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爱,为何叫人害怕?
温雪幻蕾2018-09-04 17:485,270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

  这是毕淑敏老师在她的《温柔就是能够对抗世间所有的坚硬》里一句话。

  我很喜欢这句话,但直到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理解到它的精髓:那根如致命“七寸”的爱的软肋与那副所向披靡的铠甲原来是同一个东西。

  软肋即铠甲。铠甲即软肋。

  若你爱过,你会懂。】

  从法国回来后,我先回了一趟家乡。我有大约半年没回家了。家是什么?是爸爸妈妈住的地方。这么说来,我有两个家,或者我没有家。

  回家乡的话,我住在酒店里。爸爸家——我原来的家——没有我的房间,爸妈离婚的时候我判给了妈妈。妈妈家也没有我的房间,她跟王伯伯结婚的时候我已经上大学,王伯伯儿子的儿子现在住在他们家里。

  跟他们的见面分别约在上午和下午,同一家茶餐厅。跟爸爸没什么话说,从小就是这样。这几年他的话题只有一个:快点找男朋友结婚,不然就剩下了,就像老谁家的小谁那样。连续几年,举例的老谁和小谁都没变过。他没问一句:你应该有喜欢的人了吧?或者,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

  他并不真心关心我的感情生活,因为他并不关心我。

  跟妈妈有很多话说,但是,她没时间,要给王伯伯准备饭了,要接孩子了……我有点心疼她,因为通过这几年的观察,我知道王伯伯一家并不真心待她,而更像是找了一个不用花钱的保姆。而妈妈很认命,她认定女人一定要跟一个男人一起生活,不然别人会说闲话。

  我说妈妈我们去做次SPA,去逛街我给你买衣服吧。

  她说下次吧,回去晚了家里就乱套了。

  我说好,那就下次吧。

  回到北京的家里,给十几天没浇水的花草浇一遍水,拖拖地,擦擦桌子,便又打开了电脑。我要开始写下一部作品了。这一次是历史剧,我喜欢的一个历史人物的传奇故事。好吧,我得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没有人会找我写历史剧,这个圈子注重履历,如果你的上一部作品是都市剧,那么影视公司就只会请你写都市剧。所以,我只能先写出来,然后再为它寻找机会。我事先查了很多资料,做了很多准备,但是写作过程永远是痛并快乐着;我也要预防抑郁症会再次困扰我,是的,抑郁症常在遇到困境的时候发作或加重,而每一部作品的写作过程都困难重重。

  《没夜》似乎一切进展顺利,“没日没夜”群里静悄悄。根据剧组规定,拍摄期间不做任何媒体宣传,所以至今找不到任何一张定妆照、剧照或拍摄现场的动态消息。

  不过,秦天每天进出拍摄场地的照片很多。因为电视剧拍摄周期长,见面的机会多,前线粉丝们热情空前高涨,每天准时接送,新照每天两番更新,贴吧、微信群很久没如此热闹了。连成年论月不发声的老粉也重新开始留言了。

  我正专注地敲着故事大纲,新的微信进来,是之前谈过合作的一家公司的策划总监菲菲。

  菲菲:亲爱的,这周有时间吗?

  我: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菲菲:我们公司有一个项目正在找合适的编剧,我突然想到你,你要是有时间我们约一下,见面聊聊?

  我:方便说一下大概是什么项目吗?我看看我是否有能力把握。

  菲菲:是我们买了一本小说,立意挺好的,但是故事内容比较简单,改编的话需要增加人物和情节……

  ——有太多公司为了一个立意、点子就花钱买下一本小说,但里面的人物和故事要修改、补充甚至推翻重写。老实说,如果说就为了那个点子就买一本小说,我真觉得他们买贵了。

  我:我最近有可能时间比较紧,有个剧在拍,时常需要跟进,还有新的东西在写。

  ——因为有过教训,我不想跟她浪费时间。

  菲菲:哦,我们这个项目也不着急,要是我们想法合适的话,可以等你的档期。

  我:哦,谢谢你。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看一下时间,如果可以的话就约见面;如果确实无法兼顾,我就跟你说一声,别耽误你们的事。

  ——我极力婉拒。我是缺少机会,但缺的是靠谱的机会,我不想去做第一批炮灰。

  菲菲上次找我是谈一部外国电视剧的改编,见面聊过,觉得我很好,回去后就问我能不能出改编思路,好在我当时先报了稿酬,她听了,就没继续说下去。后来从别的编剧那里听说,那个项目至今还悬着。

  也许对她而言,我至今就是这个档次的编剧:可以很容易约见面聊故事、聊思路;不用签约、不用付钱就会出改编思路、故事大纲、人物小传等等;如果要合作,稿酬要低。

  菲菲:好,那我等你消息。

  我:好。

  我们彼此心里都清楚,我们不会见面。

  为了专心,我退出了微信

  晚上,与情姐、牛莉莉约了日料,顺便交接给她们代购的两个香奈儿限量版包包。她们俩都是包治百病。

  餐厅在一家五星酒店的三楼,优雅,安静。

  情姐先到了,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等牛莉莉。

  情姐乐不可支地跟我说了牛莉莉干的牛事。“她家前夫哥结婚了,就上周,你在法国的时候,你猜牛莉莉送了什么结婚礼物?”情姐说着,笑出眼泪了。

  “她在婚礼蛋糕里放了鞭炮或者庆祝香槟里放了泻药?”

  情姐摇头。

  “啊!不会是……把什么不雅视频混进婚庆碟片现场播放了吧?”

  情姐摇头:“哎,你自己给的建议,你都忘了?”

  “我什么时候给建议了?”

  “上次你不是说要‘君子报仇’吗?就是正好有什么事可以‘顺便’把仇给报了?”情姐努力提醒我。

  我倒吸一口凉气:“啊?我随便说说,她真去了?怎么报的?”

  “她正在收拾房子,把以前的东西都处理了,然后她就找到了一箱子情书,是她和前夫哥恋爱时候写的,上百封。她就把自己写的都挑出来烧了,把前夫哥写的装了一鞋盒,发了快递。”

  情姐说到这里,拿纸巾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然后说:“反正,前夫哥家里的宁静是被彻底打碎了。”

  “她是成心还是故意?”

  “她发毒誓说就是想物归原主,没别的坏心眼。”

  我仔细想了想,单纯就事论事的确无从判断一个人的用心,不过如果是牛莉莉,结论就很明显了。

  “你就是故意的!”一刻钟后,当牛莉莉坐在我对面时,我毫不犹豫地扒了她的画皮。

  “你这个人……人至察则无徒,懂不懂?”牛莉莉将新鲜的三文鱼片在芥末酱油里滚了一下,放进涂了香奈儿94号的小嘴里。

  这是她第一次为秦天以外的人跟我发火。

  情姐默默吃着腌姜片。

  “对不起。”我给牛莉莉倒了一杯温热的清酒。

  牛莉莉端起来喝了,抖擞了一下精神,说:“算了,我是气不过他刚跟我离婚就结婚,不给我留脸,你们懂吗?所以我也不留恋什么了……就是看那些信的时候,我一直想,当时两个人是不是着了魔,要不就是神经病,怎么就相互看着那么好呢?那么肉麻、想象力丰富的话是怎么写出来的?”

  我和情姐沉默了一会儿,情姐说:“都怪小妹,咱们俩原来对文字不敏感啊!”

  牛莉莉扑哧笑了,然后瞥了我一眼说:“是啊。不过,我也跟你说句实话,你写的文章我一篇都没看,但你在贴吧里发的我差不多都看了,写得真一般。”

  “哈,再说就是破坏和平了!”我晃了晃手中的清酒瓶子。

  三人这才好好闷头吃饭。

  我呢,因为提到我的文字,突然想起林震。

  林震说他是我十年的粉丝,这是什么意思?十年前我还在家乡读高中,林震在另一个城市的大学建筑系学习。那时候我已经在写东西了,但都是毫不起眼的文字,发在网络上,博客上,微博上,论坛上……但林震应该不会看到的吧?

  牛莉莉说起秦夫人。这次的激进粉出在她的团里。这次袭击王伊的事虽然和平解决了,但是秦夫人那一团人还是情绪激动,情姐和牛莉莉的判断是,她们随时可能粉转黑。

  “秦夫人很不看好秦天拍都市剧,她说秦天应该拍电影,电视剧只接古装。因为都市剧都是恋爱职场,是国产剧的弱项,别人演没事,秦天演会招黑。估计你已经上了她们的黑名单,你把微博微信里你自己的照片都删删,小心哪天被她们盯上。”

  “不至于冲编剧来吧?”我说。老实说,心是颤抖的。

  “如果是别的编剧她们不至于,但是你就至于,因为你也是秦天粉丝,她们认为这是清理门户。”

  “嘁,我又不是她们团的,清理……万一真有那个时候,你们会保我吧?”我怂相毕露。

  情姐回避了我渴求的目光。牛莉莉嚼着寿司,冷笑:“跟你说实话吧,所有人都eyes on you,你自己难道没感觉?电视剧将来播出来了,收视前茅口碑好就算没给秦天吸粉但至少不能给他招黑,到那个时候,你就平安了;万一播得不好……你想想还有什么人生大事想办提前列出来吧,别留遗憾。”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李云的电话,请我去跟几天拍摄。我侧面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李云说:“就是王牌对王牌对出来的事,你来了就知道了。”

  “你们现在在哪里拍?”我痛快地答应了,准备手机上叫车。

  “我们在上海。”

  “……”我犹豫了一会儿,说,“好吧,帮我订机票吧。”

  那天下午,我到达上海。拍摄地点在城区的一家五星酒店。

  我放下行李就去了现场。

  酒店门口围了好多秦天和王伊的粉丝。前段时间两家闹得太凶,近期双方都做了工作,虽然心里恨不得抄家伙干架,但都表面上都维持着礼貌。

  我亮出进出卡,保安放行,我在两家粉丝羡慕的啧啧声中进了门。

  当天拍的是剧中男女主定情的重场戏,也是他们讨论确定保留的全剧唯一一场男女主的吻戏。

  拍了两条后,导演将秦天单独叫到了一边,王伊看见我,开心地走过来跟我聊天。不过,我看到她身边跟着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女孩手里抱着剧本——应该就是她的私人编剧。

  过了一会儿,导演又叫我过去,说:“王老师,你要不跟秦天说一说这段戏的核心,还有情绪,让他再体会体会?现在的感觉就是……太拘束,太青涩……”

  我和秦天到他的休息室说戏。他见到我似乎很高兴:“到巴黎之后,你都去什么地方了?”

  “卢浮宫,奥赛美术馆,大皇宫,凡尔赛宫,酒庄。”我一一告诉他。

  “大皇宫?”他感到意外,“那时候正在举办时装周……”

  我突然意识到,也许他当时没注意到我,而助理们也没有跟他说过我去过那里。

  “啊,就是在外面转转。”我搪塞过去。

  他分明听出了什么,但没有追问。

  我翻开剧本,开始说戏。《没夜》讲的是一对城市男女,因为工作原因认识,经过误会、对立,逐渐熟悉、相爱的故事。定情这一场,写的是在广告公司活动部工作的女主,熬夜为客户的新品发布会布置场地,忙到头发分叉;之前对她有所误会的男主半夜给女主送夜宵,同时去道歉;女主正在独自走过场,全息投影播放着绚丽的3D画面,两人在美好的氛围中和解,气氛刚刚好,男主情不自禁亲吻了女主。

  “我理解,因为跳拍,很多情绪接不上,所以,你要带着剧本上下文的情绪,来分析人物和他的感情。”我翻看秦天的剧本,助理已经将他的戏份和台词都用荧光笔描了出来;有的地方旁边标注了字词的拼音和简单的情绪和动作提示,是秦天的字,粉丝们都认得。

  “我努力去做了,不过,看来还是不太好。”秦天十分尴尬。因为我是粉丝,尴尬加倍。

  “你觉得不能理解人物吗?还是觉得人物当时的行为、心理不恰当?”我低头不去看他,不想给他压力。

  “其实……跟一个人接近的时候,我很紧张……因为想着万一有一天两个人不好了,那个人可能会成为敌人,因为曾经亲密无间,她更知道如何伤害你……我害怕爱情。演戏的时候,因为这样想,我无法进入角色。”

  害怕爱情!

  我的心被狠狠捶了一击。正该谈恋爱的年纪,说出这样的话,听着不合理吧?可是,如果你经历过,你会懂得那种永世无法弥合的创痛。

  “可是,你演过爱情电影……”我拂去脑海中瞬间涌出的低压情绪,回到我们的话题上。

  “电影里台词和动作都经过设计,我清晰地知道角色是角色,我是我;可是,电视剧看上去就像真的生活,我……藏不住……”

  “请不要说‘藏’……就算演技需要提升,那也无可厚非!这个行业需要天分,但是有多少人天赋异禀呢?今天的老戏骨难道年轻的时候就这么好吗?很多演技有问题的年轻演员也在演,他们没有遭到攻击只是因为他们不够红。”我的粉丝护法体质立刻显现。

  秦天似乎得到一丝安慰。

  “你是不是可以假设存在这样一个人,你完全信任她,你爱她,她跟你一样深爱你,她绝对不会背叛你——你已经看过剧本了对吗?她没有背叛你,伤害你。”我努力提示着。事实上,我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我,这样做不对,因为这是让秦天放弃自己领悟的过程,也许立竿见影,但并无助益。

  但生活有时候没有耐性等待我们自己领悟和成长,它希望我们尽快交出成果。现在,导演和所有剧组人员,要的是秦天一条过,别耽误拍摄日程。

  秦天思索着。

  “其实,你对你的粉丝而言就是这样的人。”我忍不住说,“粉丝对偶像的情感,也许你可以借鉴。你有偶像吗?”

  “有。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女的?”

  “斯嘉丽。约翰逊。”秦天红了脸。

  ——哈,果然女人看脸,男人看胸。

  “那么,你就想着女主是你的斯嘉丽。”我忍着心里满满的羡慕嫉妒恨,说得云淡风轻。

  秦天似有领悟。

  后来,现场的气氛很好,各方反应拍摄顺利。

  收工的时候,意外收到秦天发来的微信加好友信息,留言是: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