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栖迟2018-01-14 11:172,254

  到了街市上,那一道被画出的圈里,正是马车所燃尽的残骸。

  “大人,若想从这找些证据来,怕是不太容易,估摸着早就给烧没了。”张捕头站着道。

  仵作蹲下身,以手探了探,而后面带古怪的问道:“你们可闻到什么味儿没有?”

  秦简闻言,低下身子仔细感受着,问道:“有什么问题。”

  “大人难道闻不出来吗?”仵作惊讶。

  “这不就是些炭火的味道。”张捕头指着说道。

  “来你下来,你蹲下来,仔细闻闻。”

  于是张捕头便心生疑惑的,皱着个眉头对着一堆残骸拼命嗅着。

  “好像有股大蒜的味道。”他惊道。

  这么一说来,真是有。

  秦简的老眉微蹙,他也感受到了。

  仵作真是纳闷了,这马车里头怎么会有股大蒜的味儿呢。

  说像,但也不是特别像。

  倒似那……

  张捕头面露震撼,瞪着眼说道:“我知道了!”

  “大人可曾记得,去年的一个案子里,我们在城外发现有人私藏黄磷一事。”他严肃道。

  秦简与仵作都记了起来。

  “当时因为那批黄磷案,咱们费了多大的心力啊!只要一有风吹,这黄磷一旦风干,必定自燃。起初只是一些小火苗,之后越来越旺。燃过的味道,可不正是那大蒜的味儿!”

  “所以这凶手或许正是将那黄磷安置在了马车里头。只是为何路上的时候,并没有自燃呢。”

  这一点正是张捕头十分不解的一点。

  秦简想了想道:“将这残骸拨开查看一番。”

  于是便有两个捕快搭了把手,将燃尽的碎骸皆平铺摊了开来。

  “大人,这里有样东西。”其中一个小捕快递了过来。

  接过张捕头的白布过后,以白布包着物事,扫了扫上头的黑灰,这厢便显露了出来。

  “这……这不是。”仵作默默拿出那带齿的小弯刀。

  两者进行比对了一下,发现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上头的血迹已经干灰,再加上这一个时辰之内发现的,几乎能够确定,凶手正是以此物割断了死者的头颅。

  秦昭昭就在不远处瞧着,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他们手里头拿着的,那明晃晃的东西。

  “这是上好的铁器啊。”仵作说道。

  “不对啊,大人。按理说,马车里至始至终只有三位妆娘,倘若其中一位有事,不可能另外两个无动于衷,什么也没听见呀。”张捕头提出疑虑道。

  “将这铁器拿去城中各个打铁的铺子里问问,有没有谁打造过此物,好好探听探听一番。”秦简吩咐道。

  “是!大人。”

  一言落下,张捕头便带着几个捕快们走了。

  秦昭昭一直盯着这个方向,见人往自己这边来了,便对他招了招手。

  “你们先去搜,我还有点事儿。”

  “是!捕头。”

  “快和我说说吧,有什么新发现。”她迫不及待的问道。

  张捕头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在那堆残骸里,闻到黄磷风干自燃后的味道,猜测凶手是以此引火燃起了马车。恰好捕快又在里头寻到了此物。”

  他说着,在手掌上摊了开来。

  秦昭昭疑惑的瞧着,拿了过来,问道:“这不是夜萧在林子里头找到的么?怎么还有一个。”

  张捕头沉思了会儿,说道:“话不多说了大小姐,大人还要让我们拿着此物去城中的铁匠那儿,挨个儿去问问。”

  言罢,他将物事拿了回来。

  她叫住了他,提醒道:“你们切记不要太过声张,这样只会惊动在暗地里的凶手,或许他也正盯着我们。”

  “小的明白。”

  见到人走后,秦昭昭便陷入了思忖。

  方才张捕头说,他们在那堆残骸里,闻到了黄磷风干后自燃的味道。

  这不禁让她想起,去年城外有个歹人私藏黄磷的案子,她也悄悄跟去过,那味道简直永生难忘,一股浓烈的大蒜味。

  她最讨厌这种味儿了,所以格外的记得。

  等一下。

  秦昭昭闭了闭眼,猛地想起这话是不是在哪里听到过。

  对了,那两个妆娘里头,其中有位说过,她们中途的时候马车停下来过一回。

  因为要去用早膳,所以不得不去用些吃食垫垫肚子。

  几人中的一个最先上了马车,有提到过闻到一种古怪的味道。

  想到了这点,她便立即赶回了衙门,并说要去看看关押着的二人。

  “大小姐,没有大人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可以私自过来探囚的。”一个捕快面露为难道。

  秦昭昭不悦道:“我是想问问那两个妆娘,一些案子里的细节,这对爹爹他探案是有帮助的。”

  “可小的也只是奉命行事啊,若是被大人知道了,小人是要挨板子的呀!大小姐你就不要再为难小的了。”捕快愁道。

  她来回的在原地踌躇着,道:“这样吧,我就进去一小会儿。此事也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你就在此把风,若看见我爹来了,就赶紧唤我藏好,绝对不会连累你的,放心吧。”

  这……

  见到人儿如此,捕快也实在拗不过,便探着脑袋左右望了望,答应道:“那好,大小姐你快些进去问吧,问好了后早些出来。小人这差事也不好做,还望大小姐见谅。”

  随后他又瞟了几眼外头,便带着她进去了。

  来到关押着两位妆娘的牢外,秦昭昭对着二人唤道:“小方姑娘,小琴姑娘。”

  “是那个小捕快。”小芳对小琴道。

  于是二人便缓缓的起身,拂了拂身上的稻草。

  “有什么事吗?不会还要带我们出去审讯吧。”

  秦昭昭勉强的笑道:“也差不多。不过就在这里,容我问个两句就行。”

  小琴闻言,便又坐了回去。

  小方则是有些无奈道:“你问吧,反正我们该说的也都说了。”

  “之前,我忘了是你们两位里,谁先用完早膳,第一个进马车的。”她问道。

  “是我。”小琴起身,面带疑惑的走过来,问道:“怎么了吗?”

  “是这样,你说你进了马车过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是其他人却没有闻见,对吧。”秦昭昭来回走了两步,看着她道。

继续阅读: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