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壹
月栖迟2018-02-13 15:102,207

  秦昭昭道:“那你是想拿这图,让我挨个跑遍西街去寻各个打铁的铺子问?这有什么区别。”

  沈卿远“哎呀”了一声,而后左右瞧瞧,附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昭昭啊,你想啊,若真是那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他能在你看得见的地方去办这事儿嘛。”

  她听这话倒还有点道理。

  “你得相信本公子敏锐的直觉,我敢保证,咱们就参照这西街图来找找端倪。有的店他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这面上做的是光明磊落的交易,暗地里保不准干得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呢。”他的眼里泛着幽幽的精光,一副相信他准没错的模样。

  秦昭昭噢了一声,转过身去思忖。

  话是这么说没错,去暗暗打探打探下也无妨。

  只是……

  “你是说,我们一起出去?”她问道。

  沈卿远愣道:“对啊,不然呢?”

  “你没瞧见我爹那副样子啊,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让我出去吧。”秦昭昭扶额。

  他忽然就忍不住笑了,捂着肚子在那说道:“昭昭啊,你平日里不是挺威风的嘛,这个不怕那个不怕的,唯独你爹就能降服你啊?”

  她复杂的转过去一边,道他不懂。

  娘亲生她的时候就难产去了,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了,都是爹爹一人又做爹又做娘的,将她保护的这么好长大了。

  所以有时候吧,她还是挺纠结的,一面呢又想就这么听他的话吧,就干脆老实待在府里,做个乖乖女。

  但很多时候,看着爹爹为案子操心的模样,她又好想帮他,才一直这样忤逆他的意思的。

  沈卿远见她眉间郁闷的样子,就来到她面前,一副宽慰的样子,说道:“昭昭啊,别不高兴了,算我说错了行吧。”

  她看向他道:“昨日皇后娘娘命人来衙门里叮嘱了几句,让我爹尽快的将这个案自给了结了。”

  他咦了一声,问道:“皇后娘娘?”

  秦昭昭眼中不自然了一瞬,清了清嗓子,假装看去别处。

  她险些忘了,沈卿远他爹与当今的皇后娘娘乃是兄妹,虽然两人关系不太好,但到底那层亲情是在的。

  “昭昭啊,这事儿你怎么能瞒着我现在才说呢。”他满是幽怨的瞧了她一眼,嘴中暗暗嘀咕着。

  她这不是避嫌呢吗……

  “罢了,言归正传,还是得先找到这枚铁器从何而来,才能够一路顺藤摸瓜下去。”秦昭昭说完,从身上拿出帕子包着的那枚凶器。

  沈卿远欲言又止。

  这时候,两人都听到衙门里动静的声音。

  秦昭昭佝着个腰悄悄过去,沈卿远则是一路贼眉鼠眼的跟随。

  “大人,马车已备好。”一名捕快说道。

  “本官现在要进宫一趟。张捕头,衙门里的事宜暂且交给你。”

  秦简的老眼望了一眼天色,又收回目光继续道:“约莫在天黑之前,本官会赶回来衙门。好好看着,这个节骨眼上,万不能再出什么篓子。”

  最后一句语气加重。

  张捕头点头道:“大人请放心。”

  “尤其是昭昭,决不能放她离开衙门半步。”秦简言完,便踏上了马车远去。

  沈卿远拉了拉秦昭昭的衣袖,道:“昭昭啊,你爹走了,咱们有机会了。”

  她却沉思着:爹爹这会子进宫去做什么呢?为何还要去上一日?难道是要去面见皇后娘娘么。

  “昭昭,还去不去呀?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他又低声强调道。

  秦昭昭想,看来是天意让她参与此案。

  “去,当然去。”她一口决定道。

  于是,二人瞬间对了对眼,暗暗的准备计划。

  “张捕头,大人现在进宫去了,咱们要不要忙里偷闲,喝点小酒什么的。”一个捕快搓着手道。

  “滚!现在是什么时候,喝什么酒,这桩命案到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你们还有心情喝点小酒?都给我继续出去打探去,快去!”张捕头命令道。

  捕快悻悻然,道:“是,是!马上去,马上去。”

  约莫带着七八个人出去后,张捕头嘴里还念念道:“喝什么小酒,老子都快纳闷死了。这案子真是一点眉头都没有。”

  说着,啐了一口。

  这时,沈卿远突然被踢了出来,没给摔的够呛。

  “沈公子?怎么又是你。”张捕头顺了顺这心口,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他双手一拍,面上带着十分不自然的笑,说道:“这不,不就是想来玩玩儿嘛。”

  干笑了几声。

  “玩玩儿?我看,沈公子这是又想把我们家大小姐往外头拐啊。”张捕头一副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模样。

  沈卿远重重的合掌,指着他道:“没错!张捕头你,真是十分的懂本公子的心啊。”

  他一副嫌恶,浑身鸡皮疙瘩。

  沈卿远一面说,一面眼睛抽抽的朝着他身后使着。

  张捕头发现端倪,就要往后瞧,却被他迅速的扳转了回来。

  两人大眼瞪大眼。

  “沈公子,你这,这是想要玩啥把戏。”

  他干干的笑了几声,仰头望了一眼,说道:“咳咳,张捕头,你看看,今日这天是不是特别的,特别的……”

  “的……?”张捕头狐疑的伸着脑袋。

  沈卿远瞧着瞧着,又朝着他身后望过去,忐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秦昭昭拿着一块布巾包着自个儿的脑袋,猫着腰便迅速的过去了。

  他这才定了定心,然后大力的拍了拍张捕头的肩膀,替他拂了拂上头的灰尘,恢复了正色说道:“张捕头啊,好好干。”

  像个十分欣赏他的上人一般,郑重点头。

  然后,留下风中凌乱,懵掉的张捕头,大步的踏出了衙门。

  “神经病啊……”

  沈卿远一离开,就跟个飞毛腿似的一路回头看一路朝着前头狂奔。

  一直跑到附近的巷子里,他才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停顿了下来。

  “昭昭啊,不是我说,你也太不厚道了些……”

  他自顾自的说着,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顺便擦了把额头的汗,然后就这么直起身子一看。

继续阅读:壹拾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