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金哥2017-12-23 11:204,286

  徐美娘的死讯,由孙庆带到了廷尉府,廷尉对这个消息也有一丝疑虑,将孙庆单独留下询问,能否确定烧死的就是徐美娘?

  孙庆很肯定地告诉他:“大人,应该能确定。末将虽未见到徐美娘,但邱掌柜前来举报不会是假的,他当时的神态非常兴奋和紧张,并不知道末将在。他还在举报前将迷药吹进徐美娘房间,怕她跑了。估计就是因为用了迷药,才导致打翻了油灯,引起火灾。当天晚上仵作就验了尸身,罗马人伊哈斯和邱掌柜都指认此女尸就是徐美娘,看不出破绽。末将不放心,第二天又开棺查验一次,还对伊哈斯进行了询问,他回答得合情合理。”

  廷尉沉思片刻,觉得此事可信,邱掌柜确实没有理由报假案。如此说来,徐美娘真的死了。她死了金狼荷包也就没有了,在敦煌的十八个叛乱分子就成了死钉子。十八个死钉子,就有时间排查了。

  于是他命令孙庆:“可以明松暗紧了。通知通往敦煌的各关口城镇,不要再张贴画像和告示。但是还不能放松对伊哈斯驼队的监视。对他们盘查要更加仔细,暗中使用画像比照,丝毫不能放松。”

  孙庆对此做法不是十分理解。徐美娘既然死了,为何还要如此安排?

  廷尉告诉他是以防万一。万一徐美娘没死,一定和伊哈斯的驼队有干系。金狼荷包实在关系重大,一旦落入金狼之手,后果不堪设想,不得不多做几手准备。

  “大人,既然如此,未将以为要是能有人跟踪驼队,更加稳妥。”

  廷尉捋着胡须笑了:“孙将军所说极是。其实徐卢氏一招供,朝廷和敦煌方面为防万一就对此做了准备。你只管按本官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敦煌郡邸狱大牢里,也出现了长安廷尉诏狱里同样的场景。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她是朝廷为破金狼荷包一案,准备降服的一个土匪头目黑乌鸦。

  姑娘只有20岁左右,面容姣好但是目光犀利。身穿一套黑色的紧身服,头发披散着,跪在血迹斑斑的木头台子旁边,双手被绑在台子上。刚刚受过拶指酷刑,十个指头已经变了形,脸上一层汗珠儿和泪珠儿。

  两个虎背熊腰十分彪悍的皂隶,拿着刀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冷笑。

  一个皂隶把刀放到她左手上:“黑乌鸦,还不认罪吗?你不仅把饷银抢了,还伤了我们好几个弟兄。郡守大人说了,再不认罪,就把你的双手和双脚砍掉,省得你害人。”

  姑娘倔强地朝他吐了一口唾沫:“呸……”

  她的举动激怒了皂隶,另一个皂隶把刀放到她右手上,喝道:“你既然油盐不进,那就休怪我们了!”

  姑娘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滚落下来两颗泪珠儿,但还是不说话。

  一个皂隶歇斯底里地喊着:“小娘子,行啊!等你没了手脚成了人彘,看你还犟不犟!兄弟,来,咱两一块下刀子……1,2,……”

  姑娘心里明白,只要他们喊到三,她的十个手指头,就会齐刷刷地落下来。她心里开始恐惧,紧咬着嘴唇脸色惨白,大颗的汗珠儿和泪珠儿顺着脸腮滴落下来。

  “慢……”随着喊声,宋师爷进来“刀下留手,刀下留手……”

  两个皂隶恭恭敬敬地站到一边给他抱拳施礼:“见过宋师爷。”他们心里在嘀咕,这个节骨眼上,他来做什么呢?

  宋师爷正值不惑之年,慈眉善目一副儒生打扮,穿着绸缎长袍,带着绸缎的纶巾,说话也慢头细语。别看他到敦煌不到半年,但深得郡守大人信任,他的话谁都不敢当耳旁风。

  宋师爷冲着两个皂隶一摆手:“你们先出去,我与她单独说话。”

  两个皂隶乖乖地退出去。

  宋师爷把姑娘的手解开,扶她起来坐下,自己坐到她对面。

  姑娘默默地看着他,心里非常忐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宋师爷看着她微微一笑:“黑乌鸦,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一个事实,你开不开口都无妨。所谓押送饷银,就是为了抓你故意设的局。你没觉得这次得手特别容易?”

  姑娘腾地一下跳起来,峨眉高挑目光如炬:“那又如何?”落入陷阱,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宋师爷笑笑:“呵呵,就是说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然,就凭你的罪过,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姑娘听了这话,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又低下了头坐下。宋师爷的话让她有了深深的挫败感,回想这次失手的前前后后,心里已经服气了。

  宋师爷得意地笑着:“这回你可能愿意说点什么了吧?”

  姑娘:“你想怎样?”

  宋师爷:“你虽然当土匪做过很多恶事,但是本质不坏,良心未泯。目前边关形势严峻,敦煌有被分裂的危险,想让你为朝廷所用……”

  ……

  两个人谈了一个时辰之后,宋师爷拿出一粒药给她:“这粒药吃下去痛苦无比,等你昏死过去,我就可以救你出来。”

  “仵作会验尸。”

  “无妨,他是我的人。”

  黑乌鸦心里一惊,对这位看上去儒雅文弱的宋师爷,不得不刮目相看。

  入夜,黑乌鸦独自在牢房地上的稻草上躺着,大睁着双眼看着天棚。拂晓时分,她从衣服里拿出药丸塞进嘴里。片刻之后,突然捂着肚子大声呻吟,满脸泪水和汗水。

  女狱卒开门进来,她已经闭着眼睛昏死过去。女狱卒走到她身边摸摸她的脉搏:“脉像好似停了,死了?!”

  女狱卒用稻草把她盖上,又把牢房的门锁好离开。

  片刻之后,女狱卒带着一个中年男仵作进来。

  男仵作蹲下身,仔细查验了她的尸体,摇摇头:“人犯已死。”

  女狱卒把手放到她口鼻处:“真死了?好似还有鼻息。”

  男仵作也把手放到她的口鼻处试了试:“真死了。虽然还有一丝鼻息,但是没有进气。扔出去吧。”

  于是黑乌鸦被卷在苇子席里,两个狱卒用车子将她推到城西门外,扔到乱坟岗子上。

  看着两个男狱卒走远了,一个带着黑头套的人从树上跳下来,走到她身边……

  敦煌郡府袁太守也接到了廷尉府关于徐美娘已死的公文,仔细看了几遍,心里尚有疑虑,他要听听宋师爷的看法。

  宋师爷觉得出事之后不仅仵作验尸,孙庆将军还二次验看了尸身,按理说应该无误。

  虽然听见宋师爷这么说,可是金狼荷包事关重大,袁太守还是不放心。

  宋师爷看出了他的担心,于是提出建议:“在下以为,最好派一个人接近罗马人的驼队,要是此事有诈,定会露出蛛丝马迹。”

  这话正和袁太守的心意,他还没表态,金呼来身穿戎装大步流星地进来了。

  袁太守见到他高兴了:“金将军来的正好,这个差事就派给你了。”金呼来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将公文递给金呼来。

  金呼来上前接过公文,仔细看着脸色骤变,惊呼:“啊!徐美娘死了!”这个消息太意外了,使他这个冷静的人失去了往日的沉着。

  他的失态引起宋师爷的注意:“金将军,对徐美娘很熟?”

  金呼来急忙遮掩:“不,不,她不是朝廷的要犯吗,末将觉得她死得突然。”

  因为信任,袁太守对金呼来的失态没有多想:“金将军听令,命你想办法接近罗马人伊哈斯的驼队,验证徐美娘死讯的真伪。若有疑虑,可将其抓捕。”

  金呼来领命走了。

  宋师爷看着金呼来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金呼来听到徐美娘死讯的反常令他费解,有了一丝疑心。

  宋师爷的感觉很准确,金呼来是大漠王刘堂的人。

  他从郡府大堂出来,就回到家里换上农夫的衣服,戴着一顶破草帽,和身穿富商服饰的刘堂,坐在城西胡杨林里一棵倒伏的胡杨树干上。

  他马上把徐美娘已死的消息告诉了刘堂。

  这个消息使刘堂震惊,也有疑虑。站起来,又坐下:“徐美娘死了!会不会有诈?”他和袁太守想得一样。

  “袁太守也不太相信,命我去接近波斯人的驼队,以验证此事的真伪。”

  “好!金狼荷包关系重大,徐美娘若是真的死了,对我们的起事非常不利。”

  “兄长放心,不管金狼荷包能否找到,金呼来都要倾尽全力帮您完成大业,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以回报您的救命之恩。”

  这番话令刘堂颇为感动:“金将军,冲着你这番话,为兄谢谢你!起事事成你居功至伟!你要尽快弄清徐美娘生死的真相,以确定金狼荷包的下落。“

  就这样,金呼来同时接受了朝廷和叛乱分子两方面的命令,接近伊哈斯的驼队,了解徐美娘死讯的实情。

  伊哈斯带着驼队按部就班地向西行进,棺椁里腐肉的味道使得人们更加相信,徐美娘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对她的死一点也不怀疑。徐美娘躺在棺材里,安全顺利地过了一道道城关。他们经过景泰,终于来到了武威郡城外。远远地看见高大的城门,伊哈斯甚至有了一丝自豪感。

  为了周全,他把棺材盖子简单地钉死了。嘱咐徐美娘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装死,然后赶着大车带着驼队走向城门。

  守城门的几个官军拦住了他,伊哈斯递上了通关文牒。其中一个下级军官模样的人从兵士手里接过文牒仔细看着,清点了随从人数,还把几个大驼架子拿下来,开箱验看。没发现什么问题,就拿掉了白布罩子。浓重的腐肉味道使得官军们不得不捂着鼻子,敷衍地围着棺材看了一圈。

  伊哈斯的心紧绷着,手心里都攥出了汗。好在那个下级军官只是在棺材上使劲拍了几下,又使劲儿推推棺材盖子,棺材盖子纹丝没动。

  下级军官一边摸着棺材盖子,一边打量着伊哈斯:“从长安来?”

  伊哈斯心里分外紧张,但是表面强作镇静:“是的,军爷。”

  “棺椁里装的什么?”

  “回军爷,棺椁里装的肯定是死人。”

  “徐美娘真的在沙口镇烧死了?”

  “死了,她现在就在棺椁里。”

  “那她带的价值万金的宝贝呢?”

  这话让伊哈斯很吃惊,他不明白这个下级军官何出此言,因为一路上从没听徐美娘说起过她有什么价值万金的宝贝。即使在沙口镇假死的那个晚上,她托付的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也就只有一个荷包和一个金锁,看不出这两件东西如何能值万金。但是联想到这些日子的经历,他心中暗自猜度,官府追捕徐美娘,除了受到徐建勋藏匿金世尸体的牵连,会不会还有他不知晓的更深内涵?

  下级军官的话也让棺椁里的徐美娘大吃一惊。用万金和金狼交换荷包,这事儿只有爹娘知道,外人是如何得知的?难道是从金狼方面传出来的?应该是了。可是金狼为何要说出来?有何好处?她实在想不明白。幸亏她“死了”,否则定会像爹娘所说,有大麻烦。

  伊哈斯假装轻松地回应:“军爷,若是真有那么贵重的东西,谁能轻易示人呢?我虽然和徐美娘曾经同行,但从没见过这个宝贝。更何况她和所带行李都已烧成灰,就是曾带过也都不复存在了。”

  下级军官点点头:“此话有理,尸首都臭了,你要把她带到何处?”

  “受人之托就要忠人之事。我答应她父母,要把她安全地送到敦煌夫家完婚。如今她不幸罹难,我想把尸身送到她夫家。天气炎热,恐难以如愿。”伊哈斯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

  下级军官一竖大拇指:“罗马人,够义气!只是尸身腐烂成这样,极易传染瘟疫,还是埋了吧,让她早些入土为安。放行!”

  官军们让开一条路,伊哈斯带着驼队进了武威郡城。

继续阅读:第十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