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所谓GAY蜜?
米四格2016-08-26 19:033,171

  实习到了第五天,唐颂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她一直仰慕的大野老师,真的教不了她什么。

  因为除了非到现场不可的记者出镜之外,张大野几乎很少出去。

  他的生活简单而有规律。

  中午11:30,准时出现在单位食堂,刷一卡通买上一份当天特价的可口午餐。

  吃完饭,休息一会儿,直接奔赴公共浴室,一通洗刷刷。

  沐浴更衣之后,大野老师开始了一天中最重要的活动项目——睡午觉。

  一开始,唐颂还以为,他的状态就是这份工作的常态。可是很快,她就意识到,原来每个人过的日子都和大野老师的不一样。

  跑新闻的一线记者,全都是忙忙碌碌,有的时候连口饭都吃不上。

  所以,每天叽里咕噜才是新闻人的“常态”。

  张大野,只能算是“变态”。

  他之所以能这么舒服地过日子,一是因为他在台里是个“老资历”,而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李凯撒。这个所谓的御用摄像,对他的安稳生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前一天晚上,他会把采访内容或者宣传通稿之类的文字材料,交给唐颂。唐颂的任务就是搞清楚要去拍摄的时间、地点和重点任务,再把这些转给摄像李凯撒同学。

  新闻里那些采访、画面,全是凯撒一手包办的。

  所以,严格说来,唐颂真正的实习老师其实是凯撒。

  应该给什么人做采访,让他说些什么,说到什么程度……因为是新闻科班出身,凯撒可以掰开了揉碎了从理论讲到实际,然后再演示给她看。

  “如果采访对方死活不说怎么办?”

  “如果是男的,你就撒娇、耍赖加胡闹。如果是女的嘛,就放着我来。”

  “按照你这个说法,女记者加上男摄像,不就没有做不成的采访了吗?”

  “错!是女记者加上‘凯撒大帝’, 就没有做不成的采访。”

  尽管,眼前的凯撒看上去那么的爷们,但是唐颂还是像着了魔一样,忍不住去寻思着凯撒尚不确切的取向。

  其实,她真的算不上是个好事的人。

  而且,不好事的程度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人际交往。

  上大学的时候,姑娘们的生活圈子其实很小。每每闲得无聊了,就喜欢凑在一起叽里呱啦地讨论些劲爆的话题。

  “二班那个什么班花,双眼皮是割的吧?看着好假。”

  “篮球队新招了几枚长腿欧巴,那个头儿,没有一米九,也得有一米八八。”

  “知道姚子夏吗?人家可真是有一套,她男朋友居然是张教授!嫩草吃老牛,十有八九是为了别挂科。”

  女生一旦群居,力量就变得无穷大。

  她们四处觅食,分头打探各色消息,然后聚在一起彼此分享这些别人的秘密。

  而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这种建立在递传他人隐私基础上的互利互惠,是她们打成一片、彼此信赖的最快方式。

  所以,对此,大家总是乐此不疲。

  唐颂在这样的社交领域里,总是显得不那么合群。开始的时候,那些聚集在一起彼此汲取新鲜私密消息的姑娘们,也会把目光转向她:用一种“元芳,你怎么看?”的姿态,期待着她的好奇和参与。

  但是,她们的期待,总是不能照进现实里。

  唐颂对这些看似可口的八卦消息,从来都是一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多少带着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那个时候,大家都认定了,唐颂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

  其实她们误会了,唐颂挺八卦的。

  只是八卦的点,和她们不一样而已。

  比如,gay蜜,就是她特别感兴趣的话题。

  大一的时候,宿舍里的姐妹们曾经围坐在电脑前,一起看了一部红遍大江南北的经典美剧——《欲望都市》。

  因为看的全是删减版,所以这部剧里最让唐颂印象深刻的,竟然是女主角Carrie(凯莉)和Stanford(史丹佛)的伟大友谊。

  Stanford(史丹佛)就是个靠谱的小gay,善良温和,善解人意。

  所以,当大野老师像模像样地阐述着“李凯撒是个gay”的理论时,唐颂那颗沉寂已久的“八卦心”,终于怦然而动:

  “身边如果能冒出个小gay,是该有多妙啊!”

  就这样,唐颂和凯撒渐渐熟悉了起来。

  两个人每天早上九点准时在设备办公室集合,领了拍摄设备之后,又一块苦哈哈地给大野老师拍新闻,再回到电视台的时候往往都已经到了下午。每天24小时里,至少有五六个钟头,他们都待在一起。在这样的状况下,想不熟悉都是有难度的。

  唐颂听李凯撒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来吧。”

  李凯撒听唐颂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自己能行。”

  出现这样的对话,大都是因为那个唐颂自认为已经学会怎么拿了的三脚架。

  通常来说,新闻拍摄的“标配”是——摄像记者背摄像机,文字记者拿三脚架。

  其实,现在的技术革新已经拯救了很多记者,碳纤维材质让三脚架轻便了很多。可是,因为凯撒是这里最年轻的摄像,所以发给他的设备都是别人不愿意用的“大家伙”,又老旧又笨重。相对应的三脚架,重量也最沉。光是上面的一个铝合金的云台底座,就有五六斤重。

  所以当唐颂第一次提起这个十来斤的架子时,就完全傻了眼。一只手拎起来肯定是没戏了,只能两只手一块用力,来个“公主抱”。

  但是,这样的姿势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很快,三脚架的腿儿就会耷拉到了地上,被唐颂像“拖死尸”一样拉着走。

  凯撒听见了身后“哗啦哗啦”的动静,就赶紧跑了回来:

  “这个架子我还要呢!”说着就一把抓了过去,“我来吧!”

  “我自己能行!”唐颂手疾眼快地拽住了架子腿儿,拼命往怀里拉,“刚才属于一时失手!”

  “你这个姑娘还是奇怪,别的记者都恨不得所有东西都让摄像拿,你怎么还往回抢啊?”说着说着,凯撒不自觉就提高了声音。

  “你能拿得动,我也能拿得动啊!”

  唐颂扬着头看他,因为“一米六”和“一米八”之间的身高差,她只能仰视他。可是“一米六”的眼神里却没有一点示弱,通通全是不服气。

  凯撒的心突然软了一下。虽然他并不理解唐颂究竟在较个什么劲儿,虽然他特别想告诉她:“现在这个世道,流行的是软妹子”,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真是嚣张……”凯撒撂下这句话,便乖乖松开了手。

  转过身的时候,想起刚才的一幕,突然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两个人拔河一样的姿势,挺好笑。

  互不退让的气势,挺好笑。

  对面那个姑娘逞强的样子,挺好笑。

  他放慢了脚步,以拖泥带水的速度往前走着,偶尔听到三脚架磕在地上的声音,就故意蹲下来把鞋带再绑紧一些。

  唐颂跟在后面也不吭声。因为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吭声了,只能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走。

  日子长了,两个人对于彼此的脾气都有了从“感性”到“理性”的认识。

  一个习惯了霸气逼人,一个动不动就要逞能,居然可以逐渐形成了一种默契的相处方式。

  你用你的态度去坚持,我用我的方式来尊重。

  但是,这样的相安无事中,也总是会起些波澜。

  而起因依然是源于李凯撒“取向”的迷之猜测。

  “今天拍什么?”这天,李凯撒穿了件白色的衬衣,外面罩着格子毛衣外套,看上去干净又利落。

  “去望洋集团,有个发布会,说说明天望洋商业中心开业的事儿。”

  这个城市,第一高度的建筑,是电视信号发射塔。

  望洋大厦是第二高。

  一点也不低调。

  唐颂和凯撒大包小包地从出租车上下来,还没进门,就看见专门的引导人员早早就等在门口。

  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小伙子。

  银灰色的西装,粉红色的衬衣,搭配着银灰色的领带。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一身正装,可这位的身上却透着挺时髦的小资味道。

  “你们好,我是望洋集团行政部的小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在一楼会议厅进行。请问,二位怎么称呼?”

  “我叫李凯撒,她是唐颂。”

  凯撒礼貌地伸出手,这位小杨却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二位请跟我来。”他笑了笑,很自然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却惊着了离他最近的唐颂。

  那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兰花指呀。

  唐颂顿时觉得自己右眼皮直跳:“有什么坏事要来啊?”

继续阅读:第8章:没有正确的打开方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