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喝多了也吐 挨打也疼
米四格2016-08-15 09:303,700

  泰国菜的特点就是又酸又辣,可是这顿饭,唐颂却吃得食不知味。

  姚子夏和凯撒斜对角坐着,所以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都会路过唐颂。

  凯撒的表情、动作全都尽收眼底。

  回答姚子夏问题的时候,凯撒热情洋溢、谈笑风生,那叫一个开心!恨不能把“兴高采烈”四个字刻在脑门上。

  “咱们每周都出,来聚聚,好不好?”姚子夏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却听得唐颂“突突”冒火,“咱们可以,成为一个‘四人组合’……”

  每周都这么聚?还整出来个“组合”?那不得把人活活烦死!

  “在台里已经天天见了,下班还往一块跑,不怕审美疲劳吗?”唐颂没看姚子夏,一边往嘴里送着米饭,一边反驳着。

  谁知道,跟着接话的居然是阿亮:“上班和下班能一样吗?你和凯撒不也是工作在一块,下班还是在一起吗?”

  “我们没一块工作!”唐颂提高了声音,好像嗓门大的人,就特别占理一样。

  “怎么?上下班时间都得归你啊?”阿亮不怀好意地咧嘴笑着。

  唐颂放下勺子,瞪着眼睛看他,恨不能立马得到裘千尺的真传,吐出枣核钉,封住阿亮的嘴巴。

  阿亮的兴奋不难理解。在他看来,姚子夏提的这个建议,是对他今天安排的这场“光棍节大趴梯”的肯定,也给了他日后继续努力的机会。所以,他当然不能让唐颂“从中作梗”。

  “大家多聚聚也是好事,”凯撒从中打着圆场,“唐颂同学,要注意团结!”

  是谁说的,姚子夏“说话节奏很奇怪,断句老是断在不该断的地方”?

  又是谁说的,听了姚子夏说话,“连走路都踩不到点上了”?

  现在又高兴得跟什么一样,男人真的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听他这么一说,姚子夏自然是更来了劲。

  “是啊是啊,凯撒学长说,得真好……”她欢快地甩了下高高扎起的马尾,“能认识哥哥姐姐们,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

  唐颂越想越不舒服,谎称自己要去洗手间,赶紧跑到商场外面打算透透气。

  此时的望洋广场,热烈而欢腾。

  年轻的男男女女,聚集在这里。

  或是发泄某些略带哀伤的小情绪,或者纯粹为了合群而凑个热闹。原本就不太清晰的那些各种各样的情绪,彼此混杂在一起,也就更加分不清各自真实的模样。

  广场中央有街头艺人正在大声唱歌,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

  唱歌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弹着电吉他,脑后扎着小辫子,额前的头发梳得光溜溜。

  女的抱着话筒表情投入,头发比他长不了多少,长长的刘海中分开来,在脸颊两边直直的垂着。

  “天边风光 身边的我 都不在你眼中”

  “你的眼中 藏着什么 我从来都不懂”

  这是五月天的歌,这个台湾乐队已经红了好多年,粉丝的年龄跨度很大,几乎覆盖了70后、80后、90后里面的各个年龄段。

  眼前这个留着黑色中分长发的女主唱,正在演绎着五月天的《温柔》。

  女生的嗓音清亮、悠扬,没有歇斯底里,却唱得格外动情。

  “不知道 不明了 不想要 为什么 我的心”

  “明明是想靠近 却孤单到黎明”

  “不知道 不明了 不想要 为什么 我的心”

  “那爱情的绮丽 总是在孤单里”

  听歌的人越聚越多,不少人都在跟着轻声唱着。

  也许是因为唱歌的这位姑娘,感情尤为细腻;也许是因为身边大合唱的氛围,太过真切;又或者是因为心底里莫名冒出来的情绪,垂死挣扎分外激动……总之,人群中的这个不怎么起眼的短头发姑娘,被歌词里的那几个句子戳中,眼里噙出了泪花。

  等唐颂回到那个“大号VIP单间”的时候,却不见了凯撒。

  “他走了?”唐颂一脸疑惑地问阿亮。

  “接了个电话,就跑出去了,”阿亮也是一脸困惑,“我还以为,他找你去了呢……”

  “没有啊,”唐颂摇摇头,“我没看见他啊……”

  正说着,包间里那几盏锃亮锃亮的大灯,突然间全都暗了下来。

  “怎么突然黑了?是不是停电了?”姚子夏下意识地抓住了唐颂的手,“是不是要地震啊?赶紧跑吧!”

  唐颂本来也有点害怕,可是听了姚子夏的话,却忍不住想笑,心想:“你这不是也会正常说话吗?”

  还没等阿亮找着手机上自带的手电筒,包间的门突然“咣当”一下被踢开了。

  唐颂有400多度的近视,本来眼神就不太好,再加上周围环境太昏暗,她只瞧见了几团簌簌的火苗正在迅猛地朝他们窜过来。

  “着火啦!快来人啊!”虽然现场太黑,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从姚子夏已经喊岔了音的呼救声里,也不难猜测出她现在花容失色的模样。

  “别喊,别喊,是我!”那几团火苗突然开了口。

  是李凯撒。

  “搞什么啊你?”唐颂不满地嚷嚷,“快把灯打开!”

  “还不能开!”说着话,凯撒已经走了过来,把那“几团火苗”轻轻放在桌上,“第一步先许愿,第二步吹蜡烛,第三步才能开灯。”

  “你去买蛋糕了?”阿亮凑了过来,一副“没文化真可怕”的模样,“光棍节还有这个民俗呢?”

  “什么民俗?今天,是唐颂生日。”

  那个瞬间,时间好像特别流连人间的年华,它停住脚步,静静地发呆。

  都怪光线太昏暗,她看不清凯撒的脸上,究竟浮现着怎样的情绪。

  幸好光线太昏暗,她的惊慌失措和欣喜若狂,才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

  “你傻啦?快许愿啊!”对面的凯撒催着她,“一会蜡烛就要烧没了……”

  她垂下头,双手合拢,内心虔诚。

  然后,呼地吹熄了蛋糕上的“那几团火苗”。

  之后的事情,她都没有什么印象了。

  大家怎么祝福她,她怎么笑着感谢大家,甚至自己是怎么穿上外套走出望洋广场的……都记不清了。唯一有印象的,是灯光再次亮起时,自己眼前那个笑得格外灿烂的脸庞。

  阿亮执意要送大家回去,却被凯撒拦了下来:

  “都不是一个方向的,你还是送姚子夏吧。我们住的近,走十分钟就到家了……”

  能得到和心上人独处的机会,阿亮也顾不得什么往日的兄弟情谊了,巴巴地拉着一步三回头的姚子夏上了他那辆拉风的“荧光绿”。

  这个世界,蓦地清静了下来。

  凯撒走在唐颂的左边,偶尔轻轻吸着鼻子。

  唐颂走在凯撒的右边,鞋尖轻轻踢踢石子。

  唐颂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境中完全清醒过来。

  那是一个多么老的桥段啊:让服务员关上灯,自己捧着点燃蜡烛的生日蛋糕款款走来……恐怕就连现在的香港TVB连续剧也不愿意再用这种“老梗”的戏码了吧。

  可是,就是这样的“老梗”,让唐颂头脑发胀、精神恍惚、久久缓不过神来。

  因为会用上这些“老梗”的,通常都是男主角;因为会站在一旁大叫“好感动啊”的,通常都是他深爱的女主角。

  想到这些,今天的种种,突然都变得温暖而绵长。

  走了几分钟,唐颂终于忍不住看向他: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

  凯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个……其实……你还是别问了……免得生气……”

  “什么情况啊?凯撒大帝怎么还学会吞吞吐吐了?”凯撒这副反常的样子,倒让唐颂心里更起急了。

  “我先跟你道个歉啊,”凯撒走路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有人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就接了……”

  唐颂猛地停下脚步:“对了!我手机还在你那儿呢!”

  凯撒乖乖交出了刚才雄赳赳气昂昂没收的手机:“你当时出去了那么长时间,电话一直噼里啪啦响,我一看是元妙青,就接了……”

  “哦。”唐颂点点头。

  “她说今天加班,不能陪你吃宵夜了,”凯撒走得越来越慢,“我这才知道,原来今天是你生日。”

  “谢谢你啊……”唐颂没有看他,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唐颂没敢看他。

  这时候的她,居然在害怕。

  害怕自己在和他对视的时候,心里的那些个小秘密、小心思,就全都会被他偷看了去。

  唐颂回到家,给元妙青回了个电话。

  元妙青现在工作很忙,是那种就算约出来一块吃顿饭,也可能中途就被叫回去的忙法。所以,今天她不能出现,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唐颂自然也不怪她。

  “刚才怎么是李凯撒接的电话啊?”祝完了生日快乐,元妙青就赶紧问出了这句话。

  “哦,刚才我去洗手间了,没带着手机。”

  “你们……一起过的生日?”虽然极力掩饰,可是唐颂还是从电话那头的语气里,听出了八卦的味道。

  “对,还有两个别的同事。”唐颂实话实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话的时候,字里行间都流露着一股“挺遗憾”的味道。

  “我还以为,你们俩已经进展到,单独出去约会了呢!”元妙青咯咯地笑着,把“单独出去”这四个字说得格外用力。

  听了这话,唐颂愣住了。

  单独出去?他们不是经常“单独出去”吗?

  “单独出去”吃饭,“单独出去”逛个街买上几件衣服,“单独出去”找个清静的咖啡店没有营养地聊会儿天……

  可是,他们的“单独出去”,却不能叫做“约会”。

  而这二者之间致命的区别,已经足以让人心中那点暗涌的小澎湃止步不前。

  “李凯撒真的不错,长得不错,个性不错,人品不错,总之这么一个不错的人在你身边,千万不要错失良机啊!”唐颂脑子的持久放空,终于还是被元妙青口中提起的那个名字,轻而易举地给拽了回来。

  “你再这么夸他,他就变成妖怪了!”唐颂嘴硬地答着,生怕自己的语气稍稍温柔些,就会不打自招了,“李凯撒也是普通人啊,上车得买票,病了得吃药,喝多了也吐,挨打也疼……”

继续阅读:第20章:分分钟被停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记得李凯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