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栖迟2018-01-16 09:242,256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一双俊眉凝得紧紧的。

  “快想想,在哪里看到过。”她催促道。

  “嗯……想不出来。”他看着她道。

  她不禁翻眼。

  “昭昭,你这次又是什么个案子啊。”沈卿远坐了下来,将宣纸随意放在桌上问道。

  “不瞒你说,这个案子我是亲眼看到的。当时我就在现场。”秦昭昭说道。

  “不会吧,那你说说,怎么样的。”他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道。

  她沉吟了片刻,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沈卿远略一思索便道:“封国进宫去的妆娘队伍。这事儿不应该暗暗的来么,怎么就引起轩然大波了?百姓们是怎么得知这消息的。”

  秦昭昭疑思道:“我也不清楚,只知一阵热闹,皆围了过去。我担心会因此引起民乱,正想着唤人去衙门带人过来,爹爹便来了。”

  他噢了一声有所思的点头。

  “可你不是就在当场吗?那人是怎么被杀的,这头又哪儿去了?”他古怪问道。

  她一时语塞,只结巴道:“当,当时,我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离开现场,便跟了过去。一直追到了林中,便跟丢了。”

  沈卿远道:“跟丢了?那你有没有看见那人手里头拿着什么?”

  秦昭昭回忆了一下,只看到了身形,背影男女不辨,戴着个斗笠。

  由于人太多,挤在一起,她便没注意到那么多。

  他不禁好笑道:“昭昭,就你这样子还探案呢,你还想帮你爹呀。”

  她顿时受到了创伤,久久垂首不语。

  沈卿远意识到自己严重了,便乐呵着笑道:“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同你开玩笑的。咱俩平时不都这么说笑的嘛。”

  他想着,立即拿起桌上的宣纸,胡乱塞进怀里,同她保证道:“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昭昭,我先回去给你打探打探啊。”

  秦昭昭默默点了点头。

  “那,那我就走了,你别多想了,我真是无心的。好昭昭,你别上心了。”沈卿远求饶道。

  看着她这副表情,他心里头就难受,都怪自己嘴贱。

  “谁上心了,你赶紧走吧,别打断我的思绪,我在想案子呢。”她赶人道。

  ……原来方才她是在想案子来着啊。

  “那本公子走咯。”沈卿远拉开房门,轻车熟路的来到后墙下,欲搭着梯子翻出去。

  结果一看。这梯子怎么回事?!跟他作对呢?

  他又回到了秦昭昭的房内,纳闷问道:“昭昭,你这梯子怎么回事啊,怎么破了呢。”

  她随口一句道:“我爹干的。”

  “想不到素日里严谨不已,不苟言笑,威风八面的秦大人,竟然也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真是匪夷所思啊,哎昭昭,那你说我该怎么出去呢?”沈卿远坐下道。

  “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呗。”她漫不经心道。

  他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不对啊,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怎么出去的呢?”沈卿远问道。

  这一问,秦昭昭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怎么说,说她是被好心的夜萧给一个轻功搂进来的?

  她顿时语塞,结巴道:“就,就从正门,趁着我爹他们没发现的时候,偷偷进来的啊。”

  沈卿远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明显不大相信。

  “可你这梯子怎么在里头,不是应该在外头吗?”他问道。

  秦昭昭恍然想了起来,睁大眼睛对他道:“对哦,我先前看到的时候,梯子在外头的。怎么跑里边来了?”

  沈卿远闻言,一阵鸡皮疙瘩上身,他可怖的扫视了一下房内,阴恻恻道:“不会是你这衙门里,闹,闹鬼吧。”

  她吞了口唾沫,说道:“别瞎扯。有我这威风八面的爹在府里头,怎么可能会有鬼。”

  话落,就听得院子里一阵细索的声音。

  两人顿时激灵了起来,同一时刻的望向了房外。

  秦昭昭起身,想要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沈卿远拉到了身后保护道:“昭昭,我来。”

  她不以为然的扳开他,打开了房门,来到了院子里,就诧异的见到了夜萧。

  只见他正专注的将身旁锯得块块条的竹木放在一边,拾起一个放在梯子上比对。

  她看的真可谓是膛目结舌。

  沈卿远激动的指着道:“昭昭,这人是谁啊,他怎么会在你的院子里?!”

  秦昭昭走了过去,问道:“夜公子,你在做什么?”

  “闲来无事,夜某见姑娘这梯子破了,便想着动手替姑娘还原到最初的模样。”他温声淡淡道。

  她有些五味杂陈,正欲开口,一阵风掠过,女暗卫从屋顶上飞了下来。

  “公子身份尊贵,为何要做这些事?”她不解。

  沈卿远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当即便拂了拂衣袍,双手环胸道:“哎呀,这有些人哪就喜欢把自己当一回事儿。”

  “你说什么!”女暗卫迅速来到他面前,眼中透露着阴寒。

  秦昭昭见势,拦在了两人中间,将他们分开道:“有话好好说。这样吧,我就给你们互相认识一下。”

  她指着夜萧道:“这位是今日搭救过我的好心人,夜萧夜公子。”

  “这位呢,就是我的好友,沈卿远。”她指着道。

  而后转到女暗卫这儿时,她就无话了。

  “我叫阿瑶。”她自报名讳道。

  沈卿远暗暗嘀咕了一句,十分不屑道:“一个大男人,身边还要跟着个女侍卫。”

  “你胡说什么!我是自愿跟着公子的,你这放荡之人,若是再敢口出狂言,我便割了你的舌头!”阿瑶动怒道。

  “你!罢了,好男不和女斗!”他偏过身去,似像个吃瘪的小孩儿一样。

  转而,沈卿远又道:“不对啊昭昭,你说你被他救了一命。那你,你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他担心的将她全身转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

  秦昭昭喊停,无奈对他解释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中途遇到那可疑之人吗,于是就跟了过去。却不想因此险些被害了,正是这位夜公子他救了我。”

  “那为什么他现在还在你的院子里,难不成你要对他以身相许,让他留下来?”沈卿远越说越激动。

继续阅读: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