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弯弓射毒箭
射天虎2017-04-15 04:203,193

  巫最近一直在观察荒原中草的生长情况。

  在石路把三十二这个阿拉伯数字刻在自己的长矛上的时候,即石路到达这个世界三十二天的时候,巫禾对族长漆说:“族长,草儿的种子基本熟透,外面很难看到盛开的花了,再过六个六次太阳的升起的时候,第一场霜就要到来了。”

  漆召集全体氏族成员开会,并且宣布今天开始准备储存食物,平日分配的食物减半。烤肉里不再放盐,要用来腌制肉干。

  十五天后羚族就准备迁徙,争取在霜到来的时候到达大河边,第一场雪之前到达湖边过冬,去年晚了就有老人被冻死冻伤,有几个不得不抛弃。

  石路这时候也在忙。他准备制作弓箭。

  附近看不到竹子,他选用长了大概三年的柳条,用石刀和骨刀削了皮,刻出绑筋的痕。又让桑加工了几条兽筋,加上油脂揉透了绷直,然后绑在用火烤过的弓上作为弓弦。

  箭支选的是较硬的荆棘木枝条,经过碳化以后,装上兽牙做的箭头就成了。营地里到处是捕获吃掉的禽类的毛,石路选择了些轻便的绑在箭的尾部作为羽。

  为了试用更多的材料,他特地请老人帮忙,磨制了一些黑曜石箭头。完成简单的制作之后,石路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试射。

  和扛着刚刚捕获的一只鹿回到营地的时候,看到石路正在试射弓箭。“石!那东西,用来打猎的?”

  “恩。”石路答道。

  “我看不大好用吧?试试看?来射这只鹿。”说着和就把一只死鹿扔的远远的让石路射。

  石路拿起弓箭对着四十米外扔在地上的死鹿射出了两箭,让和看看。和看了看箭头,对石路说:“不够力哈哈,你看只弄破了皮,碰上猛兽的话估计皮都戳不破!”

  说着他拿起自己的长矛,助跑然后投向死鹿,噗的一声,鹿头被长矛穿透!“哈哈哈,你看,打猎还是要靠矛,你那东西不管用!对了那叫啥?”“弓箭!”“这东西用来打猎的话,全族都得挨饿咯。”和拍拍石路的肩膀,离开了。

  这个贪吃的矮个子猛男,占着自己的力气,只对长矛有兴趣。石路沮丧的看着自己制作的工具,“制作不粗糙,奈何材料无法满足需求啊!”

  一边感叹一边继续改造弓箭。在晚上睡觉前,终于能够把射程提高到五十米,有效射程三十米左右。“同样是聊胜于无吧!”看着身边的桑,拿着弓的石路自言自语。

  第二天在狩猎的路上,和又按照自己的习惯,凡是找到的不用上交的物品,看似食物就往嘴里塞。手忙脚乱的抓了一只兔子以后,和一屁股坐下来,用长矛捣鼓旁边的草丛。

  不一会儿,他挖出一些球状块茎,擦掉泥巴正要往嘴里塞,巫禾眼疾手快,”啪”的一声打落了和手中的玩意儿:“又乱吃!这是毒草!不常见,上一任巫就是死于这东西,你忘了?”

  “饿嘛!再说中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和毫不在意的说。

  石路一看,这东西眼熟,“这不是乌头吗?不知道这时代的乌头有多毒。”“巫禾,这是什么草?”“不知道名字,但是有毒!特别是根上结的果子。”

  石路一把抓过乌头,对和说:“在哪找到的?在哪?好东西啊!”这东西可以用来制作弩箭药,家乡的老人都知道的。用乌头做成的毒药和箭毒木一样能够迅速起效,射中后毒性挥发的快,加热以后食用猎物就不会中毒。被毒箭射中的部位割下来还能治疗风湿,可以入药。

  “你要这毒草做什么?”巫禾问石路。

  “打猎用!”

  “打猎?你醒来后就怪得很••••••好吧!都听着,看看附近还有这种被石叫做乌头的东西,我也拿回去看看。”巫吩咐众人。

  十几个人开始在附近到处翻,不过挖到的不多,石路一看估计还不到两斤。

  回到营地以后石路就先不跟出去狩猎,他要制作毒药。

  石路找来两块石头垒砌个简单的火炉,上面放上一块溪边弄来的石片,边上用泥围了个圈,然后把捣碎的乌头放里面。

  用一个鹿脑袋做的瓢打来水以后,慢慢的添加——没法一下子加多,泥圈容易漏。旁边一小孩按照石路的指示在慢慢的添柴火加热。

  石路一边搅拌加水一边想,这太费劲了!也不知好不好用,记得小时候听邻居说,苗族人制作的时候是用一个大锅泡着捣碎的乌头,在太阳下晒,直到几桶水都晒干以后取锅底的黏糊的部分。

  显然石路没有那条件,只能想当然的用这种变通的方法。一直弄了一个下午,终于在傍晚熬成了一团黏糊的膏状物。

  新的一天早晨,石路带着熬成的毒药和弓箭跟随狩猎队伍出发了,他要实验一下是否管用。在小溪边跟踪上一群鹿以后,他就捉摸着怎么射出一箭看看。

  追逐了一个多小时,机会来了,他瞄准跑在后面的一头公鹿,啪的一声射出去,箭插在公鹿的背部,并不深,那鹿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就倒下了!

  “成功了!”石路高兴的喊道。声音吓了周围人一跳,顿时放慢了脚步。

  族长漆正要迁怒于他,只听和兴奋的喊道:“鹿死了!”石路近前一看,箭头只是擦破了鹿皮,流血了,这药果然有用!

  二话不说,他急忙丢下人群抄近路去堵住鹿的逃走路线,埋伏在十几米远的草丛中。当鹿群靠近时,把手中的五支箭全射出,中了三头鹿而倒下了两头,大获全胜!

  平日狩猎队的效率没这么高,一整天能捕获三头鹿算不错了。现在一个上午就成功了,还是比较肥大的鹿,三头应该超过三百斤,差不多是族里两天的口粮。

  下午石路留在营地教别人制作弓箭,采集组的在猎手保护下由巫带着去远处寻找乌头。族长决定推广这种新的工具,同时人们看石路的眼神都不一样,不再把他看做是受伤后失去部分能力的人。

  一连几天石路都在忙碌着,猎手们除了不停的学习射箭以外,也把弩箭药涂在矛头上去打猎。这样虽然比较麻烦,矛头容易碰到别人,但是效率显然提高了不少。

  几天的功夫,狩猎队消耗了一半的乌头,收获的猎物却是平时一个月的量。漆已经在计划把迁徙的时间提前。

  采集队的主要任务变成四处寻找乌头,几乎把四周的草丛都翻遍了。制作弩箭药的活儿也由巫接手,他对石路这突如其来的发明感到万分惊奇,以前这个狩猎队长是最讨厌做和药物有关的活儿。

  新的工具也带来了狩猎方式的变化,弓箭发射的声音很小,狩猎队再也不用追着猎物跑。每天漆都会带着石路和两个队长选择埋伏的地点,然后派人躲在那里等待动物经过,追击战变成了伏击战。

  大荒原的秋天是丰收的季节,迁徙的动物纷纷向有水的地方靠近,即便是羚族这样的小氏族都能追逐到一些羊群和鹿群。当新的狩猎方式被运用时,习惯了被追逐和奔跑的羚羊还不适应,被击中的几率比长矛大很多。狩猎队获得了大丰收,族人们也摆脱了几个月的饥饿。

  原始人的观念很简单,谁能为族里获得更多食物谁就是英雄,石路不但恢复了以往的威望,还增加了不少。桑每晚都兴奋的抱着他干事儿,还不断的告诉他:“石的威望仅次于族长漆,超过巫了。”

  薛找到石路,带着他走到漆面前说:“漆族长,石已经恢复了力量,而且还获得了神的力量,他已经能继续担任狩猎队长了。”

  巫也对漆说:“石昏迷的时候能念出一些奇特的语言,醒来后就传授新的狩猎方法,这是神考验他后给他的知识。为了让羚族能度过冬天,我也赞同石继续担任狩猎队长。”

  漆一开始看到石路虽然做出些新的举动,但都没有帮助族人获得猎物或者安全,就没有太当回事。现在他能把普通的枝条加上奇怪的药结合起来,改变了族里物资匮乏的局面。漆认为石路将成为合格的族长,因此同意了他复职。

  石路获得神的力量成为了族里都知晓的事情。的确,没有人能解释他怎么想出利用树枝和兽筋的弹性来制作武器,更没有人能解释他从哪儿学到的制作毒药的知识。巫都不知道的事儿突然有人知道,这是一件神奇的事儿。

  许多人都问石路:“你被雷劈的时候是不是见到羚羊之神?”“神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神不把这些事告诉巫而是告诉你?”等等。

  对此石路无法解释,难道说自己已经不是过去的石?那就更说不通了,他的身体一直在族人的眼中,除了被狰兽咬伤、被雷打黑之外没别的变化。

  桑每晚都会握着他的那话儿开玩笑的问他:“到底神说了什么?这东西没变化呀!”对此他也就笑笑,没对她解释。

继续阅读:第5章 屠虎驱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