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浴室篇发表
别不药2020-02-06 11:272,950

  长椅很凉,不是刺骨的寒,但体质差的人躺在上面绝对会感冒。

  虞奚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套偏厚一点的衣服,铺好,在肩膀的位置,又找了一个毯子出来,准备留着盖。

  但是行李箱比较难处理。

  这里流浪汉多,如果不看好,行李箱一定会被偷走的。

  但是她又不能时时握着,藏起来又容易被找到。

  虞奚犯了难。

  灵光一闪,虞奚搬起行李箱放到了长椅的一边,枕着,不舒服是一定的,只好把铺在肩膀位置的厚衣服放到脑袋位置。

  毯子盖在身上,不够长,大腿露了出来,幸好她穿的是长裤。

  不过刚才那一磕,她的裤子破了。

  虞奚只好又往下扯扯,盖住了伤口。

  这样睡觉的姿势不太舒服,但时不与我,受制于环境,只能如此了。

  夜空零星几颗星子,很暗淡,月亮很模糊,像是被一层雾挡住了,但它依旧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虽然是它离地球最近的缘故。

  但不可否认,那也是一种资本。

  阖眼,睡意上涌。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只手在身上摸来摸去。

  虞奚费力地抬了抬眼皮,颇漫无边际地想,哦,是一个十分消瘦梁两鬓花白的老奶奶在摸她啊。

  在摸她?在摸她!

  虞奚差点跳起来,幸好理智战胜了本能。

  老奶奶眯缝着眼,还念念有词,“我的老花镜呢,诶,这椅子怎么软软的,是沙发吗?公园什么时候安沙发了。”

  虞奚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在老奶奶稍微偏移方向时,快速从椅背那头翻身过去,摔在地上,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

  好在老奶奶叨咕了一声,便没多在意。

  虞奚刚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变故又生。

  “恩?奇怪,这儿怎么多出块灰不拉几的东西。”

  虞奚又僵住了,咽了口口水,泪流满面地想,那灰不拉几的东西该不会是指她的行李箱吧?

  老奶奶好奇想摸摸,微眯眼一点点伸出了“魔爪”。

  顿时,虞奚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旋即,果断出手隐形行李箱。

  老奶奶顿住,奇怪地凑近了瞧,“又没了,是我眼花了吗?没有老花镜就是不行啊,唉,我的老花镜在哪啊?”

  老人家总是忘性大。

  虞奚左右张望,在长椅的一角发现了老花镜,探过身去,轻手轻脚地拿过,又放在了椅子上,还故意发出一声轻微的碰撞声。

  老奶奶果然发觉。

  伸手去摸,摸到老花镜,开心笑了。

  “终于找到你了,老伙计。”

  虞奚松了一口气,这下老奶奶你该走了吧。

  老奶奶即将带上老花镜。

  十五厘米。

  十厘米。

  虞奚猛然间想起什么,飞快看向被忽视已久的衣服和毯子,悲催地暗骂了一声,另一边手脚麻利揽过东西。

  老奶奶带上老花镜,看了看长椅。

  “诶,不是沙发啊。”有些失望,“还以为小区福利变好了呢。”

  虞奚吐槽:老奶奶啊,你摸到的是我的肚子啊,还有物业才不会这么好心,再加上沙发在外面容易脏,打理很麻烦。

  老奶奶颤颤巍巍迈着小碎步走了,虞奚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瘫靠在长椅上,虞奚觉得她简直可以去当“特工”了。

  瞧她那“快速迅猛”的身手,天成的隐形金手指,还有耳观六路眼听八方的探查本事……哭丧着脸。

  脖颈间酸痛不止,定是枕在行李箱上的后遗症,不过那点厚衣服也起了一点作用,不然便不止是酸痛,落枕还差不多。

  趁着清晨人少,虞奚快速整理好东西,坐在椅子上思索下一步的打算。

  昨天是形势所迫,流浪的方式不适合虞奚,谁叫她情况特殊,如果被发现,说不定会以“第一个透明人”的名义,被科学家带走切片。

  但是该去哪儿,未来要怎么办,万一变不回来又怎么办,她一脑子浆糊。

  理不出个线头。

  太复杂的事不适合她。

  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想通了,眉清目明,整个人都松快了。

  但其实,那两句话的逃避意味更深,只是虞奚不想深想,便放任自流了。

  从一堆衣服里翻出笔记本,虞奚双腿夹着行李箱,视若珍宝的笔记本放到腿上,打开作图工具,画起了漫画。

  轻松欢快时,总是不觉时间流逝太快。

  六格完成,虞奚检查了一遍,而后按下回车,发布成功的字样同时显现。

  微博底下立刻浮上来一票嗷嗷待哺的小粉丝。

  大鱼:哇哇哇,奚大又发布了,哦哦,这次是浴室篇啊,好刺激。

  虞姬她哥:一如既往的轻松向啊,加油啊,奚大,PS:为大大画风而来。

  奔跑吧,小皮鞭:奚大好久没更新了,一来就玩这么刺激,嘿嘿,我喜欢,顺便问句,奚大下个情节画什么?PS:只告诉我一人就行。

  挥舞吧,小胡子:喂喂,楼上,小皮鞭,什么叫只告诉你一个人啊,至少也要把我带上吧,还是说你想回家跪搓衣板。

  虾蛤:搓衣板加一。

  我是朕:朕在此,还不快来跪拜!

  楼上去死:朕哥,边玩去,还有不要坏破队形好吗?搓衣板加一。

  查查查:搓衣板加一。

  虞姬她哥:奚大是我的!你们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犯众怒专业户:去死,奚大怎么看上你这个猥琐男,我猜奚大一定是个女王受,不对,我就啃了我家碗。

  虞奚嘴角微微抽搐。

  喂喂,我是女的好吗?

  手下不停,回复犯众怒专业户:咳咳,你可以去买碗了。

  言简意赅,高冷女王,是虞奚在网上的形象。

  仰头望天,太阳正对,刺眼灼热。

  “几点了,”低头看表,“过了快四个半小时了。”

  肚子不甘寂寞,一串“咕咕咕”,小鸡叫一样。

  信息提示音又响起,虞奚惊醒,划开,如潮的信息海一条接一条飞快填充着屏幕,虞奚的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下翻,一条一条认真阅览。

  犯众怒专业户:啊啊啊……女王回复我了,就算吃十几个碗都没问题啊。

  虞姬她哥:奚大!!!

  楼上去死:奚大终于冒泡了,可是为什么是回复那个白痴!!

  我是朕:朕心甚悦,不过奚大,你真的不考虑当我的皇后吗!猥琐笑。

  挥舞吧,小胡子:奚大,快来教训小皮鞭!那个不要脸的货。

  奔跑吧,小皮鞭:胡子,你真爱我。

  唉唉唉……:秀恩爱死得快,奚大快来戳死这对狗男女。

  人老:珠黄,来围观了。

  珠黄:老婆,怎么拉?哇哇,奚大终于露面了,爆个照呗。

  虞奚笑了,这个珠黄还真是不死心,回复珠黄:死心吧。

  放下手机,虞奚仰躺在长椅上,苍茫的蓝天,悠悠的白云,真惬意啊。

  感叹道,“顿时松快了啊,果然,还是看粉丝撒泼卖萌最能舒缓心情了。”

  如果可以,虞奚想大喊一声,将一切不好的东西喊出去。

  肚子先前的抗议被忽视,又开始作妖了。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虞奚迅速包住肚子,免得它在发出像敲锣打鼓一般的丢人声音。

  苦道,“小祖宗,你别叫了,我这就给您找吃的去,行不行?你就听点话,恩?你要是在大白天叫起来,会把人吓死的。”

  肚子大概是听到了,停了。

  虞奚松了一口气,合上笔记本放进行李箱,认命地去给“小祖宗”找填充的东西去。

  饭馆不能去,家不能回,万一把二老吓到,想来想去,还是只有那个地方最合适。

  西元大学,女生宿舍。

  虞奚欢快地哼着歌,煮着泡面。

  闻着泡面的味道,她再一次佩服自己的智商。

  这个点宿舍不会有人,吓到人的这个问题可以不用考虑了,此其一。

  工具一应俱全,虽然她没用过,但买的时候她付了一部分,有使用权,此其二。

  至于食物,虽然有些不健康,但暂时填肚子是够了,此其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