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病了
别不药2020-02-06 11:273,256

  吸哈吸哈地喝完最后一口汤,虞奚放下泡面桶,摸了摸额头的汗,“哇,好畅快,好久没这么吃泡面。”

  在宿舍,她是个“低调”的人;在家,虞爸虞妈一致对外,坚决不允许家中出现任何亚健康食物。

  就连最受宠爱的虞施施都不敢在家吃泡面,就更别提虞奚了。

  收拾好残局,虞奚准备离开。

  手刚搭上门把,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虞奚登时一顿,不过来人没给虞奚多长时间反应,那道彷如在身侧的脚步又重重落下。

  她瞬间解冻了。

  手忙脚乱地找地方躲藏。

  桌子底下不行,床底下,太小,而且塞着好多东西,挤不下一个人。

  阳台!更不行,会被人……等等,她是透明人啊,不会被看到的,而且来人也不一定是进这间宿舍。

  那她还慌什么?

  问题解决了。

  虞奚不动如山的屏息听着门外的动静。

  听声音,那人打开了在隔壁的时候拐了个弯,声音渐渐远去,应该是上楼了。

  虞奚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推门,望向楼梯,只瞧见一个背影。

  那人长发飘飘,一身天蓝色的裙子十分相称,气质如兰,手里还捧着一本书,应该是个淡然文静的女孩儿。

  “有点眼熟啊。”

  虞奚嘀咕。

  小偷一般举着行李箱,下楼,又躲过门口两眼如摄像头探照灯的宿管阿姨,放下行李箱,飞快又不失稳妥地离开了宿舍楼的范围。

  呼了一口气。

  虞奚恢复了正常的步速。

  走着走着,前头忽然传来争执声。

  离得有点距离,虞奚没听清,一时好奇,便快走了几步上了草地,躲在一株大树后,窥探。

  一男一女。

  恩,情侣吵架的配置。

  男的帅,女的靓。

  恩,不错,俊男配靓女,天生一对。

  恩?等等,怎么有点眼熟。

  樊城?!那另一个……

  虞奚掉头,眼珠快要惊掉了,“卢……”萤蓥。

  飞快捂嘴,后两个字“胎死腹中”。

  不过是虞奚的错觉吗?感觉樊城朝这边看了一眼呢。

  侧耳去听,大半都是卢萤蓥在说,樊城敷衍应付。

  “阿城,学校附近最近新开了间日本料理店,我们去吃吧。”

  “我不喜欢日本菜。”

  “那,韩国料理怎么样?我爸爸是那间店的VLP。”有些得意洋洋的模样。

  “我也不喜欢。”樊城的声音又多了几分不耐,“是菜我都不喜欢,我现在不想吃饭。”

  卢萤蓥大概有些词穷了,“那,那我们去吃,不,我们去喝……”

  “什么都不用,我还有事先走了。”樊城说着就要走。

  卢萤蓥不死心的伸手拉住樊城的胳膊,好似诱惑,不,那就是诱惑,还明目张胆,“阿城,全国艺术大赛的评委有一位是我叔叔。”

  虞奚咬牙,暗暗鼓励樊城:你千万不要答应啊,你忘了大明湖畔的夏雨…啊呸,是、是是……你那未来的真命天子了吗?

  千万要坚持。

  要记住“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啊。

  樊城一把甩开卢萤蓥的手,语气更加冰冷无情,“别用那种肮脏手段侮辱油画,卢萤蓥,如果你不想在我这儿保留对你的最后一丝好印象,你大可那么做,但我不会接受,只会觉得你很卑劣。”

  樊城大概头一次说这么多话,卢萤蓥呆住了,紧握樊城袖口的手指也滑了下来。

  虞奚倒吸了一口凉气。

  樊城这话对一个女孩儿,还是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说,太狠了点吧,看来,之前,樊城还嘴下留情了呢。

  樊城冷然离去。

  卢萤蓥低着头站在原地,失了魂一般,那双眸子大概闪过不可置信和痛苦悲伤吧。

  想着,虞奚还有些同情她。

  喜欢上了一个不爱她,说话还如此不留情面的男人,再加上,这个男人和她是根本性别出了问题。

  她们两个是“同病相怜”啊。

  倏地,卢萤蓥动了。

  含着怒气一跺脚,小女儿娇态尽显,对着樊城的后背大喊,“阿城,我是不会放弃的,你等着瞧吧,哼!”

  说罢,利落的转身离开。

  虞奚看呆了。

  她错了。

  卢萤蓥和她不一样,她比她更有勇气,更大胆多了。

  同情转成了佩服。

  拖着行李箱慢慢走,思绪飘到了九霄云外。

  一个人突然出声,“喂。”

  清冷的语调很耳熟。

  谁呢?不过一定不是在喊她。

  虞奚完全不作他想。

  仍慢慢走。

  “虞奚!”

  虞奚顿住,茫然抬头,没看见人时还在想,是在喊我嘛?看见人,就不怀疑了。

  “樊城?”

  樊城面色清冷,语带质问,“你昨天怎么去哪了?”

  “恩?”虞奚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话有点像弃妇质问丈夫啊。

  樊城大概也察觉了,皱了皱眉,换了一种说法,“你昨天怎么没回来?”

  还是不对。

  虞奚眨了眨眼。

  樊城感觉虞奚在看他,耳尖泛红,声音微扬,“我是说,我昨天给你留钥匙了,你怎么没回来,害得我担心了一整天。”

  感觉樊城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虞奚唇角缓缓上扬。

  不过……“钥匙?什么钥匙?我没见到啊。”

  樊城皱眉,“我就放在了门上了,你没仔细找找吗?”

  虞奚一僵,找?她一心以为樊城不想要她回去暂住了,哪里会想到要找钥匙。

  她可能又是自卑心作祟了吧。

  “抱…抱歉。”

  反射性地道歉了。

  低下头的虞奚不安地咬着下唇,樊城会不会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啊。

  “你道什么歉啊?”

  “没,没事。”虞奚又反射性的开口了,然后懊悔也紧接着来了。

  暗骂了一声。

  樊城没有在意这一点,“哦,那就好,你……”

  “你!”

  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住口。

  “你先说吧。”樊城开口。

  虞奚摆手,“我的事不要紧,还是你先说吧。”

  说完,打了一个喷嚏。

  樊城一惊,而后皱眉,“你生病了?你昨天不会是在外面露宿了吧。”

  虞奚一不小心咬到舌头,暗道:樊城不会吧,这都能猜到,男神还有探案这一技能吗?

  “没有。”又一个喷嚏。

  打脸了。

  空气静默了一秒。

  虞奚快哭了,“我真的没有。”

  又一个喷嚏,“我…”喷嚏一个接一个,有停不下来的趋势。

  樊城笑了一声,“你先跟我来吧,我去给你买感冒药。”

  虞奚呜咽着应声。

  两人走在路上,虞奚不停地打着喷嚏,一句话都说不好,樊城沉默,像是在想什么的样子。

  “对不起。”

  樊城忽然开口。

  虞奚怔住,想说什么,喷嚏又来捣乱。

  “阿嚏,阿嚏,阿嚏…我…阿嚏,没有,阿嚏,在,阿嚏…在意……阿嚏,阿嚏……”

  沉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樊城噗呲笑了。

  虞奚继续打喷嚏,出神地想,樊城是第三次笑了吧,不过,这种“熟悉了没什么”的感觉是什么鬼。

  都不会震惊了。

  “对了,你刚才道什么歉?”回过神,“哦?你说昨天的事啊,我已经忘了。”

  这大概是虞奚唯一的优点,能够自我调节。

  怔了一会儿。

  樊城轻声“恩”了一声,大概说出了沉积的话,他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到了药店,买药,买水,喝水,吃药。

  “谢谢,买药的钱,我会还你的。”

  “不用了。”樊城的声音恢复了清冷。

  虞奚没有出声,说不如做,总之她会还的。

  “在你变回来之前,就暂时住我那儿吧。”樊城许是为了赎罪才这样说,又或者出于同情?不过不管是哪种原因,他却反常的表现得很冷淡。

  耳尖是个漏洞。

  虞奚认真地总结。

  微楞后,笑了。

  “恩,谢谢你。”十分真诚。

  樊城快步向前走,语气轻嘲,唇角却微扬,“我只是想帮人帮到底,虽然第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帮你,但既然帮了,我就不会半截儿落跑,还有,就算是别人,我也不会装作视而不见的。”

  虞奚小小失落了一下。

  不过旋即想到,“他现在帮助的人是我啊。”所以,还失落什么?

  小跑跟上,樊城听见声,刻意放缓了速度。

  本来只是小小的感冒,却又扩大的趋势。

  虞奚躺在床上,不停地打喷嚏,说话时鼻塞声重,又咳嗽不断,头痛,呻吟不止,还有头晕的现象,浑身发冷。

  樊城跑回房间抱了被过来,盖在虞奚身上。

  “这样呢,这样好点吗?”

  虞奚上下牙齿打着架,“好,好点了。”

  明显还冷,却死撑。

  樊城咬了咬牙,穿鞋上床,抱住她,又帮她掖了掖被角,还顺便解释了一句,“没有被了,只能这样,你别误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