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柒
月栖迟2019-10-26 17:262,271

  阿瑶沉默不语。

  沈卿远垂头丧气道:“昭昭啊,我看咱们是没希望了。这唯一的线索断了后,就真的没有眉目了。”

  秦昭昭深吸一口气,吐道:“打起精神来,别这么悲观嘛。”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几日,也多亏有他在了。

  虽然他有时候话多了一些,小抱怨也不少,但也确确实实是帮了她很多的忙。

  所以秦昭昭由衷的感谢他。

  “昭昭啊,这回没能帮上你了。”沈卿远有些难受。

  她微笑着道:“说什么呢,你帮了我那么多了。”

  阿瑶站出来道:“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的错。”

  秦昭昭一看,有些诧异,怎么连阿瑶姑娘也这样了。

  沈卿远抢道:“你怎么这个也要跟我争。”

  “没有跟你争,本来就是我的错。”阿瑶说道。

  “好吧,那就是你的错。”他道。

  “你……”

  秦昭昭看着两人如此,噗哧一笑。

  这个时候,她还能笑得出来。

  沈卿远道:“昭昭啊,这儿也就属你心最大了。”

  她闻言,有些无奈。

  不然呢,干着急吗?也没有办法呀。

  倒不如坦然处之,急是急不来的。

  秦昭昭从袖口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胭脂盒子来,她放在手上琢磨了一会儿。

  沈卿远忽然道:“昭昭,咱们现在就拿这个去铺子上比对吧,看看是哪家铺子在销售此款胭脂。”

  她点头道:“我正有此意。”

  阿瑶也附和,三人便一同在街市上寻着。

  有一胭脂铺子的老板正用掸子掸着灰尘。

  秦昭昭走了过去,道:“老板。”

  “哎姑娘好,请问姑娘是想买哪款胭脂水粉呢?咱们铺子里的可都是最上等的。”老板忙放下掸子,露出招牌笑容,吹嘘道。

  她拿出东西,展现在了老板面前,问道:“这是你家的胭脂吗?”

  老板略怔了怔,点头道:“是,是啊。怎么了吗?”

  秦昭昭道:“老板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近日得来此胭脂,所以想来问问。”

  老板还以为是寻事的,这厢心里吐了吐气。

  他看着她手上的盒子款式,说道:“这个款式的已经没有啦,姑娘可以再看看我们新上新的。”

  她与沈卿远对视了一眼。

  “这个款式的盒子真的已经没有了吗?”沈卿远问道。

  老板这一听,道:“我还能唬客官您吗?是真的没有啦,最后的一个让人给买去啦。”

  秦昭昭又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来,老板有些诧异。

  她问道:“老板,谁在你这里买过这个款式的,一模一样的胭脂?你可还有印象。”

  胭脂铺子的老板见他们几人的架势,倒像是来打听什么的,心里头有些犹豫。

  毕竟他就一小小的生意,也不想惹什么事,所以还是有点紧张。

  见他的手有些哆嗦,沈卿远说道:“你哆嗦啥,我们又不能吃了你。”

  “是,是。”老板悻悻然。

  他记得,他当然记得。

  这个最后一个款式卖掉,才没几日前。

  秦昭昭问:“老板?”

  “这位姑娘,这关于客人的信息,恕我不好透露啊。”他说道。

  沈卿远道:“少说废话,问你你就说。”

  老板有些怵他,瞥了他一眼。

  秦昭昭看了看四周,低头清了清嗓子,暗暗露出半截京兆尹的令牌来。

  胭脂铺子的老板一看大惊。

  她比了个“嘘”的手势。

  “有印象,有印象。”老板心里头叫苦,看来他这是摊上大事了。

  谁知道他一个卖胭脂水粉的铺子,怎么就被衙门的人给找上门来了。

  秦昭昭等待着他开口。

  “是,是个女人。”老板结巴道。

  “你这不废话么?来你这胭脂铺子买东西的,还有男人不成?”沈卿远冲道。

  她示意他不要插话。

  老板悻悻道:“戴着个面纱,看不清面容。也不发声,买完了就走。就这些印象了,我也没多问啊。”

  秦昭昭点头道:“我知道了。”

  沈卿远不以为然,双手环胸嘀咕道:“说了跟没说一样。”

  她看着手里头的胭脂盒子发怔。

  “那姑娘,你,你还需要什么吗?”老板问道。

  “不用了,谢谢。”秦昭昭有礼道。

  离开了胭脂铺子,她默默将胭脂盒子放回袖中,愁眉莫展。

  本来以为能探到一些消息,却没想到还防了一手,虽然现在能确认是女人无疑。

  “昭昭,你说咱们要不要夜里再去蹲守?万一那女贼人就回去了呢。”沈卿远开口道。

  秦昭昭摇了摇头,说道:“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了,就没那么容易了。”

  她一定会转移地点,不会再回去自投罗网的。

  阿瑶道:“明天就是公主出嫁的日子了,圣上一定会让京兆尹维持治安。”

  “是。”她应道。

  爹爹一定会加强防备的。

  眼下他们已经无计可施了,只能等待了。

  若明日真的生了什么变故,那么与她所猜想的就八九不离十了。

  “难道我们只能这样坐以待毙了吗?”沈卿远停下来道。

  “那还有别的办法么?”阿瑶道。

  秦昭昭摇了摇头。

  没有办法,所有证据全部都被毁灭了,一点蛛丝马迹也无可寻。

  一直到现在,唯一可关联的线索也没有了。

  所以,他们能做的,只能等了。

  另外,对外加强对公主的保护。

  一切就只能看明天的了。

  “万一凶手真的对公主下手,怎么办?”沈卿远担忧道。

  秦昭昭道:“爹爹也在顾虑这件事情。”

  阿瑶自告奋勇道:“明日,我也会尽我的一臂之力的。”

  “谢谢你阿瑶姑娘。”她诚恳道。

  沈卿远也道:“昭昭,你放心吧。明天我就把我府上的那些侍卫全部都调过来,暗中保护公主,观察周围的一举一动,看看谁有可疑。”

  秦昭昭有些欣喜道:“那就太好了,做到万无一失是最好的。”

  他点了点头。

  “只可惜公子不在,不然公子一定会有法子的。”阿瑶有些沉闷道。

  “阿瑶姑娘,你也很好。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秦昭昭微笑说道。

继续阅读:贰拾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