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又见李凯撒
米四格2016-08-06 08:583,980

  小学作文里,最常用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初中英语作文里,最常用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How time flies!”

  人们总是在感慨时间过得太快,却又经常埋怨“怎么还不下课”、“怎么还不下班”、“怎么还没到吃午饭的时间”、“怎么还不能过年回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How time flies!

  仿佛李凯撒、“高地貌”他们这一届毕业生向上扔起的学士帽还没落地,唐颂、元妙青这一批新大四学生,又匆匆被推向了应届毕业生的队伍里。

  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一直被各种实习刷下来的唐颂,终于有人要了。

  而且,实习单位听起来还不错——瀚海市电视台。

  “你也太厉害了!”听说了这个消息,元妙青把眼睛瞪得老大,“咱们班多少人都想进电视台啊。”

  “嗨,我这就是捡漏来的,”唐颂嘿嘿傻笑着,学着岳云鹏的语调拍着大腿,“感觉还怪带劲嘞!”

  唐颂说的“捡漏”,一点也不假。

  按照往年的惯例,台里每个频道的实习生人数不会超过10个,最后再经过笔试、面试这些个流程使劲儿刷一刷,留下的也就不多了。

  原本这些实习名额,早在大四上学期就已经被放出去了。

  可是今年,瀚海电视台突然搬到新大楼里面去了,一下子就变了政策。

  电视台的地址挪到了“一无所有”望洋商业广场旁边,楼高多了十几层,办公室数量更是不知道翻了多少倍。工作的地方大了,领导们自然想把以前施展不了的能力全都施展施展,以前做不了的节目都做起来。就这样,每个频道的实习生名额也相应增加了不少。赶着这么个机会,“新闻第一线”栏目又追加了10个实习名额。

  这个时候,很多应届生都已经有了稳定的实习单位,只有唐颂他们这些一直没人要的,才捡到了这个漏。

  能够得到这次实习机会,唐颂异常兴奋。

  毕竟,作为入学时的“压线生”,她的整个大学时代里都没有收获到什么优越感。如今能在这么个听起来“怪带劲嘞”的地方实习,真是捡到宝了。

  虽然上了四年学,可是也逃了不少课,所以大学的学堂没能培养出唐颂什么过硬的“新闻理想”。不过,出于常人最狭隘的认识,如果能进媒体行业,电视台确实是大多数学生最心向往之的地方——永远趾高气扬地稳坐在食物链的最顶端。

  印象中,这里的人应该是第一时间冲到各种大事件的现场,穿梭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发生新闻的角落,带给观众一次又一次最真实的新闻现场。

  这种紧张而刺激的记者生活,让这个一直憋在校园里的年轻姑娘忍不住心驰神往。

  但是,很快,唐颂的这种心驰神往,就被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划这个“叉”的人,叫张大野。

  得知自己的实习老师是他,唐颂顿时觉得这种“怪带劲嘞”的感觉,又涌了出来。

  “张大野啊,是那个张大野啊!”

  不过元妙青却有点担心:“跟他实习,会不会很危险啊?”

  “欸?还真是啊,”唐颂皱了皱眉头,“也许会带着我去暗访个传销组织,也说不定。”

  即使是不怎么爱上课、上课也不怎么愿意听讲的瀚大新闻专业学生,对张大野这个名字也不陌生。

  在瀚海的新闻行业,张大野绝对是个名人。他拍摄的片子,曾经连续两届获得了“中国新闻一等奖”。这个算得上中国新闻最高奖项之一的荣誉,让“张大野”这个名字在瀚海瞬间蹿红。

  就连当地各个高校的新闻专业,也把这个“身边的榜样”反复拿过来当做教学素材,不管哪门课,老师们都特别愿意吹捧一下他。

  张大野擅长暗访。其中一个得奖片子就是他只身一家用甲醛泡制血豆腐的黑作坊。装作买家,一步一步拍到了对方的生产不合格产品的所有证据。除了触目惊心的画面之外,整个新闻脉络清晰、逻辑严密、节奏紧凑、环环相扣。看得出来,拍这个片子的记者下足了功夫,也冒着很大的危险。

  虽然“张大野”听起来就是没有“张大千”有文化,可是唐颂依然对他产生了油然而生的敬重。所以,在得知能跟着他实习的时候,唐颂觉得自己真是捡到了宝。

  可是,事实证明,她高兴得有点太草率了。

  印象中,这类擅长拍摄调查类新闻的记者,应该都是浑身冒着正气、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喜欢看的都是评论性文章;桌上的茶杯里,永远泡着根根立起的毛尖;有事没事都会到街上转转,随便转上个小半天,就能转出三五个选题……

  可是,张大野完全不是这样的人。

  怪异夸张的卷发、圆形复古的眼镜、明显不合身的宽大衣服……

  这个年近40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颠覆传统的古怪味道。

  与其说他是个知名记者,还不如说他是个时运不济的落魄诗人,更具有可信度。

  “张老师,您好!我叫唐颂。”

  “唐宋?你爸姓唐,你妈姓宋?”

  “是歌颂的颂。”

  听了这话,张大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大圆眼镜,表情有些微妙:

  “那你还真是来对地方了,咱们这个地儿,除了歌颂,真的也干不了什么。”

  唐颂有点意外。

  张大野不是因为“惩奸除恶”出名的吗?怎么突然说出了这种话。还没等唐颂想明白,对方就已经把一件要去“歌颂”的事儿,扔给了她。

  “知道这是什么吗?”张大野从桌上捡起一张折得皱皱巴巴的纸,递给唐颂。

  上面稀稀拉拉的印着几段文字,大概就是说,瀚海市最大的商业综合体——“望洋商业广场”,目前已经竣工,将在下个月开张纳客。

  “这是宣传通稿?”虽然没怎么好好上过课,可是毕竟考过试、背过书,这次专业名词,她多少还是能说上来一些。

  “之前拍过片吗?”张大野双手抱在胸前,下巴抬了老高。

  唐颂倒是很坦率:“没有啊。上学时拍的那些,我就是跟在大家屁股后面跑跑,什么都没弄明白,就学会了拿三脚架。”

  张大野突然笑了,高兴得有些莫名其妙:“没拍过,那今天就去拍拍吧。”

  “我去?”唐颂瞪大了眼睛,毕竟截止到眼下这一秒,她的实习期还不满十分钟。

  “不用担心,摄像知道怎么做。这是他的电话,联系他就行。”

  张大野从桌上又捡起来一卷卫生纸,撕了一小格下来,在上面写了些什么,就递给了她。

  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李凯撒”。

  真是熟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李凯撒吗?”

  “对!现在这个时间,你直接去设备办公室,应该就能找到他。”

  张大野说得没错,进了设备办公室,唐颂一眼就在众多正在借还机器的摄像里,找到了李凯撒。

  倒不是因为唐颂的记性好,毕竟距离上一次尴尬地会面,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

  但是,在这里,李凯撒真的太特别了。

  因为除了他,其他人要么秃顶,要么一脑袋的花白头发。

  不过,因为当时不能确定对方记不记得自己,所以唐颂还是礼貌地打了招呼:

  “李老师,您好,我是张大野老师的实习生。”

  男生抬起头,看到唐颂后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你好……那咱们走吧。”

  果然,他不记得了。

  这半年多的时间,唐颂的变化还是挺大的。

  高高绑起的马尾被咔嚓剪掉,换成了现在的利落短发。

  厚厚的眼镜片也换成了隐形眼镜。

  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

  唐颂跟在凯撒的身后,看着他一手拎起机器,另一只手又抓住看着也挺沉的大三角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我来拿吧。”

  “走吧,你拿不动。”

  一路上,凯撒都没有再说过话。

  唐颂也是不喜欢客套的人,所以这么谁也不搭理谁,倒也落得自在。

  “李凯撒,他怎么就当了摄像了呢?”

  因为不用忙着寒暄,所以她倒是腾出了功夫来胡思乱想。

  倒不是摄像这个岗位不重要,可是按照常理来说,大家学新闻、进媒体,应该都是冲着文字记者的岗位来的。

  况且,李凯撒有着优秀的个人简历和高大俊朗的外形,也实在是个做出镜记者的好材料。

  按照唐颂平常说话不走心的性子,想到这些一定得问个明白才能罢休,不过因为想到对方是李凯撒,她居然把跑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毕竟,之前的那两次见面,她应该都没有给对方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开始拍摄之后,唐颂才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张大野没有来”。

  这份稿子上的内容虽然不多,可是却涉及到这里大大小小20多个位置。可以说是句句是景色,处处都得拍。虽然每拍一处都不用太长时间,可老得带着这些二三十斤的设备换地方,绝对是个力气活儿。

  即便是这样,李凯撒还是执意不让唐颂帮他拿东西。

  “我可以拿三脚架啊,”唐颂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出手,实在是太没有义气了。

  “你不知道怎么拿,”对方倒没有领情,“跟着我走就行了。”

  他的步子迈得很大,唐颂在后面一路跟着,不是快走就是小跑。

  “这有什么难的啊?我上学时,就只学会了拿架子这一件事。”

  李凯撒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看得唐颂浑身毛骨悚然:

  “姑娘,干不了几天,你就会嚷嚷着要回去了。所以,何必呢?”

  “你少瞧不起人了!”

  “那就试试看吧。”

  李凯撒一脸笃定的样子,让唐颂恨得牙根直痒痒,心里不停地念叨着:

  “果然是人如其名,这么狂妄自大!”

  虽然有些抱怨,不过唐颂还是发现了对方的优点。

  李凯撒工作时真的很认真,不管是麻利地升降三脚架,扛着摄像机满场找点位,还是手指灵巧地拨动各种叫不上名字来的按钮,都透着专注的职业范儿。

  经过了两三个小时的沉默寡言,唐颂刚才的火气,也渐渐消了。

  “我终于想起来了!”原本专心盯着寻像器的男生突然间一回头,吓得唐颂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你是我们班吃散伙饭那天,特别嚣张的那个姑娘!”

  原来如此。

  他一直不说话,原来是在回忆这件事。

  听了这话,唐颂噗嗤就乐了出来:“我叫唐颂,其实我也没那么嚣张!”

  初春的北方,天气还是非常冷。

  不过因为太阳直射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所以中午还是能感觉到暖阳的力量。

  刚刚装修好的“望洋广场”,安静,空旷。

  两个人的一前一后脚步,是这里最明显的声响。

继续阅读:第6章:关于“取向”的迷之猜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