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肆
月栖迟2018-01-24 13:582,247

  秦昭昭瞥了他一眼,一字一句指着道:“最好是这样。”

  张捕头见此,知晓她不信他,便辩解道:“大小姐,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实在是今夜大人他想着来大小姐房外瞧瞧,见你睡得是否安生。这不大人关切吗,竟没想到,大小姐你深更半夜的,还,还出去……”

  这最后一句声音越说越小,变成了嘀咕。

  “你有什么不满吗,我出去还不都是为了爹爹。爹爹不知道,你老张还不知道我啊。”她清了清嗓子,有些心虚逞强道。

  张捕头悻悻然,低着个头连道:“是,是。”

  “行啦,你也睡去吧。记着可别在我爹面前说漏了什么话。”秦昭昭提醒道。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大小姐,你早些睡,我这就走了。”言完,便推开了房门,轻轻掩上。

  她瞬时松了口气。

  还好啊,她急中生智,搬出了沈卿远。

  不然爹爹那边她是怎么也解释不清的。

  张捕头漫不经心的走在廊上,打着个哈欠就要朝着自己的房中走去。

  这时,忽撞见前头一人影,他险些吓得魂都没了。

  “大,大人,是你吗?”他吞了口唾沫问道。

  “是我。”秦简负手走过来道。

  “大人怎么还没睡下?”张捕头有些心虚。

  “你这几日给我命人暗中跟着她。我倒是想看看,她究竟都在做些什么。”

  此言一出,张捕头就感觉甚为不妙。

  一边是承诺过的大小姐,一边又是无法违抗命令的大人。

  这可如何是好啊?

  秦简得不到回应,有些狐疑。

  “知道了大人!大小姐那边,我一定会派人跟着的,大人请放心。”张捕头低头应声道。

  待人走后,他这张脸就耷拉的跟苦瓜似的了。

  幸好大人为人正派,从不做偷听墙角的非君子之事。

  不然他这碗饭可就端不住了,也别想在衙门里干了。

  张捕头愁啊,自己现在能有这一番的境地,也完全都是倚仗着大人。

  所以他不能对不住这份信赖,也只好隐瞒大小姐了。

  房内,秦昭昭喝了杯茶水,撑着个脑袋,莫名的叹着气。

  也不知道夜萧会怎么审那假更夫。

  如若能撬动他的嘴,就能顺藤摸瓜下去了,指不定这案子也就能破了。

  可是,眼看公主出嫁在即,这城中是否能一如往日般风平浪静?

  爹爹的猜想也不无道理,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在当日维持更好的治安。

  现下,她还不能够确定,那旧宅所住之人,是否与妆娘一案有所关联。

  她皱了皱秀眉,收回了思绪,起身吹灭灯火,上了榻,就此闭眼睡去。

  第二日日头晒进来的时候,秦昭昭睁眼,一番洗漱后,与衙门里的捕快一起用着早膳。

  “大小姐,你这昨夜是去偷鸡了还是摸狗了?”仵作李瞧着她黑漆漆的眼圈道。

  她闻言,瞪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喝着米粥。

  这厢,秦简走了过来。

  “大人快些用早膳吧,粥都凉了。”一旁的小捕快提醒道。

  他们衙门里就是这样,大人素日里对他们这些小人物都很照料,准许在一桌上用膳,不分贫贱高低。

  秦昭昭见自家爹爹坐了下来,便低头扒着粥,眼珠子却转的贼溜。

  今日她老爹要进宫去,她就又可以寻着机会出去了。

  这可真是天助她也。

  她暗自在心中窃喜着。

  秦昭昭没注意到身旁的捕快们都愣愣的看着她。

  连仵作李和张捕头都古怪的瞧着她。

  “大小姐这一大早的是什么事情高兴呢。”小捕快低语道。

  “不知道啊。”另一个应道。

  她轻咳了几声,就见到她爹放下了筷子,起身道:“备马车。”

  张捕头也跟着连忙起身,去安排事宜了。

  秦昭昭咬着筷子,状似无意的以胳膊肘捣了捣身旁的老仵作,问道:“老李,我爹他这次进宫,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这我也不清楚啊。”

  言罢,又见他一口一个馒头嚼着香得很。

  “喏,我的也给你。”她将自己的馒头放到了他的碗中。

  “哈哈谢谢,谢谢大小姐。”李仵作立马就满面笑容,毫不客气的接过咬了口,就着米粥吃着。

  秦昭昭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管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她都得趁早才是,不然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到时候说什么爹爹也不信了,若再将她关了紧闭,她会闷死的。

  张捕头置备好了马车,进了衙门拿了件披风,就要出去。

  “哎等等。”她叫住道。

  “大小姐,有什么事吗?”他疑惑问道。

  秦昭昭对他招了招手,他就凑了过来。

  “我爹这次进宫,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她问。

  张捕头一听,就道:“这说不准,我也不清楚。”

  她扁了扁嘴。

  李仵作夹了口咸菜道:“大小姐要打听大人什么时候回来,想做什么呢。”

  秦昭昭的眉头微动,眨了眨两眼,说道:“没什么啊。”

  “吃你的去吧。”她起身呛到。

  “这,这……”李仵作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几个捕快,再看看远去的大小姐。

  他这又是怎么惹着人了。

  捕快们就当作什么也未瞧见,低头扒着。

  秦昭昭悄悄猫着腰,一路以柱子作遮掩,看看她爹走了没。

  随着秦简入宫的马车轻启,张捕头便回来了衙门。

  而躲在一旁的人儿也在此时突然窜了出来,他着实的被骇了一跳。

  “大小姐,你也吓我。”他瞬时松了口气,拍拍胸口道。

  秦昭昭狐疑问道:“还有谁吓唬过你?”

  张捕头险些说漏了嘴,连忙支吾道:“没有没有。”

  她也没怎么在意。

  “怎么样,我爹现在走了,你就在衙门里帮我望望风,我这厢就出去了,如何?”秦昭昭笑眯眯的捣了捣他,挑眉道。

  “这还真不行,大小姐,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出去了。”张捕头正色提醒道。

  “干嘛,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她眯了眯眼道。

  “没有,现在外头正乱着呢。大小姐一个女孩儿家的,不方便。”他只好如此作答道。

继续阅读:贰拾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