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捌
月栖迟2019-10-26 17:262,228

  宫中。

  秦简面见皇后。

  “本宫不是让去你寻个替罪羊顶上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犯人已经抓着了?”她的眉间带着点厉色道。

  他的老脸一沉,礼道:“回皇后娘娘,没有。”

  “没有?”皇后冷笑了一声,挥了挥袖坐下来,努力让自己平定。

  她酝酿了片刻后,启声问道:“秦大人,看来你是不把本宫的话放在心里了。”

  秦简惶恐,当即礼跪,参道:“皇后娘娘,老臣是担心……”

  “担心什么。”皇后的一双凤眸眼尾狭长,她淡淡的饮了口茶水放下。

  他欲言又止,一对老眉拧如细绳。

  “你可知道,明日就是公主出嫁之日了。若那时公主有什么好歹,你秦简的这颗脑袋,可就挂不住了。”皇后似有若无的提醒道。

  他连忙道:“老臣明白,老臣定当动用所有人力,来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危。”

  蓦地,再无话。

  皇后浅尝了一颗梅子,入口酸涩,她瞥了秦简一眼,缓声道:“起来吧。”

  秦简面带凝重的起身,拱道:“谢皇后娘娘。”

  “具体不用我多说了吧。秦大人,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懂得本宫的意思。”她有些乏了,微微撑颔道。

  “是,老臣明白。”他抬头望了一眼上头的凤人儿,而后自请颔首道:“皇后娘娘,若无事……老臣这厢告退了。”

  “嗯,退下吧。”皇后的语气有些轻了下来。

  秦简踏出殿门,脚步顿了顿,低头叹了口老气,敛袖昂首走了。

  皇帝身边的李公公在此时路过,有些诧异的瞧了一眼。

  “皇上,奴方才经过皇后娘娘寝宫之时,碰着了秦大人。”李公公毕恭毕敬的站在皇帝身旁,小心试探道。

  “哦?秦简,她去皇后那儿做什么?”皇帝挑了挑眉,只是手上停滞了一瞬,继续批阅着奏折。

  “这……奴也不知。”李公公迟疑道。

  “明日平儿就要出嫁了,朕竟还有些舍不得……你差人过去问问,她还有什么缺的,只管提出来,朕都会满足她。”皇帝顿道。

  “是,奴这就去。”公公低身道。

  秦简坐上了马车,一路上怀着心事。

  张捕头在衙门里调来了一些捕快,吩咐了几句就散了。

  “这大小姐怎么还不回来呢,不是说好早去早回的么。”他在原地皱着眉嘀咕道。

  李仵作拿着酒走了过来,说道:“你一个人在这儿,嘀咕啥呢。”

  “不喝。”他推了推道。

  “哼,有酒不喝。”

  张捕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酒也该戒了吧。”

  李仵作无视他,自顾自叹道:“这案子是一点儿眉头也没有啊。”

  可不是呢吗,大人让他去封国查那妆娘的底细,他探了探,发现也就是再普通不过人家的女眷,平日里接触之人甚少,更别说得罪什么人了。

  其余的消息是一概也关联不上。

  张捕头这心里也是郁闷的很。

  “大人还没回来?”李仵作拿着酒,压低声音问道。

  “没呢,你少喝点。”他蹙了蹙眉头。

  “你不懂,我这是闲哪,闲。”

  张捕头摇头叹气,对他越发无奈。

  这一把年纪的糟老头子,不务正业整日就知道喝酒。

  偏偏大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了。

  李仵作眯了眯老眼,发出一声轻叹。

  “大小姐呢?”他又问道。

  张捕头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瞥了他一眼,又看向别处道:“我,我哪知道。”

  “嘿嘿,你小子。你不知道就有鬼勒,八成是又跑出去了吧。”李仵作指着他笑。

  他一时语塞。

  “行了,喝你的吧。”张捕头唉声叹气了一声就走了。

  “哎你别走啊,一起喝一个呗。左右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你急什么呢。”李仵作道。

  但人已经走了。

  外头,秦昭昭等人在巷子里汇合。

  他们一起去了夜萧住的客栈后院一番查找过。

  除了发现一块夜行衣的破布,还有一些脚印踪迹以外,其余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得回去了。”她想了想道。

  “秦姑娘,那我护送你回去吧。”阿瑶有些愧疚道。

  说到底,是她看护不力,才导致那假更夫让人伺机带跑了的。

  是她惹下的这么大一个麻烦。

  沈卿远却开口道:“不用你好心,我送昭昭回去就行。”

  他这话,有点针对她的意思。

  阿瑶知道他还在为她看丢人的事情所恼怒,遂也难得的并未同他较真。

  秦昭昭瞪了他一眼,转而对阿瑶微笑道:“阿瑶姑娘,没事的。这件事情,我真的没有要怪你的意思,所以也请你不要再责怪自己了好吗?”

  她点了点头,面上很是沉闷。

  “如果公子在的话就好了,他一定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的。”

  夜萧吗?可是,他在处理自己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

  他究竟是因为什么重要的事情急着回去呢?其实她也很好奇。

  “什么叫他在就好了,他在能有什么用啊?他又不是大罗神仙,切。”沈卿远双手环胸,一副很不满的样子道。

  秦昭昭说道:“好了。我现在赶着回去,是因为我爹他可能快要回来了,所以我万万不能再露馅了,引起我爹的怀疑。”

  她说话的时候,无意间瞥去了前头的酒楼,看到二楼有身影晃过。

  “昭昭,你在看什么?”他疑问道。

  她收回了视线,嘴上道:“没什么,那我们今日就此分别吧。”

  明天,大概是要为公主出嫁所忙了。

  她得秘密混入人群中,看着一些。

  这么大的场合,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差错。

  沈卿远点头道:“我答应过你的,我也会做到。”

  他会把府上所有能够调动的人手都秘密安置在街市上,暗中观察。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有那个胆子,敢在天子脚下犯乱!

  “还有我。”阿瑶说道。

  秦昭昭颔首,道:“那就有劳你们二人了。”

  言罢,她的目光又飘去了酒楼的二楼,似有所思。

继续阅读:贰拾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