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贰
月栖迟2018-02-13 15:112,255

  哈,人呢?!

  沈卿远回头一看,出了巷口都没发现她的人影。

  他有些慌了,明明约好了就在这个巷子口碰面的,怎么人没了?

  她该不会是找错地了吧……

  秦昭昭在巷口等了许久,猫着脑袋看看,也没等到人来。

  “这个沈卿远,不会是真绊住了吧。”

  老张他都搞不定,以后怎么跟着她混哪。

  “算了算了,有这西街图在手,我自己去寻吧。”她摊开来揣摩了一会儿,而后便走在街市上,低低着个头想得发沉。

  “哎。”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传来。

  秦昭昭抬头一看,是个长相猥琐的公子哥。

  “做什么?”她问。

  “这位小娘子,手里头拿的是什么呀?可否让我瞧一瞧?”公子哥收了扇子,面上带着谄笑。

  她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位公子烦请你挪个道,我还有事在身,恕不奉陪。”

  “别走呀小娘子,我看你是一个人,想必是从外乡来的吧。你想去哪儿,本公子可以带你去,不要钱滴。”

  秦昭昭无奈摇摇头,深吸一口气,道:“公子你太客气了,真不用。况且我也不是外乡来的。”

  她偏过身就要走。

  “哎,小娘子这么急呀。”那公子哥就要朝着她的小手摸去。

  这时候,二人争执间,忽然多了另一只有力的手,上头传来警告的声音:“这位公子请自重。”

  她一看,竟是夜萧。

  他身边阿瑶不在。

  公子哥脾气来了,指着他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威胁本公子!”

  夜萧将秦昭昭拉了过来,放在自己身边,说道:“这是我妹妹,还请公子识相一些。”

  哈,她什么时候成了他妹妹了?

  “哟,原来是一对兄妹呀,可本公子瞧着怎么一点也不像呢,该不会不是一个爹养的吧。”那公子哥嘲讽道。

  她闻言,心中暗想:你说得没错。

  但夜萧却一个杀气过去,眼神漆黑。

  公子哥却凑近过去,手持扇子点着他的胸膛,道:“像你这种英雄救美的人,本公子见多了,爱滚哪儿去就滚哪儿去。”

  说着,还鄙夷的嘲笑了一声。

  秦昭昭忙道:“算了,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夜萧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浑身气焰。

  不远处,阿瑶见到自家公子的眼神暗示,忍耐了下来。

  不然,她一定会亲手杀了那个出口羞辱公子的人!

  若不是为了那个秦昭昭,公子也不会这样忍着。

  沈卿远见到人群聚集的地方,便拨开人朝着里头走过去,才发现了人儿。

  “昭昭,你……哎,你怎么在这儿。”他看到了夜萧。

  那公子哥看到来人,立马转过身去,摇着扇子就要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他有点懵。

  问问路人,路人就说那位公子哥想要非礼这姑娘,得亏这俊公子英雄救美。

  沈卿远看着前头那人背影好生熟悉,便试探叫了句,“王公子,是你么?”

  他走了上前去,看到人躲闪的样子就确定无误了,重重的拍了其肩膀道:“你小子啊,胆子可真大,敢调戏我的女人。”

  王湛一脸讨好的摇着扇子说道:“怎么,怎么会呢,放我那个胆儿也不敢啊。我是真的不知道那姑娘是沈公子的人,也就,就是多聊了聊。”

  秦昭昭瞪了一眼。

  公子哥有些悻悻然。

  沈卿远眼神一转,似有若无问道:“你家的铁匠铺子开得怎么样了?”

  “好得很,好得很。”王湛一脸狗腿样。

  “这样吧,都是朋友,这回我也就不计较了。你呢,就给我家昭昭赔礼道个歉,让我们上你们府里吃碗饭,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怎么样?”他问。

  秦昭昭心下思虑不已。

  这猥琐的公子哥府上也是做打铁的生意?

  夜萧看着她思索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方才多谢你了。”她对着他笑了笑。

  幸好没有滋事,不然要是事情闹大了,以她这个身份,爹爹会弄死她的。

  但她看着他好像一脸不悦的样子,说到底也是为了自己。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哈。左右现在也没事,不如就带我去瞧瞧你们家那铁铺。”沈卿远搭着王湛的肩道。

  这王湛心下有些狐疑起来,但拗不过方才的事情,直接一口答应了,顺便给秦昭昭和夜萧,赔了个罪,围观的人也就都无趣散了。

  感受到前头人的眼神暗示,秦昭昭看向夜萧道:“我还有点事……”

  她得跟过去一起瞧瞧,指不定有发现。

  “秦姑娘是有什么线索了?”他问道。

  她干笑了两声,道:“算是吧。”

  夜萧沉吟片刻道:“可否让夜某陪姑娘一起?”

  秦昭昭有些为难道:“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他看向她脖颈上的玉珏,眼睛墨黑一片。

  她发觉到了,抿了抿嘴,而后说道:“好吧,那就有劳夜公子相陪了。”

  阿瑶暗暗跟着两人过去。

  到了铁匠铺子,沈卿远感叹道:“好些日子没来过了,你府上家业倒依旧这么兴盛啊。”

  王湛谄笑道:“这也只是小小的一块儿,还有京城各处呢。”

  说着,还十分的得意骄傲。

  兜了一圈后,沈卿远将他秘密拉到一边,说道:“实不相瞒,我有件事儿想问问你。”

  公子哥一听,有些慌,问道:“什,什么事啊?”

  “你帮我看样东西。”

  他从怀里头拿出昨日画下的那铁器图纸。

  王湛接过,缓缓打开一看,勉强笑道:“这,什么呀?”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让你看的啊。”沈卿远咂了下舌,皱眉道。

  公子哥又仔细瞧了瞧,说道:“这我还真没瞧过这样的样式的,沈公子是想让我们仿做还是?”

  秦昭昭躲在一旁的树下看着。

  夜萧道:“秦姑娘,我们没有必要这样躲着吧?”

  她似没听到一样,只一个劲的伸长着脖子探听着那边的对话。

  沈卿远敷衍道:“对对,就是看这玩意儿讨喜,想仿造一个。你们这里打铁的铁匠,把他给我叫过来,我跟他说。”

继续阅读:壹拾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