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狗血的滑倒戏码
别不药2020-02-06 11:273,069

  回到现实。

  樊城更烦躁了,走到茶几旁倒了杯水,“我只允许你在我这住一晚,明天你该去哪就去哪。”

  虞奚顿时一僵,若无其事地直起身子。

  “恩,我明白,”明明樊城看不到她,她却没有敷衍地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谢谢你肯收留我一晚。”

  樊城喝水的动作一顿。

  轻声应道,“恩。”负罪感忽然漫上周身。

  放下水杯,樊城多少带了些补偿的心思,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那间是客房,你就住那间吧,旁边那个是浴室,你先去洗个澡吧。”

  虞奚“恩”了一声。

  樊城却没听见脚步声,奇怪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虞奚忽然扭扭捏捏起来,“那个,我,我没有换洗衣服。”

  樊城微怔,随即耳根红了。

  “你,你先进去,我去给你拿衣服。”樊城几乎是落荒而逃。

  虞奚的脸热热的,含糊应着。

  仓皇逃进浴室,虞奚靠在门上,一手捂着滚烫的脸颊,一手揪着心口的衣服,心头如小鹿乱撞。

  “不行,不行,”虞奚猛甩着头,甩去脑海里的旖旎念头,“他只是一时同情我让我借住,我怎么还能想歪呢。”

  虞奚咬牙。

  “虞奚你记住,樊城是天子骄子,而你呢,只是比普通人还普通的透明人,如果不是这个意外,你们两个是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不会有!知道了吗?所以,不要妄想了,而且……”

  忽然想起了什么,虞奚眸子一亮,又迅速暗了下去,颓丧道,“啊,我忘了男神是弯的了。”不过这样也好,心情不会受影响了。

  想及此,虞奚的心情放松了。

  “过完这一夜,就走人,恩,就这样,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刻意忽略那一抹失落。

  “不过,”虞奚狡猾一笑,“这不妨碍我观察男神的浴室啊,这可是男神樊城的校外住所诶,能进来一次多荣幸啊,不带点‘东西’走太可惜了。”

  直起身,环顾四周,“哇,原来男生的浴室是这样的啊,剃须刀、洗发水、沐浴露…哇,好简单的浴室。”

  除了该有的洗漱用品,其余一律杂物全都没有。

  眼珠略一转,惊喜道,“正好我的四格漫画该更新了,都断了一周了,就是缺灵感,不过现在有了,就画浴室篇。”

  哗啦啦的水声。

  樊城敲了敲浴室门,“诶,衣服我给你拿来了。”

  “恩,帮我放衣物橱上吧。”虞奚把樊城当成了好“闺蜜”,在一些事上就有点不那么在意了。

  “你不能自己出来拿吗?”樊城做最后的斗争。

  虞奚为难喊道,“我腾不出手啊。”

  樊城吞咽了一下口水,手在门把上来来回回十几次,终于在虞奚的再三催促下,下定了决心。

  “那,我进去了啊。”

  “哦,进来吧。”

  深吸一口气,樊城一鼓作气扭开门把,进到了浴室。

  洗浴间和外面隔着一道玻璃门,水雾弥漫,却没有他幻想中的曲线映在玻璃上。

  樊城松了一口气,又责怪起自己变笨了。

  明知道虞奚是个透明人,樊城却仍没办法大大方方和一个女孩子共处一间浴室,飞快放下衣服。

  “我没有女生衣服,你勉强穿我的衣服吧。”

  “哦,谢谢。”

  樊城转身快步走出。

  “啊!”

  一声尖叫喊停了樊城的脚步。

  “你怎么了?”焦急地喊。

  “我,我滑倒了!”语气很是惊慌,还好似带着哭腔。

  虞奚余光扫了扫一侧罪魁祸首,嘀咕,男神是为了玩“捡肥皂”play才放块肥皂在浴室吗?

  “那你怎么样?还能动吗?”樊城蹩眉询问。

  虞奚喊了一句“我试试”,心中默念,一定要还能动啊,狗血电视剧的情节不要上演啊。

  但往往事与愿违。

  “不行,好像不能动了。”虞奚倒吸了一口冷气。

  樊城心思转了一圈又一圈,好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咬了咬牙,“你等等,我进去抱你出来。”

  “哦,诶!”虞奚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别,别进……”

  哗啦,门开了。

  虞奚不忍看这壮烈的一幕,闭上了眼睛。

  樊城看不到人,只能拿着块浴巾比划比划这,比划比划那,“喂,你头在哪边?”

  虞奚声若蚊吟,“这边。”

  “脚呢。”

  虞奚用脚轻敲了敲地面。

  樊城找到位置,扔下浴巾,一个人的曲线显露了出来,包括五官。

  “呸呸,浴巾把我脸蒙上了。”闷闷的声音。

  樊城轻颤着伸出手,把浴巾往下拽了拽,“这样呢?”

  “恩,盖好了。”虞奚的语气中多了一个称为羞涩的情绪。

  樊城根据人的大概比例,找准胳膊和大腿的位置,一把抱起了虞奚。

  手上柔滑白嫩触感令人心生杂念,樊城尴尬地清咳一声,神色陡然变得无比正经,“抱歉。”

  “没,没事。”

  虞奚这时候竟然恨不得那浴巾把她脸盖住算了。

  快速又不失稳妥进了客房,樊城身体僵直,动作虽生疏却极力保持温柔。

  大床凹陷下一块,虞奚的身高暴露无遗——一米六五。

  柔软的床垫让虞奚腰间的疼痛少了许多,顿时不想离开了。

  “唔啊——”一声极其暧昧的呻吟声传出。

  虞奚迅速捂住嘴,眸中满是惊诧,脸色青红白紫变幻不定,透着窘迫,“呜呜哇……”欲盖弥彰地捂住脸。

  床上的凹陷少了两条手臂,樊城了然地勾了勾唇角。

  “哎哟!”一声痛呼。

  樊城一惊,“怎么了,腰很痛吗?你在这等会儿,我去给你找药。”

  火急火燎地跑出房间。

  虞奚小心翼翼地张开五指,通过指缝观察四周,不见樊城身影,顿时松了一口气。

  “家里没药,我去外面药店买。”

  樊城又走了。

  虞奚看着自己多此一举的双手,又是一声“嗷呜”。

  真丢脸,又忘了她是透明人,樊城看不见的。

  樊城火急火燎地下楼跑到附近的药店,一口气不停歇地道,“你们这有治腰伤的药吗?”说完,狂喘粗气,却不显粗鲁仍透着雅致。

  药店售货员一惊。

  “有没有!”樊城皱眉,加重声音。

  售货员猛地回神,快速回道,“有,有专门治腰伤的药膏,效果很好。”

  “拿给我。”

  一个声音忽然在樊城耳边响起,“弟,你腰受伤了吗?”

  樊城受惊手一抖,药膏差点掉落。

  樊城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无奈道,“怎么有空来找我了,你现在不应该是在上海工作吗?”

  女子笑不露齿。

  公园长椅上。

  樊城余光瞟她,“你还没说你怎么来了呢?”

  樊泠摘下墨镜,伸了个懒腰,“这就是你对待许久不见的姐姐的态度吗?恩?小城,你不乖哦。”

  樊城深知眼前女人的恶劣性格,“你是不是又翘班了。”

  樊泠身子一僵,幽怨的看向樊城,“小城,你就不能给姐姐留点面子吗?”

  “那就是翘了。”樊城肯定的说。

  樊泠皱了皱鼻子,认真地辩驳,“我那不叫翘班,叫放假。”

  “那你有告诉你的经纪人和剧组的人吗?”樊城犀利的提出关键。

  樊泠无语梗塞,而后故作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哎呀,那种小细节就不要在乎了,对了弟,你刚才买治腰伤的药,你的腰受伤了吗?”

  说着,就要去摸樊城的腰。

  樊城向旁一闪,樊泠坚持不懈,樊城一把抓住樊泠作乱的手。

  无奈道,“不是我。”

  樊泠的手停了下来,“不是你,那是谁?你女朋友吗?”饶有兴趣的问。

  “不是,我没有女朋友。”

  樊泠收回手,戳着下巴,“不是女朋友?啊!小城,你不会把陌生女孩子带回家了吧,哇,小城,你好大胆啊。”

  樊城黑线,“你想多了,还有你的称呼能统一一次吗?一会儿‘弟’,一会儿‘小城’的。”

  樊泠嘿嘿一笑。

  樊城惯性地涌起一股不安。

  很是排斥地道,“你一这样笑,就没好事,说吧,你又要我帮你什么忙。”

  樊泠又一笑,谄媚地伸过手揉捏樊城的肩膀,“那个,是这样的,弟,我来这边是一时兴起,所以呢,酒店都住满了。”

  眼神怀疑,“你不会是想住我这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