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暗伏兵智取卧虎领
柳生居士2016-08-06 09:106,410

  童易坤还真没想到,跟着他称雄二十年,人智武功在卧虎数一数二的四当家,秦建武上擂台为弟子报仇,竟然就在二个回合之间,死在了刘武手上,真是不可思议。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竟有那么高的武功?抬眼看去!刘武就站在擂台人,从他那优闲的神态中,似乎刚才与秦建武的拼杀并未尽全力……

  其实,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童易坤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更迷。昨日,在谷底的那场狙击,他和其它寨主都未在场,只派了二寨主易湘南率弟兄们去,在他认为,区区一个龙虎镖局!三十多个镖师,由二寨主亲自去,算是看得起龙虎镖局了。

  没想到中途之上,却接到紧急求援讯号!而讯号表明,遇上了硬点子。

  当他率山寨兄弟们赶下山时,他惊呆了,自己阵亡了三十多名兄弟不算!还陪进了二当家的。

  他却遇外的发现,一个自己肯定早已死亡的仇家冬国雄,竟然也在场,甚至,堪称中原第一的冷血杀手,天王四星同时出现时。

  童易坤认为,二当家易湘南的死,那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直到他准备冲下山准备放手一搏的时候。确被后来赶到的阴师秀才,赵文亮所阻止。

  悻悻回到山寨之后,阴师秀才赵文亮告诉他,天王四星称雄江湖二十多年,死在四星手下的手高不记其数!若是冲下去硬拼,将会二败惧伤,很容易让他们逃脱,只要把他们引到山寨,便可将其一网打尽。

  于是,童易坤觉得这办法可行,以其与他们硬拼,不如以逸待劳。

  所以,便在山寨中定下了计策。准备瓮中捉鳖,将其一网打尽。

  算来算去,把尹建平这几个正主算掉了,以至于今日四寨主秦建武上得擂台时,两个回合不到,便惨死于一个年轻人的剑下。

  而且,这年轻人出剑,杀人,一气呵成,用的什么招试都未看出。童易坤突然想起了,秦建武临死前的几句话:“断…残…剑法”!

  “呀”… 。莫非,站在擂台上的些人是,是新近传闻中,残剑门门主郑天明的嫡传弟子,“飞天神龙” 尹建平?

  可是这年轻人上台时自称叫刘武?童易坤正想到此的时候,阴师秀才却按奈不住飞身上了擂台,向刘武叫阵,阻止他以来不及了。

  这时,又听得另一个道:“阴师秀才赵文高休要张狂,待我高怀武来会会你”!

  天启星高怀武是直接从座椅上腾身而起的,这份轻功可让卧虎领上的大小头目叹为观止,同时发出了惊叹声。

  天启星高怀武同样是潇洒落地,众人一看,大都哑然失笑。

  原来高怀武手中捏着半支末吃完的熟羊腿,他一面啃着羊腿上的肉,一面笑嘻嘻的说:“阴师秀才,你大概找错人了吧!真正与你有过节的人是我高怀武呀!怎么?这正主不找,却找上我小武兄弟啦?你比秦建武的武功高出多少”?

  阴师秀才被天启星高怀武一阵溪落。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住,他手中一把描金扇子,“刷” 的一声打开,忽见得从扇中飞出几道青芒,直奔高怀武的上三路而去。

  话未说开,扇子一扬,出手便是阴师秀才,平日自傲最为阴毒的九星夺魂针,怪不得他叫阴师秀才。

  临危之下,只见得高怀武脚踏七星,上半段身体软成一根绳子,手上的半支熟半腿,在他手中竟成了兵刃,急舞中把阴师秀才发出的暗器全收在半支羊腿上。

  他停身抬起羊腿一看,九颗针插在肉上,而且瞬间变成黑色,毒烟正冒。

  吓得高怀武一声惊叫:“哎哟哟”!

  将羊腿丢在擂台上,他滑稽的莫样,引得众人轰堂大笑。

  而童易坤神色疾变,他知道,阴师秀才赵文亮的九星夺魂针,是他的绝技,任你是江湖高手,能轻易躲过没有几个人,既便是自己,未必接得下来。

  而天启星高怀武竟然脚踏着一种从未见过的步伐,用手中的半截羊腿,将阴师秀才的成名绝技给破了。

  其实,直到现在,他还未真正弄清这些年轻人的来历。如果昨目他看到香儿正是用今日的步伐,一剑砍去易湘南的人头时。

  那么,他将后侮不该把眼前的这些年轻人,轻易放进卧虎领大寨,也不会用这样老套的办法将冬国雄,天王四星逐一清除。

  一个错误所带来的决果,将自己所经营数十年的老巢毁于一旦。

  擂台上的阴师秀才,一张脸阴得像一块冷却下来的镔铁,灰中带黑!他心里的震撼及不低于童易坤现在惊恐!

  十多年前,他不会忘记,因为仇家畏惧的的武功,高薪聘请了天王四星来杀他,那一日在洛阳阴山一战,他失去了身边数十个兄弟的性命,自己身中数剑,情急中用他的逃命三招,才逃逸出来,天王四星联手将他经营十年的老巢毁灭。

  他只想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然而,被天王四星追杀的猎物,如果在中原武林中,任你躲到什么地方,都将会被天王四星,轻而一举的找到。

  一旦被天王四星在次发现的猎物,那时候就是他的死期到了,既便你能狡幸逃脱,天王四星定会不死不休。

  后来,他通过道上的朋友介绍说,如果想逃脱天王四星的永久追杀,唯一的办法,只有离开中原,到湘西去。那里有一个朋友,叫秦建武,他在湘西怀县,卧虎领上,做四当家的,人很讲义气。

  于是,阴师秀才想了想,在中原肯是呆不下去了,只有依朋友歉告,远走它乡,到湘西来投靠卧虎领,并通过秦建武的推荐,与自己的绝技,竟然做了卧虎领举足轻重的三寨主。

  一晃十年过去了,如今在这边远的蛮荒之地,在次遇上了天王四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阴师秀才赵文亮想假借卧虎领强大的势力,将天王四星除掉,一报当年血仇。

  这时,丢掉手中半截羊腿的天启星高怀武。

  用手在身上擦了擦道:“阴师秀子!怎么啦?傻啦!十多年了,找到你十分不易,原来你躲到西南来了,又在这里干起了杀人越货的买卖,看来你是好了疮疤忘了疼呀”。

  阴师秀才赵文亮冷笑的说:“哼哼!天启星,老子到这里来,还不是当年拜你们天王四星所赐!没想到,你们确主动送上门了,哼哼!今日,卧虎领将是你们四兄弟的葬身之地”。

  天启星高怀武大笑着说:“哈哈哈!阴师秀才!你在做梦吧?你以为凭你们山寨这几块料,就可轻易的将我等吃掉?真是痴人说梦话吧?刚才你也看见啦?你的四寨主在我们小武兄弟剑下,两招未过,直着上来,横的出去!哼!在我看来!你阴师秀才,是恶贯满盈啦”。

  阴师秀才冷哼道:“那又怎样?刚才是我四弟一时不小心,着了他的道,才死于非命。哼哼!今日,本秀才让你们一个个进得来,而出不去”。

  天启星高怀武又是笑道:“呵呵!是吗?你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只怕到时,你再见不到了”!

  阴师秀才赵怀文又是阴阴一笑道:“哦!是吗?本秀才到要看看,是我看不到,还是你看不到。哼哼!说实话,若是本秀才与一人之力,对付你们天王四星,到是有点难,但现在是在擂台之上,莫非你还想四人联手”?

  高怀武笑道:“阴师秀才,你也太会给自己长脸啦?就凭你阴师秀才赵文亮,就区区一人,十招之内,定会让你血溅五步,你信吗”?

  阴师秀才赵文亮再次被高怀武给激怒了,他心想,你高怀武也太小视我阴师秀才啦!若说与你四星联手拼斗,我不是对手,但只你一人,莫说十招,一百招你也未必胜得了我。

  他又是阴笑道:“好啊!那咱们就以十招为限!如果谁输了,就躺着下擂台”。

  阴师秀才赴文亮,到底不敢小视天王星高怀武,他张开描金扇,作了个请的姿势,而高怀武抽出剑,剑尖下垂,空门大开。

  好个阴秀才,只见他展开扇子,迎风一变,一把描金扇,幻化出七八个金色的圆圈,虎虎生风攻向高怀武全身要穴。

  而此时的天启星高怀武,轻轻扬剑,挽出八九个剑花,迎向阴师秀才的阴阳描金扇迎了上去,只听得扇剑相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整个山寨上静得让人窒息,童易坤凝神观望着,很快五招过去了,阴师秀才脑门冒汉,他越打越是心惊不也,而高怀武确是见招拆招,守多攻少,沉着应对。并不见吃力,打到第七招上时。

  天启星笑道:“阴师秀才,只有最后三招了,你小心应对”。

  天启星高怀武长剑一挽,顿时擂台上出现了一阵风,扬起灰尘,阴师秀才的衣襟被风荡起,他凝神望去,只见得天启星高怀武一把剑随幻化出密集的剑影,他看不清向他攻来的剑,那把是真,那把是假。

  而阴师秀才赵文亮神色一黯,他知道,自己完了,他低估了对手,之前天启星只不过是陪他玩两招,现在的高怀武才是真正的向他索命来了。

  他钢牙一咬,心道拚了,紧随描金扇一翻,向高怀武真假难分的影子,发射出了最后一组九星夺魂针。

  然而,当这组针芒射出,却是石沉大海,紧接着他忽然感到前胸一凉,阴阳秀才低头一看,大惊失色,只见得他的胸前多了一样东西,是一段从他后背透入滴血的剑尖。

  他败了!败得很惨,代价也很大。

  阴师秀才赵文亮惨笑的道:“高怀武!你赢了!命你拿去!但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剑法吗”?

  台下大多人都知道,只要天启星高怀武的剑,一从阴师秀才的身体拔出,就是他损命的时候。

  因此,高杯武并不想很快抽回自己的剑,任由他留在阴师秀才的身体里。

  高怀武轻声道:“好!赵文亮,在你死前,我满足你!我刚才的剑法是残剑法中演化出来的一种,叫小天星剑法。你明白了啦?

  阴师秀才赵文亮道:“这么说,你们天王四星真的投靠了残剑门”?

  高怀武道:“确其的说,是残剑门的少令主”。

  “啊”

  童易坤这才真正的反映过来!原来坐在第一把椅子上的人,是近年来江湖传闻中的飞天神龙,残剑门郑门主的嫡传弟子尹建平?

  台上的阴师秀才赵文亮道:“死在残剑门人的手中,虽死忧荣,你拔剑吧”。

  高怀武从阴师秀才的身体里拔出剑时,阴师秀才握扇的手一松,描金扇落在擂台上,听声音,此扇似是金刚打造的,而尸体已倒下。

  哑仆冬国雄站起身来,走到擂台上,轻声对天启星高怀武道:“怀武兄弟!先下去歇着吧!该老夫啦”!

  上来几个寨丁,又将阴师秀才的尸身抬了下去,并用灰抹去了血迹。

  哑仆冬国雄沉声道:“童老怪!轮到你啦“?

  还没等童易坤站起来的时候,只听得下面一人大声道:“冬国雄!还轮不到老当家的上台,我催命鬼邓小锋陪你玩玩如何”?

  冬国雄一看催命鬼邓小铎,不由得笑了,他用手指着邓小铎道:“呵呵!我道谁呐!原来是老夫昔年掌下游魂,你当年不行,现在更不行。你还是坐下吧!不要一时好勇斗狠,早早丢了性命”。

  “冬国雄!你有多少道行,让老夫陈振兴来陪你玩玩”?

  他说完将身一纵,上得台来。他回身一看,此人六十挂零,中等个子,身材梢胖,厚厚嘴吧,一对浓密眉毛下面,圆圆的大眼睛深陷,不似中原人。

  哑仆笑了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前朝遗逆!你是蒙古人吧!怎么改了个汉人的名字”?

  那叫陈振兴的人道:“阁下没有说错!本人的确是蒙古人,至于我怎么改了名,那就得去问问我那阴间的老父了。总之人的姓名只是个符号而已!今日阁下到我们卧虎领来,只怕不是盘根问底来了吧”?

  陈振兴不卑不吭几句话,让哑仆冬国雄一楞。

  冬国雄笑了笑道:“那是,老夫初见,陈英雄不似我们中原人,感到有些奇怪!因此,特此一问”。

  陈振兴仍然是淡漠的神色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先祖父和父亲很早的时候就在中原做官,我陈振兴从小在中原长大,父亲为我起了个汉人的名字罢了”。

  哑仆冬国雄点头道:“喔!不过陈英雄!老夫今日是找童老怪,清算一下沉集了二十多年的债务,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陈英雄何别代人受过”。

  陈振兴道:“我陈振兴既然是卧虎领一员,俗话说履巢之下,焉有完卵。刚才你们连杀我山寨二位头领,我不管阁下与我们卧虎领有多大的过节,若想与我们老寨主较量,先必须过我陈振兴这关”。

  哑仆冬国雄道:“如此,老夫就不在多说!出招吧”!

  陈振兴正要拔刀。

  听得台下的童易坤道:“慢着!振兴老弟”!

  随着话音刚落,童易坤纵身上台,他走到陈振兴面前。

  拍了拍陈振兴的肩膀,叹声道:“振兴老弟!老夫与这位冬老英雄有一笔解不开的血仇,今日他主动找上门来,指名道姓要了结那段血仇”。

  “这不,刚才你己看见了,咱山寨俩位当家的先老夫而去了,老夫更不可坐视不理,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轻声道:“振兴兄弟!目下,还有山寨众多兄弟需要你们来主持。老夫老也,生死是早晚的事情!下去吧!家里的事!还靠振兴老弟和几位当家的主持”。

  童易坤暗中捏了捏陈振兴的肩膀,并使了个脸色。

  陈振兴会意的点点头道:“如些,在下省得,老当家的要小心,这些人,来者不善”!

  童易坤点头道:“这个老夫明白,该来的都来啦!不刻来的也来啦!今日只怕要变天喽”!

  陈振兴一楞,不知童易坤刚才的话里有话,他没在追问,只向童易坤点了点头,便纵身下台。

  正在此时,又从外面进来一个寨中头领,他进中门时,把手中的腰牌一亮,把门的寨丁便让开了一条路。

  那头领向外一招手,又从门外进来了三十多个寨丁,这些人穿着和卧虎领寨中丁勇一样,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左手臂上扎了一条红带子。

  那三十多个彪捍的丁勇,排着队,松松垮垮的走到卧虎领队伍后面,消失不见。

  这些人的到来,又消失,并未引起寨中认何人的注意。那头领模样的人,并未向山寨的队伍走去,而是走到擂台边。

  尹建平忽听得一个传音道:“师弟!大寨外全部清理完毕,现在进行第二步计划”。

  他扭头一看,乐了!那站在擂台边上的寨中头领,竟然是师姐刘蝉,山寨里那会有这么一个如此英俊的头领呀。

  尹建平用手遮住嘴巴传音道:“师姐!干得漂亮!你注意!寨中左右厢房有伏兵,大寨厅里人数多一点,先左后右,最后是大寨厅里,后院的妇孺不要惊动”。

  刘蝉回音道:“师弟放心,咋晚我以侦探过了”。

  尹建平道:“辛苦师姐了!行动要小心!清理干净后,发讯号”!

  刘蝉道:“说什么呢!师弟我去了”。

  那头领低着头,离开了擂台,很快便消失在寨中。

  尹建平用传音,通知了所有人。

  而擂台上,哑仆冬国雄,正在往铜烟袋里,慢条斯理的装烟丝。他是顾意在拖延时间,童易坤看着陈振兴下了擂台。他转过身来,当他看见冬国雄正在点火抽烟。

  于是呵呵笑道:“呵呵!冬老弟蛮有闲情逸致的嘛!都这般时候了,还要抽烟,抽吧!抽吧!老夫有的是时回。只怕是,最后一锅烟,恰如活神仙,呵呵!抽吧!只怕抽完这锅烟,恐怕就没机会啦”!

  冬国雄笑呵呵的说:“是啊!童老怪!你说的对绝啦!似我等这把数岁数的人,是抽一天,则少一天喽!不过这话又说回来!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之理啊!你童老怪大概有七十有三了吧”?

  童易坤笑道:“是啊!过了今年,老夫就有七十四了”!

  冬国雄在擂台的拦杆上掴掴烟灰道:“你有没有听民间常说过的一句话”?

  童易坤道:“什么话”?

  冬国雄抽着烟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而老夫今年刚好五十多一点点,如果与你童老怪相比,正好还有二十年的阳寿,怎么说也不会走在你童老怪的前头”。

  童易坤呵呵笑道:“这可难说呀!黄泉路上没老小!不过你冬国雄道也命大,二十年前中了老夫的“天王补心针” 还能活下来!此中的姿味!老夫心知肚明。因此,我很好奇!你能告诉老夫吗“?

  冬国雄道:“这有何不可呢?反正你今日活到头了,告诉你也无仿,你应该知道:天下万物,相生相克,这个道理,想别你懂!你的天王补心针,未必是天下最霸道的毒!老夫当天中了你的天王补心针之后,又被人救了!他把我带进了忘忧谷!用神泉制作的药丹救了活了我”。

  童易坤真的吃惊了,他心里在想,怪不得在他们进寨之后,先后自己俩个兄弟都死在擂台之上。这些年轻人的武功之高,实为罕见。

  在只之前,他还以为,这些人出了这些人来路不凡,弄不好是出自于江湖中最神秘的门派。

  没想到,他们竟然来自残剑门,然而,他又转眼一想,整个江湖中人都知道,残剑门代表着什么,而残剑门门规收徙及严,所以己至残剑门,人丁也就稀少。而今日,为何这一下冒出这么多与残剑门有关系的人。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这真是不大可能的事呀?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之前俩个兄弟,在死在残剑门的独特剑法上,这是不争的事实。

继续阅读:第68章:走古道神风九义救故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