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世说心语2019-11-07 09:083,024

  汩汩黑气顺着泉底喷发,季全非及身后众人合力向那泉眼发功而去,防止毒气过于扩散。

  几日来,众人就是这么做的。是以几日来,大家都有些吃不消。

  李暮寒看一眼季全非,几乎是在瞬间,眼眸中一抹算计划过。

  那是身为一个帝王的专属算计。

  两方军队齐集于此,本自实力相当,哪一方实力一旦分散,战争天平就此失衡。

  李暮寒想到的时候,萧丞相显然也想到了,帝相二人对视一眼,皆在眼中看到了彼此的想法。

  是先结束战斗再对抗毒气危机,还是先解决毒气危机再展开对决。

  季全非看一眼李暮寒,或许是帝王家共同的血水使然,季全非即便不用看也知道这位新君心中想法。

  李暮寒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他扬声一喝,“我军听令。”

  皇家军队整装待命,“有”。

  李暮寒声音肃然在渭州河畔响起,“渭州毒气喷发在即,我军上下此刻起全力抑制毒气喷发。”

  李暮寒扫一眼季全非,“对于敌人,渭州既平,我们公平决斗。”

  皇家军声震九天,“谨遵圣命。”

  “谨遵圣命!”

  他们虽然恨不能歼灭敌人,但趁敌不备暗中偷袭向来也是军人们所不齿的。

  萧丞相看向君王,再看向那氤氲毒水,眼中精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李暮寒看向季全非,季全非看着李暮寒,声音在重重毒气中朗然响起,“我军听令。”

  “有!”

  “无论有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现在起放下成见,全力对抗渭州毒气,不得与长安军为难。违令者军法处置。”

  “是!”

  李暮寒、季全非看彼此一眼,俱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绝不服输的念头。

  他们是兄弟,几乎是素昧平生的兄弟。

  他们是敌人,一定要殊死决斗的敌人。

  但是此时,李暮寒和季全非站在同一战线,同时向氤氲泉眼发功而去。

  一公里之外的人群之后,林之沐和释空凛然而立,释空蹲下身子看着缓缓流淌的渭州河水,眉头紧锁。

  林之沐问出声来,“你说渭州之灾,除了天灾还有人为,如何的人为之法。”

  释空看向林之沐,“你身重剧毒,身上血液之中都带着毒气,你可有想过是何原因?”

  林之沐一怔,记得日日让他吞食药草的,是被李暮炎称之为卞先生的人。

  释空缓缓开口,”昔日恩师收徒二人,将一身医术传授我等,意让我二人造福世人。”

  “我素无杂念,在学医方面有着极高天赋,是以入门虽晚,医术却不在师兄之下。”

  林之沐看着释空,知道他说的医术不在师兄之下,定是不假。

  “后来的两年间,师兄医术没有任何起色,我收到的第一个病人后,才知道师兄已停医学毒。”

  “师兄天赋本高,只是求胜心切,如今弃医转毒,世间竟少有敌手。”

  林之沐悠悠看着释空,“你那师兄就是卞先生?”

  看着那缓缓流淌的渭州河水,释空点头,“师兄姓卞,单名一个青字”

  林之沐定定看向释空,“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告诉我,这渭州毒气该如何去解。”

  释空将目光移开,“天灾加上人祸,也本非人力所能解决。”

  “所以要想解决,谈何容易。”

  林之沐正待说什么,却不知怎么,余光一闪,就看到银色丝质衣袍一闪而过,那熟悉到骨子的气息让她不用回头也知那人是谁。

  林之沐瞬间僵硬起来。

  释空感觉到她的不对,转头就看到了站在身后的君天宸。

  释空双手合十,向君天宸行过一礼。

  君天宸点头,算作回应。

  不过是瞬间的僵硬,林之沐嘴角带了冷笑,她握紧了拳头转过身来,“原来是齐王殿下。”

  剩下的话就那样止在了嘴边。

  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君天宸冰冷的手握上了她的右手——手上的脉搏。

  林之沐一怔,便看到了跟在君天宸身后走来的白河烟。

  林之沐嘴角挂了冷笑,再没有丝毫犹豫,内力一转,弹开了君天宸握在手腕上的手。

  她看着君天宸,“齐王新婚在即,如何有时间来掺和渭州一事了?”

  君天宸素来是天之骄子,林之沐这般做法让他明显一愣。

  他放下手中一切事务前往芦花镇,去体验她在那里的点点滴滴,是为了什么。

  纵知她有可能走火入魔,却不允许任何人动她,他又是为了什么。

  君天宸声音终是冷然,“我与谁婚配,和你有关么?”

  果然……

  林之沐不想再看一眼君天宸,他总是能轻而易举让她体内血液翻滚。

  果然还是这样的吧,他对于她,从来都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有时候一闪而过的柔和,不过是对她的可怜,他怎么可能会青睐于她呢。

  对于她的喜欢,他从来都是厌恶多一点,恨不得她消失方才痛快。

  她心里怎么能再生什么不该有的奢求呢。

  (不怪林之沐这样想,曾经被那样对待……)

  白河烟眼底划过一抹得意,“身患剧毒,据说要靠鲜血才能活下去,如今看来,林姑娘过得不错。”

  “季全非身为反王之首,日日征战,定有不少新鲜人血供姑娘服用吧。”

  白河烟,林之沐眼中划过一抹恨意,她林之沐还没找她算账,她倒真敢光明正大出现在她面前。

  是真以为她林之沐不敢拿她怎么样么?

  林之沐尚未说话,士兵中有人认出了君天宸,也有人认出了林之沐。

  “参见齐王殿下”

  “参见林姑娘。”

  泉眼之危暂时缓解,季全非和李暮寒正自针锋相对,便听到了身后声音响起。

  二人冷冷对视一眼,齐齐向外走去。

  人群中让开一条路来,

  林之沐迎向季全非,眼中不掩对季全非的关心,“整整四日未曾合眼,辛苦了。”

  季全非看向林之沐,眸中多了几分感念,原来她知道。

  他握向林之沐的手,浅浅开口,“无碍。”

  就在季全非握向林之沐手的那一刻,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林之沐转头看向君天宸。

  却见他正和李暮寒说着什么,眼睛一眼都不曾向这边看过。

  林之沐嘴角牵了一抹笑,多多少少带了几许的凄楚。

  林之沐回握住季全非的右手,带着他向释空走去。

  “这位是五台山释空师傅,今日下山,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季全非眼睛微微一亮,这就是传说中的释空活佛,据说他手里没有医不好的人,没有算不了的卦,一生很少下山,却赢得天下人尊重。

  这么说,渭州毒气有解除之望了。

  释空低眸合礼,季全非敬重回礼。

  林之沐说话间,李暮寒也抬头看向这不曾言语的年轻和尚。

  “活佛”释空的名头他如何不知。钦天监都确定不准的事情民间早已早早流传,因为民间有个释空和尚。

  昔年先帝在世,特意派人前往五台山,邀释空出山,都被婉言谢绝。

  他以为传说中的活佛,怎么也是耄耋老者,谁知竟是与他年纪相仿的青年和尚。

  李暮寒打量释空时候,释空也在观察着这个人间帝王,他不卑不亢,浅浅低头致礼。

  李暮寒退后一步,低头回礼,“大师。”

  然后,李暮寒看向释空,敬重开口,“渭州毒气泛滥,如今,百姓毒害颇深,大师可有解决之法。”

  释空看一眼林之沐,再看一眼李暮寒,“如果贫僧所料不错,本月十五阴气大盛,泉眼毒气很有可能冲破限制,无限制向周边弥漫。”

  “我们当务之急先要做的是,解决十五之危。”

  李暮寒眸中带了冷凝。“敢问大师,如何的解决之法。”

  释空走向那泉眼之侧,“东为木,西为金,南为火,北为水,中间为土。”

  “林之沐往东,君天宸往西,贫僧往南,季全非、李暮寒往北,一旦毒气有喷发之象,我等全力施功,如此能暂解十五之危。”

  李暮寒凝重点头。

  有了空档,林之沐看向白河烟,“昔日白姑娘为除掉林之沐,不惜与李暮炎合谋,白姑娘可知那卞医生的下落。”

  白河烟看向君天宸,却见他没有任何反应,这才终于确定自己所做之事,早已被他看在眼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阿木洗冤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阿木洗冤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