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警局一日“游”
别不药2020-02-06 11:273,372

  “哦,陆一行,那小子又因为乱涂鸦被抓来了啊。”年轻警察的语气熟稔,好像和他口中的“陆一行”很是熟悉的样子。

  女警点了点头,很是感叹,“真不知道陆警官那么和善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叛逆的儿子,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陆警官龙一样人竟然生了一个凤出来。”

  “是啊,是啊。”

  虞奚好奇,想问龙生出凤,有什么不好,凤也是神兽啊,但她的状况不允许。

  樊城不是会八卦的人,旁边的小偷更没指望,而且就算他问了,两位警察估计也不会回答。

  想了想,虞奚轻轻扯了扯樊城的袖子,又晃了晃,有点央求的意味。

  樊城福至心灵一般,了解了虞奚的意思。

  可那种事他从没做过,没有经验啊。

  犹豫间,那个“鼎鼎大名”的陆一行被一个有着颓废气质的中年美大叔押了进来。

  虞奚低呼,“是那个画黑白天使涂鸦的人。”

  樊城略一挑眉,闻言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那个人物像虽然只剩个脑袋,楼梯更是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但却依旧能显现涂鸦之人的绘画功底。

  想必,他一定受过很好的训练。

  余光一扫。

  陆一行一身嘻哈打扮,却有一头清爽的头发,脸上也很干净,不像一般的不良青年,眉眼桀骜不驯,唇角轻抬,似不屑,又似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的高傲。

  “那个画涂鸦的人原来是个小帅哥啊。”虞奚小声感叹,“都怪那天太黑,居然没看清楚,白白错过了一次赏美男的机会。”

  叹气。

  樊城的心头忽然多了一股很奇怪的感觉,酸酸的,涩涩的,还有点辣辣的怒火。

  拧眉,想会会陆一行的想法也淡了些。

  年轻警察回归正题。

  清了清嗓子,“张立明,你说包是你的?”

  “是啊,是我的。”

  “那里面有什么东西你肯定知道吧。”年轻警官的话带了几分诱导。

  张立明没有立刻回答,一双鼠眼滴溜溜的转了两圈,“大致知道一些,不过警官,我的包里头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具体的我有点记不清了呢。”

  年轻警官暗骂了一声。

  这小兔崽子还挺机灵,是个惯犯吗?有点棘手了,最要命的是,那个路段的摄像头居然是坏的,祸不单行啊。

  那么长时间都没说到正题上,张立明不耐了,一拍桌子,“警官,我都报警了,你到底要不要抓人啊。”

  心虚多过怒火。

  年轻警官双眼一瞪,“张立明,你跟谁拍桌子呢,这是警局,不是你们家,你随便乱来都没事。”

  张立明缩了缩肩,随后毫不示弱的喊。

  “警官你一会儿说这儿一会儿那儿,不是在拖延时间吗,你可是人民警察啊,难道不应该公平接受公民的报案吗?”

  这话重了不止一点,分量绝对值得年轻警官重视。

  这从年轻警官脸上的表情便能看出一二。

  他在思索,思索是不是按张立明的意思办。

  不管他是不是,虞奚是这么想的,她急了。

  樊城按住虞奚躁动不安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慢斯条理开口道,“你既然说包是你的,那你知道那包值多少钱吗?”

  张立明脑子反应还很快,“那包我用了好长时间了,价钱早忘了。”

  樊城不咸不淡“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张立明惴惴不安。

  樊城转向林警官,“警官,你可以抓人了。”

  一句话说得林警官和张立明一头雾水。

  樊城眼神一转,向一旁的女警要来了包,女警被美色所迷,迷迷瞪瞪就把是证物的包递给了樊城。

  “这个包是纯手工制成,不是花钱就可以买得到的。”

  此话一出,四个人都愣了愣。

  林警官回神最快,抢先替所有人问出了心声,“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外形就知道了。”

  包不小,中等,舒滑的面料,颜色只有黑灰白三色,男女皆宜,所以张立明说那个是他的包时没有人质疑那一点。

  “这个应该是由破旧衣服改装的,你不觉得这个和那边那个女生的衣服很像。”

  樊城瞟了一眼刚才被张立明横了一顿的女生。

  女警和林警官细看了看,别说,还挺像。

  张立明的脸色有些泛白了,却强撑着道,“手工制包也在街面上可以买到啊。”

  樊城点点头,“确实。”

  这番肯定,张立明并未心安,反而更慌了,很奇怪。

  果不其然,樊城拉开了拉链,撑开包,给四人看了看包的内部。

  他们不约而同一脑袋问号。

  “里面的口袋很多,拿去卖的包不会这样,老人家嘛,就喜欢多些口袋,因为那样装的东西会更多。”

  樊城扫了扫几人,“你们家都有老人,能明白吧。”

  林警官和女警认同地点了点头。

  张立明的脑子飞速运转了起来,“那是我奶奶用的,对,我奶奶的包。”

  樊城仍是不慌不忙,“可你刚才说这包是你在街面上买的,难道你想说这包里多出来的口袋是你奶奶又缝上去的吗?”

  “对,口袋就是我奶奶后添上去的。”

  樊城在质问他之后,又给了他一个合理的理由,张立明想也不想的顺口回答。

  “怎么添的,重新拆封,还是直接缝上去的。”

  樊城紧随其后追问,一口气都不留给张立明喘息。

  “唔……直接缝上去的。”

  这话没问题,但樊城却笑了。

  张立明慌了。

  樊城收起笑,冷漠又疏离,“林警官,你现在可以把这包拿给专业的人检验,看看有没有后续添补的痕迹,以及如何添补的。”

  四人这才恍然大悟。

  林警官接过包,赞赏的目光投向樊城,“我这就拿去找人检验。”

  女警眼冒桃心,感叹:现在的年轻人一个赛一个的“厉害”,而且长得又帅,她如果可以年轻几岁就好了。

  虞奚目瞪口呆,她不知道男神还有办案的天赋,虽然上次就有点显现了,但那也在合理的推测范围之内。

  那头又传来吵闹声,“你个臭小子,一天不给我惹事就皮痒痒是不是。”

  声音醇厚低沉,此时却带着几分激动高昂,如果说声音可以让人怀孕,那声音绝对是一个,还是个中翘楚。

  女警又感叹,语气不无遗憾,“男神变老了也是男神,如果他没结婚没有那个大的儿子就好了。”一个两个都是生不逢时啊。

  捅了捅一旁的林警官,“喂,你要不要去看看,这是又要上演全武行了啊。”

  林警官“啧”了一声,把包递给女警,“那我去看看吧,这边交给你了。”

  女警敷衍地应了一声,像是赶苍蝇一般挥挥手。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

  林警官又咂了一下嘴,旋即便赶了过去。

  樊城这边的后续很简单。

  不多时,女警拿了证物回来,包没有添补过的痕迹,这证实了张立明在说谎,谁是谁非,一清二楚了。

  女警当即抓了张立明,并对樊城表示抱歉和感谢。

  后来,女警又证实了张立明就是这段日子在这一片流窜的惯犯,他,两三年牢狱之灾是跑不了了。

  这边很顺利,那边却有点不太好。

  中年美大叔吼了一嗓子。

  陆一行耸了耸肩,不以为意地慢悠悠起身,边走边说,“老头子,吼是没素质的表现,如果叫皇太后看见,你就死定了。”

  美大叔额头青筋跳个不停,“你给我好好在看守所反省一天吧。”

  陆一行“啧”了一声。

  樊城刚好起身,两人撞了一下肩,一个神情漠然,一个表情桀骜。

  “阿嚏!”

  虞奚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不过幸好她及时捂住了嘴,声音不是很大。

  出了警局,樊城小声询问,“你没事吧。”

  虞奚揉了揉鼻子,鼻涕有滑下的趋势,她声音闷闷的,“没事,回去吃点药就好了。”

  樊城“恩”了一声。

  “樊城,你怎么知道那么多老人家的事啊。”

  虞奚耐不住好奇心。

  樊城的眸子飞快闪过一丝笑意,憋了那么久终于肯问了。

  “我奶奶就是这样的。”

  虞奚蹩了蹩眉,还是很不明白,樊城的奶奶不应该和她奶奶一样,不,应该说久居城市的老人家不是都自诩城市人,看不起农村人小家气嘛。

  “可……”

  樊城抬了抬眼皮,“我奶奶不喜欢城市,大多时候都住在老家。”

  “哦。”虞奚还想问问樊城的老家好不好。

  但没有机会问。

  回去时,饭菜都凉了,樊城很有良心地收拾了碗筷,虽然虞奚想抢来做,毕竟她在人家的地盘吃住,不干活说不过去。

  但樊城却不是个会指使带病之人干活的黑心“房东”。

  洗完碗,手机传来信息提示音。

  樊城擦了擦手,掏出手机,是被抓回去了的樊泠,短信上是一大长短话,省略了无关痛痒的埋怨和好奇,樊城只得出了一个信息。

  ——那个叫“奚”的漫画家又出新作品了。

  后面还附了最新的漫画。

  不过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樊城合上手机,不再理会。

  很遗憾的,樊城失去了一次得到真相的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