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回 舅爷举杯诉往事 镇守大将盗宝贼
常乐山人2020-02-06 14:293,342

  回去虽然要翻几座山,但明显比来的路途短了许多,憨娃一路上给老爷子讲着山里的趣闻,他说其实外地人不了解,山里最是安宁,虽然比不了城里繁华,但是不缺吃喝,也没有战乱侵扰,最难得的,北镇自古就是兵家要地,常年大军驻守,这样的威慑让山里也没有匪患。

  老爷子想起这里的三个谷中还有一个原身谷,似乎并没有什么传奇的事情,便问憨娃是否知道一二。

  “原身谷那里有个原身老母殿,就是供着观音的化身,那位老太太,但是山里人都说,观音菩萨委托白帝保佑这里,所以拜哪个都一样,那边也有村子,所以大家都是就近朝拜。”

  “难道就没有像狐仙送宝之类的神奇事情?”

  “治病的水算不算啊?原身谷里有个泉眼,在半山腰的洞中,里面有个石盆子,上面流下来泉水,喝了可以治好多病。”

  “嗯,山中泉水多含矿物质,都是人体需要的,所以常年饮用确实可以强身健体,那你们是不是每次接回家里存着慢慢喝啊?”

  “不行不行,那个泉水必须当时喝,如果过夜了,就会有好多小石头,不能喝了。”

  “啊,这是结晶了,看来这神水里的矿物质很多啊,有机会我也去尝尝,看看能不能长命百岁!”

  傍晚时分,俩人带着旺财终于回到了村里。

  一进门,就看见李勤在准备饭菜,桌子旁还坐了位老人家,大肚垂耳,一脸圆润,大屁股坐在凳子上显得敦实,估摸年岁比李勤的父亲还长。

  “舅爷,这位就是陆先生,人家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昨晚我都跪下来了。”

  “罪过罪过,李老哥就别再提了,不知这位老先生是?”

  “这是我舅爷,我父亲的舅舅。”

  老爷子赶紧向老舅爷请安,只见那老头很是硬朗,两步上前扶住了他。

  “陆先生多礼了,今天一早,我那外甥过来告诉我,昨晚见识了高人,而且,说你还打算收憨娃为徒,这可是我家的福报啊,这不,早早就过来感谢先生。”

  “老人家哪里话,如果不是李家收留,可能我早就喂了野兽。憨娃也是个好学的孩子,关键是心地淳朴,我能有这么个学生也是欣慰。不知道老人家高寿了?”

  “我祖宗今年86岁了,是咱们村里最年长的老人,而且,大清的时候在城里当过差。”

  只见那老舅爷笑眯眯地摆摆手,拉着老爷子坐下。

  “嗨,不值得一提,咸丰六年,我16岁,在锦州府里当个小差,那年月太平军闹得厉害,虽然只打到天津,但关外也风声鹤唳,说来丢人,我负责抓壮丁,可是后来确实看不得百姓家破人亡,干脆逃了回来,惭愧惭愧。”

  “这有何惭愧,古有曹孟德顿丘县抗旨不征兵挂印而去,今有老舅爷为民弃官,也是一桩美谈啊!”

  这么引经据典的一恭维,那老舅爷脸上乐得像弥勒佛一样,赶紧吩咐开饭,一定要陪老爷子多喝几杯。

  “老舅爷,满清那会儿,在东北咱们汉人地位如何?”

  “还不错,满人毕竟人少,虽然坐了江山,可是还得倚仗咱们汉人,何况八旗子弟那时候早就比不得太祖皇帝时候骁勇善战,都成了纨绔废物,所以,倒是鲜有汉族人被欺凌的事情。”

  “唉,虽是那样,也比不得咱们汉人自己坐江山,大明朝何等风光,但当年辽东一败,也算气数尽了。”

  “是啊,陆先生,咱们这山属于锦州,您熟读历史,更清楚锦州就是大明最重要的重镇,旁边的北镇可是辽东总兵驻扎的地方,现在那里还有李成梁的石坊,您要是去北镇可以看看。”

  “李成梁倒是一位帅才,他坐镇辽东的时候,可谓固若金汤,不过,小子倒是最佩服孙承宗。”

  “哈哈,陆先生可知道,这两位都与咱们闾山有渊源呐。”

  “哦?我敬老舅爷一杯,然后听您讲故事。”

  那李成梁前半生穷困潦倒,整个发家便在辽东,最后官至辽东总兵,前后镇守关外长达30年,此人骁勇擅谋略,率领大明第一精锐辽东铁骑所向无敌,可谓大明两百年来前所未有。

  但是他缺乏查人眼光,扶持努尔哈赤以求部族牵制,后来又放弃宽甸六堡,以致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建立后金。

  而且李成梁居功骄奢,揽财无数,多次被弹劾罢官,他最后一次到辽东上任,已经非常年迈。

  传说,有一日他带兵突然进入闾山,封锁了谷湾入口,进入死人湾,但他手下兵丁带着的并非刀剑,而是挖掘器械,当地人都知道,这又是来找矿或者盗墓的。

  但是一连几天,李成梁可谓颗粒无收,死人湾都快被挖成筛子了,还是一无所获,更可怕的,死人湾的称谓名不虚传,那些进入雾瘴中的兵丁,十出还一,要么不知所踪,要么带回来的尸体缺胳膊少腿,活着的也大多精神失常,只是说有鬼怪。

  最后,李成梁不得不放弃,但以他的残暴脾气竟然没有放火烧山,只是最后命人在死人湾入口处立了一块大碑,上面写着:

  “辽东再无安宁日,青山永藏忠烈魂。”

  然后便遗憾而去。

  “哦,竟有这等事情,那这块石碑如今还在那里吗?”

  “早都没了,据说,后来孙承宗上任,听说李成梁曾经动用官兵干这挖坟盗宝的勾当,便一怒之下命人把石碑砸了个粉碎,那时候李成梁已经作古,这通打脸的事情也就没有掀起啥风波。”

  “那孙承宗可曾来过咱们闾山?”

  “来过,先生可在去的路上经过歇脚峰?那里是不是有个亭子废墟?”

  “确实有,我也觉得有意思,问过憨娃,他说里面有个石碑写着个奇怪的土字,我二人也挖出来看到了。”

  “那是清朝的时候重修过补上去的,但亭子就是孙承宗毁的。据说他来到闾山后,在亭子里独坐了很久,一直若有所思,最后痛哭流涕,下令把亭子带碑全部砸毁,甚至亲手把那个圡字碑的残渣扔到了山下。后来重修白帝庙的时候,山里人顺便把亭子也修好了,于是又立了一个圡字碑,结果地震把石亭子又毁了,便再也没有修起来。”

  但为啥那个亭子里有这么个怪字,老舅爷也不清楚,而且最早是谁修的,也没人知道。

  可是老爷子知道,他已经更加确定这个宝藏的主人就是蓝玉,而且,这个山水画和诗歌的秘密绝对没有保住。孙承宗一定猜出来什么,于是干脆把亭子给拆了,又把李成梁的石碑也毁了,其实,他明确看出李成梁藏在两行诗中的话。

  窍眼就在两句的第四个字,组合起来就是“无藏”,这是告诉大家,这里没有宝藏。

  孙承宗何等聪明,他赴任辽东的时候,大明都已经到了退守山海关的地步,他硬是和努尔哈赤玩起了持久战,今天推进几十里建个要塞,明天再推进几十里修个堡垒,短短几年就恢复了大明对辽东的控制。

  而他上任的时候,可谓只身前往,眼见辽东民不聊生,军事孱弱,所以必定怀念明初的强盛,而一举摧毁北元奠定辽东太平的,便是蓝玉。

  孙承宗肯定知道蓝玉留下的东西,也发现了亭子的秘密,念及当年将星,环顾如今,吏治腐败,民生凋敝,国将不国,于是悲上心头痛哭流涕,最后干脆毁了亭子,想把秘密永远留在青山绿水中!

  想罢,老爷子也心中升起一股悲凉,如今的民国,哪里不像那大明末期,外强蚕食,政局动荡,可谓如出一辙。

  老舅爷非常健谈,老爷子便陪着他一直畅聊,直到分手的时候,老爷子提出明日便去北镇,看看能不能再开个私塾。李勤当即让憨娃也一同前去,为的是带着那块玛瑙石换些钱买药。

  晚上,老爷子觉得自己可以动手了,此次去北镇,明面上寻找地方筹备私塾,暗里则联络行当内的人,准备东西,一旦就绪便入湾探宝。

  第二天晌午,他便带着憨娃出发了,直到晚上才到县城,俩人寻了个客栈住下,便向店小二打听附近哪里有金石行。

  北镇虽然以镇命名,但规模很大,自古哪里有重兵哪里便有人气,所以从大明开始,这里不单单是军事重镇,也是辽西的经济发达之所,南来北往的客商都把这里作为中转站,所以,几条商业街很是繁华,单单金石古董行就有不下五六家,而其中以白家的畅古轩最是有名。

  转天一早,老爷子带着憨娃来到畅古轩,看能不能把玛瑙石卖出去。

  畅古轩位于北镇上青街的东头,门面高大,二层结构,当中一个匾额,上书店名,看看落款,竟是嘉庆朝敦亲王绵恺的墨宝,可见畅古轩主家实力不小。

  老爷子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转身就带着憨娃离开,又去了街尾的另外一家,看了门堂,便径直进去,迎上来的掌柜看这年轻人器宇轩昂文质彬彬,便不敢怠慢。

  于是,老爷子开口将憨娃家的遭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那掌柜倒也是慈善之人,开了个好价格,便礼送二位离去。

  憨娃用钱买了药,分手的时候便问老爷子,方才为何不进那白家店铺,只见老爷子神秘地小声说了两个字:

  “黑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