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分分钟被停了
米四格2016-08-16 09:303,010

  虽然已经和元妙青互道了晚安,说了句再见,可是手里的电话却迟迟没有放下。唐颂回想着刚才发生的种种,举着电话,继续回想刚才的情景发呆出神。

  那是个简单得没有任何悬念的白色蛋糕。

  蛋糕坯子上面只抹了一层厚厚的奶油,唯一算得上是装饰的,不过是一圈长相敷衍的奶油花。蛋糕师傅当时一定赶着去狂欢,所以就连这圈唯一的装饰,也歪歪扭扭、里出外进地相互挤着,长出来了一副赶着出炉的慌张模样。

  凯撒指着这个卖相特别不认真的生日蛋糕,不好意思地笑笑:“今天蛋糕店的生意都太好了,跑了几家,只有这家还有……不过,就是长相太朴素了……”

  她傻傻地站在儿,注意力全被蛋糕上的那几个匆忙挤上去的红色字体吸引住了。

  一看内容就知道是从凯撒脑子里出品的——“嚣张姑娘 生日快乐”。

  “嚣张姑娘?”阿亮瞅了眼蛋糕,又抬眼看了看凯撒,最后把头转向了唐颂,“你嚣张吗?”

  是的,我是嚣张的。

  至少在凯撒眼里,我一直是个气焰嚣张的姑娘。

  这种嚣张的“表现形式”,就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种嚣张的“打开方式”,他却一直不知道。

  那个蛋糕虽然外表粗糙,可是味道却真是好,直到现在依然口有余香。那股子香甜在五脏六腑里蔓延开来,最后一头扎在唐颂那颗本来就已经慌乱的心里,打定了主意,久久不愿离去。

  “他在干什么?”

  “他在想什么?”

  突然,唐颂觉得心里很难过,是那种“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的难过。

  如果她是姚子夏,在这个时候,一定会拿起手机拨通他的电话,然后又娇又嗲地对他说:“凯撒学长,谢谢你大老远给我抱,回个蛋糕来,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呢……”

  或者在见到这个蛋糕的瞬间,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地抱住他:“凯撒学长,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可是,她不是别人,她只是那个普通的唐颂。

  她没法凭着一个生日蛋糕,就判断出来一个人是不是喜欢自己。

  甚至就连两个人并肩走过的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过往,在她心里,都不足以成为“喜欢的证据”。

  她那么小心翼翼,像福尔摩斯一样搜集着那些证物、证词,生怕一个不仔细就把一段清清白白的“友谊”错判成了“爱情”。

  然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因为她的“会错意”、“表错情”,从此万劫不复。

  转天,唐颂照旧和阿亮出去外拍采访。

  阿亮的心情似乎格外好,一路上都在自顾自地大声哼着歌。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爱真的需要勇气,去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几嗓子嚎下来,坐在出租车后排座位上的唐颂因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只好打断他:

  “真的,别唱了……这几首歌,太容易暴露年龄……”

  不过,不管怎么打击他,都没能影响他的好心情,那种快乐溢于言表:

  “知道吗?昨天我送小夏回去的时候,她说非常感谢我,而且希望以后多和咱们一块出来玩!”

  “哦。”

  虽然季节不对,但是阿亮提早兴奋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了。唐颂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瘪了瘪嘴不出声。心想,总不能直勾勾地告诉他:“你快别傻了,人家喜欢的是凯撒,想让你继续给他们制造机会,你跟着瞎美什么啊?”

  阿亮还在自我感觉良好地陶醉着:“看见了吗?这叫个人魅力。第一次约会,就给她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象……”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她喜欢的不是你……”唐颂想借由这个的假设,给毫不知情的阿亮做个“下集剧情提要”。

  “不可能!”谁知他却一脸严肃地摇摇头,“像小夏这样的女孩,我太了解了!善良、单纯、没心眼儿,最后的结局一定是被耿直的我所吸引,死死爱上我!”

  像阿亮这样的“妄想狂”,真的是没有救治的必要了。

  因为昨天睡得有些晚,今天一起来唐颂就觉得精神不太好,趁着他唱着拐了调的催眠曲的功夫,就赶紧靠在椅座上眯了会儿。

  “唐颂,快醒醒!”恍惚间听到阿亮在喊她,生生把她从爱丽丝也梦游过的那个仙境里,交给揪了出来。

  “我打呼噜了吗?”唐颂揉揉眼睛。

  “凯撒出事了!”

  李凯撒出了什么事,阿亮也不知道。不过,刚才他们外录科的领导在群里发了消息,说是下午4点要开紧急会,通报“关于李凯撒的情况”。

  “通报?”唐颂仔细琢磨着这两个字的意思,“这是犯了多大的错啊?”

  摄像记者其实不是个容易干的工作。绝对是个脑力劳动加重体力劳动的职业。除了得有每天扛着几十斤重的机器“说跑就跑”的体格之外,还得动脑子拍好画面。

  最基础的就是不能让画面的水平线不水平、垂直线不垂直;或者是运动摄像的时候,没有起幅和落幅的画面,上来就直接用镜头推拉摇移;再或者就是为了拍主要人物,卡掉了次要人物的半张脸……

  当然也有人会犯一些更低级的错误,比如忘了调白平衡、或者干脆就拍虚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也很难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了。

  李凯撒虽然不是多么资深的摄像,可是和他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合作,唐颂知道他对待工作有多敬业:该做的准备工作他一定不会落下。况且,他又是个很有灵性的人,在现场的应变能力有口皆碑,否则也不会一直被安排去拍那些难度最强、压力最大的活儿。

  照这么分析,李凯撒究竟会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值得领导大动干戈让摄像集体回去开会、点名批评。

  “怎么不接电话啊?”耿直boy阿亮一路上都在给凯撒打电话,可是对方就是没有回音。

  一上午的拍摄,唐颂都没有走心。跟采访对象商量提纲、拍摄空镜、提问题做采访……原本是最稀松平常的流程,今天却显得那么拖沓缓慢。

  “问问姚子夏呢?”好不容易完成了上午的拍摄,唐颂赶紧凑到阿亮的身边,“她不是应该和凯撒在一起吗?”

  “对啊,小夏应该知道啊!”一提到姚子夏,阿亮的眼睛都会放光。

  唐颂忍住恶心,听完了阿亮和姚子夏之间慢条斯理、情意绵绵的对话,可是却没得到想知道的答案。

  电话那边的姚子夏说,今天张大野没有外出采访任务,所以她也没跟李凯撒见上面。

  中午,唐颂和阿亮两个人没顾上吃饭,就直接赶回了电视台。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唐颂瞥见里面有一些还没去食堂的同事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悉悉索索地讨论着什么。

  不用问,一定是在说李凯撒。

  在这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很快被添油加醋地宣传出去。

  大家工作压力大,生活负担重,时不时还得打肿脸充胖子来满足自己在同事们面前的虚荣心,所以“八卦”消息自然成了最热销的解压产品。

  唐颂跟阿亮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快步走向外录科办公室。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早早等在那里的姚子夏。

  “怎么回事啊?”姚子夏那双勾着精致眼线的大眼睛,不安地眨巴着,“凯撒学长,不会有事吧?”

  尽管这个女孩问的问题一点内容和意义也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唐颂突然为她这幅焦急的样子觉得感动。

  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你看,凯撒真的是挺有魅力的。”

  “你看,这么多人都在为他着急。”

  想到这些,唐颂下意识地敲了自己的头一下:“想什么呢?李凯撒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你还在这儿替人家骄傲上了!”

  她这个突然的举动,倒是吓着了旁边的阿亮:

  “唐颂啊,你别着急啊!就是再着急也不能自己打自己啊!你别担心啊,我现在就去打听……”

继续阅读:第21章:真相没那么简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