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金哥2017-12-23 08:223,402

  武威郡是西部边陲重镇,经济繁荣人丁兴旺。城里商铺林立客商云集,带着驼队的西域商贾随处可见,街市上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伊哈斯和驼队住进了城西的客来客栈。这个客栈不仅房间干净整洁,院子也很大,在此地算是上好的一家。因为是常客,他和客栈能说会道的黄掌柜已经很熟,在这里从未遇到过麻烦。

  随从们把货物卸下来后,把棺材盖子打开,徐美娘围着大头巾,一副波斯男随从的打扮,从里面出来。徐美娘出来后,伊哈斯立刻让随从们把棺椁拉到东城门外埋了。他觉得应该让徐美娘重见天日了,不然就是到了敦煌她也没办法开始新的生活。他有了好主意,棺材的使命已经结束。

  徐美娘和伊哈斯同居一室。有了沙口镇的那次经历,为了安全,他从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自从她假死那夜,他有了拥抱她的欲望之后,他对她的爱更加强烈和难以自持,可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清白如水。因为他知道她的心思,真实的情感从不在她面前表露出来。

  她每晚都睡在他的榻上,他睡在地下的垫子上。那些无眠之夜,他在黑暗中借着朦胧的月光,欣赏她的睡态,听着她轻轻的鼾声,心就像浸在了蜜糖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只要对她有好处,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徐美娘对他也充满感激和依恋,就像亲人那样信任他。要不是他鼎力相救,她恐怕早已上了断头台。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可以信赖的兄长。她幻想着到了敦煌,一定要请任家好好报答他。可是伊哈斯的一席话,让她的心情分外沉重。

  两人在伊哈斯房间里吃过晚饭,他想问她宝贝和一万金的事儿。他实在是替她担心,怕这个东西再给她带来祸端,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觉得徐美娘要是真有秘密的话,这样直接问会让她很为难,她要是想说应该主动告诉自己。他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徐美娘不知道伊哈斯的心思,一心想着到了敦煌,请夫家替她报答他。

  伊哈斯笑笑:“美娘,你想过没有,你在官府的名册上,已经是……不在人世了。”

  徐美娘怔住了:“是啊,我已经是个死人了……”她既然是个死人,怎能死而复生?

  “你若要在人前出现,要有个好的机缘才行。”

  徐美娘痛苦地摇头:“这辈子我都不能见天日了……”

  伊哈斯急忙做个小声的手势:“我已经想好了办法,不过你要隐姓埋名。”

  “隐姓埋名?”

  伊哈斯压低了声音告诉她,现在只能说是他在汉朝的小师妹,名字叫苏玉,今天黄昏才相遇。特地叮嘱她:“记住,我们是情侣,你要和我同行。”

  “这能行吗?”

  伊哈斯已经为此做了充分的准备,从包裹里拿出一套汉女衣裙:“这是我能想出来的,唯一可行的办法。武威是个大郡,难以查验。明天你就在人前露面,对任何人都这么说。快把衣裙换上,从现在起你要以苏玉的形象出现。”

  徐美娘瞬间热泪盈眶,一想到又可以重见天日了,心情轻松许多,还有了一丝久违的笑容。

  伊哈斯对她耳语:“容貌要做点改变,可好?”

  “易容?为何?”

  “为了不像徐美娘。”

  徐美娘含泪点点头。

  伊哈斯用朱砂和香火,在她的两眉之间点了一个很大的朱砂红痣。

  伊哈斯是熟客,黄掌柜拎着壶亲自来送水。

  走到门口刚要敲门,就听见里面有说话声。传出来的谈话内容,把他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此地的人对徐美娘的名字并不陌生。不光因为城墙上贴过她的两张画像,使她家喻户晓;江湖上关于宝贝和一万金的事儿,也把她传得沸沸扬扬。再者虽然她在沙口镇被烧死,但朝廷暗地里并没撤销对她的追查。

  当他听到伊哈斯喊美娘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从门缝看进去,发现这个叫美娘的人,和城墙上贴的画像上的女子很像。

  他把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着。越听表情越震惊,最后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朝门缝里看了看,蹑手蹑脚地离开了。他已经确信,房间里的女子就是朝廷追捕的要犯徐美娘。

  黄掌柜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案子前慢悠悠地喝水,想借此平复一下极度兴奋的心情。举报徐美娘,朝廷一定能给不少的奖赏。对于负债累累的他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庆幸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就在他高兴得忘乎所以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徐美娘柔弱清纯的样子。他的笑容凝固了……她的模样竟然和死去的娘子有几分相像!他的心瞬间就软了下来,对她有了一丝怜悯。思前想后,决定不取这笔不义之财,放过那个可怜的女子,就当没听见那些话,也没见过徐美娘这个人。

  他做了这个决定后,心里有了一丝坦然。把水碗往案子上一放,哼起了小曲儿。他一句小曲儿还没哼完,就看见陈三手领着两个凶巴巴的男人进来,一脚踩到案子上。

  陈三手是当地的一个无赖泼皮,坑蒙拐骗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他开了一个赌场,专门蒙骗黄掌柜这样的小生意人。因为他是偷盗起家的,在家里排行老三,因此被人称作陈三手。黄掌柜被他拉下水之后,已经把家产输得精光,欠了他一大笔赌债。

  黄掌柜看见他,就像猫见了耗子,吓得哆哆嗦嗦地:“三爷……您来了……”

  陈三手冷笑:“呵呵……我来了”把手一伸“钱呢?”

  黄掌柜急忙陪着笑脸:“三爷,这些天手气太差,再容我些时日可好?”

  一听说没钱,陈三手顿时火冒三丈,一脚把他踢得躺到地上:“你什么时候手气能不差?每赌必输。三爷我容你多少时日了?今日把钱还了就算罢了,如若不还,就割你的耳朵,省得你把三爷我的话当耳旁风!”

  陈三手冲着两个男人一使眼色,两人上前按住他,拿出刀把他的一缕头发割下来扔在地上。

  断发如断头,黄掌柜惊叫求饶:“三爷……饶了我吧……三爷……”

  陈三手拔出腰间的刀,放到黄掌柜耳朵上:“姓黄的,是你失信在先,休要怪我!”举刀要割。

  黄掌柜非常了解陈三手,这个混蛋说到做到,真的能把他的耳朵割下来。他心里怕得要命,什么都顾不上了,哭喊着:“慢!三爷……我给您一个发财的机会,可否饶了我?”

  陈三手把刀放下来:“那要看这个机会能发多大的财,你要是拿仨瓜两枣的耍弄与我,三爷我不光要你的耳朵,还要你的命!”

  黄掌柜从地上爬起来:“三爷,我哪敢耍弄您呀,真的是个发大财的机会!”

  陈三手拿着刀在他眼前比划几下,讥讽地笑了:“呵呵,你欠的债比虱子都多,要是真有这样的机会,岂能留给我?”

  陈三手三个人大笑。

  黄掌柜苦笑:“不瞒您说,那个女子长得有点像我故去的娘子,我是不忍心。这不是过不去这道坎儿了嘛,我才跟您说。”

  陈三手暧昧地笑了:“还有像你娘子的女子?那就快些说与我听!”

  黄掌柜小声地对他耳语:“您见过城墙上贴着的画像吧……”

  入夜,和往常一样,徐美娘在榻上熟睡,伊哈斯坐在垫子上看她。这是最幸福的时刻,他闭上眼睛为自己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

  在梦里,他和徐美娘身穿白色的波斯婚礼服饰,在火庙里面对着一坛圣火举行婚礼。

  他环抱着徐美娘,随着众人欢快地起舞时,他的眼里闪动着泪光。当他情不自禁地要亲吻她时……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粗声大气的说话声,伊哈斯从美梦中惊醒。

  声音越来越近,已经来到了房间门口。

  伊哈斯快速的跑到门口,还没站稳,房门就被一脚踢开了。

  黄掌柜拎着灯笼和一群官军站在门口,为首的是个年轻军官。

  伊哈斯的心立刻悬了起来。

  徐美娘被惊醒急忙坐起来披上衣服,满头的青丝长发披散在肩头,吓得浑身发抖。

  伊哈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陪着笑脸堵在门口:“军爷,请问你们有何贵干?”

  黄掌柜伸着脖子,看着徐美娘冲着年轻军官点点头。

  年轻军官将伊哈斯推开,径直走到榻前。黄掌柜也随着过来,把油灯点燃,屋内立刻有了一片摇曳的光亮。

  年轻军官仔细打量着徐美娘,徐美娘吓得朝床角退去。

  他点点头:“很像,带走!”

  几个官军答应着:“唯!”冲着徐美娘奔过来。

  伊哈斯挡在榻前:“军爷,为何抓她?”

  年轻军官傲慢地用手里的鞭子,顶在伊哈斯的胸口:“罗马人,别装糊涂!不光抓她,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冲着官军“都带走!”

  官军们不由分说,把哭喊着的徐美娘拽到地上,和伊哈斯一块绑上,拉着出门。波斯随从们纷纷跟在后面,用波斯语呼唤着伊哈斯,要从官军手中把他抢下来。伊哈斯用波斯语叮嘱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看好货物等消息。

  黄掌柜表情复杂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很愧疚。

  徐美娘和伊哈斯被官军们押着出了客栈的门,朝郡府走去。

  一个乞丐模样的男人,在黑影里默默地看着。不远处的暗影里,一个黑影也看着他们。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