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玖
月栖迟2019-10-26 17:272,300

  这厢,秦简的马车已在中途上。

  衙门里,张捕头吩咐着捕快们进行着事宜。

  他瞧了瞧外头,纳闷大小姐怎么还不回来。

  大人已去宫中许久了,这约莫看着也快要出宫了吧。

  大小姐要是再没个人影儿,到时候他是有心拖延也没有办法了。

  “老张,我回来了!这回可赶在我爹之前了吧?”秦昭昭笑着走过来道。

  张捕头一个转身沉思的功夫,就听到了人儿喜悦的声音。

  他连忙三步作两步的迎了过去,将她往里头神神秘秘的拉着,说道:“大小姐,小心点儿。”

  “没事,我今儿个回来的早。”她漫不经心的说道。

  张捕头这口悬着的气总算是落了下来。

  秦昭昭忽的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凑近点。

  张捕头疑惑靠过去道:“怎么了?”

  “这个……明天不是公主殿下出嫁的日子吗?我想着,我干脆就充当下咱们衙门的人手吧,也好帮帮你们。你呢就给我弄套捕快的衣裳 ,晚点给我送过来就行。”她笑眯眯道。

  “啊?这不,不好吧……大人他也在现场的。”他迟疑道。

  “没事没事,我会那么笨嘛?让爹爹看见我。”秦昭昭半眯只眼道。

  张捕头思忖,人那么多,大小姐会不会太不方便了,若再生点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那样的场合里,可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

  大小姐不给他捣乱就已经很好了。

  这大人要是知道了怪罪下来,准没他好果子吃。

  秦昭昭见他细细的想着,眼神还时不时在她面上瞥着,似乎是在权衡着利弊。

  “老张,咋样?”她试探问道。

  张捕头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这肯定不行。”

  “为什么呀?你一直都很帮着我的。这次你就再帮帮我嘛。”她央求道。

  “反正,这次绝对不行。”他皱着眉头,转过身去,不再理睬她的胡搅蛮缠。

  “我是去帮你们的,又不是给你们捣乱的,怎么就不行了。”秦昭昭鼓着腮帮子道。

  张捕头“唉呀”一声,又转了一侧。

  她就跟着他转去他那侧,说道:“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后果都我自己一个人承担行不行?你就放心吧,我做事很有分寸的,真的,你还不了解我嘛。”

  秦昭昭拍了拍他的胸口。

  他连忙后退两步,眼神有一抹不自然。

  她瞥了他一眼,也不着急,就等着他的决策。

  “明日皇上与皇后娘娘也会过来为公主送行。”张捕头提醒道。

  “这我知道啊,自家女儿要出嫁了,当然得送送嘛。”秦昭昭嬉皮笑脸道。

  他面上有些急了,道:“大小姐,你怎么还不明白呀?那是何等的场合啊,怎能让大小姐你视作儿戏一般?平日里倒也算了,万一惹出了什么事,这后果当如何承担!”

  她闻言,渐渐收敛了笑容。

  张捕头见此,忙道:“大小姐恕罪,我一时情急,冒犯了。”

  秦昭昭笃思了一会儿,摆了摆手,嘴上说:“没事。”

  明日无论是刮风下雨,大风大浪她都得去的。

  她道:“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也没有法子。算了,那我就好好待在房里头吧。”

  说着,还轻咳了几声掩饰,有意无意的瞟着他。

  张捕头听了,狐疑问道:“真的?”

  秦昭昭道:“那还有假?你说得对,我担不起那个责任,所以我还是不去凑热闹了。你们去吧。”

  “那就好,大小姐可算是为我省心了……”他顺了顺心口道。

  她心中却得逞一笑。

  没有老张帮她,她自己也能想法子。

  秦昭昭听到马车驶来的声音,连忙逃之夭夭道:“老张,不跟你多话了,我得赶紧回房去了。”

  张捕头失声一笑,转而在衙门外头等候。

  他探头一看,原来不是大人的马车。

  大小姐也真的是。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秦昭昭溜之大吉,一路弯着腰蹑手蹑脚的进了衙门里头,还一边回头张望着,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

  “大小姐,你这是干啥呢?”李仵作好奇问道。

  “老李,你,你吓死我了!”她拍拍胸口喘气道。

  “做贼心虚啊。”他手指点着她,咂舌道。

  秦昭昭抿了抿嘴,努力的挺着自个儿的腰板,清了清嗓子硬气道:“谁做贼心虚了。”

  李仵作冲她后头瞥了一眼,她也顺势看过去。

  “你这又是让老张帮你混出去了吧?怎么今儿个学聪明了,早去早回了?”他道。

  “死老头子,要你管。和你死人打交道去吧,别来烦我。”她扳开了他。

  “嘿。”李仵作看着她的背影,叉了叉老腰。

  罢了,不与她计较。

  秦昭昭回到自己的房内,走在回廊上的时候,就听到院墙外头的声音。

  衙门外头,秦简的马车平稳的落了下来。

  “大人,你回来了。”张捕头连忙过去迎。

  他的老脸上满是阴霾的负手走了下来,进了衙门里。

  “大人,这皇后娘娘都跟您说了些什么?”张捕头立刻去倒茶水。

  秦简坐了下来,叹了口老气,接过杯茶饮了一口,定了定心。

  “我交代你的事情,可都安排好了?”他放下茶水问道。

  “安排好了,都安排好了,就等着明日了。”张捕头恭身道。

  “昭昭今天,还安生吧。”秦简瞥了他一眼。

  “安生,安生的很呢。大小姐今儿一直待在房里,从未踏出去过半步。大人现在要不要去大小姐那儿瞧瞧?”他试探问道。

  “不了,你将我那些案文拿过来。”

  张捕头道是,便拿去了。

  这厢,秦简的老腰病犯了,正欲要起身站站的时候,瞧见了那地上落有一物。

  他走了过去,拾了起来,望着手里头那块熟悉的佩玉,脸色蓦然沉了沉。

  “哼!”他冷哼了一声,却装作并未发现的模样,将佩玉收进了袖中。

  过了会儿,张捕头将案文拿了过来,放在桌上。

  秦简仔细的翻阅着。

  房内,秦昭昭累死累活的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榻上,放空着自己。

  “明天啊,明天……该上哪儿去弄一身男子的装束来呢?早知就让沈卿远准备个一身了。真是该死,什么脑子,怎么一开始没想到呢。”她拍了拍自己。

继续阅读:叁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