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恐怖的生姜饮
别不药2020-02-06 11:272,982

  你这样说,我更想误会了。

  虞奚病中还不忘吐槽。

  “还冷吗?”樊城没那些杂念,一心想着虞奚的身体。

  故意想歪的虞奚暗暗骂了自己一声。

  “恩,好多了。”这句没有勉强。

  樊城松了口气。

  生病的人特别爱困。

  一刻钟后,身侧人的呼吸渐渐平稳,樊城翻身下床,准备去弄点适合风寒感冒病人吃的东西。

  站在厨房,樊城一手拿着手机百度,一手握着菜刀,身上围了一个小熊维尼的围裙,有种莫名的可爱感和搞笑感。

  虞奚很可惜地看不到一幕了。

  “生姜饮,生姜30克,红糖30克,煎汤分三次服用。”

  放下手机,拿起一块生姜,放在菜板上,举起菜刀利落的一切……没断,樊城另一只手按住菜刀,向下用力压。

  生姜切下来一大块。

  拿起,打量,“这有三十克吗?”

  皱眉,思索的样子像是在思索什么世纪难题。

  “算了,就这么着吧,对了,还有红糖。”打开上方的柜子,巡视,“红糖,红糖,我记得上次姐来的时候,带来过一袋。”

  瞥见一个红色袋子,一亮,“啊,找到了。”

  拿出红糖,往菜板子上倒,起初一小点一小点的倒,后来就豪放了,然后就倒多了。

  半袋红糖都被倒出来了。

  樊城拧眉。

  嘀咕,“有三十克吗?感觉多了。”

  抓起一把,又放回点,又抓起一点,又少了,再放回去点……重复这个动作,结束的时候,红糖少了三分之一。

  还不错了。

  拿出锅子,倒水。

  “煎汤应该有水。”樊城自语。

  开灶。

  一时没个准,开大了,在周边放着都烧手,赶紧又调小了。

  “恩,这样的火应该够了。”

  拿起生姜,直接扔了进去,溅起水花,不烫,也不凉,也不温,应该处于温和凉的中间量。

  再把红糖撒进去。

  水立刻红了,深红色,比血还红。

  樊城拿起手里,念叨,“煮开三到五分钟,热服。”

  定好点,樊城时不时拿个锅铲搅一搅。

  叮!

  到点了,樊城熄了火,双手举着锅往碗里倒,生姜先掉进去,溅起热汤,樊城抽气,手背上多了一个小红点。

  一碗盛好。

  樊城去端,烫手了。

  生姜饮煎出少许,料理台多了几滴红水。

  “嘶嘶——”忙放到冷水下冲,冰凉的水打在烫伤的手上,清凉舒适。

  学奸了的樊城用毛巾包裹着热汤碗,小跑着进了客房,放到了床头柜上,因为有毛巾,没发出太大的声音。

  推了推虞奚。

  “喂,醒醒,喝点生姜饮再睡。”

  虞奚挥了挥手,像驱赶蚊子一般。

  樊城出奇的好耐心,又推了推,声线偏冷,“醒醒,醒醒,喂,醒醒……”

  千呼万唤,虞奚醒了。

  迷迷瞪瞪睁眼,眼皮还没张利索,眸中带着水雾,像只刚睡醒的小奶猫,不过这样的美景樊城注定鉴赏不到了。

  “干什么啊?”软糯的声音瞬间柔化了樊城的心。

  “喝生姜饮,对治疗风寒感冒很有效。”说话还是略显生硬,大概是不适应这种温柔的口吻。

  虞奚“哦”了一声,接过碗。

  霎时间,尚不清楚的脑袋一下子清明了。

  吞咽了一下口水,此刻,虞奚无比感谢樊城看不到她表情这一点。

  不用照镜子,她也可以猜出,她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又错愕又惊诧,还质疑的,这东西真的能喝吗?

  一大块生姜在红糖水中沉浮,用勺子搅拌,好多红糖小颗粒被捞出。

  这还没化开呢,樊城是放了多少红糖啊,喝下去,会不会呴死她了啊。

  樊城完全不知他煮的有多糟糕,不过,这也是一种幸福啊。

  “怎么样?”声线平冷,却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虞奚咽了一下口水,“我喝一口啊。”应该喝不死人,又说不定,樊城的料理就是表面看着很糟糕,但实际很好喝的那种。

  生姜嘛,怎么放都不为过,直接放块也是种特色,红糖吗?他可能口味重,所以多放了,也没关系。

  抱着这样的念头,虞奚沙场就义一般喝了一口。

  又甜,又辣?

  怎么会辣?

  吐着舌头,却不敢发出嘶哈嘶哈的声音,眼圈红了,辣的。

  偏樊城还一副很期待的模样,虽然本人不觉得。

  虞奚戳了心脏一箭,笑道,“很好喝,好喝,好喝……”声音越来越低。

  樊城不察。

  第一次做东西就被人称赞,樊城不知为什么比他得第一个少年绘画比赛的冠军奖项还高兴。

  压抑心情,轻咳了一声,“好喝,你就都喝了吧,感冒能好得快。”

  虞奚泪流满面地应道,声音略显呜咽。

  “咕咕咕——”

  虞奚哭泣的动作一滞,抬头,“樊城?你,你饿啦?”

  樊城如玉一般的脸庞顿时像在蒸笼里头蒸过一回,鲜红鲜红的,和西红柿一般。

  恼羞成怒,“没有。”

  咕咕咕——

  肚子好不给力的给他唱反调。

  虞奚笑了,声音不大。

  樊城深吸了一口气,红晕褪了下去,清了清嗓子,“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转身踱步而出。

  虞奚想了想,穿鞋下床。

  客厅,樊城在喝水。

  “喝水不管饱,我帮你做点东西吧。”声音比最初多了一分松快。

  樊城清冷的面庞找不出任何和刚才有关的痕迹了。

  “那……谢谢。”樊城没有硬撑,很礼貌,很淡定。

  虞奚点点头。

  打开冰箱门,空空一片,樊城瞧见,一愣,解释了一句,“我不常在家吃东西。”

  虞奚了然,关上门,“那我们去买菜吧。”

  “买菜?”

  “恩。”

  “可是你还生着病。”樊城微微蹩眉。

  虞奚大包大揽的摆了摆手,“没关系,一点小感冒奈何不了我的。”

  菜市场闹哄哄,樊城很不适应。

  虞奚瞧了瞧,犹豫道,“要不我们还是去超市买点菜吧。”

  樊城躲过卖肉人脏兮兮的手,身体略显僵硬,表情难看,“恩、恩。”

  超市在隔壁,买菜区虽然同样闹哄哄,却不似菜市场那样杂乱。

  樊城明显松了一口气。

  虞奚一边挑菜,一边小声问樊城,“你喜欢吃什么蔬菜,有专爱的吗?”

  樊城摇了摇头,“没有。”

  又添了一句,“我不喜欢吃葱、香菜、还有蒜。”

  虞奚楞了一下,微勾唇角,离开了香菜的区域。

  “那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恩。”

  樊城寡言少语,虞奚也不是多话的人,她挑,他拿,最后,他付账。

  但虞奚期待中的男友力爆棚的帮拿东西却华丽丽的流产了。

  回到住处,樊城想帮忙,但奈何手艺太差,添乱倒是一把好手。

  在樊城又一次把黄瓜丝切成块,把糖当成盐后,虞奚将其赶了出去,美其名曰,“厨房不是男生该进的地方”。

  一个小时,三菜一汤成功出炉。

  两热菜,一凉菜,外加一个紫菜蛋花汤。

  虞奚双只眼睛亮晶晶的,“你快尝尝看,这个汤简单了点,不过我加了特别的料,是很特别的味道。”

  樊城拿起勺子,要落不落,“汤在哪?”

  虞奚脸一红,抽回手,“抱,抱歉。”

  樊城无奈,“你道什么歉啊,又不是你的错。”

  “哦?哦。”虞奚又红了脸,下意识低头鞠躬喊“抱歉”,“噹”地一声巨响,然后是筷子勺子振动的清脆声响。

  “抱抱抱…歉。”虞奚这回儿连话都说不好了。

  樊城不说话了,再说下去,会陷入死循环的。

  用勺子舀了一勺汤,放到嘴边,汤入口,紫菜香味完美融进汤里,没有鸡蛋的腥味,咸淡适中,还有一股很特别的甘味。

  “好喝吗?”

  “恩,很好喝。”

  虞奚小小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

  咕咕咕——

  两人动作一顿。

  虞奚欲哭无泪,才笑了樊城肚子叫,就轮到她了。

  风水轮流转,明日到我家啊,看来嘲笑别人要不得啊,这不,报应就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