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忠诚与专业,哪个更重要?
温雪幻蕾2018-09-04 17:524,662

  【世界上最美丽的蝴蝶,我想是宽纹黑脉绡蝶。它羽翼透明,翅脉和花纹像是画在玻璃上的油彩画,漂亮得有点假。

  据说很久以前,在一个山谷里居住着一群通体透明的蝴蝶,它们能看透彼此的心,彼此没有猜忌和怀疑,过着简单而快乐的生活。后来,一名魔法师来到山谷,送给蝴蝶们一瓶魔法水,告诉它们:如果想隐藏真心,就喝下魔法水。刚开始,没有蝴蝶想喝魔法水,直到有一天,一只蝴蝶喝下第一口。它的身体不再透明,其他蝴蝶再也看不透它的心。很快,其他蝴蝶也都喝了魔法水,因为它们不想跟捉摸不透的同伴在一起,与此同时自己的心却一览无余。就这样,最后所有的蝴蝶都喝下了魔法水。很多年过去了,魔法师再次回到山谷。他惊讶地发现这里的蝴蝶都不透明了。他很后悔自己做的一切,就送给它们另一种魔法水,希望它们恢复从前的简单快乐。可是,不知为什么,喝下魔法水的蝴蝶最终只有翅膀变得透明,心依旧无法看透……】

  看了新闻后,我立刻去见静姐,告诉她家里发生急事,连夜收拾东西回了市区。

  路上,田明发打来电话。

  “知道对方是谁吗?”我问。

  “知道,**。”

  跟我猜想的一样。这个狗仔团队一旦盯上谁就数年不放弃,无论是在私宅、公司、海外,他们都跟踪到底,直到抓到有效爆料。据说有的明星他们跟踪十几年。秦天等一线明星,是24小时*365不离左右。在所有的狗仔队中,他们以实锤著称,他们的每一次爆料都足以改写一个艺人的职业生涯乃至人生。几年前,几个当红艺人被他们爆料吸毒和性交易,从此退出了演艺圈。

  与此同时,他们不轻易接受封口费。

  ——这一切合法吗?合乎人性吗?演艺人员固然是公众人物,但他们是不是也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不被赤裸裸地窥视?有人追问过,质疑过,但最终不了了之。就像一个生物圈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狗仔队越来越活跃,爆料越来越密集和深度,有的甚至还是捏造诬陷。

  “照片还有很多吧?”我问。

  “是。相机一直架在宾馆对面,秦天进宾馆就开始拍。不过,好像掌握了你的身份,知道不是情侣,所以没跟进去……”

  我的身份!我吃了一惊。不过,这就是狗仔的工作原则,目标身边的人也是他们的目标……

  这次的事不是绯闻,不是吸毒,不至于一举断送秦天的演艺生涯,但大多数人没有耐心去了解抑郁症或者体谅患者的痛苦,他们只会对“精神病人”唯恐避之不及。无论如何,这对秦天是不利的。

  “你有什么主意吗?”我问。

  “……没有。”田明欲言又止。

  我猜测主意是有,只是没有最后敲定。

  田明沉默了一会儿,说:“王老师,太晚了,不打扰您了。我们尽快解决,可能还有需要您配合的地方,到时候再给您电话。”

  “好,随时联系我,无论什么我都配合。”我的确太累了,说完这句话,就挂了手机睡着了。

  到家是司机把我叫醒的。

  情姐和牛莉莉兴冲冲约我去吃烤肉。我知道主要目的是八卦。

  肉还没上来,两个人花痴地看着我。我喝了一口大麦茶,摸出手机才发现手机没电了。我急忙借情姐的充电宝来用。

  “今天我请客。”牛莉莉突然说,“我离婚了。”

  我和情姐呛得咳嗽起来。吃火锅那次她还在努力备孕,不能喝酒,不吃辛辣。

  “怎么回事?”情姐问。

  “前天不是刮六级风嘛,我们在家里的阳台上晒太阳。我说‘天真蓝’,然后我们就吵起来了……”

  “那天天是很蓝啊,对吧?”情姐问我。

  “别问我,我在屋子里改剧本,哪有功夫看天?”我说,“不过这有什么好吵的?”

  “所以,当时我抬头看了一眼蓝天,就决定跟他离婚了。”牛莉莉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嘻嘻,眼里带着泪。

  “唉,没孩子就是潇洒……”情姐感叹了一句,随后叫了三壶烧酒。

  红彤彤的肉也上来了,我们热火朝天地忙碌起来。肉烤好,酒斟满,三只口盅撞在一起。

  “姐追究真正的性福去了,该备孕的不是我好吗!”

  “姐妹们一直美丽年轻啊!”

  “我的电视剧一定要顺利拍摄!”

  我们乱哄哄说着各自的心事,说得没心没肺,像过年时一通乱响的鞭炮,只要热烈就能去晦气。

  牛莉莉离婚的真正原因是老公出轨,女方是他老公的得力干将。牛莉莉用中英法三国污言秽语将老公和小三一通骂,然后拉着我的手痛哭流涕:“小妹,你不管怎么说也是个编剧,你帮我策划策划,咱们演一出好戏,狠狠收拾一下这对狗男女!”

  我对她“编剧”两字之前的定语不满,对她想免费利用我的智力劳动成功的设想更是无比厌恶。可是,现在这情况我不能太计较,就叹了口气说:“已经离婚了,就当没这个人好了,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你费心思。”

  “可是我觉得恶心!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我咽不下,只能吐出来……”我以惊人的听力听清了牛莉莉边哭边说的话。

  “就算这样,也别让自己太难看。你又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我有点惊讶我竟然会这么高级地奉承别人,尤其这个别人还是牛莉莉,“如果你想收拾他们,记住一个保持风度的原则……”

  牛莉莉和情姐都兴趣盎然地瞪起眼睛。

  “那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之内,总有一个机会落在你面前,你可以像捻土吹灰一样顺手把仇报了,手上还不沾血。”我平静地说完,然后微微一笑。

  另外两个女人打了一个冷战。“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善茬。”牛莉莉擦干眼泪,开始怼我。

  “毕竟是写历史小说的嘛。”我露出阴森笑容。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充电量达到最低开机电量了。

  开机的瞬间,我的手机响得在桌子上转起圈。

  我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急忙打开微信。周董和田明各发了一条“在吗?”的微信,其他的都来自粉丝群。我急忙去看秦天的最新消息,打开网页的瞬间,我含在喉咙的一口烤肉未经咀嚼“咕嘟”咽进了肚子。

  情姐和牛莉莉停下窃窃私语,也拿起了各自的手机。

  “经纪人澄清:秦天正常行程与新剧编剧谈剧本,精神不稳者为编剧王某”,这是刚刚更新的今天娱乐圈的头条新闻。

  我匆匆看完新闻,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们最后将锅甩给了我:在谈剧本的过程中,编剧与秦天分歧巨大,患有抑郁症的编剧情绪失控,秦天在安抚她的过程中打碎窗玻璃。文中提及王某自己此前曾跟秦天和助理说过自己有抑郁症。

  情姐和牛莉莉看完新闻后,都安静地看着我,直到闻到糊味,才手忙脚乱将肉从烤架上撕下来,又叫来服务员换烤架。

  我低头默默吃着肉。

  情姐和牛莉莉眼睁睁看着我吃完烤好的所有的肉之后,忍不住开口:“到底怎么回事?”

  我满口嚼着肉,咕哝着回答:“我真的有抑郁症,去做过心理疏导。”

  情姐和牛莉莉同情地看着我,将酒盅都满上,语重心长道:“人到中年,谁TM不是一边舔血一边欢笑呢!”

  我一笑,默默干了杯中酒,低头往烤架上摆肉。我能感受到情姐和牛莉莉关注的目光,此刻的我可能看上去比较酷。影视剧里神经质的角色都是狠角色。

  “你又不是演员,隐私传出去真不应该。”情姐目光闪烁地看着我。

  “我也觉得……反正你还是离大明星远点,不然一直跟着上新闻。”牛莉莉又开始冒酸气。

  “嗯。前期要讨论,定下来就没我事了。”我放下夹子。我掩饰着自己的魂不守舍。

  一直以来过程跌宕起伏但基调必然嬉闹的聚会,这次是不卖座文艺片风格。

  回家的路上,我给周董和田明各回复了一句“在,看到新闻了”。

  很快,电话打了回来。

  “喂,王老师,您终于开机了……一早上我和周董都在给您打电话。您方便到我们公司来一趟吗?周董也在。”

  再次踏进秦天公司的办公室,心情不自觉地变沉重。

  这突然起来的顶包案让我百感交集,十年前年轻的自己在呐喊“是为了秦天啊,有什么可委屈的?”,可是,现在的我,老实说,真是无比委屈,还有就是……失望。

  男神是不会让别人来顶包的。也许承认会带来压力,但现在的处理方式真的很不MAN。

  只有田明和周董在。他们都是一脸凝重,见我进来,如临大敌。

  ——是的,前几天推心置腹的人,现在各有自己的立场,或许是对立的立场。他们准备跟我进行一场商业博弈。

  我们坐在温和的阳光里,周董低头,田明已做好准备,语气充满歉意:“我知道,你一定很意外,难以接受……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后来决定要发的时候,想征求你的意见,给你打电话,但你手机一直是关机……”

  “先决定,再征求我意见?”我笑着反问。

  “对不起……”田明连连道歉。

  “其实我和周董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讨论该怎么救火。有两个选择,都很艰难,一个是承认你有抑郁症,还有一个是谎称你和秦天是情侣……”

  一腔幽怨的情况下,听到后面的方案,我的心竟然动了一下:这个可以有啊!

  “但是,我们最终放弃了后者……主要是考虑到你的现实情况,不想给你更大的压力、关注,还有,你知道的,有些粉丝可能做出失去理智的行为……”田明满目忧思地看着我。

  听他这样一说,我竟有些感动。不久前不是有顶级流量男艺人曝光恋情了吗?他的女朋友被粉丝们骂成什么样了?我自己也是粉丝,理解她们的心情。

  ——一天后等我彻底清醒过来时,我知道这个选择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曝光恋情最先伤及的是秦天本人。不过,那已经是一天后,当时在秦天公司的时候,我真心为这个选项被过滤而失落。

  “坦率说,要把你牵扯进来,我们真的不好意思,但是,你也知道,演员得抑郁症之后会引起很多问题,相对而言,如果是编剧,公众反应不会那么大……”田明推心置腹地说,“真的,编剧得抑郁症似乎比较普遍,所以比较好接受——毕竟是文艺创作者嘛,我们之前接触的很多大编剧也都有抑郁症……”

  听他这么一说,我竟有些小骄傲。好像得抑郁症是编剧的标配,不得抑郁症就不是一个合格编剧似的。

  田明陈述完,又道了一迭声谦,然后等我发泄。

  神奇的是,这个时候我差不多消气了。可笑吧?我因为别人的事被昭告天下“我是抑郁症”,但是此情此景下,我竟觉得没那么气愤。

  我半天没说话。

  “王老师,我也补充两句。这次的事,你真是为我们牺牲很大,也为这个项目牺牲很大。真是太谢谢你了。”周董激动得脸颊绯红。

  “我……”只要是赞美和感谢,我都觉得自己应该客气一下。

  “你是不是傻啊?”突然有人推开门,大声说了一句。

  我们齐刷刷看着门口,只见秦天正大步流星推门走进来。他走到我们面前,看了看田明和周董,又看着我,对田明说:“你们别太欺负人!”

  周董偷偷观察秦天的举动,田明忙起身说:“周董,我跟秦天再聊聊,要不您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昨天一晚上没睡……”

  周董急忙起身告辞。

  屋子里只剩田明、秦天和我。

  田明叹了口气说:“老弟,经过这一番呢,王老师也不是外人了……我这次是做得不厚道,但是我一心想着就是保护好你,保护好现在这个项目,我没有歪心。如果你有别的想法,你说,我听听是不是可行——承认有抑郁症绝对不行。”

  秦天看着他,冷笑着说:“以前也是这样,为了隐藏真相,说一个谎,然后十年都要圆这个谎!难道他们不会继续追查吗?还有,王老师卷进来,他们以后是不是也要跟踪她了?王老师又不是演员,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那一瞬间,已经土崩瓦解垮掉的男神形象,在我面前重新聚沙成塔,高耸面前。

  “你别担心我,我没事。”我花痴地看着秦天,如教徒朝拜教主般虔诚。

  “所以说你傻啊!”秦天歹声歹气。

  田明想了想,说:“其实,王老师真的很了解你,也了解抑郁症,她也答应陪你一起去接受治疗……”

  秦天一愣,看了看我们,像遭受了莫大的背叛。过了一会儿,他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我绝对不会去治疗,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拯救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