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迷之传奇——李凯撒
米四格2016-08-06 07:004,370

  几天后,也就是考完《新闻学概论》的那个晚上,校园的西南部区域发生了一场不小的骚动。

  骚动的始作俑者,就是让元妙青心心念念了好几年“高地貌”学长。

  那天晚上9点多,考试结束后一身轻松的唐颂,拉着情绪低落的元妙青在宿舍阳台上聊天。

  自打那天得知了“高地貌”学长早已心有所属,元妙青就没了往日的精神。原本,她也不是个能说会道的女孩子,这些天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

  唐颂也没有什么别的招,最管用的就是掏出刚找班里学霸借来的“考前秘籍”:

  “下一科考试的笔记先借给你,你看完了我再看。”

  学生时代的友谊就是这样。

  我们也没有太多的生活费和零用钱,我们相互要好的方式,朴素而单一。

  还没等元妙青把笔记接过去,就先被楼下响起的一阵响声吸引了注意力。

  3号楼和5号楼中间的空地上,三五个男生正在小心翼翼地把一圈蜡烛摆成个不太周正的心形。

  这种热闹总是值得一看的。

  不一会的功夫,周围就聚集了不少免费看好戏的围观群众。

  借着月光和刚刚燃起的烛火,元妙青分明看清了站在那个巨型桃心中间的那个人——“高地貌”学长。

  “他要表白了吗?”

  “谁?他就是‘高地貌’?”虽然唐颂不认识男主角,但是从元妙青那副的像吃了屎一样的表情里,也不难看出端倪。

  元妙青苦笑了一下:

  “他喜欢的人那么优秀,我好像连难过的资格都没有……”

  “优秀?能有多优秀啊?谁呀?”

  “大四美术系的那个大美女。就住在咱们楼上的大四宿舍。”

  “哪个啊?”这么少的信息量,对于一向只在本专业的小圈子里打转的唐颂来说,几乎没起到什么提示作用。

  “就是腿,特别长的那个。”

  “哦,长到令人发指的那个!”

  你看,人还是得有点特长的。

  要不就是腿特长,或者头发特长,实在不行的话,脸特长也是管用的,至少能起到让人印象深刻的作用。

  接下来的剧情非常紧凑,阳台上的两个姑娘刚刚把剧里的男女主人公对上号,楼下就传来了“高地貌”底气十足的呐喊。

  “孙小晶,我喜欢你!”原来美术系长腿姐姐叫了个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我已经拿到了康奈尔大学传媒专业的offer!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可以为你做出任何努力!希望你能接受我,异国他乡、天涯海角,我都会在你身边!”

  周遭的人,掌声雷动。

  这种场景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情深深雨蒙蒙”、“你是风儿我是沙”。

  这么琼瑶式的煽情表白,引得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一小撮人民群众,忍不住帮他摇旗呐喊,击鼓助威。

  “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表白现场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过了没多久,一个腿没有那么长的姑娘从宿舍楼里钻了出来。在众人齐刷刷地注视下把一张小小的字条,“咻”地塞进了“高地貌”手里,然后迅速消失。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刚刚还在齐声起哄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唐颂这会儿也开启了八卦模式,把身子向外又探了探。

  “她说考虑考虑!”

  男生高高举起手里的白色纸条,像是打了胜仗后,掠夺到了傲人的胜利品。

  人群欢呼着。

  尽管其中的大多数,与当事双方素昧平生。

  这种兴奋并非毫无缘由,今晚是这批大四毕业生大学生活的最后一个晚上。明天他们就要交出宿舍钥匙、学生证、图书证、饭卡,拉着行李箱走向人生的另外一段新旅程。

  所以这个夜晚,任何一件小事,都足以点燃这群年轻人酝酿已久的情绪。

  对于大学散漫生活的不舍,对于前路未知旅途的担忧,对于旧情人的痴心眷恋,对于暧昧情愫的悄然放手……所有的情绪,在这个不同寻常的夜晚,在“高地貌”老套求爱的影响下,四处爆发着。

  狂笑、大喊、哭闹的声音,此起彼伏。

  很快,这种情绪上的沸腾,进阶成为了简单粗暴的发泄。

  开始是用黑色墨水勾出“青春不老 我们不散”的天蓝色床单,被肆意地挂在了4楼男生宿舍的阳台上。

  随即又演变成了大四男女生宿舍“友谊万岁”、“莫问前程”的互动式喊话。

  不久之后,酒瓶、暖瓶、相框、脸盆……从高空被掷下,落地后摔得粉碎,烂得痛快。

  在这种气氛的驱使下,唐颂觉得连自己身上的汗毛都跟着兴奋地竖起跳跃着。

  “咱们也去扔点什么!”她随手提起自己的白色暖瓶,拉着元妙青就往外走。

  这是她唯一的法子。

  对于你的这些不如意,除了帮你找一个发泄的方式,我真的也帮不了你什么。

  那些肆无忌惮的声音都是从对面的大四男生宿舍楼里传出来的。如果从自己的宿舍扔下去,地上的“罪证”一定会被宿管阿姨的逮个正着。所以,唐颂拉着元妙青径直走进了男生宿舍楼。

  尽管男女生从来不许相互参观,不过因为马上就要毕业了,大四男生宿舍楼的宿管阿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所以唐颂她们很轻而易举地就混了进去。

  六层楼道的窗户开着,不少刚刚香消玉殒的物件都是从这里被人扔下去的。

  唐颂把暖瓶交给元妙青:

  “扔吧!把心里不痛快的,都扔出去!”

  元妙青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接过暖瓶,手臂僵直地伸向窗外,眼一闭,手就撒开了。

  两个人屏住呼吸,凝神静气地看着这个白色的圆柱形,毫无节制地向下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就在它即将完成历史使命的那个刹那,保卫处的老师适时赶到。

  伴随着暖瓶触地清脆声响一同而来的,是他的大喊:

  “你们俩,给我下来!”

  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像极了被霜打了的茄子。

  “这下,会背处分吧?”元妙青慌张地抓住了唐颂的胳膊。

  “是我出的主意,跟你没关系,”唐颂捋了下额头前的刘海,“反正这么高,他也看不清是谁扔的,只要有人认下来就行……”

  “那也不能让你认啊,暖瓶可是我扔的……”

  就在两个人争着要领处分的功夫,那位老师已经气急败坏地爬了上来。

  “说你们俩呢!”老师有些气喘吁吁,手里拿着探照灯大小的手电筒,橙色的光亮有点刺眼,“刚才那个暖瓶是不是你们扔的?”

  唐颂下意识地把元妙青护到了自己身后,刚想张嘴乖乖认罪伏法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来。

  “老师,是我扔的。”

  声音踏实而坚定。

  循声望去,一个穿着浅灰色运动服的高个子男生,正端着脸盆站在她们身后。

  是李凯撒。

  被唐颂折腾得不轻的李凯撒。

  虽然那天晚上看得不是很仔细,可是,她还是认出了他。

  “你扔的?”保卫处的老师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明明看见是两个女生扔下去的。你可别打算替她们扛事啊!”

  李凯撒向前走了两步,很自然地就把唐颂她们挡在了自己身后:“老师,我又不认识她们,干嘛非得替她们扛事啊?况且哪有人提着水壶,非得跑到男生宿舍楼来听响儿的?这也不合情理啊,老师,您说呢?”

  让李凯撒这么一分析,连唐颂都觉得人家说得合情合理,好像自己干的事确实特别缺心眼儿。

  保卫处的老师也点了点头,本来天就黑,他看得也不是特别清楚,所以自己先没了主意。不过,毕竟是从事保卫工作多年,这位爬了六层楼的老师,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

  “那你们两个女生,这么晚了,在人家男生宿舍干什么呀?”

  元妙青自然是憋得脸红脖子粗,一时说不出话来。站在一旁的唐颂,突然想起了刚刚在楼下折腾了一晚上的“高地貌”,于是灵机一动:

  “老师,我们是来找高谷峰学长的,来找他要笔记。听说他成绩特别好,都考上外国的那个什么大学了!”

  “是康奈尔大学,”李凯撒顺势接过话来:“老高是我们班的,他就在最前面那个宿舍,我带你们去。”

  三个人刚想溜走,却被鸡贼的老师,一把拦了下来:

  “你以为,往楼下扔暖瓶的事,就算完了?”

  李凯撒倒是完全不紧张,嘿嘿一笑:“老师,这事赖我了。”

  “你这么干,是要记处分的!都快毕业了,为这么个事影响前途,你说你冤不冤?”

  “那肯定是冤,老师,我可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暖瓶还能自己跑下去吗?”

  “这不是刚洗完脸吗,”李凯撒指了指手上的脸盆,说得不慌不忙,“我本来觉着,暖瓶反正以后也用不上了,就想顺手放在窗户外面的夹层里,谁需要谁就拿走。瞧我这脑子!这不是宿舍窗户,没有二道玻璃,它就直接掉下去了……”

  真是逻辑缜密、思路清晰、情真意切、字字珠玑啊!要不是因为形势严峻,唐颂都想直接给李凯撒的随机应变能力,比个心形,点个赞。

  老师也被眼前这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男同学给唬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

  “李凯撒,新闻一班的。”

  这句话说的那叫一个临危不惧、气定神闲。

  “李凯撒?学生会主席吗?”老师关上了手电筒,“那就更不应该带头扔东西了。”

  “您说得对!这不是个意外吗?”李凯撒又嘿嘿干笑了两声。

  “不管是不是你扔的,总之如果一会再有人砸东西,我全都算在你身上。”

  这位老师其实不是真的想要给学生处分,毕竟年年的毕业季都是这样的,学生们有些情绪失控也不足为奇。只是刚才这个宿舍楼的动静太大了,他担心出乱子,只好过来看看。谁知道刚走到楼下,就被从天而降的大暖瓶吓了个半死。这会儿情绪平复了,也就没那么较真儿了。

  确定他真的走了以后,元妙青先开了口:

  “学长,谢谢你。上次……还有这次……不知道怎么谢你好……”

  “没事,我都毕业了,他们不会真的给我处分的。你们也快点回去吧,我还得去通知大家别再扔暖瓶了。”

  对于这次解围,李凯撒好像毫不在意。

  就像是“梁山好汉”,路见不平,“该出手时就出手”一样自然而然。

  李凯撒的话,还真的挺好使的。不一会儿,整个男生宿舍楼,都变得安安静静。

  对于他的事,唐颂多少也知道一些。

  大学时代,李凯撒就像一台电冰箱,上面贴满了各种抢眼的冰箱贴。

  “校学生会主席”、“新闻一班班长” 、“记者站站长” 、“篮球校队队长”……

  好像所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事儿,都和他有关系。

  又或者应该这样说,所有平淡无奇的事儿,都是因为他的加入,才显得格外“高端大气上档次”。

  先不用说别的,光看人家这名字就不一般——“李凯撒”。“凯撒大帝“的”凯撒“,有几个人能有叫这么拉风的名字。

  “我还以为‘凯撒’这俩字是外号呢?那天他把身份证掏出来,我才知道,原来是真名。”

  唐颂躺在被窝里,和也还没睡的元妙青小声卧谈。

  “也就是他吧,换个人的话,起这么个特别不含蓄的名字,还不得让人笑死。”

  “呀!坏了!”唐颂突然坐了起来,直拍自己的大腿。

  “怎么了呀?”刚有了点睡意的元妙青,被她这一嗓子,一下子就喊清醒了。

  “宾馆的钱啊!忘还给他钱了!”

  但是,现在想起来也没用了,人家大四的学生都已经扔完学士帽毕业了。

  原本以为,大家就这样,从此相忘于江湖。

  可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总会有个机会,还会遇见你。

继续阅读:第5章:又见李凯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