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季全非、林之沐
世说心语2019-11-07 09:093,029

  王夫人亲手将林之沐扶起来,“你这孩子,果然是聪慧的让人心疼。”

  王知白看着林之沐,“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之沐看一眼季全非。

  “当初看到季全非的第一眼,我便觉得有些奇怪,一个在乡间长大的人,不该是他那样的气质。

  乡间之人有着自己独属的阳光气息,而在季全非身上,我看到的是一种极致的压抑。

  一个人的一切都可以隐藏,唯独气质不能。他就像一本书,里面写着关于他独特的故事。

  起初我虽然诧异,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怎么样,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后来他的功夫更让我诧异。他的功夫显而易见经过精心调教。

  我曾几次接触季大娘,她不同于一般的村间女人,做事井然有序。

  但是经过几次接触,我觉得她对季全非的疼爱和一个寻常母亲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后来我见了王大人,这样的感觉更是强烈。王大人对于季全非,与其说是上司不如说是长辈。

  整个小镇都有不对劲的地方。

  而直到今天,见到夫人,夫人看季全非的眼神,那是母亲看孩子的眼神,这是任何人装不出来的。

  如果季全非是皇三子,那您自然便是昔日皇帝最宠爱的宸妃娘娘无疑了。”

  林之沐看着宸妃,丝毫不掩饰眸中惊艳,“传说中的宸妃娘娘温婉如水、坚韧如刚,果然是名不虚传。”

  宸妃看着林之沐,满意地点点头。观察得很细致,分析得很在理,这个孩子,她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她看着季全非,“婚礼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你还不去催催。”

  季全非看一眼自己母亲,知道她有些话要对阿木说,行一个礼,看一眼林之沐,示意她放心,转身出去了。

  宸妃看着林之沐,第一次将二十多年前的经历缓缓道来。

  “宫中皇后素来心狠手辣,宫中皇子一个个死在她手里。

  我身怀有孕,虽得帝王宠爱,但也知道,有一天她绝对会将主意打到我腹内孩子身上。

  人人艳羡宫中生活奢华富贵,却不知宫中生活如烈火烹油。稍一闪失,便可能尸骨无存。

  我可以承担一切风险,但我绝不允许我的孩子有任何闪失。

  于是我便秘邀王大人入宫。

  她看一眼王知白,王大人和我同乡出身,进宫以前曾有数面之缘。朝中之人,我唯一能信任的也就只有他。

  而王大人昔日已身居高位,王大人见到我之后,想出一个办法。”

  林之沐忽然看向王知白,昔日王萧相位之争,本来王知白最有可能登上相位,却谁知一喜之间,风向朝一处吹。

  说王知白勾结突厥,是突厥派来的……

  昔日王知白为人正直,别人只道是萧党一派使出的狡诈计谋,谁曾想那原来是王知白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

  自那之后,王知白就此退出政坛。

  后来再无了下落。

  王大人一离开,我离宫的计划也开始展开。

  一场大火烧得没有丝毫的留念。

  妾本孤山人

  自归孤山去

  千里不复归

  但求一脉存

  我给皇帝留下了四句话,毕竟他对我,确是极好的。”

  宸妃看着林之沐,“虽然全非是我的儿子,但是身为长辈,我还是要告诉你。”

  千万不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

  想要什么,自己去拿,想要做的事,自己去做。

  林之沐看着宸妃,郑重点头,“阿木省得了。”

  宸妃看着林之沐,从袖口掏出一个明皇物什。

  林之沐看一眼那,顿时一惊:那是先帝留下的遗诏,上面字字清楚,写的明白:

  “皇后无德,杀朕诸子,不诛不足解朕心头只恨。太子情性暴戾,日月滋甚。朕数呵责,遂更忿恚。太子之德不足承大统”

  “宸妃与子,留继在外,朕甚为挂念。宸妃虔修温清之仪,抚育皇子之功。

  朕屡经考察,皇三子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继皇帝位。特传位于皇三子。”

  看着那圣旨字字清晰,林之沐只觉浑身发冷。

  季全非才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者。

  当初二龙争位时,如果这诏书出世,今日的江山绝对会易主。

  林之沐看向宸妃,眸中意味不明。

  宸妃嘴角牵起一抹笑意,“你一定很好奇I这份诏书为何不早点拿出来。”

  林之沐看着面前这个温婉的女人,其实她才是真正的睿智果决。

  诏书到现在还在她手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并不想季全非到那九天之上,坐那九五至尊。

  那宸妃看林之沐眸光几度变换,知道她已看穿了自己想法。

  她将那诏书交到林之沐手里,“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将来或公之于众或藏之于胸,都有你来决定。”

  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

  几乎是转眼间,清泉山庄便一团喜色。

  后院竹林间,林之沐盘膝坐于石上,

  清泉山庄准备了几日,她便已经练功几日。

  练功之前,释空问她,“这样做你可后悔?”

  林之沐看着天际,看着那飘飘荡荡无所依的厚重云朵,“没有什么后悔 不后悔的,我爱的没有可能,为什么不要去接受一个不讨厌我的。”

  说这话的时候,林之沐不知心头是什么样的感觉。

  御林军阵营,李暮寒看着君天宸,“你曾经想过有一天她会嫁给别人么。”

  君天宸站在主帐面前,薄唇轻启,“不曾。”

  自始自终,他都觉得林之沐是他的所有物,这个所有物或许会离开,但终究会回来。

  但他几乎都忘了,这个所有物是有自己感情的。

  是会伤心了以后再也不回头的。

  婚礼定在了九月十四。

  十四前昔, 夕阳落幕时候,林之沐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君天宸。

  君天宸低头看着她,林之沐抬头看着他,空气缓缓在二人间流动。

  林之沐没有说话,起身抱住了君天宸。

  君天宸亦没有说话,抬手抱住她。

  十二年来,两人第一次这么贴近——在这样的时刻。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林之沐没有说话,她重重抱着君天宸,心中有着颤抖的欲望。

  三个呼吸间,两人分开。

  林之沐看向君天宸, “今日你能来,林之沐很开心。”

  话毕,林之沐转身离开了竹林。

  因为我喜欢过,所以我太清楚被伤害的滋味,我不想也不会让季全非受到来自我这里的伤害。

  不会。

  十三的月亮已经接近满月,林之沐离开的时候,月亮初上枝头。

  九月十四。

  众宾客齐聚大堂。

  王知白和宸妃坐在长辈主位。

  李暮寒坐在下首第一位,看向门口方向,知道君天宸今日无论如何是不会踏进清泉山庄一步。

  释空笼袖站在众人中间, 他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不会牵动他一腔心扉。

  季全非站在众宾客间等待新娘的到来。

  二十多年的时光,季全非也曾想过自己的新娘会是何等模样,当年林大娘的女儿死心塌地,他虽心中感动,但只知道,她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

  他知道隔壁镇上的那人对林大娘之女爱慕多年,人品不差,便使计让那一晚发生。

  所以那一早上,带着林大娘亲眼见证那一幕的出现,是他策划好的。

  事后,他找到那人,交予他白银三万,嘱咐他务必好好对待林大娘之女,那是他对一个怀着殷切少女的愧疚,以及深深的歉意。

  他看着门口方向,阿木出现之后,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吸引他的注意,他心目中那个她终于渐渐清晰,就幻化成林之沐的脸。

  那张脸虽然平凡,对他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新娘到~”屋外人高喊道。

  季全非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从此,她是他的妻,他陪伴她走剩下的岁月,无论生老亦或病死,从此不离不弃。

  司仪高喊着,“一拜天地。”

  二人向门口拜去。

  “二拜高堂。”

  王知白、宸妃对视一眼,脸上俱带了笑意。

  “夫妻对拜。”

  林之沐和季全非转过身来,二人齐齐低头。

  却听到门外有声音急喊道,“不好了,泉眼提前喷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阿木洗冤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阿木洗冤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