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没有正确的打开方式
米四格2016-08-09 08:003,347

  人家望洋集团的会议厅,真称得上是个“厅”。

  站在后门向前看,虽然算不上是一望无际,可也看不清前排就座的究竟是男是女。

  “这是媒体区,”小杨又是一个挥手,“请先在这里休息吧,发布会十分钟后开始。”

  “谢谢,辛苦了。”凯撒开口道谢。

  “不用客气,这是我的名片,”小杨从银灰色上衣口袋里,款款掏出了一张银灰色名片,递给凯撒,“上面有我的电话,有需要随时打给我。”

  然后,他就走了。

  全然不管站在一边,也等着接名片的唐颂。

  “我的呢?”唐颂不服气地小声嘟囔。

  “你想要?”凯撒把名片塞进她手里,“给你。”

  “我不要,你快留好了吧,”唐颂不怀好意地笑笑,“人家让你,有需要时,随时打给他。”

  很故意地,唐颂说出“需要”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拉得特别长。

  凯撒只顾着从机器包里往外拿设备,根本没注意到女生冒着坏气的小心思。

  估计是受了张大野那套推理的影响,再加上小杨有些让人怀疑的举动,她已经开始了天马行空的想象。

  “还真是你们啊。”

  唐颂还沉浸在对“那个扛着摄像机的男生变身小gay”的无限遐想中,突然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飘了进来,打断了她的神游。循着声音望过去,出声的是同样一身银灰色正装的元妙青。

  她现在是这家望洋集团行政部的实习生,和刚才那个摆着兰花手指pose的小杨,是同一个部门。

  “知道你忙,事先都没和你说,”唐颂伸出手轻轻整理着元妙青翘起的衬衣领子,“本来打算一会儿结束了,找你一块吃饭的。”

  “好啊好啊,”元妙青朝李凯撒也打了招呼:“学长,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记得,咱们一块喝过酒,还一起扔过暖瓶。”凯撒大方地笑笑。

  元妙青留着齐腰的长发,走路的时候,发梢会跟着一起左右轻晃。能有毅力把头发留到这么长的女生,其实不太普遍,再加上她的鼻梁上架着的那副枚大红色框架的眼镜,也一直没变,所以凯撒对她有印象。

  “咱们仨这么站在一块,好像又回到了扔暖瓶那天了,”元妙青突然想起,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晚上,他们也是用现在这样的阵型排列着。

  “扔暖瓶?”凯撒眉头轻轻地皱起,拧出了几道浅浅的纹路,“那天和你一块扔暖瓶的,也有唐颂吗?”

  原来他真是对自己真是没什么印象啊。

  “我是多没有存在感啊,”唐颂瞥了对方一眼,“那天跟你们站在一块的,就是我!是我,是我,还是我!”

  见唐颂有点气急败坏,凯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眼神太差了。”

  趁着他去调适机器的功夫,唐颂悄悄把元妙青拉到一边:“你们部门的那个小杨,就是手指头会那样摆来摆去的那个,是gay吧?”

  听她这么一说,元妙青赶紧向四周看看,压低了声音:“对啊,他还让我帮忙介绍男朋友呢。怎么了?”

  “他看上李凯撒了。”

  “不会吧,”元妙青吃惊得捂住了嘴巴,“你可别乱说啊,人家李凯撒还不一定是呢。”

  “至少,有这种可能性。”

  像“望洋商业中心”开业这样的新闻发布会,通常都没有什么意思。

  无非是说说商业中心的面积、业态、今后的发展前景、二期工程什么时候动工之类的。因为是市里的重点项目,有了政府背景,所以声势才这么浩大。

  来的路上,凯撒已经提前给她理出了拍摄思路,会场的画面也是凯撒扛着机器在拼命拍着,唐颂只要等着发布会一结束,拦住正在讲话的那几位领导做采访就行了。

  有这样的搭档在身边,那种感觉真是“如有神助”,怪不得大野老师可以每天肆无忌惮地想干嘛就干嘛。

  唐颂无所事事地坐着发呆,忽然右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说是“拍”,恐怕也不是很确切。应该说是,右边的肩膀被人轻轻“戳”了一下。

  回头一看,是小杨。

  “给你们拿了几瓶水,”说着,他还贴心地拧开瓶盖,把水递给唐颂,“你那个同事呢?”

  “在前面,一会儿就回来。”

  “他是叫李凯撒吗?”小杨干脆坐了下来。

  “你们认识?”唐颂有点惊讶。没想到出了学校,李凯撒的知名度居然还是这么高。

  “不认识不认识。”小杨伸出手来,摆在胸前,轻柔地摆了摆。

  “不认识?那你……”唐颂突然被自己的话卡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表示自己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我和张大野张记者认识,”小杨不好意思地搓搓手,“他说今天来的摄像叫李凯撒……我们可以认识一下……”

  唐颂顿时觉得头上冒出了三根黑线。

  本来还以为,他们两个人见面之后,就彼此吸引、惺惺相惜、一见钟情了。哪知道所谓的判断标准,只不过是张大野这个大嘴巴。

  发布会后,唐颂他们顺利做了几个采访。因为是正面宣传报道,所以几位领导都挺配合。

  完事之后,小杨不失时机地凑了过来。

  “这都快十二点了,一会咱们去吃个便饭吧。”

  “您别客气,”凯撒伏下身整理着机器包,“我们还得赶回去编片子。”

  小杨契而不舍:“只是非常简单的工作餐,你们现在回去不是也得吃饭吗?”

  “就是啊,吃一口呗,”站在一边的唐颂跟着帮腔,“时间还来得及。”

  蹲在地上的凯撒,抬起看了她一眼,脸色不太好看。先是跟还在努力挽留的小杨,说了声:“您真的不用客气,下次有机会再见。”接着就转过头,铁青着脸色,对唐颂说:“回去吧。”

  还没等唐颂回过神来,他就已经挎着机器包、拎着架子,用一个潇洒的背影跟剩下的各位,说拜拜了。

  不用说也知道,当时的气氛,凝重而尴尬。

  唐颂朝表情僵硬的小杨抱歉地笑笑,也没来得及去跟正在打扫会场的元妙青打声招呼,就赶紧去追已经大步往前走的李凯撒了。

  回去的路上,凯撒一直都不说话。

  唐颂本来想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见他这副样子,心里忽然也有了气。所以也不理他,默不作声地坐在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

  直到下车之后,凯撒才问了一句:“去食堂吗?”

  语气生硬,没有表情。

  在这种情形下,她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态度,只是说了一句——“我不饿”。然后就自己动手打开摄像机的带仓,拿上拍摄带径直走上楼,留他一个人在原地。

  对于对方的突然“不合作”,唐颂心里当然在赌气。

  李凯撒,是那种性格特征非常鲜明的人。

  他就是那种天生的主演,当不了配角。

  他没有那种温温吞吞的调调,身上总是散发着不容置疑的霸道气焰,和随之发酵的钢铁侠性子。

  但是,这样的“天然霸道模式”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因为凯撒总是能把所有麻烦都处理好,你就只管站在一旁欣赏并且赞扬他就可以了。

  而且这位主演,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事必躬亲而摆上什么谱子。

  他从来不会乱发脾气,即使是面对像张大野那样难缠的死变态,也是一样的谦和有礼。好像他的“天然霸道模式”里就自带了“不和别人一般见识”的基因。

  所以,刚才凯撒这么反常地态度,才让唐颂特别不能理解:

  “我可是为了给你们制造机会才搭腔的!”

  转天,“一无所有”望洋商业广场正式开业。张大野需要到现场出镜,介绍情况。

  所以唐颂也就没了用武之地,加上心里还在跟李凯撒别扭着,就干脆请了假,留在学校宿舍准备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

  刚敲了几个字,短信铃声就响了起来。

  “您尾号0123的银行卡,10:26收入5000元。”

  五分钟后,另一条提示短信如约而至。

  “您尾号0123的银行卡,10:31收入5000元。”

  分分钟的功夫,一万块大洋就划进了自己的账户。

  虽然上万元的收入对于一个还没走出校园大门的学生来说,着实是一笔让人艳羡的巨款,可是唐颂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相反地,心情还有点烦躁。

  “又一个月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银行卡账户里,到底这样自动存入了多少钱。

  30万?40万?或者是更多。

  每次去提款机取钱的时候,唐颂都刻意避开不去看卡里的余额。不过,光是凭着每个月的银行信息提醒,她也能够判断,这张卡里应该已经存了一笔不小的余额。

  这些钱,足够她每天泡在学校的高档“外教食堂”,不看菜价地狂刷饭卡。

  这些钱,足够她在望洋广场挑上几款LV、CHANEL的包包。

  这些钱,足够让她过上跟周围那些同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但是,唐颂并没有因此觉得骄傲或者愉悦。

  她刻意不去计算这些钱汇集出来的数字,因为她不想知道,自己究竟值多少钱。

继续阅读:第9章:无处安放的青春和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