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福利(我笑)
别不药2020-02-06 11:273,113

  “答对了。”

  樊城噌地一下站起身,声音略大,“不行!”

  樊泠奇怪道,“弟,你干嘛这么激动啊,以前我这么说,你都会让我住啊。”

  樊城咽了咽口水,“不行,这次不行。”

  樊泠挑眉,“弟,你不会真的藏了女孩子在家吧,还是男孩子?”

  樊城装作恼羞成怒,“女孩子也就算了,你后面那句男孩子是什么东西,还有我再补充一句,我家没有女孩子,更没有男、孩、子!”

  抬脚便走,“你赶紧回上海吧,剧组发现你不见了,该闹翻天了。”

  “诶,诶,弟,你不会真的抛弃我了吧。”樊泠不敢置信地喊,“小城!小城!你真走啊。”

  樊城走得更快了。

  虞奚的存在要是被他姐发现,一定会闹翻天的。

  死也不能答应了。

  “小城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不会真被我说中了吧。”樊泠惊讶中三分了然。

  “膏药我买回来了。”樊城把膏药放到床头柜上,“你自己能贴药膏吗?”

  虞奚动了动,浴巾稍微滑落,腰间同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脸因痛苦变形扭曲,虞奚短促地“啊”了一声。

  樊城一惊,着急查看虞奚的状况却无从下手,只好开口询问,“虞奚,你怎么样了?”

  “没事,没事,不过,我可能不能自己贴了。”

  虞奚快哭了。

  她怎么能这么倒霉,先是莫名其妙变成透明人,后又被戳穿她妈一点都不喜欢她,还把她排斥在外的事实,好不容易能和男神亲密接了,竟然浴室滑倒伤了腰。

  夭寿了。

  “我找人来帮你,你先解除现在这个状态。”樊城说着就要往外走。

  “不要!”虞奚吃惊,噌地一下坐起,腰间又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断了。

  樊城大惊转头,视线定格。

  “你、你,你的浴巾掉了……”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绅士的偏过头。

  痛得龇牙咧嘴的虞奚收到提示,恍恍惚惚地生硬低头看去,顿时脸色一白又迅速蹿红。

  “啊——”

  刺耳的声音仍穿破耳蜗,刺得耳朵不舒服,樊城不适地微微蹩眉,“我什么都没看见。”

  虞奚的叫声陡然灭了,“额…好像是诶。”

  樊城舒了一口气,偏着头不去看,“你先把浴巾拉起来。”

  “哦。”

  虞奚动作那叫一个迅速快捷。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樊泠想了又想,吃闭门羹也要挑吃谁的闭门羹。

  而且都这个点了,她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装得可怜一点,她弟弟应该不会那么狠心将她拒之门外的。

  刚要按门铃,门内陡然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尖叫声。

  “额…我没听错吧,弟弟居然真的藏了一个女孩子在家,哇。”樊泠眼珠微转,坏笑,“我还是不去打扰弟弟的好事了,虽然不是男孩子。”

  樊泠遗憾地“啧”了两声。

  “算了,今天就去小花家凑一凑吧。”樊泠调笑的抹了一把下巴,“弟,姐给你创造的好机会,不要浪费了啊。”

  樊泠转身走掉,却殊不知她弟弟正面临人生最大的难题,没有之一。

  “你背过身去。”

  樊城强自镇定地板起脸,脸颊无端飘来两朵火烧云。

  虞奚同样好不到哪去。

  头深深埋在枕头里,脸颊的热度都快把枕头烧着了,“哦…哦。”

  “是这吗?”

  “呀…不是,再下面一点。”

  “这?”

  “…不,左一点。”

  “这。”

  “恩…恩。”

  樊城惊异地看着眼前的变化,贴好的膏药竟然一点点透明化了。

  “你到底是谁。”没等虞奚开口,樊城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堵死了虞奚的路,“别再用上次的说辞,一个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还能分辨。”

  刚才的旖旎气氛四散。

  虞奚沉默了一会儿,“我叫虞奚,是你的学妹,也是西大艺术系的学生。”

  樊城不惊讶,虞奚反而有些不解。

  “你不惊讶我是你学妹的这件事吗?”

  樊城淡淡反问,“我该惊讶吗?你觉得大半夜会有人跑到陌生的学校嚎啕大哭吗?”

  虞奚一噎。

  半晌儿,喏喏开口,“我是突然变成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变回去,所以刚才才那么着急拦住你。”

  樊城点头。

  虞奚这次学聪明了,没有问出口,只默默想,樊城不愧是男神,抗惊讶能力都比一般人高。

  “你在变成这样之前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虞奚彻底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热枕地看向樊城,“没有啊,我还是像以前一样上课、吃饭、上课、吃饭、睡觉,唔…起床吃饭再上课。”

  “那就奇怪了,一般来说,这种能力的到来都是会有前兆的。”

  樊城奇怪地抖了抖身子,为什么忽然有种被人当成了食物的怪异错觉呢?

  “算了,木已成舟,再想也无用。”樊城站起身,“你腰受伤跟我有一定关系,在伤好之前,你就先暂时住在这里吧。”

  虞奚微惊,“可以吗?”所以说,男神,你到底在浴室玩什么了。

  樊城点头,语调偏冷,“恩,不过有一条,没有经过我允许别乱进我房间,除此之外,你随意。”

  转身离开。

  虞奚嗅着身上属于樊城的衬衣,一抹弧度悠悠爬上了唇角。

  脸腾地红了,一把扯过被子,裹成了茧状物。

  黑暗中,一声骨头错位的脆响伴着某人的低呼,在室内飘飘回荡。

  次日一早。

  虞奚迷迷糊糊抬了抬眼皮,错眼一看,床头柜数字钟表上,四个猩红的数字一下刺进了虞奚的眼眸中。

  09:56

  “啊——”虞奚慌慌忙忙下床,“迟到了,迟到……”

  声音忽然卡在了嗓子眼,茫然环顾,“这里是哪啊?”

  窗外,橙黄的阳光打了进来,暖暖的,柔柔的,落了一地余晖,眨了眨眼,景色不变,记忆一点点回笼。

  “啊……”无意义的发出一连串平音,脑子还是一团浆糊。

  她这几天的经历都可以被拍成一部跌宕起伏的电视连续剧了,而且是绝对不会引人注意的那种。

  女主那么废柴,男主还不知道在哪边。

  “等等,我昨天腰好像受伤了。”

  脑子迟钝的虞奚痛觉神经也好似变迟钝了,这会儿才一点点密密麻麻的涌上痛感。

  “痛痛痛痛痛……”

  仰倒在大床上,腰间的疼痛被柔和的羽绒被一点点安抚了下来。

  伸出手,阳光从指缝间漏了下来,“好不真实啊,和樊城那样的男神同居什么的,等等,同居!对,我们现在不就是……”

  耳尖染上嫣红。

  “咕咕咕——”

  一道极破坏气氛的声音突兀插了进来。

  “饿了,从昨天开始就没吃饭了。”

  有了刚才的教训,虞奚不敢太放肆,一手扶着腰,像怀孕了的孕妇似得起身,推门出房间。

  犹豫不定,“我是先去洗衣服呢,还是先去弄饭?唔……”

  选择纠结症犯了。

  “咕噜噜……”

  这道天降的声音帮虞奚下了决定。

  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仅有几个鸡蛋和西红柿,翻箱倒柜,只找出了一袋方便面。

  看了看仅有的食材,虞奚深吸一口气,“做炒面吧。”

  吃完饭,虞奚拍了拍饱腹的肚子,洗好碗放进碗柜,里面仅有的几个碗还是未开封的。

  冒出了一个疑惑,“他都不在家做饭的吗?”

  浴室,她的衣服杂乱地堆放在洗衣橱里,皱皱巴巴的,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快速洗完衣服,虞奚又无事可做了。

  她在家就闲不住,这忽然闲下来,她还有点不适应。

  “我还有什么事忘了呢。”忽然灵光一闪,“啊,我忘了请假,而且要到这边住,还需要整理一些衣服。”

  想了想,“恩,回趟学校吧。”

  不过她的衣服洗了。

  虞奚苦着脸。

  只能穿樊城的衣服了,幸好别人看不到,最关键,不会被樊城进行时或未来时的另一半看到,不然她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都赎不了罪。

  请假好说,就是请多少天难办。

  这种透明的状况会保持多少天,她心里没底,一个月,一个月是最低底线了。

  再多,她只好办“休学”了,虽然旷课会被扣学分,但这是无奈中的无奈。

  途径上次那个画室,虞奚感叹,“不愧是艺术系的天才画家,连私人画室这种东西都有。”

  里头突兀传出一道十分尖锐的轻蔑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