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陆
月栖迟2018-01-26 19:152,149

  见阿瑶要发作,秦昭昭连忙对沈卿远斥道:“你能不能冷静点。”

  他干脆背过身去双手环胸,面上看起来十分的不悦。

  “抱歉啊阿瑶姑娘,他性子有些冲动,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关于昨晚的事情,我想……”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阿瑶说:“昨晚的事情我现在就如实告诉你们。”

  沈卿远的身子微微倾斜,似乎是也有些感兴趣,但是碍于面子,他也不会直接转过身来探听。

  “昨夜,我与公子到了客栈之后,那假更夫就由我来看管。”阿瑶道。

  “那夜公子呢?”秦昭昭询问道。

  “刚进客栈的时候,掌柜的就向我们讨要这几日的租费,公子顾虑到那假更夫惹人耳目,遂早先就命我带那假更夫从后窗上翻了进去,到了房内。”

  所以暂且,只有阿瑶与那假更夫在一块,而夜萧则是在楼下与掌柜的结账。

  她点了点头,道:“你继续说。”

  “我一直在等公子上楼,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却没想到,有一贼人破窗而入,与我交手了几个回合。在他跳窗的同时,我也未曾想的跟着追了过去。”阿瑶说着,目中带着几分自责。

  沈卿远恍然大悟,指着道:“噢,原来是这样啊。你是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了!所以才会有那假更夫的同伙趁此将他给劫走了,对不对?!”

  秦昭昭将他指着人家的手给拍下去,眼神示意他不要这样。

  他便嘴中嘀咕了几句什么也没说了。

  “那之后呢?”她问道。

  “之后,我发现那贼人根本无踪迹可寻,才想着不妙。回了房时,人已然消失不见。”阿瑶垂首道。

  秦昭昭皱起了秀眉。

  看来,这个同伙不少,还是一直跟着夜萧他们回客栈的,就在他们的身边,寻着机会伺机营救。

  “那夜公子去了何处?他有什么急事必须得离开吗?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她问道。

  阿瑶迟疑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阿瑶姑娘如果不方便说的话,我也不会勉强。”她提醒道。

  “公子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去做。但是公子也担心秦姑娘与沈公子二人,所以为了表示歉意,公子便将我留了下来,好帮助你二人。”

  沈卿远切了一声,说道:“人都没了,你留下来有什么用,线索又给断了。”

  秦昭昭打断道:“那真是多谢你了阿瑶姑娘,也谢谢你们家公子,眼下我最是需要人相助的时候,多一个人自然就多一份力量。”

  阿瑶本因为公子的事情,对她隐约有些偏见,但现下看着她亲切的握着她的手,一时觉得十分愧疚。

  “对不起,让你们白忙活了一场。”她诚恳道歉。

  沈卿远漫不经心道:“是应该对不起,你这一句倒是云淡风轻的,可苦了我和昭昭了。”

  “沈卿远。”秦昭昭的语气里带着点责怪。

  “好好,我不说了。”他当即就闭嘴。

  “阿瑶姑娘,你千万不要内疚,这并不是你的错。只能说是他们太狡猾了,没关系,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抓到那孙子的!”她宽慰道。

  阿瑶点了点头。

  沈卿远问道:“昭昭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秦昭昭有些在意夜萧的事情,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阿瑶姑娘,你们家公子何时能回来?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阿瑶看出来她是在担心和关切,于是道:“公子没有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是家中私事需要回去处理。我也不知道多久,但应该不会很久。”

  她闻言,心中才安了安心。

  还以为他走得这样仓促,连告别都不亲自过来,是遇到了什么事呢。

  原来是家中的私事。

  沈卿远有些不乐了,说道:“昭昭,你那么关心他作甚。你若真关心他,干脆你就跟他一起走算了。”

  秦昭昭面上有些尴尬,道:“你胡说什么呢。”

  他欲言又止。

  “爹爹说明日就是公主出嫁封国之时了,来不及了。”她担忧道。

  最怕的就是他们会对公主出手。

  她想来想去,都觉得这次出嫁风波,绝不会就这么的平安无事,心中总是紧张。

  妆娘的案子是个开门炮,其中必定与公主出嫁之事所关联。

  或许,杀死妆娘的凶手,正是为了挑衅皇威,才如此做的。

  沈卿远问道:“你是怀疑,凶手真正的目的,是公主?”

  秦昭昭确定又不确定。

  “既然这样,让皇上多加派些人手防护不就好了吗?我就不信,那么多的人,众目睽睽之下,还能伤到公主丝毫?”他道。

  “如果不是这样,我根本想不到凶手杀人的理由。那妆娘从未与人结过仇,为何在前往宫中的路上,被无情杀死呢,而且那颗头颅至今都未寻到。”她说道。

  “难道凶手是个藏颅癖?”阿瑶开口道。

  沈卿远“哎”了一声,道:“万一,他要拿头颅去做什么呢?”

  “还能做什么,难不成拿去画妆容?”秦昭昭漫不经心道。

  话落,三人的鸡皮疙瘩都渐渐起了。

  “昭昭,你怎么会想到这么恐怖的东西。”沈卿远抚了抚胳膊。

  “我,我胡乱说的。”她也觉得有些可怖。

  “如果,真是这样呢?”阿瑶并不怕,她平淡的问道。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说得开了。

  那死去的妆娘,是三个妆娘里头生得最美貌的一个。

  秦昭昭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她道:“我方才是乱讲的,阿瑶姑娘你千万不要当真。”

  沈卿远道:“我觉得有可能,若真给你误打误撞猜对了呢?昭昭。”

  这话匣子一开,就关不上了。

  “而且,那马车一定也让人给动过手脚了。只可惜,一场火后全都给烧没了,什么证据也没留下来。”他不禁咂舌道。

  “只剩下一具半个身子的焦尸。”秦昭昭补道。

继续阅读:贰拾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