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叁
月栖迟2018-01-23 09:062,220

  秦昭昭道:“沈卿远,你够了啊。”

  他嘴中念念道:“我是不管了,让他审就让他审。反正再怎么样,我都是听你的。”

  说着,他一下子变脸变得飞快,面上的阴霾瞬间消失,对着她讨好着笑道:“昭昭啊,咱们俩的关系才是最好的是不?”

  这话还带有着点悄悄的样子。

  她以手擒着下颔,极认真的寻思了一下,点头道:“确实。”

  沈卿远一下子乐了起来,还不忘转过头去对夜萧示威,好像是在说,谁也别想从他身边抢走昭昭,但凡有任何动机,都想都别想。

  阿瑶看着他十分的不爽,偏头道:“公子,我们走吧。”

  “那夜某,这厢就告辞了。明日,夜某定能给秦姑娘一个准信。”夜萧礼道。

  秦昭昭面带微笑,说道:“那就有劳夜公子了。”

  几人是顺路的,那假的更夫一路被阿瑶擒着拖着走。

  到了衙门的后墙处,阿瑶将假更夫放下,对她道:“秦姑娘,就让我带你进去吧。”

  夜萧动了动唇瓣,什么也未说。

  “好啊,那就谢谢你了,阿瑶姑娘。”秦昭昭笑道。

  等身子一腾空,她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再次感叹了叹,有轻功的好处。

  这样可以随意飞来飞去的,多自在。

  不过若是她会轻功的话,那可能衙门就要大乱了,她爹就算翻天覆地也找不着她。

  “夜某告辞。”夜萧转身离开,阿瑶又擒着假更夫走了。

  沈卿远有些冷的瑟缩着道:“昭昭,我也走了啊。你早些回房睡了吧,明儿个我再来找你啊。”

  秦昭昭在里头道:“知道了,你快些回去吧。”

  言完,听到离开的脚步声后,她就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呵欠回房了。

  今晚确实有些疲累了,折腾了一大半夜的。

  她得趁着天亮之前,好好的睡一觉。

  方拉开房门,就听到一声重哼。

  秦昭昭立即面色大变,不知谁吹亮了油灯,房内便敞亮了起来。

  只见秦简坐于椅上,板着个老脸看着她,身上披着一件外衣。

  而一旁则是有些悻悻然的张捕头。

  她心跳得厉害,也心虚的很,有些结巴道:“爹,这,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啊……”

  “哼!”秦简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去哪儿了。”

  秦昭昭不妙的咬了咬下嘴唇,脸都快皱成布了。

  她呃了半天,低低着个头,时不时抬起眼皮偷瞧那上头人的神情。

  “说!你都去哪儿了!”秦简重重的拍了木桌。

  张捕头连忙站了出来,说道:“大人,大人请息怒。”

  秦昭昭十分的为难,哪知道她爹大半夜的不睡觉,会来“查房”啊。

  她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马脚,让她爹给发现了的。

  真是要命了,她这下该怎么解释?

  秦简沉着个脸,说道:“除了沈公子,还有那带你翻进后墙来的女子是谁,倒是武艺高强的很。”

  他话中带着嘲讽。

  秦昭昭一时语塞。

  “那自称夜某的又是何人,你还不赶快跟我说清楚!”他怒道。

  张捕头在她身前劝着,道:“大人,大人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罢了,老张,你让开吧,我跟爹他说清楚。”她满脸复杂道。

  秦简又哼了一声,目光看向别处,似乎是在等待着她该作何解释。

  秦昭昭有些悻悻然的上前了几步,吞吐道:“爹,白日里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什么话?”

  “皇后娘娘派出宫来提醒爹爹的婢女,说的,说的那番话……”她道。

  张捕头有些诧异,心下想了想,那会儿大小姐是躲在什么地方偷听的?他怎么没发现。

  秦简抿了抿嘴,老眉皱了起来,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一旁。

  他连忙会意佝身道:“我去弄点茶来。”

  说着,便出去了,掩好了房门。

  “衙门里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你的闺房里头,什么也不要过问!”

  秦昭昭闻言,道:“我也是想帮爹爹一把,所以才拜托沈卿远,请来了他的二位好友相助,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

  “胡闹!”秦简拍桌道。

  他起身负手道:“你可知这事早已让皇后娘娘命人秘密封锁,对外一概不露!你若牵连甚广,将此事走露了风声出去,让圣上知晓,我该如何自处?皇后娘娘又该如何做!”

  她被骂得一句话也还不出来,只好默默受着。

  微微抬了抬一只眼皮,发现她爹还在瞪着她,她便迅速的耷拉下去了。

  “早就与你说过了,有关案件的事情通通不让你插手,你偏要与那沈卿远合谋,是不是想气死我!”秦简道。

  秦昭昭委屈道:“我这不也是为爹你着想么,也没考虑那么多……唉呀,爹,你就不要再说我了嘛。”

  他又是一声冷哼,平定了定,道:“那你跟我说说,那二人什么来历。”

  她爹问的,应该就是夜萧与阿瑶吧?

  “爹爹放心,沈卿远结交的好友,绝不是什么不良之辈。这件事情,是绝对不会走漏半点风声的。”她发誓道。

  秦简转过身来,道:“放心?你让爹怎么放心!后日便是公主出嫁封国之时,这多事之秋下,要提一百个心!”

  他说着,还伸指点着她。

  秦昭昭叹了口气,道:“行了爹,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啦,我保证下不为例了行不行?你瞧这大半夜的,怪冷的。爹还是赶紧去睡吧,明日不是还得进宫吗?”

  她还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很困。

  秦简深深的叹了口老气,他负手正欲拉开房门,就撞到张捕头道:“大人,茶水来了。”

  他只是瞧了一眼,便有些气恼的挥袖离开了。

  张捕头望着喊道:“大人,大人。”

  秦昭昭伸了伸懒腰。

  “大小姐,你就少生点事儿吧。”他将茶水端进来放下道。

  “你没跟我爹说什么吧?”她试探性的问道。

  “没,绝对没有,我怎么会背叛大小姐呢。这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呀。”张捕头连忙正色道。

继续阅读:贰拾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