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儿童劫案
鸿雁2018-02-13 09:364,057

  这是警察局一次正常的工作例会。

  由于陶子文和王之远刚刚破获了朱大鹏被杀的离奇命案,警长正在这次例会上不吝赞美之词地表扬他们:“陶子文是我们警局的新生力量,他只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破获了这起离奇杀人案。我把这个消息报告到了上面领导那儿,领导对陶子文进行了口头表扬。领导说,陶子文是我们警界的骄傲!”

  所有警官都为陶子文鼓掌。

  警长接着说:“领导不希望埋没人才,他还决定,让陶子文的职称再升一级。陶子文现在还只是一名警探,而我们警局的刑事三队刚好缺少一名队长,所以,我打算任命陶子文为三队队长。”

  陶子文赶紧站起来,向警长道谢:“非常感谢警长和上级领导的栽培!”

  警官们再次鼓掌,但王君鹏却很不服气。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警长叫到了王君鹏的名字:“王君鹏!”

  王君鹏赶紧站起来:“警长,有什么吩咐?”

  警长叮嘱道:“你手上‘带刺玫瑰’的案子得抓紧了,上面领导盯得很紧呢!”

  王君鹏表态说:“我知道了!只要‘带刺玫瑰’再出现,我一准儿把它抓住!”

  警长点头,示意王君鹏坐下。

  王之远小声地对王君鹏说:“王队,自从我和陶子文调到这儿,我都听见好几遍了!”

  王君鹏一脸尴尬,装作没有听见得把头转向一边。

  王之远还想跟他争辩,却被陶子文栏住了:“行了!王队长是警局里面的老人,我们都是初来乍到的。以后我做了三队的队长,有什么工作上不懂的事情,还要向王队多多请教呢!”

  陶子文向王君鹏伸出右手:“王队,日后还请多多提携!”

  王君鹏听陶子文这几句话特别舒服,咧嘴一笑,跟陶子文握手:“好说,大家都是同事,是兄弟嘛!”

  这个时候,一名值班民警进来报告:“警长,又来了一名妇女报案说‘带刺玫瑰’抢了她的孩子!”

  来报案的妇女就是小巷里孩子被掳的那位母亲。陶子文听完了妇女的陈述后,惊讶地问道:“你确定你看到的‘带刺玫瑰’是个男的吗?”

  妇女点头:“我看的清清楚楚!”说着,妇女从身上掏出那枚“带刺玫瑰”飞镖,“这个就是那个男的丢下来的!”

  王君鹏赶忙从妇女的手里接了过来,又从身上又拿出一枚几乎一模一样的飞镖,仔细核对一遍,又递给警长核对。

  陶子文还在追问:“那个男的跟你说了什么吗?”

  妇女摇头:“他什么都没说,一句话都没有!”

  警长拿着两枚飞镖比对了半天,说道:“一模一样,我看就是‘带刺玫瑰’了!”

  王君鹏问道:“警长,既然都是带刺玫瑰,那这些天发生的儿童失踪案和港口药剂被劫案是不是可以并案处理了?”

  还没等警长同意,陶子文就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带刺玫瑰不都是女的吗?”

  警长说:“带刺玫瑰也有男的。前几天,王队追捕带刺玫瑰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男的。”

  陶子文分析道:“我还是感觉不能并案!带刺玫瑰一直都是在港口抢劫药品,为什么会去偷孩子?为什么偷孩子的时候还要刻意地留下‘带刺玫瑰’的标记?我怀疑是有人故意嫁祸给‘带刺玫瑰’的!”

  警长开始思考。王君鹏虽然不服气,但他对陶子文的分析也无力反驳。

  妇女哭哭啼啼地跪在地上:“我们一家就这么一个孩子,求你们一定要找到我的孩子啊!”

  陶子文上前搀起妇女:“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找到孩子,把他安安全全解救出来!”

  警长经过深思熟虑后说:“这样吧!王君鹏,你继续负责追捕‘带刺玫瑰’,这些儿童失踪案就先交陶子文负责侦查,等有了一些线索再决定是否并案!”

  王君鹏无可奈何:“是!”

  陶子文又说:“警长,我还有一个要求。我想拿一些之前的‘带刺玫瑰’飞镖和这些儿童丢失案的飞镖进行比较。”

  警长道:“这个好办!之前的飞镖都在王队那儿,你到他那拿!”

  王君鹏假装豪气地说:“我收的飞镖多得是,你要多少都行!”

  陶子文把王君鹏随处丢放的飞镖都找了出来,搬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拿着放大镜逐一对比。突然,王之远推门而入。

  王之远告诉陶子文:“子文兄,又有一个孩子被劫持了,还是‘带刺玫瑰’干的!”

  看到王之远手中拿着的“带刺玫瑰”飞镖,陶子文赶紧接过来,并问道:“报案人来了吗?”

  “来了!”

  陶子文和王之远赶到警察局接待室的时候,警长和王君鹏正面对着一对夫妇愁眉不展。

  陶子文询问警长和王君鹏:“抢孩子的人还是一个蒙面男性?”

  警长和王君鹏点头。

  警长束手无策地对陶子文说:“陶子文,今天一天,已经有两起儿童被劫持的案子了,这是‘带刺玫瑰’公然在跟我们警局对着干哪!”

  陶子文看着警长,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我知道,我会尽快破案的!对了,经过刚才的对比,我敢断定,劫持孩子的人不是真正的‘带刺玫瑰’!他们的飞镖虽然基本一致,但锻造飞镖的材质和重量存在着明显的诧异。要不就是犯罪分子假借‘带刺玫瑰’的名号作案,要么就是跟‘带刺玫瑰’有仇,故意嫁祸给‘带刺玫瑰’!”

  警长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加快侦查吧!我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大!”

  陶子文说:“我会尽力的!”

  从程玉瑶换了衣服来到咖啡厅,她就显得魂不守舍。程玉婉问她是怎么了,她也不说。程玉婉终于猜到了原因,便拿它打趣道:“是不是今天有人没来咖啡厅,你想他了?”

  程玉瑶佯怒:“你胡说什么呢?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

  程玉瑶走到吧台一边,坐在座位上,唉声叹气。

  看出姐姐真的有心事,程玉婉走过来,坐在姐姐的旁边:“姐姐,从你到咖啡厅,你就没有高兴过。不是为了郭先生,那是为了什么?”

  程玉瑶面带愁容:“母亲怀疑郭字谦救我是别有用心。”

  “这怎么可能?”程玉婉站起来,边想边说,“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他要是没有喜欢姐姐,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无事献殷勤呢?”

  听出程玉婉是在调侃自己,程玉瑶便道:“不跟你说了!我跟你说我的心事,你却拿我的事情说笑!”

  这时,门口进来一对情侣。在程玉婉招呼情侣坐下点饮品的时候,程玉瑶无聊的坐在吧台前,望着门口。她忽然看到了正朝咖啡厅走过来郭字谦。

  郭字谦看到了程玉瑶,冲她微微一笑。程玉瑶的脸上终于浮起一抹欢喜的笑容。

  郭字谦的身后有一些孩子在追逐打闹。

  就在郭字谦刚刚推开咖啡厅的门,门内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叮铃”声的时候,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抓起一个打闹中的小男孩,纵身一跃向前跑去。

  郭字谦听到了身后的异常,转身去看。黑影将嗷嗷大叫、不断挣扎的小男孩夹在腋下,消失在街角。郭字谦想都没想,一个箭步追了过去。

  程玉瑶看见了门外发生的一切,赶忙从吧台跑向门口观望。咖啡厅外面稀稀落落的行人依然如故。

  程玉婉从后厨走出来:“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劫持小孩,郭字谦追过去了。”

  程玉瑶推门出了咖啡厅,程玉婉也赶紧跟了出去。

  程玉瑶来到黑衣人抓小孩的位置,几个小孩还慌乱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

  程玉瑶在地面上捡起了一枚“带刺玫瑰”飞镖。程玉婉看到这枚飞镖,神色紧张起来:“怎么会这样?”

  程玉瑶和程玉婉都惊讶的相互看着对方。

  显然,这是有人在栽赃陷害她们。而那个人就是奉陶公瑾之命行事的郭庄槐。

  郭字谦追赶着郭庄槐:“站住!”

  郭字谦和郭庄槐越来越近,郭庄槐突然转身,甩出几枚飞镖,被郭字谦侧身躲过。郭字谦一把抓住郭庄槐的胳膊,郭庄槐转身挣脱,继续向前奔跑。

  前面的路人纷纷躲闪。

  “把孩子放下!”郭字谦边追边喊。他们追逐到另一街角,在郭庄槐转弯的时候,郭字谦纵身一跃,挡在了郭庄槐的前面。

  郭字谦再一次警告:“把孩子放下!”

  郭庄槐再次想逃,却被郭字谦一把攀住了肩膀。郭庄槐不得不与之纠缠扭打在一起。

  郭字谦全力出击,郭庄槐一条胳膊夹着孩子,用剩下的一条胳膊与郭字谦交手,郭庄槐略占下风。

  周围围了大量的行人观战。

  为了摆脱郭字谦的纠缠,郭庄槐一次次试图跃上房顶,都被郭字谦给拉下来。

  “光天化日之下,你就敢明目张胆的抢孩子,我倒要看一看你究竟是什么人!”郭字谦说着,伸手去扯郭庄槐的面巾,郭庄槐躲了两次,都没有扯下来。

  郭庄槐急于逃走,他掏出一枚飞镖向郭字谦抛去,郭字谦闪身躲过。等郭庄槐抬头,郭字谦正一拳朝郭庄槐的面门打来。

  郭庄槐赶忙举起孩子挡住面门,郭字谦被迫收拳。趁着这个空当,郭庄槐飞起一脚,将郭字谦踹出数米远,随即携小孩纵身一跃,消失在一座屋脊后面。

  郭字谦爬起来,懊恼地用手锤着地面。

  郭庄槐带着孩子顺秘道回到陶氏医药大厦的实验室,把装着孩子的麻袋丢在地上,气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端起水杯就喝。

  陶公瑾和孙普一站在实验室的玻璃屋前面,他的身后是那些助手在对一名孩子的尸体进行解剖研究,在实验室的地面上还有若干死于七窍出血的小孩尸体。

  陶公瑾见郭庄槐异样,便问:“怎么了?这趟不顺?”

  郭庄槐说:“遇到了一个熟人,打了一架!”

  “没有暴露身份吧?”

  “没有。”

  孙普一提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暴露呢?我建议你还是把这位熟人给做了,以防万一!”

  郭庄槐听到这个,突然暴怒站起:“你要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先剥了你!”

  孙普一一脸尴尬。

  陶公瑾拍着郭庄槐的肩膀:“只要没有暴露身份就行!”随后,陶公瑾又叮嘱孙普一道:“孙普一,这几天抢的孩子太多了,你这次实验之前,必须得格外谨慎!警方已经加紧调查这些儿童失踪案了。”

  孙普一道:“我明白!”

  郭庄槐说:“警察调查,也会认为凶手就是“带刺玫瑰”,有什么好担心的?”

  陶公瑾摇头:“如果是别人调查,我一点都不担心。可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人是我的儿子。他心思缜密、聪慧过人,今天刚接手就发现这些儿童丢失案不是‘带刺玫瑰’干的了!”

  郭庄槐气呼呼地把水杯放回桌面:“他妈的,怎么就赶到一块儿去了?”

  陶公瑾想了想,还是对郭庄槐说道:“郭庄槐,抓孩子的事儿先停一下吧!从最近这些药物被抢和冯子平被杀的事来看,带刺玫瑰对咱们的计划了如指掌。如果因为抢孩子的事儿,咱们再让警方盯上了,咱们会更加的被动!”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大帅生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