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伍
月栖迟2018-01-25 17:012,194

  秦昭昭听惯了这样的话,抿了抿嘴道:“你觉得你说这话能限制我出去吗?”

  张捕头就知道,大小姐的脾气倔的很,认定了做一件事情,不管怎么样都要去完成。

  “不,不能……”他在心中打着算盘。

  “哎老张,我发现你今儿个好像有点不对劲啊。”她狐疑凑近道。

  “哪有。”他有些心虚的眼神四转。

  秦昭昭瞥了他一眼,说道:“算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走了。若是爹爹回来了,立刻差人过来通禀我。”

  张捕头干笑道:“我哪儿知道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啊,大小姐就别难为我了。万一让大人逮个正着,问我这是带人去哪儿,我要怎么说?”

  她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是说,你差人去那前头把守着。若是大老远儿的瞧见爹爹,就立即来找我。我就在西街。”

  张捕头也不想跟她贫了,干脆就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秦昭昭并未察觉到什么端倪,佝偻着身子就一路遮掩着出了衙门。

  “你们几个,暗中跟着。”他指使道。

  “是。”伪装后的捕快们应声道。

  张捕头摆了摆手,他们便悄悄的跟了出去。

  这几个都是衙门里新来的,即便是让大小姐瞧见了,也认不出是衙门里的捕快。

  而且他们经过了一番的乔装打扮,更加的难以辨认出来。

  秦昭昭这厢去了昨夜与夜萧等人约定好的西街,第二个胡同巷口处。

  她正瞧见沈卿远走了过来,对着她诧异道:“昭昭,没想到让你给领先到了。我还以为你得折腾好一会儿功夫呢。怎么样,你是怎么想法子出来的?”

  看着他好奇的迫切想知道的目光,她清了清嗓子,说道:“那,那自然是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出来的。”

  他明显不信,道:“肯定是秦大人他今日进宫,让你正好给钻了个空子吧。”

  秦昭昭十分惊讶,不知道他是如何猜测到的。

  但转眼一想,他父亲也是朝中要员,若是进宫,必定是一同的。

  正想着,只见沈卿远双手环胸的嘀咕着道:“这夜萧好大的架子,让我们两个在此等候他。他还来不来了,一个大男人的也不知道在磨蹭什么。”

  她皱了皱秀眉,说道:“急什么……”

  他十分不满,放下了环绕的双臂,在原地来回的走了几圈。

  一直到日上三竿,还未见到人影。

  沈卿远没了耐心,说道:“你说他是不是不来了,这不来了也不找人过来说声。让我们在此好等,他这是存心想放我们鸽子啊。昨晚明明说得好好的。”

  秦昭昭也隐隐有些担心。

  夜公子他,会不会遇到了什么事?

  她不由得想起那假更夫来,难道是在审讯的过程中,出了什么篓子?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他所在的客栈,不然就能亲自前去问问了。

  “二位可是秦姑娘与沈公子?”一小厮忽然来到两人面前,询问道。

  沈卿远上前,古怪的看着小厮,问道:“打哪儿来的,怎么知道我们?”

  小厮笑了笑,从袖口拿出一封信件来,双手奉上道:“这是今早一位自称是夜萧的公子所留下来的。”

  他还不忘补道:“夜公子命我无论如何也要交到二位的手中。”

  沈卿远迅速接过,递给了秦昭昭。

  他问小厮道:“你和夜萧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此汇合,他有什么急事不能来。”

  问题太多,小厮略微沉吟一瞬,回道:“这位夜公子是住在我们客栈里的,因我们店里有些忙,遂没能及时将此信件送来,若耽误了二位办事,还请勿怪。”

  秦昭昭在二人谈话间,已然将信的内容看过了。

  她凝着个眉头缓缓合上,放入信封里头。

  “这信,我已然带到了。二位若无事的话,我便回客栈了。”小厮礼道。

  沈卿远摆了摆手,忙凑到了人儿面前,见她一副忧虑的样子,便问道:“怎么了昭昭?出什么事儿了?”

  秦昭昭将信递给了他。

  他迅速打开过目,带着点恼怒道:“他,他这不会是耍我们呢吧!”

  她轻轻摇头,说道:“夜公子不是这样的人。只能怪我们运气不好了。”

  沈卿远气不过,愤愤的将信件给扔到了地上。

  秦昭昭瞥了他一眼,他又捡了起来,抖着信件道:“你说说,这是什么事儿啊。好不容易到手的线索,眼看着都有些眉目了,就这么的,又给断了。”

  “唉呀!”他挥了挥袖。

  “好了,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她皱眉道。

  沈卿远转身过来,拍手道:“他倒好了,恰好有事,非要离开这里几日。这种紧要的关头,我就说他是靠不住的。昭昭啊,你是怎么想的,让他帮你探案。”

  现在倒好了,辛辛苦苦了这么久,好容易逮到的假更夫,就这么的让同党给放跑了。

  秦昭昭凝着信,一言不发。

  胡同巷口外头,经过了一辆马车。

  “少主也不必太过自责,卿大人身子抱恙,少主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回去,也终究是要面对的。”

  “我知道。”他淡淡的收回目光。

  一个身影瞬间落在了巷口里,秦昭昭面带诧异道:“阿瑶姑娘?”

  “是我。”阿瑶应道。

  沈卿远立即说道:“你们家公子呢?他去哪儿了。还有,这好好的人,怎么说劫就给劫了。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些如实说来。”

  秦昭昭也在等着她的回复。

  阿瑶抿了抿嘴,徐徐道:“昨夜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我家公子绝对不是那等不负责任之辈,若非是真正要紧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再说了,公子不是给你们留信件了么?”

  “留个破信件有什么用啊?!他既然答应我们要从那假更夫嘴中撬出点东西,就要说到做到,白白害得我和昭昭在此空欢喜一场。这下好了,消息没探着,这人还给劫了。我怀疑啊,你们就是一伙儿的,故意来戏弄我和昭昭的。”沈卿远哼了一声,十分气恼。

继续阅读:贰拾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