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吵
别不药2020-02-06 11:272,889

  “哟,咱们的樊大男神准备大赛呢,画出几幅惊世之作了。”此起彼伏,与赞扬的话完全相反的语调。

  虞奚没有听到樊城的声音。

  “行了,雷毅,够了,我想,樊城一定不会令人失望的,毕竟有他爸爸在啊,你说呢,樊城。”

  樊城依旧没有回话。

  虞奚皱眉,这话听起来更不对劲,像是在暗讽樊城。

  不多时,门被打开,走出两个人,前头的人气质温和,举止优雅,后面的人贼眉鼠眼,典型的小人模板。

  虞奚略一想,狡黠一笑,小小挪了一步。

  那个叫雷毅的人惊呼,下一秒,他便一头撞在了墙上,好一声巨响。

  雷毅边揉着头,边痛呼,像个供人玩乐逗笑的滑稽跳蚤。

  虞奚差点笑出声。

  温和男人的脸一下沉了下来,乌云密布似滴得出墨来,与刚才截然相反的阴暗气质漫了上来。

  虞奚不由打了个寒噤,笑意被强行塞了回去。

  “雷毅,走了。”偏生这语气温柔的要命。

  过了好几分钟,虞奚的身体才一点点回温。

  手放在门把上,要开不开。

  虞奚担心樊城知道她听到了那些话会很难堪,但不进去,她又放心不下。

  眸子微沉,她推开了门。

  樊城没有动,数不清的纸团飞到了各处,满室杂乱不堪,他面前是一张白纸,纯洁素净。

  走上前,虞奚瞧见他手两边的围裙都被捏皱了。

  “樊城?”

  樊城顿了一会儿,沙哑道,“你来了。”

  “恩。”

  两人无话。

  虞奚想搭上樊城的肩膀,无声的给他鼓励,想对他说“不要气馁,我相信你”,但她什么都没有做。

  因为她有一瞬间觉得,那种东西一点用都没有。

  樊城忽然开口,语调很低沉,很平淡,“你说,我是不是个只会靠父亲的废物。”

  虞奚一惊,下意识道,“怎么会?你可是天……”才画家。

  樊城转过了头,一双乌黑的眸子古井无波,仿若无神,好似在问虞奚,又好似没问,更好似自言自语。

  “你不是,”虞奚双手搭上了樊城的肩膀,定定道,“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让我看油画看哭了的画家。”

  那一年,选专业选错科的虞奚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念头到达了艺术系的大楼。

  而她一进入大楼,挂在墙上的那幅《小城》便以不容忽视的强势姿态闯进了她的视野,在她的世界留下了抹不掉的刻印。

  大概是从那一刻,她爱上了画画,也变得很崇拜樊城。

  樊城有些迷茫的微眯眸子,“是吗?”

  虞奚点头如捣蒜,生怕点晚了,樊城会哭出来一般。

  瞧着瞧着,樊城“噗呲”一声笑了,如春雪融化,清清冷冷的面容软化了,两个人的距离似乎缩短了。

  虞奚看呆了。

  男神一笑,威力堪比核武器。

  炸得虞奚失去了思绪,脑子一片混沌不清,迷迷糊糊间,只想将一切美好的东西都端到他面前。

  古人说:红颜祸水,今天一见,蓝颜更殃民啊。

  “咳咳。”樊城恢复了平时的清冷,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刚才那个人不是他。

  虞奚猛地回神,发觉自己竟然看一个男人看呆了,脸腾一下像蒸包子的笼屉,红了。

  “对了,忘了问,你到学校来干什么?”

  虞奚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来意说了。

  樊城“哦”了一声。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樊城不爱说话,虞奚是想找话题不知道找哪个。

  偶然瞥到地上的废纸团,灵光一闪,捡起一个纸团展开。

  是一幅半成品。

  “哇!”虞奚震惊的无所言说,“好美丽啊,这是落日吗?”

  樊城没有半点被夸奖该有的神情,淡淡道,“恩。”

  想起那两个人提到的大赛,和她自己的了解,虞奚好奇道,“樊城,你大赛准备画夕阳吗?”

  樊城摇头,“不全是,我想用夕阳表现一种欢快的气氛。”

  “诶!”虞奚想了想,惊叹,“那个难度很大啊,众所周知,夕阳一般是形容生命走向衰弱、死亡,而你却想用夕阳表现欢快这个截然不同的词汇。”

  “恩。”樊城的眸中多了一份向往,“你不觉得换个角度想,夕阳会有不一样的解释吗?夕阳会落下,而新的一天,它会以朝阳的形式重回天空,象征着源源不断的希望。”

  虞奚眨眨眼,亮晶晶的。

  “恩。”如果是你,一定会让看的人感到希望的。

  樊城低下头,眸子被垂下的头发遮挡,“可是我总是抓不住那个感觉。”

  虞奚一愣,笑道,“不会啊,我觉得很好啊,很美很震撼,而且画画这东西嘛,我觉得开心就好,再说你可是天才……”画家,怎么会画不好。

  “不对!”樊城厉喝,声音慢慢缓了下来,漠然道,“那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它光有美感,却没有灵魂,你懂吗?!”

  尾调又扬。

  虞奚被樊城突来的大小声吓到了,噤声。

  樊城忽然又恢复了平静,喃喃道,“我真是昏了头,怎么会问你这种问题,你又不懂。”

  冷眼看虞奚,“画画不是儿戏,不是什么开心就好,是需要百倍千倍的努力,以后我的事你少管,我和你顶多是责任人与被责任人的关系,伤好了就赶紧离开吧。”

  樊城话出口,自己先愣住了。

  虞奚呆呆的,眸子渐渐恢复清明。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声音很轻,吹散在风里。

  她仰起头,樊城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听见她的声音。

  故作欢快的,“你放心 我会离开的,我觉得我的腰好得差不多了,昨天的事谢谢你,这段时间打扰了,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再见。”

  再也不见。

  不知樊城有没有听到前一句,虞奚也没去深想,悄悄退出了画室。

  画室彻底安静下来,纸张被微风吹的小声作响,樊城仍保持着望向门口的姿势,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虞奚在走廊狂奔,穿过林肠小道,停在了西元大学最古老足以几十人合抱的古树下。

  喘着粗气。

  “啊啊啊——我干嘛要跑走啊,又不是我的错,明明是他吼我在先啊!”虞奚用力揉搓头发,发泄一般。

  舒了一口气,靠着古树坐了下来。

  仰头望着头顶的绿荫,眼神涣散。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明明可以好好说的,又不用为了这个生气,被人嘲讽的次数还少吗?听得多了,还差那一次?而且人家可是天才,瞧不起……等等,就算他是天才画家也不该瞧不起人啊!”

  顿了一会儿,又是一声叹气。

  “不过我为什么…会…这么……”在乎他的态度呢?

  这一次,我为什么这次不能装作自己是聋子瞎子呢?又不是没装过。

  难道是因为这是第一次被人当面看不起?

  不,好像也不对,爸妈,小妹,老哥,都嘲讽过她啊,她也没有生气的。

  “明明他说了那样的话,我为什么……不,不对。”他会借她肩膀哭泣,他会容纳没有地方去的她…他是个好人,对她很好很好的好人。

  所以,才会特别生气吧。

  “得到后,再失去,才会更加的难以割舍。”

  总归是我过于依赖不属于我的东西,忘了,世上,除了她本身,再无其他长物。

  身无长物,多好的形容词啊。

  虞奚深吸了一口气,清新充斥阳光味道的空气闯进了鼻子,意识渐渐模糊,呼吸慢慢平稳。

  夜晚十点。

  樊城又一次假装路过门口,门铃声还是没有响起。

  反复几百次后,他忍不住了。

  “不行,我得出去找一找。”边穿鞋边找借口,“她有没有别的地方去,我找人是出于人道,恩,而且她体质虽然特殊,遇险了却更不容易获救,所以我必须去。”

  打开门,一个高挑成熟的美人扑了上来。

  哭诉道,“小城,救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