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季全非其人
世说心语2019-11-07 09:013,008

  议政殿~

  皇帝正在和大臣议事,新帝登基,内忧外患不断。

  诸国使臣已全部送回国内,却不知诸国下一步会作何打算。而大元又该如何去应对。

  大元内部,趁着新帝登基,密谋造反的、乡间起义的,此起彼伏,让这个年轻的帝王颇为头痛。

  内忧外患这是很多帝王都要经历的考验,能不能顺利过关,将整个王朝扶入正轨,这便看这个帝王的个人能力。

  下一步,李玉走了进来,面色带了凝重。

  文武讨论如火如荼,李玉见插不进话,站在一旁直擦干汗。

  皇帝扫了他一眼,“李玉有何事奏。”

  李玉擦擦汗,“皇上,林侍卫出事了。”

  “林侍卫今日午时跑出君王府,直朝丹河去了。”

  “据禀,林姑娘情绪不稳,情况属实不妙啊。”

  李暮寒倏然站起身,“君天宸呢,他在哪里?”

  “也往丹河方向去了。”

  皇帝脸色转黑,直出了大殿,一干大臣面面相觑,也跟在了皇帝身后。

  看着西北方向浓烟滚滚,林之沐手掌死死握成拳。

  如果林大娘有什么闪失,她付出一切代价也要背后那人陪葬。

  河面的风直扑到林之沐脸上,似乎有热浪跟着袭来。

  林之沐眼睛一跳,一个女人像一个通红的火人一样从火海里跑了出来。

  那人胖胖的,拼命的跑着,衣服上的火却燃越大。

  林之沐两膝一弯,直向林大娘飞去。

  “不要管我,你快走”林大娘一把推开林之沐,脸上的痛苦已掩饰不住。

  林之沐使一狠劲,一把拉着林大娘跳到了水里。

  林之沐做梦都没想到,一跳到水里,那火不小反大,火焰直直地冲了出来,就像焰火一样,在林之沐面前爆炸开来。

  一股铝粉燃烧后的味道就这样充斥在空气中。

  “大,大娘?”

  林之沐如梦初醒,魔怔一般捧起衣服的一块碎片,怔怔的像疯了一般。

  自从遇到她,林大娘就再没有好的下场。

  在她孤苦无依的时候,林大娘收留她,林大娘和她说,“只要有大娘一口吃的就绝饿不着你这小丫头”。

  她爱吃红薯,尽管天热,她大老远也要将晒好的红薯条亲手交到她手里。

  林大娘告诉她,我们回芦花镇去,晚上洗衣早上捕鱼,我们再也不出来。

  她是来带大娘回芦花镇的,可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大娘尸骨无存死在自己面前。

  最先到的是白河烟,她亲眼看着林大娘在林之沐面前炸裂开来,直炸得尸骨无存。

  既定的目的达到,白河烟再也忍不住,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接着到的是君天宸。

  最后赶来的是皇帝,还有气喘吁吁的一干大臣。

  林之沐控制不住的双手颤抖,血液如同煮沸一般在体内剧烈翻滚。

  她爱得人处心积虑,爱她的因她而死,这个世界上本就再没有林之沐的容身之地。

  湖内的人不哭反笑,笑声里带着不顾一切的悲凉“这就是你们要的结果,你们满意了?”

  岸上的人几乎目瞪口呆的看着湖里的人,那一头乌黑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花白。

  人群中,林之沐一眼便看到了站在最后的白河烟,还有她嘴角遮掩不住的明媚的笑。

  终究是她小觑了白河烟,这个女人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一抹杀意在眼中一闪划过,“伤害了我至亲之人,一定要付出代价。”

  林之沐变掌为爪直直地向白河烟抓去,血债必有血来还。

  君天宸身后,那一十二个人齐齐列开阵型,手中铁链向林之沐飞去。

  君天宸拦在了白河烟面前,“不能动她”。

  一句话让林之沐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的停顿,几乎是同时间四根铁链缠上胳膊,四跟铁链缚上双脚,两根铁链缠上腰间,还有一根缠上脖子,最后的那根铁链直直向她腹部攻去。

  “叮~”那是铁链撞击的声音,白河烟嘴角止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林之沐直直吐了一口鲜血。

  君天宸眼睛闪出愧疚。

  “哈哈,哈哈哈~”林之沐笑了,然后笑得越来越疯狂。

  一点一点血迹在铁链之下渗出,林之沐笑声中带着无法言诉的凄凉,“我爱的想要我死,爱我的尸骨无存,我效忠的处心积虑。”

  好,多好~

  林之沐看向岸上诸人,“今日我若不死,一定会要你们付出代价。”

  那十二大侍卫手中的铁链几乎要脱手而出,正自暗自用力之时,两个侍卫双手脱手而出,身上中了两个箭矢。

  “阿木”

  那是季全非的声音。

  就像是汩汩铁水中划开的一道清流,季全非的声音就这样响起在丹河江畔。

  河岸上,季全非身后一群侍卫井然而立,季全非眉目微敛,眼睛中带了担心。

  皇帝面色大变,声音冷然响起,“把他拿下。”

  “来不及了。”林之沐眼睛带了狠辣,待那攻向腹部的铁链再度袭来时,林之沐右手一动,向正前方那人攻去。

  她左手一握,一拉一回间,将左手拉铁链的两人甩了出去。

  林之沐手腕的铁链缠上季全非,二人齐齐向西北方飞去。

  西北方向,林之沐声音远远的传来,“今日一别,恩断义绝。他日再见,短兵相接。”

  清泉山庄。

  林之沐身着里衣泡在温泉里,脸上却结了一层寒冰。竟全是冰渣。

  季全非站在温泉之上,看着温泉内的林之沐,眼睛中带着担心。

  忽然,林之沐眼睛陡然睁开。

  哗啦啦,水声响起,林之沐双手向空中抓去。

  一个面目狰狞之人的脖子被握在了林之沐手里,不是前太子李暮炎是谁。

  林之沐没有丝毫犹豫,素白的手捏住了他的脖子。

  李暮炎现在出现在她面前,是恃才放旷还是太过胆大包天。

  “阿木,住手”季全非惊呼出声。

  阿木眼睛带着森然冷气,转头看向季全非,“连你也要拦我?”

  季全非避开了阿木的眼睛,“不能杀他。”

  李暮炎露在外面的眼睛带着猩红,他挣扎着,“你若杀了我,季全非便失了强大后援。”

  “你卧病在床不知道,你可知民间已经发生惊天巨变。”

  “季全非应该是你目前为止最在意的人了吧,他的心愿,你不愿帮他达成吗?”

  林之沐眼睛中的杀意一点一点裂开,是这个人让她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她多想将他亲手碎尸万段。

  但是,林之沐右手一紧,就在李暮炎以为要死在她手里的时候,林之沐的手缓缓松开。

  “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面具下的李暮炎勾起一抹笑,不着痕迹。却一五一十将这些天发生的事细细讲来。

  正如林之沐一直怀疑的,季全非果非寻常渔民之子。但他的身份却是另林之沐做梦都想不到的——昔年宸妃之子。

  季和李只相差一笔,季去了头上那一笔,便是当今国姓——李。

  昔年宸妃产子,先皇喜不自胜,他执意要将皇位传给宸妃之子。但皇后母族势力庞大,宸妃也本无意皇权之争,便使调虎离山之计逃离了宫廷。

  她给皇帝留言道:

  妾本孤山人,自归孤山去

  千里不复归,但求一脉存

  那宸妃也是个孤绝厉害的女子,自离了皇宫后,从此再无了音讯。

  据传皇帝那时大病三月,病好后虽继续处理政事,却很少再踏入后宫一步。

  自古帝王深情难,他拥有了天下,却无法留住自己心爱的女子。

  尽管如此,宫廷有人传言,皇帝早在很久以前就留下诏书,要传位于自己的皇三子,他想要传承的接班人也就这么一个。

  季全非和李暮寒不曾见面,但坊间关于季全非的画像,李暮寒又怎能不去关注。

  是以,季全非出现时候,李暮寒一定要下必杀令。

  李暮炎声音落下,林之沐眉宇间带了浓浓的倦色。无论如何,她都逃离不了皇权中心。

  本以为逃离一个是非地,谁料又陷入另一个龙虎牢。

  “全非”林之沐声音响起,带了微微的恳求,“不争可以吗?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不好吗?为何一定要去画地为牢。”

  良久,季全非声音传来,“对不起。”

继续阅读:第16章:君天宸重至芦花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阿木洗冤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