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栖迟2018-01-12 12:002,207

  “那么,这一路上过来的时候,二位可有发现过什么可疑的地方?比如同伴与同伴之间的,或者是进城的时候遇到了些什么。”秦昭昭再问。

  左边的妆娘说道:“我与小方是最相熟的,只有小怜姑娘我们三人互相都不认识,所以没怎么说话。”

  被叫做小方的妆娘附和道:“是啊,小怜姑娘一直都很沉默寡言的,也不主动同我与小琴讲话。她是我们三个里头最出色的一个,也是相貌最好的,所以我们只道她是性情清高,不愿意与我们搭话。”

  秦昭昭点了点头。

  “至于路上有发生什么事情……好像没有。”小方想着道。

  “我记得,中途的时候我们下来过一次马车,是用早膳的时候。因为赶路,所以在封国的时候我们没有来得及用早膳,便匆匆在南漠的一家客栈里喝了碗粥,就上了马车了。”小琴忽然说道。

  “说起这个,那会用完早膳后进了马车里,好像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也说不上来。”小方疑惑着道。

  难闻的味道?秦昭昭抬手搁在下颔上思忖。

  “具体能比喻比喻么,或者这个味道像什么?”她问。

  “……像,像,我也不知道像什么。对不起,我真的说不出来。”小方道。

  小琴纳闷道:“什么味道?我为什么没有闻到?”

  “你们是同时上的马车?”秦昭昭问。

  “不是,是小方先的,我随后,因为我怕路上肚子饿,便又去买了几个馒头。至于小怜姑娘,好像是去解手了。”

  话刚说完,只听得秦简吩咐下去,遣散百姓,保护好现场的蛛丝马迹。

  并将焦尸移抬衙门,命人将两个妆娘带回去好好审问。

  捕快过来的时候,秦昭昭立刻便转身过去。

  “为什么要抓我们呀,跟我们无关啊!”

  “是啊,方才不都已经审问过了吗?我们该说的也都说了呀。”

  “这可由不得你们,带走!”

  于是,该走的都走了。

  秦昭昭对着张捕头做了个手势,道:“耽误你一点时间。”

  “大小姐?你怎么又来捣乱了,每次办案子,你都在这掺和。”

  “什么叫掺和,我这是在帮你们。罢了不多说了,你就和我讲讲,这现场有什么发现吧。”

  张捕头皱了皱眉道:“该打探的都打探了,就只剩下这马车里一地的残骸了。”

  她闻言,便走了过去。

  “先前看这里头火炭还热着,也不好动手翻。此番,应是凉了些了。大小姐,你可别伸手去拨。”他不忘提醒道。

  秦昭昭摆了摆手道:“放心吧,你们大小姐还没那么傻,好歹是秦大人的女儿,别小看我。”

  张捕头被她这话逗乐了。

  她在这一堆黑色残害里绕了一圈仔细的瞧着。

  手不可以用,鞋总可以吧。

  她以鞋轻轻拨弄了拨弄,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张捕头,你说,如果想要弄断一个人的脑袋,有哪些法子?”秦昭昭无意问道。

  “最常见的,莫过于以刀剑割断,或以绳索,以铁丝勒断。”

  “那这里头,还残存着作案凶器吧。不对,这么大个火,应该早就烧没了,真是可惜。”她叹道。

  张捕头见此,拔出剑在残骸中搜寻,说道:“也不一定,我们再翻拣翻拣看看。指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

  秦昭昭看了看周围,百姓们都被迫遣散回家了。

  经此一事,想必都吓坏了。

  看着看着,前头忽迎面走来了一男一女。

  “夜萧?”她记得的。

  “秦姑娘,在办案?”他问道。

  “你来做什么?”秦昭昭没好气道。

  这一旁的张捕头看着是云里雾里的。

  “夜某说过了,在东西没有拿到手之前,是不会离开的。”夜萧笑道。

  她没什么好气的,蹲了下来,看着一堆漆黑的东西犯愁。

  他对着身旁的女暗卫使了个眼神。

  “这是我们方才在林间捡到的。”她将包着东西的帕子递给了她。

  秦昭昭疑惑的接过,缓缓打开,乃是一带血的类似弯刀之物,极其锋利。

  张捕头问道:“这是?”

  “快些拿回去给我爹看看,顺便让仵作查验下,这上头的齿状,是否与死者脖颈上的痕迹吻合。”她凝着秀眉道。

  “好,我这就回衙门。”说着,离开前还不忘看了夜萧一眼,甚是不解。

  女暗卫大白天的不大出现在人前,此番把东西给她之后便隐蔽了起来,无影无踪了。

  秦昭昭也不是很惊讶,只是正色对他道:“如你所见,夜公子,我现在没有时间帮你想法子把玉珏拿下来。”

  夜萧轻笑一声,说道:“一个女儿家办案,身边没个男子保护,岂不危险。”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留下来保护我?”她问道。

  “若姑娘有什么好歹,这玉珏也会一损俱损,它已经依附姑娘的气息存在了。”他道。

  秦昭昭的秀眉蹙了蹙。

  早知道爹爹送给她这么个邪门的东西,她就不该要的。

  “先前在林子里,若非有夜某,恐怕姑娘的小命,就不保了。”他提醒道。

  她仔细斟酌了几分,觉得也有几分道理。

  “行吧,那你就跟着我干吧。我正好缺个跑路的,搭把手的。以后这些活你就帮帮忙吧。”秦昭昭笑眯眯道。

  夜萧思忖了片刻,答应道:“可以。”

  见他答应的如此干脆,她反倒有些心虚了,这不会是个老实人吧。

  她这算不算是欺负他?明明他救过自己一命的。

  但不容多想,秦昭昭便道:“凶手既然从林间走过,那也就拜托你们多留意留意了。我现在该回衙门了。”

  “我送送秦姑娘吧。”夜萧道。

  “不用,今日就多谢你们了。”她还了个礼。

  来到衙门附近,她佝偻起身子,悄悄用自己惯用的梯子来帮助她翻墙。

  得亏她藏的好,她就靠着这个梯子进去自己的院子里呢。

  秦昭昭一如既往的将一片草席掀开,看也没看的就把梯子搭上墙去,刚要爬的时候一看。

继续阅读: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