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群雄聚会靖江城
柳生居士2018-03-19 16:294,996

  香儿惊见尹建平用星芒剑割开左手祭血,轻呼一声: “平儿哥哥”!

  她刚要上前,却被冬国雄拉住了。

  尹建平在次哭拜于地下,柳娟走上前去,轻声道: “平儿弟弟!尹伯伯和伯母都以离去,弟弟的心,他们在天之灵会看到的。况且,伯父沉冤以得昭雪,朝廷让靖江府厚葬他们,不就说明一切了吗?你看看,后面还有许多官员陪你跪拜,伯父母九泉之下,可以眠目啦!别哭了啊”!

  香儿走了过去拉着尹建平的手道: “平儿哥哥,娟子姐姐说得对!别哭了,起来吧”!

  终于在娟子和香儿的劝慰下,尹建平站起身来。正在这时,只见一个五旬老者,扒开人群抢进了殿上。

  惊声喊道: “天呐,你果真是我苦会的平伢子回来啦”?

  尹建平抬头看时,见是一个年景五十上下的老者,像貌似有些熟习。

  那老者道: “建平伢子,我是你的二叔,尹道城呀”!

  尹建平終于明白站在自己前面的人,却是和自己父亲一母同胞的二叔,尹道城。

  尹建平挣开娟子和香儿的手,跪倒在老人面前呼道: “二叔”!

  又在次啼泣起来。尹道城双手将尹建平扶了起来,悲伤的道: 平儿呀!你果真还活着,他们告诉我说,你和妺妹都还活着,可我不敢相信呀,这么多年了,你们都去了那里了呀,二叔和你二婶,天天盼,夜夜想你们兄妹俩。苍天有眼,不亡我尹氏一门呐”!

  尹建平无比的激动,他扑在尹道城的身上,“二叔”。

  阔别多年的叔侄,终于在父亲的灵堂前相见了。

  当尹建平扶着二叔尹道城走出庙门时,地上的众官员渐渐起身站起来。依次默默的排长队向庙里走去。

  尹道城看着众多官员都前来祭奠,有些莫名不解。

  郑县令,见尹建平下山而来,急忙上前道: “特使大人,道城公,卑职让县丞刘知章,带人去尹家巷,去修饰府邸了。陵墓这里,卑职会尽心处理好,完工之后,还请特使大人选定祭祀日期”!

  尹建平笑了笑道: “如此就有劳郑大人和各位了,我谢谢你们”!

  郑县令道:“ 特使大人客气了,这是卑职的责任所在,卑职自当尽力”。

  哑仆冬国雄从蟇地转了一圈回来,他指着墓地下面道: “少谷主,老奴在墓地四周看了看,觉得这落凤坡的风水瞒不错的,这蓝合帮主,的确可称为一个风水大师级的人物。很有独特的眼光。少谷主你看,按五行之象,这里居龙脉首位,这后山来势之大,左面是一条弯曲的靖江河,右边是千年古道: 正面有诸多山峦,诚俯于山下,这叫万佛朝宗之向,尹老大人的坟墓碑,正对着靖江城。这是一块绝佳的风水宝穴呀,用风水师的话说,叫龙凤双穴”!

  尹建平笑道: “哑叔说的这些,平儿不懂!不过平儿也觉得,父母葬在这里,确是不错,哎,二叔,周围的这些树林是您栽种的吗”?

  尹道城叹声道:“ 唉……这都是大哥他的功劳啊!当年大哥在靖江城当知府时,因廉洁勤政,虽然短短的六年间,却迎得靖江城方圆数百里的民心。你知道吗?当年靖江人都称你父亲为,尹清天是包公转世的清官。走遍这方圆百里地,你要是问,当令皇上是谁,他们不一定知道: 若是问靖江谁的官最大,他们就会说,是尹清天”。

  说到这里,他又长长的叹了一声道: “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可你父亲他却是个勤俭持家,勤政为民的好官呀,一件知府的官服,他让你娘给他补了又补,缝了又缝!就連同府的官员都背地里叫他,花子清含官。他被皇上调上京城时,民众送他上京时,要求你父亲,将脚上穿的靴子留下。你知吗?‘清官留靴,贪官留帽’真是应了民间的一句话:好人不在世,祸害几千年”!

  尹道城说道这里,不由得又是泪如雨下。

  尹建平挽着尹道城道: “二叔,你放心吧!平儿也在父母的灵前发誓,一是要手刃元凶,用他们双倍的血,来偿还这笔血债”。

  尹道城舒了口气道: “平伢子,二叔相信你能做到,但是,二叔又不明白了,你小小年纪,怎么又当上了朝廷特使了。連知府都向你下跪,你的官难道比你父亲当年还要大”?

  尹建平笑道: “二叔,此间之事,平儿也一下给你解释不清,等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总之,平儿现在却是皇上钦封的代天巡视”,呵呵!也就是见官大一级啦?

  尹道城叹声道: “这么说,除了皇帝老儿,和王子之外,全国的官员都沒你大”?

  哑仆笑道: “是啊,少谷主是代表皇上,和晋王爷出行”!

  “哦”

  尹道城道: “那继是这样,靖江城那些霸占咱们铺面的人,和占了咱家的土地你管不管”?

  尹建平有此惊讶,他看着尹道城道: “二叔,这是怎么回亊”?

  尹道城又叹声道:“ 唉……,正所谓,墙倒众人推,人善被人骑”,八年前你们一家在古坪口被杀后,原来祖上传下来的尹家巷有二十多个铺面,和数十亩薄田。听说你父被杀的事,那些租户初时还按时交租,后来渐渐就断租了,最后刚脆说成是他们家的房屋铺面,土地。

  “唉……,尹老管家自你们全家迁京后,就一直管着家产,租户不交,他告到县衙,前仼县令是原知洲陈三江的小舅子,大概是收了好处之后,便将老管家乱棍赶出了县衙,”。

  尹建平道: “郑县令知道此事吗”?

  尹道城道: “郑县令是去年从洛阳升迁过来的,他也不知此事”!

  尹建平道: “ 这样吧,二叔,你写个状纸,先告到县衙,我想他们会公证处理这件事情的,我还是不用插手的好”!

  尹道城道: “行,有你这句话就成了”。

  尹府座落在城东南角,尹家巷内,才几天的功夫,尹府修饰一新。朱红金粉大门,上马石,下马石都是新换上去的,一个二进三出的大院,粉饰得如新建,大厅里从新悬挂起昔日尹道元的书法,字画,几个丫环使女,在府中忙碌着,一大早大门前鞭炮齐呜!引得众多的城民邻居们顿足观看。

  尹建平及神风九义,天王四星从驿馆里搬回了老宅。管家尹福,虽然年过七旬,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流露出少有的笑容。因为他知道: 尹家主人回来了。他一大早就忙里忙处。大厅门前,站立着天王四星。

  就连香儿和哑仆都在忙,四舍乡邻,城中贾商大户,蓝合帮等,先后抬礼送扁,大院里摆上了数十桌酒席。先后坐上了许多客人。

  大厅里,首位上,依次坐着丐帮帮主,及八大长老,大宁河金刀王老令公的二弟王成昆,靖江蓝合帮会郑会主,尹建平的舅舅陈风雄,二叔尹道城,原知府马义坤,二弟马义武,四弟马义生,柳子和,洲府县衙的官员,在偏厅里,坐着的都是靖江城的名流和贾商巨富,独不见知府陈书恒。

  结婚似的喜庆!

  正在这时,坐在大厅陪客的尹建平,忽听得厅外有人喊道: “哥哥”!

  他一阵心喜,站起身来迎出了大厅,外面站着师兄,刘武,师姐刘婵,还有他的妹妹尹芸芸。虽然分别数月,兄妹之情是无可取代的。

  “哥哥,芸芸扑进尹建平的怀里,也泣不成声!哥哥,妹妹想你”!

  尹建平轻拍着妹妹香肩道: “好妹妺,别难过了,回来就好!那么大的一个姑娘家,一见哥哥就哭鼻子,也不怕让人家笑话”!

  尹芸芸撒娇的道:“妹妹想你嘛”!

  尹建平为芸芸抺去泪水,放开了妹妹,又与刘武拥抱在一齐。”师兄,师姐,路上辛苦了”。

  “蝉儿姐姐,芸儿姐姐!你们终于到啦”!

  香儿高兴的从院内跑来,后面跟着马盈盈,刘梅,及俩个丫环。小精灵似乎是众人的开心果,无论走到那里都能让人喜欢。

  刘蝉抱着香儿道:“哎哟,姐姐的好妹妹,想死姐姐喽!看看,又长高喽”!

  香儿娇笑着道:“香儿也想俩位姐姐,还有小武哥”!

  刘武呵呵笑道:“看看,小精灵,哥哥,就是哥哥,还把我改成了小哥哥字”!

  香儿笑嘻嘻的道:我就喜欢这样叫嘛!这样才顺口呀!难道让我改叫你老武哥哥”?

  刘武道:“必!你就这样叫吧!唉……真怕了你啦”!

  尹建平见马盈盈来到,便笑着道:“呵呵,师兄,师姐,我为你们介绍一下。她叫马盈盈,是原靖江知府马伯伯的千金小姐!还有这位,她叫刘梅,是原靖江知县的千金,刘叔叔的女儿。

  “他们,是我师兄刘武,师姐刘蝉,我妹妹,芸芸”。

  年轻人们相互见礼,算是认识了,正在说笑,怱听得大门外喊道:“靖江知府陈大人到”!

  尹建平从厅门正准备出去迎接,只见知府陈书恒领着一个公公,后面跟着八个侍卫朝大厅而来。

  八个侍卫中有俩个尹建平认识,一个是侍卫统领陈玉德,另一个是晋王府统领赵成武,昔日跟随晋王从大宁河金刀王家,回到京城时,就相处过。但那太监却是沒见过。

  那太监走上厅台,只见他文刷一挑,从袖内拿出一道圣旨高声道:“皇上钦封代天巡视,白虎令使,尹建平接旨”:

  尹建平等人,就连坐在大厅内的众官员急忙出来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原中枢仕郎尹道元,一生勤政廉政,为朕分忧国亊,是朕之股肱大臣,功在当代。为朝廷奸佞所害,朕心悲伤!特封,尹道元为少傅,少保,少钦,文阁大学土。册封陈尹氏一品诰命夫人,护国公府,世袭罔替。由靖江知府陈书恒从权抜付粮田二十公顷,地二十公顷交付尹氏后人使用。尹家所属后人,世代享受朝廷供奉。又,其子尹建平因查处宜洲知府有功。靖江擒获奸佞段其坤等人,朕心慰曰,择日由特使尹建平等将钦犯一干人等押京候审,钦此!

  尹建平叩头道: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尹建平接正圣旨,起身道:公公和各位一路辛苦,大厅请休息!

  等陈知府带着公公进大厅,尹建平被陈统领拉住了。

  陈统领从袖中拿出一封密涵道:“特使大人,这是晋王临行前交给卑职的信,事关重大,必须亲自交给特使大人。”!

  看着陈统领严肃的面孔,尹建平多少能猜出晋王书涵里的内容来。

  香儿带着刘武兄妺进了后院去了,尹建平把书涵放进怀里,越步进了大厅。

  众人纷纷向他表示祝贺。

  深冬季节,这是个冷得让人不想出门的日子。许多江河都以被封冻,厚厚的冰层,可以承受四轮大車在上面行使。寒风凛凛,挟带着片片雪花在空中飘扬落地。大街小巷堆积起一尺厚的雪。

  尹府大厅上,一个巨大的火盆,梨炭火烧得咝咝作响,厅上坐着丐帮帮主陈九龄,金刀王成武。马义坤,二弟马义武,蓝合帮会郑会主,神风九义,天王四星。

  丐帮陈九龄道:“这么说,太师张权是想拼个鱼死网破了”。

  金刀王成昆道:“从太师张权大量花重金,从江湖中搜罗黑白两道高手的情况来看,他有这个能力卖通众多高手与之卖命。据说,还请出了老一辈的黑道高手,神枪派的韦一笑,大飞帮的帮五虎堂,雷电门门主欧阳重,青海派掌门人辛莫荣,逢莱派掌门操刀手郑中槐,这些都是昔日黑道中的大魔头”。

  哑仆冬国雄呵呵笑道:“看来太师这次真的想孤注一掷”。

  陈九龄道:是啊!朝廷侍卫动不了,他只能花重金顾黑道高手,一当事情败露,大可一推了之。他这一招叫驱虎吞象”。

  马义坤笑道:“呵呵,张太师老谋深算,这一招的确管用,动用了这么多的黑道魔头,看来他的本意,并非只是想救出段其坤等人那么简单。只怕还有别的什么企图”。

  哑仆冬国雄道:“马庄主,这叫一石三鸟。”

  王成昆道:“是啊,利用黑道高手,半道截杀押运队伍,计划若是成功,不但清除隐患,将我等灭了,还救出段其坤等人,夺回证据。让晋王断了一支强大臂膀。若是败了,他大可一走了之,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还真可谓是处心积虑”。

  尹建平冷笑的道:“哼啍,只怕他又打错了算盘”。

  丐帮帮主笑道:“平儿小兄弟,你切不可以忽视,需知蚁多咬死象,他张太师刘颜昌老谋深算,而且曾多次栽在平儿小兄弟的手里。依我看来,他们会从你身上下手。当然了,他们知道,若是与你硬拼,他们不会那么做。他会派上几个高手,将你缠住,先救走人,并利用一切力量,各个击破,等时机一到,小兄弟在有三头六臂也沒用了”。

  马义坤叹声道:“是啊,只怕我们也要好好的谋划一翻了。如若不然,就会掉入他们的圈套中,孙子曰”谋而后动,查敌于机,制敌于手足,破敌于虚。”

  正在此时,老管家尹福来到厅门口道:“禀主人,丐帮张坛主有要事求见”!

  丐帮帮主陈九龄道:“呵呵,想别是老撑门来信了”!

  尹建平站起身来道:“尹福伯伯,快请他进来”!

  张坛主匆匆进了大厅,他一抱拳道:“见过帮主,少令主,及各位英雄”!

  陈九龄道:“进初,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张坛主道:“回帮主话,京城总坛传来一封书涵,属下接到之后,便急忙送过来了。”

  张进初拿出书涵递给陈帮主。

  陈九龄接正来后,向张进初一挥手,张进初就告辞离去了。

  他打开信封一看,呵呵笑道:本座沒猜错,果然是老帮主的来信”!

继续阅读:第46章:尹建平未雨绸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