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越努力越幸运,还是幸运即幸运?
温雪幻蕾2018-09-04 17:474,842

  【不喜欢偶像剧中“普通”的女主换上礼服惊艳全场的老桥段。因为女主总是美丽的,即便披着麻袋、蓬头垢面,也是动人的;而一次华丽的换装,只是让男主再次确认他早就知道的事实:她好美。

  丑小鸭变成天鹅,毛虫变成蝴蝶,是因为它们努力吗?

  不,是因为它们原本就是天鹅和蝴蝶的后代。只要安全长大,它们就自然变得美丽。

  童话里努力的角色有《野天鹅》里的艾丽莎。她为了救十一个哥哥恢复人形,不得不用扎手的荨麻织十一件披甲,并且,完成之前她必须保持沉默,否则将前功尽弃。所以,后来即便遭受人们的误解、被视为女巫甚至要烧死她,她也不能开口辩解。幸亏哥哥们及时赶到,艾丽莎功德圆满。

  还有小美人鱼,孤注一掷的爱的赌徒。她用声音交换,用生命下注,赌王子对她的爱情。最终,她输了全部,在太阳升起时分变成大海中的泡沫。】

  某法国奢侈品牌的发布会盛大开幕,模特们沿着曲折的T台展示着新一季服装、珠宝和手包。

  来自世界各国演艺圈、时尚圈的名流坐在台下看秀。

  我有些尴尬地站在角落里,没心思看秀,又进退两难。

  方才,秦天与某媒体记者发生口角,秦天差点要上前动手,被他的助理及时拦住,押进了嘉宾室。我担心节外生枝,当时没有跟上。后来,秦天回到了秀场,在显眼的嘉宾席就坐,此刻正在看秀。他和他的助理似乎忘了我还在这里,到现在也没联系我。

  我给田明微信留言,让他转告秦天和助理我先走了。然后,我便悄悄往门口溜。

  将要出门的时候,人群中突然走出一个人,低声叫了一声:“王老师……”

  灯光绚烂,我抬头辨认了一会儿,低声说:“你好,林震。”

  他示意出门说话。我们推门出去。

  到了门外,我们都恢复了正常音量。林震惊奇地打量我:“王老师也来参加活动?”

  我也打量林震,他一身品牌正装,看来是受邀前来参加活动。“不是不是,有别的事需要来一趟……”我有些尴尬,一方面因为真正的原因不能说,另一方面是他后来没能顺利成为男二的扮演者。他们选了另一位新近爆红的男演员。

  林震没有追问,又说:“您现在要走吗?”

  “是啊。那么,再见了,回国见。”我着急回宾馆。

  “要不我送您吧。”他说着便要往外走。

  “不用不用!”我急忙拦住,“我打车就行,不远。”

  “巴黎的治安没那么好。”他一笑,绅士地请我走到前面。

  “那……多谢,还有,太不好意思了……”我受宠若惊。

  “你在法国还有车?”上了车,我随口问。

  “嗯。我没事的时候就来这里住段时间。我同时在做葡萄酒,跟一个酒庄合作。”林震回答得认真。

  “演戏和做酒,哪个是主业?”我不经大脑地问了一句,话出口觉得自己真是讨厌——这不是笑他演艺工作不火吗?

  林震似乎并不介意,笑着说:“是啊……我葡萄酒好像越做越好,演戏那边有点惨淡——也许我没那份运气吧。”

  “也许是运气都转到葡萄酒上了,”我想要替他挽尊,替自己圆场,“运气会随着注意力转移,你关心什么,喜欢什么,运气也跟过去。”

  他想了想,说:“有道理。这两年演戏不顺,我就不用心了。”

  “你很优秀,会有合适的机会的。”我惯性地鼓励。

  “这一行可不是优秀就有机会。”他无奈地笑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在影射秦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没有因为这个想法而讨厌他。

  “哦,我没别的意思啊,这是行业普遍的现象,我也接受这个现实了。”他解释了一句。

  “嗯嗯。其实哪个行业都有无奈。”我很没营养地附和。

  到了宾馆门口,我道了谢,准备等他离开了再进去。

  林震突然摇下车窗,问:“王老师这几天怎么安排?”

  “明天凡尔赛宫和红磨坊,后天购物。”

  “哦……王老师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想请您去酒庄玩。还不错。”

  “啊,想去!”我脱口而出。这次的行程里没有酒庄是一大遗憾。

  “购物那天去不错,那里值得一天。”林震自信满满。

  我收拾好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终于收到了田明的语音电话,他向我道歉,说秀场的事已经处理好,秦天明天再有一个杂志拍摄,完成后就回国。

  我没有他那么乐观,就说:“千万不要让他单独面对媒体,还有,这次来的还有好几位国内演员……”

  我还没说完,田明“啊”了一声,便匆匆挂了电话。

  我猜他是去又一轮公关去了。

  临睡前,是惯常的刷动态时间。在秦天的行程和贴吧里,已经有他在法国街头和秀场的照片。评论里是清一色的花痴感叹。走到近处的我,第一次一言不发地关了网页。

  情姐给我开小窗留言:小妹,问你一下,法国除了城市中心,还有没有适合架广告牌的地方?你留意过吗?

  我一听,发了了捂脸的图标过去:又是你女儿在问?

  情姐回复了一个捂脸的图标。

  情姐的女儿,还在上初中的妮娜是三小只的铁杆粉,三小只各自的生日、各种节日、团队出道日及其他纪念日无数,她一年到头都在打听世界各地可以打广告、贴海报的地方。当然,她只是负责出主意,执行要靠年长的粉丝们。妮娜学习好,追星风格属于佛系,所以情姐不反对,有时还帮她。

  我回复:我觉得还是围绕各市市中心考虑吧。其他地方,你比如说普罗旺斯,你架了有什么用?一天也没几个人经过。

  那头安静了一会儿,情姐发了个大笑脸回来:说普罗旺斯可以有,开始讨论了。

  我笑出眼泪。

  情姐却感到歉疚:想想我们真是为秦天做得太少太少,我们都没有给他在时代广场买过生日电子屏广告,也没买过星星……

  我答:我们做公益啊,捐款救灾陪伴,一样的。

  情姐:不一样。就像逢年过节,别人家的孩子穿新衣戴新帽,咱们家的孩子没有新衣服,就在家吃了顿饺子。不行,我得好好想想,今年生日给他一个惊喜。

  我:好,我也想想。

  情姐:孩子们觉得男明星长得帅就是“男神”,我不是。那几年要不是有秦天,我真的撑不下去。

  情姐说过,秦天是她的精神支柱。

  情姐刚离婚时压力特别大,带着女儿跟别人合租房子,白天上班,晚上做家务,晚上女儿睡了,她就开始哭。后来她就开始看各种电视剧,让自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那时候秦天正好在国外出道,她偶然看了一个他的采访,立刻入坑。

  那个访谈我也看过,那时候秦天刚刚20岁,主持人问他:你对自己将来的恋爱和婚姻有什么计划吗?

  秦天的回答很耿直——出道国的行业气氛也的确比国内好,艺人没有那么油腻,媒体也没那么八卦,他说:也许在十年之内都没有这方面的具体计划,因为我是艺人,我想好好唱歌,有机会也去演戏;等到有一天,遇到喜欢的人了,我也要问自己:如果我们天天在一起,太熟悉了不觉得对方美丽或者帅气了,我们是不是还喜欢对方?是人都有缺点,如果我们都知道了对方的缺点,是不是不会相互嫌弃?还有,如果有一天,我或者她遇到了另一个喜欢的人,我会怎么办?如果没有别人,是我们自己有问题,不想在一起了,我该怎么办?

  当时节目的字幕打出了“老灵魂”、“成熟谨慎的思考”、“确定只有20岁?”、“啊,想嫁的男人!”。

  主持人问:那么你的答案是什么?

  秦天说:答案是,要么永远不结婚,要么一旦结婚就认定眼前这个人,不要因为熟悉了就不在意,不要因为看到缺点就嫌弃——因为换一个人也会这样,就算遇到另一个喜欢的人也要放弃,两个人出了问题就两个人一起解决。妻子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另一半,为什么会想要切掉另一半?

  情姐说,那是半夜看的,听到这里忍不住放声嚎哭。从夫妻关系出现裂痕到最终离婚,她表现得一直很平和,但那天,憋在心里的委屈像地震海啸火山喷发核爆炸一般彻底发泄出来。她哭得妮娜爬起来跟她哭,全楼的狗一起叫,院子里的车防盗报警跟着响,邻居最后报了警。

  第二天,情姐像变了一个人,成了我所认识的情姐。

  团友们组团去老佛爷和巴黎春天购物的那天,林震接我去了巴黎香槟区。法国以出产优质葡萄酒而闻名,而香槟被誉为葡萄酒之王。根据法国法律,只有在香槟区,选用指定的葡萄品种,根据指定的生产方法流程所酿造的起泡酒,才可标注为香槟。

  林震的酒庄在一个小山丘上,远远可以看见一栋红顶小屋掩映在葡萄园中,有几个法国工人在劳作。

  不是葡萄成熟的季节,我们在葡萄园转了转,便去了红顶小屋地下的酒窖。成百个橡木桶整齐陈列,有的酒桶上已经灰尘厚积,蛛网累累。

  “这不是脏,陈年酒怕打扰,所以不清扫。”林震为我说明。

  “打扰……”我不禁莞尔。林震的确是有文学修养的人。

  林震也笑了。

  我们在里面走了一圈,林震介绍了酿酒的趣事,便带我去了红顶小屋的顶楼。在那里,有一个不大的天台,可以坐着饮酒,欣赏葡萄园的风光。

  他挑了几支不同年份的香槟,准备倒酒。

  “哦,等一下……”我忙说,“如果你喝了酒,我们怎么回去?”

  “啊!天衣无缝会错过美好。”林震无奈地看着我,见我没有商量的余地,便对正在葡萄园忙碌的一个年轻人大声说了一句法语,那个人愉快地回应,又向我远远点头致意。

  我起身回应他。

  “我的合作伙伴,阿兰,他送我们回去。”林震说着,倒了一杯香槟递给我:“体验越多,灵感越多。以后你写到香槟,或许可以想起今天。来,你尝尝看。”

  酒是柔和的浅粉红色,像少女害羞时的脸色,细小的气泡徐徐冒出,发出微弱的爆裂声。“颜色真漂亮。”

  “桃红香槟,女士们的最爱。”

  我抿了一小口,仔细品尝。

  林震也喝了一口,似乎很满意。“你尝出什么了?”他笑着问我。

  “葡萄的味道,木头的味道,还有花……”我认真分辨着。现在的我是编剧体验生活的状态,不是放松地喝酒,而是在学习。

  林震看出我太认真,也拿出专业的态度说:“说的没错。木头的味道来自橡木桶,花是玫瑰花——葡萄园杂生的,还有一些细微的风味,多品几次会辨认出来。这款酒是我们的经典之作,名字叫‘Dans le temps岁月如歌’,我取的名字。采用的葡萄全部来自一级园,葡萄藤平均树龄超过30年。我们用三个连续年份的葡萄酒作为基酒调配,瓶陈三年,加入酵母后继续陈酿三年……我们喝的这瓶酒,从基酒酿造到现在,整整十年。”

  我顿时对杯中酒心生敬意。“我们在品尝时光。”

  “是啊。人最大的奢侈是在一件事上耗费很多时间。”林震说,“那些值得我们投入时间的事和人,因此变得珍贵。”

  “我也这么觉得。”我颇感意外,“所以,你也喜欢《小王子》吗?”

  在我最喜欢的那本书里,小王子说:“正是因为我对我的玫瑰花花费了时间,才使花儿变得那么重要。”

  “啊,我的恋爱《圣经》。”他回答得亦真亦谐。

  我彻底放松下来。跟这个圈子的人打交道,我常心存犹疑,近则不逊远则怨,我担心自己掌握不好分寸。喜欢《小王子》的人,也许可以成为朋友。

  之后,林震又开了两种香槟,品尝过后,我们正式开始喝酒,聊天。

  我最喜欢的还是桃红香槟,忍不住喝了好多。当田野的风吹来时,我明显感到头晕。林震立刻倒了一杯水给我:“我们要不回屋子里面?”

  我摆摆手:“没事,我难得出来一趟,多看看风景吧。”

  “我这里,你可以常来。”林震认真地说,“过来闭关也可以。”

  “到巴黎香槟区闭关?”我笑起来,“啊,想想都开心!”

  林震摸出一串钥匙放在桌子上:“我今天就去多配一串钥匙吧。”

  我伸手捂住微醺的脸颊,默默看着他,心感到不安。

  他似乎感觉到了,有些尴尬:“我……不是套路中老年,我说的就是表面的意思。”

  我点头,苦笑说:“对不起,我看上去戒备森严。”

  “要自己保护自己,我明白。”他目光凄然,似乎了解我的来龙去脉。

  “林震……我们以前认识吗?”我突然问。

  “你觉得的呢?好好想想……”他含笑等待。

  我仔细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说:“想不出来,但是,总觉得熟悉。”

  他低头喝完杯子里的酒,望着远处说:“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这是我很喜欢的编剧和导演徐皓峰在电影《一代宗师》里写的台词。

  然后,他扭头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是你的粉丝,从十年前就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