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谈判与妥协
江心2019-10-08 09:504,349

  晚饭后,天色尚明,婉如在月梅的陪同下在花园里漫步,缓缓的往“思园”的方向走,心里却乱极了,脑子里翻来覆去的都是待会儿的说辞,想着她要如何向伯谨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月梅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在进门之前拉住了她:“小姐,您今晚看上去好像心事重重的。怎么突然想起要去找方少爷了?”

  婉如却答非所问:“总是要说的,再不说我怕迟了。”

  她痴痴说着,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月梅突然心中咯噔一下,抬起眼睑,侧身拦在婉如面前紧张地问道:“小姐,您要找方少爷说什么?您不会又要重提去上学的事吧?”

  “是的,我正是要提这事,而且还不止,我想要中止这场婚礼。月梅,我不想结婚,不想嫁人。” 婉如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静和笃定,和从前提到这件事时的慌不择路判如两人。

  月梅顿时大惊失色,像是看到了世界末日,赶紧抓住婉如的手臂,不停的摇着头, 嘴里反反复复的说:“不行,不行,不行,小姐,不行的!”

  她甩的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您这样会让方少爷多伤心啊,会让方家老爷太太多难堪啊,您这是要让方家没脸见人,无地自容啊!!!小姐,这门婚事是老爷生前为您定下的,您这样悔婚也是大不孝啊!您会毁了自己的名声的,不行,小姐,我不能让您这么做!”

  “月梅!”婉如拉开月梅的手,生气道:“我和伯谨哥哥感情是很好,但是我对他就像对哥哥一样,而且,我不想那么早就结婚生子,被锁在方家一辈子。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小姐,外面的世界没什么好看的,只有人心险恶,强盗!流氓!坏人!很多很多的坏人……” 月梅急的满头是汗,只能用各种恐吓的言语,想要令婉如放弃疯狂不理智的想法。

  “你又没出去过,你怎么知道?再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只有坏人?一定有好人的啊。你看赵先生不就是很好的人吗?谈吐优雅,风趣幽默,行动潇洒,知识渊博,大方和气。我啊,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好人的。”

  “赵先生,又是赵先生,小姐,您不会是……”月梅盯着婉如审查她的表情,心中惊疑着,她真的要急死了,愁死了。

  “我怎么了?”

  “您不会是喜欢上了赵先生了吧?”

  “你胡说什么啊?我就是觉得他人挺不错的。”月梅的猜测让钟婉如突然心虚起来,婉如脸上一红,轻轻一跺脚,躲过月梅探究的眼神,毫不犹豫地就要往前走。

  她不能再有任何犹豫,必须抓紧时间和伯谨把事情讲清楚,尽快为自己找一条生路。

  月梅死死拉住她,这是她第一次那么没规矩的拉扯着婉如,她知道婉如这一去,这一闹意味着什么,这将是天大的暴风雨!

  主仆二人在花园里拉扯着,婉如要往“思园”走,月梅则紧紧拉着她往回走。

  “婉如?月梅?你们在做什么?”

  争执不下的时候,谁也没想到,方伯谨竟然好巧不巧从“思园”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盒子,眼角含笑,神色带着惊喜。

  与他的惊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婉如和月梅主仆两人一见到他的惊慌失措。

  钟婉如在心中演练好的一番说词,那一番雄心壮志,在见到伯谨那张真挚欢乐的脸之后,突然间有些心虚胆怯起来,下意识地低下头去。

  月梅看到方伯谨突然出现,更是紧张害怕的如临大敌,她知道婉如的脾性,知道她今晚无论如何是要闯下大祸,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阻止,毕竟她只是一个丫鬟,虽然如此,她还是尝试想让一切恢复原貌,上前给方伯谨行了礼:“方少爷,我和我家小姐出来散步,没有什么事,我们这就要回去了。”

  然后她回过头,用用满是哀求的眼神看着婉如说:“小姐,咱们回去吧。”一边

  说着,一边拉着婉如就想往回走。

  “等等。”

  “等等。”

  方伯谨和钟婉如异口同声的一句话让月梅的心一沉再沉,她知道她已无力改变任何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场悲剧拉开帷幕。

  方伯谨微微一笑:“月梅,我有话和你家小姐说,你先下去吧。”

  月梅看看方伯谨和钟婉如,心中七上八下,却无计可施,只得听天由命,叹了一口气,退了下去。

  “是。”

  月梅走之后,气氛便安静下来,两人彼此沉默着,谁也没有开口。

  此时虽是傍晚,但夏天日长,天色依然明亮,天边一片晚霞娇艳似火。

  方伯谨抬眼看了看钟婉如,刚要开口,却被对方婉如抢先开了口:“伯谨哥哥,我有事和你说。”

  方伯谨见她神色凝重,脸上是从未见过的认真表情,不觉隐隐眉间紧蹙,有些吃惊,心中却顿时不安起来。

  “嗯,你说吧,我听着。”

  方伯谨任何时候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似乎任何事情任何矛盾在他这里都可以被原谅。钟婉如看着眼前这儒雅温柔的男人,心中有几分不忍,却还是攥紧手指,开了口:“伯谨哥哥,我想去上学。”

  “嗯?” 方伯谨没想到她还没有放弃这个想法,一时语塞。

  而钟婉如却觉着既然话已出口,她也不再有什么顾忌,继续往下说着:“是的,我想像你和巧心一样,去学校上学。我想去学习知识,想去参加话剧团,参加文学社,总之我想去看看这个世界。”

  方伯谨的双眉轻蹙起来,低头沉思了片刻,很快体会了她话里的意思,犹疑着问:“你是说,你不想和我结婚,是吗?”

  婉如没想到他那么敏感的洞悉了自己的心思,这下倒轮到她不知如何说起,只能有些结巴的说道:“我……我想……我们还可以等两年……”

  “婉如,我已经等了你十年了……””

  方伯谨突然悲痛地闭上眼,似乎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眸色痛楚地看着钟婉如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期待这一天?”

  她有些懵懵懂懂的点头,她知道伯谨喜欢自己,但是她对男女之情是那么的模糊,她的爱情世界尚未被人打开。

  从小,和伯谨一起玩耍,一起看书,一起生活,他在身边,她觉得很舒适很自然,他离开了,她偶尔也会想他,思念她,但是,这是爱情吗?她不懂,也完全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样子。

  “我知道你还小,并不着急,可是,婉如,我已经22岁了。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喜服做好了,新房也布置好了,亲朋好友都发了喜帖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了,你突然对我说这些,有没有考虑过我会怎么想?” 他显然失望透顶,完全没办法接受她方才的话。

  看着他难过失望的表情,婉如觉得愧疚万分抱歉,心中沉甸甸的,道歉道,:“对不起伯谨哥哥,我让你难过了。”

  方伯谨缓缓走近她,轻轻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心口,轻柔的问道:“婉如,那么多年,我始终也没有问你一句,你----喜欢我吗?”

  她扬起睫毛,紧张而恐惧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何,她觉得特别的别扭,自己喜欢他吗?应该是喜欢的吧,懵懵懂懂的呡了下嘴唇,点点头,正当他要展开笑颜时,她却又旋即摇了摇头,他被她弄糊涂了。

  “伯谨哥哥,我……我想把婚事往后缓一缓好吗?让我去上两年学好不好?”她见他脸色不悦,想了想,改口说:“一年!一年行不行?”她撒娇着,甚至是在恳求。

  方伯谨脸色沉了下来,摇头道:“婉如,这怎么行呢?爹妈已经将我们的婚礼都准备好了,现在说取消婚礼,你让我们方家的脸往哪放?不要说我不同意,就算我同意了,你觉得我爹妈会同意吗?”

  钟婉如失望的垂下头,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真想一头跳下去算了,自己的一生就这样被注定了,自己的一生就这样被定格了,自己的一生就这样被画上了句号。

  她的眼泪滴了下来,身子靠着亭柱缓缓滑了下来,坐在了长椅上。她没有办法了,她没有足够的力量冲出方家,她的眼前就只有两条路,结婚或者死亡,然,她并不想死,所以剩下的一条路就只能是乖乖的与方伯谨结婚。

  她悲伤的眼泪滴在了木头椅子上,也滴进了他的心里,让他觉得酸涩无比,他坐在她身边,想要安慰她:“婉如,我爱你,我会对你好的。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他握住她的手急切的表白着。

  但是她觉得很可笑,不受一点委屈?现在的她已经快要委屈死了,还说什么一生一世不受委屈?

  她将手抽了出来,转过脸去。

  他的内心很痛苦,也很矛盾,他爱了她那么久,他爱她的纯洁美丽,天真烂漫,可是此时他却突然希望她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一个懂得人情世故,懂得爱情欲望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任性的小女孩。

  “这样吧,婉如,我们先结婚,然后我和爹妈说,带你去我的学校里旁听一年,好不好?这样我们同行也较为方便。”他向她妥协道:“之前也有教授让我留校,我可以在学校工作一年,这样爹妈那里也可以交代,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结婚!结婚!结婚!婉如的头都要炸了,她知道伯谨的这个提议是最为折中,最能够面面俱到的办法,但是她依然觉得很烦躁。她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或者反驳他的提议了,毕竟他俩是有婚约的,结婚是迟早的事。

  钟婉如蹙着眉,眸子在他脸上溜了一圈,暗叹一声,不再说话,她站起身来,转身快步离开了湖心亭,往自己的“静园”走去。

  她只想快点回屋,大哭一场,低着头疾步在回廊上走着,一个转弯,却与人撞了个满怀,“哎哟!”。

  她吃痛地抬起头,看到眼前熟悉的面孔,心头不觉复杂起来。

  又是他,又是赵正礼。为什么他每次出现都这么出其不意。

  “你没事吧?” 他连忙扶住她,离得近了,才发现她脸上有未干的泪痕,忙问道:“怎么了?”

  她抬眼看了看他,眼眶顿时又开始飞红,抽了抽鼻子,哑声说:“我和伯谨哥哥说了想要上学的想法。”

  “喔?他怎么说?”

  “他说,先结婚,然后带我去学校旁听一年。”她低下颈子,垂头丧气。

  他闻言沉默片刻,然后扬着嘴角轻轻点头:“这的确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啊。”

  他的笑声和那毫不在乎的态度,让钟婉如突然心中一阵火气上涌,她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说:“美吗?!美吗?!”

  她现在真的很想发脾气,但是又不知道要骂他什么?所有人都是那么的在理,所有人都是那么的通情达理,仿佛就只有自己是个大逆不道的奇葩。

  她突然想起来他之前说的他的烦恼,嘴角很快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好像赵先生也是逃婚至此呢。你怎么不回家去两全其美呢?”

  “呵,如果我家里的那个是如你和伯谨的这样的青梅竹马,可能我会改变主意,婉如,伯谨是个好青年,嫁给他你会幸福的。”

  他云淡风轻地笑着,似乎根本不认为这样有什么问题 。

  这让钟婉如突然觉得,之前在那假山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都只是她的南柯一梦,那些悸动和心跳都只是她在自作多情。

  意识到这些,一股莫大的屈辱感涌上心头,她攥紧拳头,绝望和耻辱交织着,竟让她眼前阵阵发黑。

  直到此时,她终于绝望地意识到,她知道自己躲不过这场婚礼了,她知道自己的这辈子就将这样被定格了。

  她的血液在沸腾,她的头脑在燃烧,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以为能够理解自己,支持自己的赵正礼,如今事实却证明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

  “好。你说得好。”

  钟婉如最后含泪说出这句话,便转身跑开了,留下赵正礼站在原地,神色复杂地望着她的背影出神。

继续阅读:第7章 叛逆的少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