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壹
月栖迟2018-01-22 09:352,231

  夜里,旧宅处几个攒动的人影在树丛里悄悄观察着。

  “昭昭,咱们都等这么久了,人还没来,八成就不来了。”沈卿远打了个哈欠道。

  秦昭昭将他的脑袋摁了下来,一双黑黑的眼睛贼溜溜的看着,说道:“小点儿声,别被发现了。”

  “现在还未到亥时,暂且等等。”夜萧提醒道。

  她纳闷的抬头望了眼天色。

  这几日爹爹都很忙,无暇顾及她,所以她也正好钻了个空子。

  这样多多少少可以为爹爹分担一些了,希望今夜能得到一些收获吧。

  秦昭昭这么想着,忽然阿瑶就警惕了起来,与夜萧对视了一眼。

  “有人来了。”

  沈卿远闻言,心中暗道:乖乖,这里头还真有人住啊,真玄乎。

  几人迅速的隐蔽好,屏气凝神,只听得各自浅浅的呼吸声。

  有一抹黑色的身影渐渐出现在视线中。

  不远处传来一阵的狗吠声,气氛一度变得十分紧张,压抑。

  那身影渐渐走过来,漆黑的夜里,没有油灯相照,只隐隐约约感受到有人在。

  秦昭昭的心跳更加快了,轻吞唾沫,手心里都冒冷汗。

  “天高物燥,小心火烛。”

  这时候,忽然有一打更的更夫一路敲着走来。

  沈卿远惊诧,小声细语道:“这里怎么可能会有更夫。”

  太诡异了吧。

  那抹身影就在此时忽然调转头,疾步离去了。

  秦昭昭起身欲要跟过去,却被夜萧阻止,眼神示意阿瑶。

  后者一个跃身至屋顶,默默的尾随。

  “我去逮那更夫问问。”沈卿远愤愤道。

  “不要打草惊蛇。”她一时情急拉道。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来,也不可能会有人来。既是更夫,也清楚的很,怎么会就在关键的时候,来此打更?现在好了,住在这里的人忽然掉头就走,那更夫也没踪影了,那根本就是一伙的。”他蹲了下身,面上带着恼怒不已。

  秦昭昭也是这么想的,那所谓的更夫一定发现了什么端倪,以此来提醒。

  这样一来,就越发惹人怀疑了。

  她几乎可以确定,这里住着的人,绝对绝对有问题。

  直觉告诉她,或许会与衙门接手的此案有关。

  “好了别气了,这样吧,我们现在兵分两路。夜公子你留在此地,以防人重返,我与沈卿远去寻更夫。”秦昭昭起身。

  夜萧点头。

  沈卿远顿时气消大半,能和昭昭在一块儿他还是很沾沾自喜的。

  “唉好吧,走吧走吧。”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夜里一片漆黑静谧,阿瑶追着可疑之人到了街市上。

  她冷静的带着警惕环顾着四周。

  而秦昭昭与沈卿远则是朝着他们相反的方向而去。

  “昭昭,咱们这会儿该怎么找?那可疑之人与更夫都没影了。”他微喘着气,左右探看道。

  一片静谧之下,只闻得一声突兀的猫叫,二人迅速机警的看去。

  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风声穿耳擦过!

  有一身披斗篷的黑影极速的从瓦砾上一跃至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之夭夭。

  “昭昭!快!”沈卿远激动的指着那黑影逃走的方向。

  “走!”秦昭昭低沉发话,率先追去。

  夜萧埋身,隐蔽于旧宅前头丛中,暗中窥视着。

  不知追寻多久,那黑影的身姿矫健,擅弄轻功,来回在各个屋檐上飞步,引得二人无从奈何。

  “这一定是个女贼人!”沈卿远大口喘着气在原地停歇,蹲着膝道。

  闻言,秦昭昭擦了把汗,双腿酸软无力,有些颤颤,问道:“何以见得?”

  “你瞧她那身形便知,虽她速度极快,但也能看清几成。十有八九,是个女人。”他呼出最后一口急气,平定了定。

  她神情复杂道:“追是追不上了,早知便让夜公子来寻。他武艺高强,想必能棋逢对手。”

  沈卿远听了心里头有些吃味,但也并未多言什么,只站了站直身子,说道:“希望那冷女人那边能有收获。”

  秦昭昭见他今夜倒是格外的懂事,便望向他道:“去阿瑶姑娘那瞧瞧吧。”

  二人正欲离开,就隐隐约约的听得几声。

  “你可听见什么了?”她顿时停顿,竖耳倾听着。

  沈卿远经她这么一提醒,便让自己安静下来,果不其然,听得有人在话。

  那声音越来越近,随着一阵敲锣,就听得:“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二人眼睛瞬时放大,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于一旁躲避了起来。

  静谧之下,只有两人深浅的呼吸声。

  “昭昭,是那更夫……”他小声说道。

  秦昭昭对他比了个嘘声的手势,侧看着前头过来的更夫。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勒。”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二人的呼吸也逐渐加重,心跳至嗓子眼。

  “天……”

  更夫敲了声锣,只说出一个字,便迅速被人捂住了口鼻,拉去了一旁暗处。

  他支吾着无法开口言话,只得满眼恐惧迷茫的看着两人。

  秦昭昭示意沈卿远放开他,后者便当即松开了手。

  “什,什么人,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更夫慌张害怕的后退两步。

  “少给我装蒜!先前在老街鬼祟之人,通风报信的是不是你!说。”他一把揪住人的衣领,逼供着道。

  更夫吓得锣都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双手颤抖不已。

  他连忙跪了下来,求饶道:“好汉饶命啊,饶命啊!我真不是什么鬼祟之人啊,什么通风报信的,我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

  秦昭昭眼中划过一抹狐疑,她走近了近,趁着微弱的月光细瞧了瞧。

  “你当真未去过老街打更?”她询问。

  “真的没有啊,是真的没有啊!女侠行行好,我就一打更的,不是什么鬼祟之人啊。你们若是想要寻人,我,我可以帮你们的。但我真的不是啊!”更夫颤巍巍道。

  沈卿远重重的哼了一声,绕着他转了两圈,指着他的鼻子道:“还在装,分明就是你!这儿三更半夜的,除了你一打更的还有谁。”

继续阅读:贰拾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