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回 脚踏毒刺入窄洞 虚实细微是兵法
常乐山人2016-11-12 15:003,478

  矿渣用手电照着暗道的底部,看着土块掩埋的毒刺坑,心里一阵发憷,要是自己贸然跳下,现在估计已经被强弩射成筛子了吧?回头看看老爷子,他那双慈祥的眼睛依旧那么和蔼,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这个杀人机关联系在一起。

  矿渣取来梯子,自己先下到一半,老爷子递过来一个包袱,里面有干粮和两个瓶子,顺手一闻,其中一瓶原来是刺鼻的煤油,还有一瓶装着水,捆好包袱,他双手上举护住老爷子的双脚,爷俩这才下到底部。

  这时候底部的短刺坑已经被土块掩埋,踩在上面只能感觉到弹簧上下摆动,当然,还有上部强弩的空发声。

  确实,坑旁有一块倾斜的光滑青石板,上面全然没有可以着力的地方,如果双脚双腿被短刺扎穿,那真是只有干着急的份。

  矿渣估摸了一下,这块青石板安装得非常刁钻,它的上部是逐渐收口的竖井边缘,末端挖出只能容纳一个人爬进去的小洞,整个结构想象起来,就像一个放倒的瓶口,大的地方就是短刺坑的上部,然后在斜青石板上一路收拢越来越窄,就算身手好的想跳上去冲进洞里,也会被上部的边缘挡住。

  这次矿渣长了个心眼儿,仔细观察青石板的表面,确实毫无异常痕迹,他想起老爷子给的煤油,便往上面抹了一些,可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再抬头看看顶部,也只是硬化了的土石,如果冒然破坏,一来石板倾斜光滑不易踩上用力,二来也要考虑是不是会造成塌方。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老爷子指指那个梯子,矿渣吃惊地看着老爷子,难道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帮人上去的隐藏机关?

  “别多想了,既然你要让这里成为杀人的一部分,就不要再弄什么其它用途,机关是多个部分组成的,关节越多越会产生变数,所以,关键要精一。”

  矿渣顿时脸红了一片,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可是老爷子却说。

  “盗墓,盗墓,盗的是墓,又不是破解机关,机关只是墓的一部分,所以,盗墓和做事一样,首先要看整体,整体和部分不可混为一谈,否则就没了主次。你今天第一次接触机关,所以被困在里面,感觉处处是机关,其实,机关只会布置在最需要发挥功能的地方。”

  铺好梯子,矿渣和老爷子一前一后爬着钻进了收口处的小洞,洞里只有两个肩膀宽度,上下更窄只能勉强翻身,而且洞穴修的没多久就有个转弯或者向上的坡度,总是爬上一截后就改变了方向。

  矿渣手里拿着手电,心想钻进这里绝对不能携带火把,别说这拐来拐去的角度,就是火把的热量和烟味都可以把人折磨死,看来如果没有手电,只能摸黑前进了。

  “记住,一定要向前打光,仔细分辨前面有没有异常,不要慌乱,看见什么都不要害怕!”

  刚听着老爷子说完这句话,矿渣就觉得全身汗毛竖了起来,自己眼皮子下面竟然有一张死人脸,惨白的皮肤,整个五官扭曲着,闭着的眼角一线血红,这骇人的一幕竟然瞬间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就在他本能地向后挪动胳膊的时候,突然,那双眼睛猛地睁开,血红的眼珠一下子瞪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他,嘴巴也顿时大张,整个脸庞微微向上颤抖,似乎要从土里钻出来!

  这狭隘密闭的空间里,人被强烈限制了自由就已经浑身不适,不知道洞穴里会有什么存在。如今赫然在自己的脑袋下突然出现一张死人脸,而且竟然是活的,就像等待着猎物到来,要择人而噬一般。

  矿渣‘啊’的大叫一声,一个起身脑袋又撞在了洞穴上壁,这一下顿时眼冒金星险些昏了过去,可是本能让他拼命地往后退,但这狭窄的空间想快速后退谈何容易,况且后面还有老爷子在。

  这时,就听见老爷子在后面喊道:

  “是不是看见死人脸了?那是假的,是个小机关,你把它前面的土挖开看看。

  一听是假的,矿渣哪里肯信,那明明就是一张五官清晰的人脸,而且真的会动,在老爷子的催促下,他壮着胆子看过去,果然只是一个道具,但制作的非常逼真,挖开死人脸前面的土,竟然露出一块铁片,愤怒的矿渣干脆把整个死人脸挖了出来。

  原来,铁片下有三个弹簧,分别套着三个连杆,铁片被埋在最上面用土覆盖,让人爬过去的时候感觉不到异常,而当人一旦压在铁片上,里面的弹簧下压,一条连杆抬起顶出眼球,另一条则顶开嘴巴,最后一条连接到额头处,就如同死人脸要从土里钻出来。

  矿渣感觉自己就像重生了一样,但是直到现在,心脏还在剧烈颤抖,如果不是自己心脏过硬,在这个空间里,可能早就猝死了。

  他趴在那里休息了好久,说实话,真有点不愿意再向前进,就算老爷子告诉它这个死人脸是假的,他也觉得再经不起这样的惊吓。

  在这种密闭空间里,身体的前后左右都难以施展,人的情绪是负面的,而且特别敏感,一旦突然出现一种感官刺激,这个信号就会引导大脑想象出更多画面,呆的时间越是长久越是逼真,甚至在濒临崩溃的时候会产生幻觉。

  确实,就在刚刚平复了心脏没多久,前方土壁上出现了一片类似蜂窝一样的巢穴,密密麻麻地占了足足有一人多长的空间。一个个小洞彼此挨着,有大有小,还有的凸出来,手电照到的地方,竟然可以看见洞口处有影影绰绰的虫子。

  矿渣感觉自己就要休克了,难道这也是假的?不可能,人脸这些道具可以人为控制,可是这些洞穴里的虫子怎么可能听人摆布?!

  他彻底停了下来,全身都在发抖,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只觉得前面的巢穴中有一个庞大的虫群,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但是只要爬过去就会侵扰它们,最后倾巢而出,布满整个暗道。

  它们有大有小,密密麻麻,冲上来将自己包裹住,从眼睛、嘴巴、鼻孔和耳朵钻进去,想想全身都是虫子钻爬的感觉有多么恐怖,可是现在根本退不出去,甚至连转身都做不到。

  就在矿渣已经吓出神的时候,老爷子在后面吼了起来。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让自己镇静,不能胡思乱想,如果感觉到危险,更要稳住,缓缓退出,你这样只能自己把自己吓死!”

  “用煤油泼到那些洞上,虫子怕煤油味,动作要快要准,别哆嗦,要不咱们爷俩都得死在这里!”

  矿渣说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体会到死亡的恐惧,似乎老爷子有意把他一步步引导来这里,让他不得不直面生死,而且从口气中可以听出,那些虫子似乎会突然爬出来攻击他俩。

  不能犹豫了,绝对不能犹豫,矿渣感觉自己骨子里那种家族的血液沸腾了起来,面对恐惧不能退缩,要么战胜它,要么在临死的时候,也要同归于尽!

  于是,他快速向前爬了几步,对着密密麻麻的虫洞硬着头皮泼上煤油,然后打着手电不停地扫射着每一个地方。

  可是,整个虫洞没有任何反应,没有听见悉悉索索虫子爬行的声音,也没看见任何生物钻出来,难道整个虫穴已经是个废巢?就在他神经紧绷的时候,后面传来了老爷子的笑声。

  “哈哈哈哈,不错,瓜蛋子长大了,刚才我真害怕你吓破了胆,可是你那一套动作,嗯,颇有武人的素养啊,别害怕,那还是假的!”

  矿渣‘啊!’的长叫起来,如果后面不是自己爷爷,他发誓一定会痛揍这个家伙,这得是多么歹毒缜密的一颗心,能把每个关节都利用起来,让人在经历了肉体的生死考验后,迎来更恐怖的心灵摧残。

  这里从窄窄的洞穴到扭曲的结构,从控制对方难以使用火源到光影中营造出的惊悚,从突然出现的死人脸到制作的栩栩如生的虫穴,这个设计师就像一位旁观者,嘲讽地看着钻进来的人一点点被自己的恐惧吞噬。

  矿渣觉得这段距离已经爬了好久好久,而且,越来越觉得前方更加漫长,在狭窄的洞穴中,如果始终保持行动,尚且可以缓解肌肉的不适,但如果一旦被危险逼迫停住,时间稍长,整个肌肉就因为困顿产生出极端的是不适感,这种感觉最后会把人的精神逼疯。

  缓了缓心神,既然老爷子说那是假的,矿渣就大胆地向前爬去,在经过虫穴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整个头皮都是麻的,就像把一个密集恐惧症患者扔进全是虫卵的密室,更让人崩溃的是,光亮划过虫洞,里面确实有东西,都是些小木雕,但是猛一看,绝对栩栩如生。

  他有意闭上眼睛,用手指去感受,指尖可以明显感觉到密密麻麻的孔洞,而且,手指不小心伸进孔洞碰到那些小木雕,真感觉那就是活的。现在多亏有光,如果漆黑一片,会是怎样的后果?

  爬过虫穴区,他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既然老爷子在考验自己后已经明说都是假道具了,那就没什么可害怕的,就算在前面转弯或者视觉突然错位的地方,再出现一些骷髅、死人脸之类的东西,也就见怪不怪了。

  “爷爷,这里难道再没有什么杀人的机关了?”

  “已经不需要了,这里的布置就是折磨人的心理,如果能通过前面的机关,再进入这个洞穴里,首先会觉得这里更危险,再加上不断改变的角度,人的方向感就会被全部扰乱,如同进到一个没有尽头的迷宫,若再算上这些小物件,估计很多人要么困死在里面,要么早早就退了出去。”

  “现在,你把手电关掉,我们摸黑前进,告诉我你摸到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