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回 众人见证改遗嘱 爷孙对酒破因果
常乐山人2020-02-07 18:243,213

  那个冬天的夜晚,老爷子将家族的营生告诉了矿渣,并且请来多年不见的老八见证自己更改安排,同时计划打开炕下的机关,将那些留存平分给余下的三家子嗣。

  矿渣听完爷爷的讲述后,感觉自己全身热血沸腾,从小习武练就的强壮肌肉顿时充盈膨胀,爷爷看在眼里,只是冷冷地对矿渣说。

  “此因果在我这里已经了却,你就不要妄想了,这些留存足够你有个好的生活,寻思些其它营生,莫要再胡思乱想了。”

  二位伯伯也同时点头,看矿渣的眼神带着预料之中的感觉,当然还有警示的意味。

  老八继续端坐在老爷子身边,面带微笑,虽说他是后进之人,却最懂老爷子的心思,他可以感觉到,多年未见的大东家这几年过的非常满足,虽然小儿子死于意外,但毕竟了去自己的愿望,真正有了孙子,香火有继。

  而剩下的两个儿子孝顺守信,没有任何再重操旧业的想法,老爷子如果闭口不谈留存的事情,也许这一家子真的如普通人家一样,从此洗白重来。

  可是老爷子毕竟是长辈爱子,看着两个儿子终无子嗣养老,孙儿尚未成年,孙女在县城读书,若自己一旦撒手而去,那些个剩余的钱财也度不了几日。于是干脆将那些留存平分与他们,让他们和老八建立个联系,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老爷子将自己的意思挑明后,老八也跟着欣慰地点点头,可是,让矿渣不敢相信的是,二位伯伯竟然互相对视一眼,齐刷刷地跪在老爷子面前,大伯坚定地说。

  “父亲,我与二弟不要任何留存,都留给矿渣,我们实在不愿意再见到那些东西,这辈子已经体会过富贵的感觉,但是有您在,至今活的平平安安,以前因为没有子嗣也苦恼过,但现在早就想通了,没啥奢求,唯独希望再不沾染此事,平安到死。”

  二伯回头看着矿渣。

  “小子,我们的养老送终你可得负责,要是怠慢了,我们可不闭眼啊!”

  矿渣傻傻地坐在那里,片刻过后,他赶紧跟着跪下,对着爷爷和二位伯伯磕头感恩,这时,二位伯伯站起来,头也不回就推门离开了。

  老八也站起来,对着老爷子拱拱手。

  “东家,多年未见,今日甚感欣慰,您依旧硬朗健硕,看到这个结局,我打心眼里为您高兴,这也是善缘结善果啊。以后的安排我已了然于胸,剩下的时间我就不叨扰了,留给您和矿渣。小子,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东家,告辞!”

  老爷子点点头,示意矿渣给自己斟酒。

  “坐吧,直到今天才告诉你家里的事情,是不是特别惊讶?从小你觉得爷爷是个老学究,不想竟然是个盗墓贼,是不是很失望啊?”

  “不,我只是吃惊,但是特别兴奋,爷爷,这行当特别危险吗?为什么伯伯他们这么坚决?”

  “哈哈哈哈,瓜蛋子,所谓凶险,无非是不解,天下之事,很多看着蹊跷,其实都是机关障眼法,我盗墓这么多年,见过诡异的事情,但最后无非还是逃不过这些套路,人心最是莫测,其实最是软弱,生在天地间,哪怕王侯将相,也左右不得自己,生尚且如此,死后难道就能久安?”

  “盗墓一路,最是不敬鬼神,别看我们先辈传下来什么法器秘咒,其实都是求个心安,在我看来,自欺欺人罢了,既然已经掘了人家祖坟,何苦说什么取一半留一半,还有什么阴风起主人嗔,这人都死了,你见过哪家死人重新复活?见过哪路神仙显灵保佑?抗日到内战,多少百姓流离失所死于战乱,战争双方无非都是人,哪个也不是什么魔鬼现世,就算强说转世,那么,神灵又在哪里?就这样任由他们祸害人间,所以,这都是头上安头。当初我父亲也是看我如此不敬鬼神,不信因果,失去了盗墓这个行当的底线,所以才逼我起誓,在你伯伯这一辈收手。”

  “可是,爷爷您总说因果报应让我们家子嗣稀少,看看二位伯伯确实如此,一生无后。”

  “傻小子,问得好,我在南下的路途中一直在思考,所谓因果也是自然之力,与鬼神无关,所以后来我断然绝了这门营生。你想想,我带着你二位伯伯长久盗墓,这些坟墓少则百年,长则千年,里面淤积了多少阴晦之气,有的墓穴阴冷潮湿,早就成了动物墓葬,各种稀奇古怪的病菌毒虫在里面生长,还有的墓主人以毒物防贼,这些对人体的伤害是日积月累的,积累在你伯伯身上,便是影响生育,就像一个北方人突然去了南方潮热之地,水土不服,客死他乡,你说是因为什么?”

  “所以,所谓的因果报应都在当下,都在自己,不在鬼神左右,古人说诸恶莫作,这里除了自然人为的因素会伤害我们以外,还有就是人心。我第一次开棺摸宝后,几天几夜睡不着,梦里总是那个墓主人来找我索命,又是拜佛又是烧纸,哈哈,这其实就是自己的人心在作祟。因为我们的人心不是独立的,它从一出生就受到周围的影响,如果从落地我们就不知道鬼神,那注定睡得心安。”

  “瓜蛋子,我讲这些,无非是告诉你我这一生的感悟,我们不是圣贤人家,无非是下三流的营生,但不妨碍我们去感悟,所以,只要你留心,处处都是机缘。我断然决定罢手,就是因为看破了因果,希望你以后能做让自己心安理得的事情,也不要再用自己的身体去博那些个富贵,不值得,你若是处处反省,自然不会出现偏差,只会善因种善果。”

  矿渣愣愣地听着,他印象中,这可能是爷爷对自己说话最多的一次,而且,爷爷如此直白的点破鬼神和因果,全然不像对老八和伯伯他们所说的那样,矿渣眉头皱着,似乎很不舒服。

  “呵呵,觉得爷爷心机太重了?没关系,你慢慢体悟吧,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方法对治,千篇一律不是智者所为,只要发心是善良的,就是度化人的佛陀,否则就沦为玩弄人心的魔鬼。”

  矿渣说那一刻他感觉爷爷又高大了许多,天不怕地不怕不是用来形容他老人家的,那是莽夫,老爷子这是看破后的淡定,把一切的玄奇都归因于自然之力与人心,抛弃了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鬼神之说,把人这个存在立于天地之间,顶天立地,做自己的主宰,成就自己的内心!

  “爷爷,如果有一天我也走上了盗墓这条路,你会不会怪我?”

  老爷子反手一个巴掌拍在矿渣头上,笑眯眯地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就知道,咱家的子孙骨子里就逃不过这个行当,觉得它神奇刺激,瓜蛋子,我今日既然决定把家族的事情告诉你,也就料到了这一点,只是,我不可能再教你什么,也不可能再带你盗墓,这行当没个亲身经历、耳提面命是学不会的。当然,如果有朝一日,你硬要去做,那就是你自己的造化了,我老了,也不可能给子孙安排穷尽,我已经给你说了因果,剩下的,就是你自己去领悟了。”

  说着说着,时间已经过了子时,矿渣缠着要听过去的故事,老爷子虽然笑呵呵地给他讲了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但总是离不开一条主线,那就是一切都是自然之力和人心,都是有迹可循,有规律可以摸索的,断然没有虚无缥缈的鬼神之事,当然,矿渣可以从爷爷眼神里感觉到一丝失望。

  爷俩就这样边喝边聊,说到激动之处,矿渣双拳紧握,说到生死离别,老爷子也是双眼红润。

  “爷爷,墓里是不是真有神仙的宝贝?”

  “呵呵,传说太多了,都说哪个人的墓里有宝物,传得神乎其神,说什么可以起死回生,可以通天彻底,我无缘,没有见过这等神奇的东西,而且我本身并不相信,若是有如此宝物,帝王听说早就掘了,用这些宝物保着自己的江山皇图永固,就说那唐墓里的琉璃,古代那可是价值连城,其实就是玻璃,有啥稀奇?”

  “以前行当里都在传,说越王勾践的墓里有把剑,是他用自己的血混着玄铁打制,然后用活人鲜血浇灌了七七四十九天,最终变成嗜血剑,当年破吴,这剑自己飞起来在军阵中杀人饮血,所杀之人尽皆枯血而死,这才铸就了勾践的霸业,他死后,此剑也化为腐朽,若是谁能重夺此剑,以自己的血喂之,就可以重新唤起成就霸业。

  “传了几千年,后来是越传越玄乎,为这个死了多少人,可是解放后,国家发掘开勾践的墓,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剑,只是铸造技术成了谜团。我当时冷冷地笑了一声,想想那些为这个传说死去的人,值不值啊?”

  矿渣失望地摇摇头,但听到老爷子幽幽地说。

  “神仙的宝贝没有见过,但自然之力何其伟大,被人利用后更能惊天地泣鬼神,我确实经历过这种冒险。如今已经半夜,先把正事办了,你随我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