呵!你们原来在这里坐着啊”!

  来人是天王星高怀文,他笑道:“打扰啦!少令主,盈盈小姐,三弟!四弟他们回来了!大家应该肚子饿了吧,该进食啦”!

  尹建平看了看天,道:“现在应该是戍时了吧”?

  高怀文道:“是戍时啦”!

  尹建平道:“哑叔他们也该回来啦”!

  高怀文笑道:“刚回来!冬大哥他见你俩在这里聊天,没过来打扰二位呀!

  马盈盈脸一红,娇羞的道:高大哥!我和平儿只是在这里说说话!

  高怀文笑道:“可不是说说话吗?难道你俩还会做什么”?

  此话一出,马盈盈娇羞得无地自容。

  尹建平心中一荡,看着马盈盈,心中涌现出无数的情意。

  这时,香儿跑了过来!拉着尹建平道:“平儿哥哥!马小姐被冬伯伯和芸芸姐救回来啦!香儿己饿啦”!

  尹建平扦着香儿的手道:“好!回来就好!走!吃饭去”!

  横断山脉的地势,要比中原地区要高,当清晨的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这里却足厚厚的雾锁烟迷。几缕紫色的阳光从雾霭中透入,小鸟在树上欢蹦乱跳,似乎是迎接新的一天到了,竟然昨日在谷中发生惨烈的杀戮。

  天亮时,周总镖头便来到尹建平的帐篷里,他的心里显很沉重。他知道,这位疾恶如仇的少令主,昨夜留下来的原因,再多的感激之情,对少令主来说,都是多余的。但他打算留下来,陪着眼前的少令主上卧虎领山寨为弟子们报仇。

  可是,依然想到自己有护镖之责,心里的话又说不出口,他又有些于心不忍,如果不是为他的事情,少令主早就进川了,还陪着他在谷中一晚。

  最后,他还是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出来免得经后见面的机会少了。

  他轻声道:“少令主,在多的恩情,在下知道,说出来也是多佘的,在下真的想陪少令主到山上去,为我那些死难的弟兄报仇,怎乃我身不由己”。

  尹建平知道,周知同想说什么,他以是一个义薄云天的人。因此,他阻止了周知同后面想说出的话。

  他笑了笑道:“总镖头不用在说下去了!昨日我们是偶遇,不要说是你周总镖头遭难。既便是其它素不相认的人。我尹建平遇上了,同样要管,在说,总镖头有所不知,二十多年前,哑仆冬国雄与你咋日的情况一样。为官府押镖银到此,遭到这股悍匪的袭击,最后他的义父一家被满门抄斩,这是一段宿仇”。

  周知同惊声道:“哦!原来如此!这件事情我早年以听说过,怪不得冬老弟与童老怪认识呢”!

  点点头,尹建平面露杀机的道:“这伙悍匪,盘踞在卧虎领数十年,抢劫了多少路人财物不说,不知伤害了多少人的性命。如此罪大恶迹之人。若是再留着他们这样任意妄为下去,还不知要有多少生灵,葬生于此”。

  “因此!于公于私,我誓别把这股悍匪剿灭了!我知道,总镖头这次护送的人是谁”!

  周知同惊声道:“什么?少谷主是怎么知道的”?

  尹建平用手指了指头道:“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她们是户部仕郎马如年的小家小,马如年被皇上抓进大牢,他怕纤连到家人,暗中请总镖头把他的家人送回都城老家。其实,我对朝廷中的一些做法,也有些憎恨,一人获罪,祸及全家。他们有什么罪!算啦!不说这些啦,你赶快将他们送走吧!呵呵!说起来咱们还是有缘分的,大宁河一别,半年多的时间,这不,咱们又见面了。总镖头,来日方长,我们还会见面的。保重吧”!

  周知同道:“如此,少令主保重,在下就此告辞啦”!

  众人眼看着镖队向谷口而去。

  香儿惊呼道:“哎!平儿哥哥!你快看!来了一队数百骑官兵”?

  尹建平笑道:“来得好快呀!一夜功夫,几十里地”!

  天王星高怀文道:“看来丐帮的飞鸽传书己很不一般哪!尘土飞扬,马蹄震动山谷。眨眼间,官兵的大队人马到了近处”。

  只见得从马上一个官兵飞身下马,跑到近前,高声道:“标下是恒城都统赵文虎,奉陈大将军之命,连夜赶来,持援特使尹大人”。

  尹建平撩袍走了过去道:“本座便是特使尹建平”!

  赵文虎单腿一跪道:“恒城都统赵文虎拜见钦差大人”。

  尹建平道:“赵都统免礼请起”!

  赵都统道:“卑职谢钦差大人”!

  赵文虎道:“标下是晚上接到陈大将军之命,派标下连夜火速赶往卧虎领!持援钦差大人剿匪,因此,卑职不敢渎滞,请钦差下令吧”?

  尹建平道:“赵都统,雷厉风行,辛苦啦”!

  赵都统道:“这是卑职的职责所在”。

  尹建平笑道:“赵都统!你符耳过来”!

  尹建平将计划告诉了赵都统。

  赵文虎道:“标下明白”!

  哑仆冬国雄道:“少谷主!准备好啦!我们是不是上山吧”?

  高怀文道:“冬大哥,马匹是不是留在谷内”?

  冬国雄道:由谷口另一边,有一条道,可直通山寨大门口,我们骑马过去!

  尹建平道:“哑叔!你带路吧!大家踉上,走啊”!

  半个时晨之后,众人便到了卧虎领大寨门口。

  站在寨墙上的哨兵道:“来者何人”?

  哑仆冬国雄上前道:“门上的弟兄听好啦!我是冬国雄,前来拜山讨人!赶紧通报你家寨主童大当家的”。

  “听到啦”!

  没多会!只听的牛角号吹响,鼓声震天,寨内涌出几百名丁勇,排成两行,架起刀剑。大门吱呀呀打开了。众人下马将所有马匹留在大寨门口,哑仆率先向大门走去。

  向架起刀山剑林直直而去,只见得每到一架刀林,那刀既克收起,尹建平虽未见识过这阵式,见哑仆抑头挺身,穿过一层层的刀林剑阵,却也是心中明亮,紧跟着哑仆向第二道寨门走去。

  穿过刀山剑来,众人穿过第二道寨门,众人眼前又是一亮。但见得一个巨大的练武场中间是用石头砌成的比武擂台,正西面是大厅,左右两侧便是厢房。大厅厅门顶棚上,一块巨型木板上写着:聚义厅,大厅八个赤膊大汉,青一色的红顶子,赤膊镶金衣襟,黑色裤子,脚上云筒登云鞋,腰间宽大厚实的牛皮腰带上,横跨一把扑刀,显得威风八面。

  聚义厅大门下,九把金交椅上,坐着八个人,童易坤首居第一位,第二把椅子上却是空着,第三把椅子上,坐着阴师秀才马文亮,依次是六个不认识的中年大汉。尹建平知道,这把椅上的主人,昨日被香儿砍去了人头。

  俩排数十人的寨丁分厂成八字型,站在两边,一高台上,巨大的木架上,横放着一个巨型大鼓,鼓边木柱架上,挂着一面铜锣。

  而在擂台的另一边,也摆上了十多把木椅,中间前后都放着一条长方形木桌,每把椅子木桌上,摆放着一支黑色大海碗。

  哑仆冬国雄道:“少谷主,请上坐”!

  尹建平微微一笑,便撩袍坐下,紧接着是刘武,尹芸芸,马盈盈,香儿。后一排天王四星,哑仆冬国雄,丫环如意!

  见尹建平坐了首位,童易坤十分惊异!而哑仆,天王四星却坐在副位上。他十分不解,这冬国雄,天王四星也是江湖中出名的人物,而却成了这年轻人随从,难道这年轻人有什么来头?

  他在椅子上欠了欠身道:“冬大侠!怎么成了年轻人的跟班啦”?

  冬国雄呵呵笑道:“呵呵!童老怪!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自古道,士为知己者死!我冬国雄虽说昔日在江湖上,混出点溥名,但又能怎么样?昨日在谷中,老夫就告诉过你,怎么!你忘啦,呵呵!看来你童老怪是老喽!还真不如当年那么威风凛凛,霸气十足,看来今日,是你该还债的时候了”。

  童易坤哈哈大笑道:“冬大侠!有些大言不大惭了吧?昔日你姓冬的了三上卧虎领,那一次讨得好处去了,那次将镖银还你,老夫是看在黄氏兄弟的面子上,如数把镖银退还。今日,就平你们区区几个人,想动老夫!只怕是痴人说梦话了吧”?

  “呵呵!你难道不知!老夫的山寨是来的去不得的,你到是想想,怎么从老夫的山寨好好的走出去为妙啊”!

  冬国雄笑了笑道:“哦!是吗?童老怪!你难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

  童寨主道:“什么说?说来听听”?

  冬国雄笑道:“童老怪!你真想听”?

  童寨主道:“当然!当然”!

  冬国雄笑道:“这句话叫做,不是猛龙不过江!啊”!

  “哈!哈!哈!好!好得很!老夫今天到要见识见识!多大的龙!小的们!上酒上菜!让客人们吃好了!上路”!

  童易坤还真没看出这几个年轻人,底到能有多深的武功!二十上下的几个青年娃娃!既便从娘肚子里练起,也不过一二十年功力。他又犯了一个至命的错误,由于他的轻狂,至于山寨灭亡。

  十多个山寨丁勇端着热气腾腾大海碗牛肉上来,放下之后,又在每个碗中倒满了酒,转身退去。

  童寨主道:“各位!这也是山寨的规矩,但凡有客进入山寨,本寨主决不会待慢了客人,都是让客人好吃好喝的吃饱肚子,好上路,免得客人到了阴曹地府做个饿死鬼!各位不要客气!请放心,老夫不会在饮食中做什么手脚的,请用吧”!

  哑仆冬国雄道:“是啊!在这一点上,你童老怪到是很讲义气的,不过!童老怪,你吃饱了吗?不要等会做饿死鬼哟”?

  童寨主又是哈哈笑着说:“放心!老夫省得”!

  哑仆站起身来,走向擂台,他来到台上,双手一抱掌道:“童老怪,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如今二十多年过了,这段仇恨早该结了”!

  童寨主笑道:“好说!自古道,冤有头,债有主,不过,你都等了二十多年了,何必急在一时呢?今日是这样按排的,昨日,老夫山寨,王二当家的和二十多名兄弟,不明不白的死在你们手下。这笔冤枉债,先让我的弟兄讨回来!行吗”?

  冬国雄笑了笑道:“行啊!那就客随主便吧”!

  他转身走下擂台,坐了下来。就在他刚坐下时,只见从椅子上飞身上来一人,他怀抱一把五虎断门刀。

  他走到擂台边,用手指了指刘武道:“小子!上来拿命吧”!

  刘武见此人一上台,就点他,有些楞了楞,站起身来说:“你是叫我上去跟你打呀”?

  那大汉道:“就是你!昨日在谷底,你亲手杀死了老夫两个弟子,今日,你得给他俩陪葬”。

  尹建平传音给刘武道:“师兄不要手下留情,速战速结,童老怪今日早己打定主意!在大厅!厢房伏下伏兵,想将我们至于死地”。

  刘武道:“嗯!看我的”。

  刘武突然身子拔地而起,像一支冲天而射出的厉箭。“梯云纵” ,不知是谁惊声呼出。只见刘武升到空中二丈有余,前身向擂台一倾,半空中向擂云中直直落下,落地无声。

  尹建平从未见过师兄刘武,展示过武当派的轻功绝技。这一招确是炉火纯青,而素闻武当的绝世轻功,梯云纵,是本门的不传之秘,除了掌门人自己,而他人是不会的,除非是下一代掌门人,才可修练。

  那叫阵的中年大汉脸色微变,他向台中的刘武走近几步道:“哦!本座竟未看出,原来阁下是武当门下”?

  刘武闲神定气,轻松的站在擂台之上,向那大汉道:“非也”!

  那大汉又是一楞道:“嗷!你不是武当弟子,怎会武当的轻功,梯云纵”?

  刘武不卑不吭的一笑道:“阁下在盘根”?

  那大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本座卧虎领五虎断门刀秦建武,卧虎领四寨主!阁下,报上名来?断门刀下不杀无名之辈”。

  刘武道:“嗷!在下刘武”!

  秦建武邹起眉头,上下打量着刘武,似是想弄清刘武的底细,他刚才确是被刘武施展的武当派的绝世轻功给震住了。因为,能施展如此轻功的人,在武当上下没几个人,不是掌门人,便是下代掌门人,而刚才他一问,这自称刘武,一个名不见轻传的年轻人,竟失口否认,他不是武当派的人。这就让他有些莫名了。

  这时,刘武冷哼道:“你打不打,你不是声称要为你的弟子报仇吗”?

  秦建武似呼被刘武几句话,给激上火啦!向后退了一步,拔出了五虎断门刀。

  刘武道:“喔!这刀是把好刀,只是不知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

  秦建武恨声道:“小子!本座的刀快也不快,试一下便知道啦!来呀!拔出你的剑来”!

  刘武竟然笑了,他呵呵笑道:“该出剑时,我自然会出,来吧!出招”!

  五虎断门刀秦建武身在武林二十多年,又在这把断门刀上,浸淫数十年的功夫,江湖中还从未被任何人轻视过,何况还是一个名不见轻传的毛头小子。

  他气得七窍生烟,大吼一声:“小子!拿命来”!

  只见得刀光闪现,一招“青梅弄影” 向刘武的腰间而去。而刘武脚踏七星,身子两个回摆,让过刀锋,紧接着一个临空飞渡。

  落在秦建武身后,道:“不行!太慢了!还要不了我的命”!

  秦建武并未一招使老,只见他刀如梭子,招刀回身又一招,“刀劈华山” 砍向刘武的头部。

  台子下面阵营中喊声四起,“四当家的好 !杀了这轻狂的小…”。

  下面的话还未说完!只见台上俩人身形闪动,一道青芒过后,俩人却在瞬间换了个位置!可奇怪的是,五虎断门刀,秦建武却背对刘武,手中刀缓缓垂下,身子前倾。

  他断续的说道:“好…快的…断…残…剑法”!

  他双膝跪在擂台上,手一松,断门刀却落在咣当一声,落在台上!首座上的童老怪惊声站起!大喊一声:“四弟”!

  在看刘武,他双手抱胸,仍然闲神定气的站在擂台上,一动不动。

  急忙上来几个寨丁,将五虎断门刀秦建武,连人带刀的抬了下去。

  正在此时,只听得!台下有人大喊道:“小子!休得猖狂,我阴师秀才来会会你!”

  随着话音刚落!只见得擂台上落下一人。此人正是昨日山坡上见到过的阴师秀才马文亮…。

继续阅读:第67章:暗伏兵智取卧虎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