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栖迟2018-01-13 11:302,289

  ……她差点没给活活气死。

  梯子中间都是断的。

  好,爹爹再也不想纵容她了,再也不想对她好了。

  现在,连门也不让她进了。

  怎么办?难不成走正门?

  不可能!抓个现行岂不是更惨?

  正当秦昭昭仰着头,对着那高高的一堵墙纳闷的时候,忽然身后站定了个人。

  她一转身,竟发现是夜萧。

  “秦姑娘,回不了家了?”他看着她笑道。

  她清了清嗓子,佯势转了转胳膊,说道:“没有啊,我就是过会再进去。”

  “梯子断了,姑娘怎么翻进去?”夜萧看穿了她的想法。

  秦昭昭无奈的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我是偷跑出来的,没想到爹爹这次真的生气了,竟然把我这用来翻墙的梯子给毁了。这不是摆明的逼着我从正门走么。”

  “那姑娘需要我么?夜某可以相助姑娘。”他温声道。

  她带着一抹狐疑询问道:“你想怎么帮我?”

  蓦地,只听得一声:“姑娘,得罪了。”

  腰上瞬时一紧,跟后就是一阵的天旋地转。

  身子腾空,再一落地,她许久才缓过来。

  “多,多谢。”她回了神,立马左望右望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内。

  夜萧默默看了一眼,再一个轻功,翻了出去。

  女暗卫闪现出来问道:“公子,为何要帮她?”

  衙门内。

  两个妆娘皆跪在了地上,秦简对着桌前就是重重一拍,发出一声脆响。

  莫说两个女孩子家了,连一旁的张捕头身子都跟着抖擞了一下。

  “将你们这一路过来所发生的事情,所说过的话,皆如实同本官道来!”

  小方抖着身子,哭着说道:“大人要我们说什么呢。”

  “是啊,还是大人你问吧,我们自己说起来只会乱糟糟的。”小琴道。

  这时,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

  秦昭昭在红漆柱子旁掩好,探听着她们所说的话。

  “本官问你们,案发当场,为何只有你们二人跳下了马车,而那死去的妆娘却没跟着你们一起下来!”秦简质问道。

  小方抖个不停,这衙门的大门开着,风儿又狂的很,穿堂而过,冷的慌。

  “快说!”又重重的拍了桌。

  小琴颤道:“回,回大人。那时候我们都太害怕太慌乱了,根本没有顾及那么多,只想着赶紧跳下去,我们也不知道小怜姑娘为何不下来啊!”

  “撒谎!若是再不从实招来,本官便对你们用刑了!”秦简厉色道。

  二人立即说道:“我们说的都是实话啊大人!”

  “来人!”

  张捕头没听见似的低低着个头,想着那凶器什么时候递给大人比较妥当。

  “来人!”秦简又唤了声。

  “大人,怎么了?”他茫然问道。

  “给本官用刑,直到她们说出实话为止!”

  张捕头犹豫了一会儿,而后从身上拿出一个帕子来,打开来,便露出了里头的东西。

  “大人,这是……这是我在这附近发现的。”

  险些将大小姐给抖出来了。

  秦简亲自走下堂,面不改色的接过帕子,指着上头带血的东西道:“这是何物。”

  “回大人,我看这上头的齿状好似与那死去的妆娘,脖颈上的痕迹有些相似。不如让仵作将尸体带过来,鉴定鉴定。”张捕头说道。

  “你是说,这是凶手作案的凶器?”秦简问。

  “不确定,大人何不比对比对试试。”

  秦昭昭在柱子后头看着点头。

  仵作带着焦尸过来堂上,两个妆娘捂着嘴,目中含泪。

  张捕头将凶器递给了他。

  一番的比对过后,仵作缓缓起身,看着焦尸面带疑虑。

  “完全吻合。”

  秦简问道:“看仔细了?”

  “大人请看。”仵作将凶器放在焦尸的脖颈处。

  张捕头也跟着瞪起了小眼,弯着腰蹲下仔细的看着,发现确实如此。

  只是并不明显。

  秦昭昭出神的靠着柱子思索着。

  秦简拿着凶器包在帕子里,来到二人的面前,说道:“将这死去的妆娘名姓,与一切可获的信息,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官。”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小琴道:“大人,我们与她不相识,只知道她叫小怜,是皇后娘娘命我们来南漠的,说要给公主出嫁当日做打扮。”

  皇后娘娘?!

  秦简的老脸布起了汗意。

  张捕头与仵作对视了一眼,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那也就是说……

  正想着,一名捕快匆忙走了进来道:“秦大人,外头有个自称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婢女,有事求见大人。”

  秦简立即道:“快快有请。”

  婢女进来过后,礼了礼,扫了眼堂上的人。

  他当即便明白过来,吩咐道:“没什么事的话你们便退下吧,将人都带下去,择日再审。”

  于是张捕头便与捕快将两个妆娘押了下去。

  而那焦尸也便由仵作与另一捕快一起抬走了。

  婢女见到人都下去了过后,便靠近过去一些,压低声音说道:“秦大人,皇后娘娘派奴婢过来,是有些话要带给秦大人。”

  秦简面上带着点汗意,问道:“什么话?”

  “娘娘说,此案还请秦大人尽快了结。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娘娘与大人皆不好做。”婢女低身礼了礼。

  “本官知道了。”

  待人送走后,一番踌躇之下,他唤来了仵作。

  “有何新发现。”

  “回大人,这死去女子脖颈之处的齿痕,与方才那件凶器一致吻合,这不假。”

  仵作话锋一转,又道:“但,怪便怪在,以上头血迹干涸程度来看,倒不似是在这一个时辰内杀的人。”

  秦简眼帘微动,问道:“你是说,这不是凶手杀害死者所用的凶器。”

  “不确定。大人,这是哪里捡到的?”仵作无意问了句。

  张捕头被唤了进来,想着怎么也不能出卖大小姐,便说道:“是我在林中拾到的。”

  “跟本官再去现场看看。”

  皇后娘娘那头不好交待,秦简眼下也是火烧眉毛了。

  所有的证据都在一场火里烧没了,这要他如何查之?

  妆娘的脑袋不知所踪,只剩下这副漆黑的焦尸,仵作更是无从下手。

  秦昭昭见人都出衙门了,便也悄悄跟着出去了。

继续阅读: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