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金哥2018-01-03 22:303,426

  伊哈斯一回到自己房间,就冲着走廊捏着鼻子大声喊:“着火了……着火了……”然后快速关上房门,把耳朵贴到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他需要人们马上去救火,晚了怕徐美娘真的出了意外。

  走廊立刻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着火了……快救火呀……”的呼喊声。

  过了片刻,伊哈斯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隙,只见徐美娘的门口,一团火光和浓烟。人们拿着端水的工具,来来往往。

  客栈里的伊哈斯和徐美娘正在上演金蝉脱壳,此刻县衙大堂里的孙庆坐在案子前,抓着一块熟肉和烤饼狼吞虎咽。

  郑县令坐在一旁看着他。

  孙庆不好意思地笑笑:“郑大人,让你见笑了。为了追徐美娘,今天跑了一天路,快饿死了。”

  郑县令马上讨好地说:“孙将军辛苦了……”

  两人正说着话,邱掌柜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气喘吁吁地一个跟头摔倒,趴在郑县令面前。

  郑县令和孙庆都吃惊地看着他。

  邱掌柜爬起来跪到郑县令面前施礼:“见过郑大人。小民邱三来举报城墙上贴着的画像上那个女子……她和罗马人在一起,此刻就住在小民的泰来客栈里。”

  孙庆一口肉噎在嗓子里,咳嗽了半天才缓过来。

  郑县令问道:“你看准了?”

  邱掌柜卑微地点点头:“千真万确!”

  孙庆把筷子一放:“好!邱掌柜,你先回去看住她,本将军随后就到。”他怎么也没想到,抓捕行动这么顺利。还没动手,就有人给送上门了。

  邱掌柜的答应着就往回跑。

  邱掌柜刚一进客栈,就看见徐美娘的房门前围着一群人,来来往往乱成一团。他心里一沉,有了不好的预感,急忙扒拉开人群走进去,脸色骤变。

  房间里的大火已被扑灭,一片烧毁的黑灰色。

  徐美娘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邱掌柜发现她已经死了,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个结果太意外了,他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这时伊哈斯一边喊着:“美娘……美娘……”一边跑过来。他一直站在门口观察着外面,要拿捏好出现的时机。

  邱掌柜忽然想起自己吹进徐美娘房间的迷药,应该是失火的罪魁祸首。这个罗马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想办法把责任推卸干净。于是他冲着伊哈斯双手一摊:“伊公子,你看看……”

  伊哈斯假装着急地走到尸体旁边蹲下,把手放在口鼻处,惊呼:“啊!死了!”抓住邱掌柜的衣领“邱掌柜,好端端的房子,为何会失火?刚才人还好好的,这么一会,如何就死了!”他明白,把戏演得越像,徐美娘越安全。

  邱掌柜挣脱他的手:“伊公子,你别太着急!看样是这位小姐碰翻了油灯,将幔帐引燃。她想从门口逃命,半路被烟呛死了。飞来的横祸呀,飞来的横祸呀!”

  伊哈斯假装非常痛苦:“美娘,你怎么就死了呢?我答应你父母,把你安全地送到敦煌完婚,你遭此厄运……我该如何向你父母交代啊!”

  “如花似玉的女子,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伊公子,别太难过了……我得去报官,让仵作来验尸。”邱掌柜急于让徐美娘的死有定论,和自己脱清干系。

  第二天早晨,伊哈斯到棺椁铺,多花了十两银子,买了一口底上带着几个大洞的棺椁。又买了一辆马车将其拉回来,将徐美娘装了进去。

  他和随从们给驼队装了干粮和水,就要启程了。孙庆突然带着官军进来,把驼队团团围住。

  伊哈斯心里紧张但强做镇静。

  孙庆跳下马,走到伊哈斯面前:“伊公子要走?”

  伊哈斯抱拳:“军爷找我何事?”他在心里暗暗判断孙庆的来意。

  孙庆走到棺椁前面,拍了拍:“这是徐美娘的棺椁?请伊公子开棺。”

  “军爷,汉人不是有死者为大一说吗?昨夜你们已经验过尸了,为何还要开棺?”伊哈斯故意阻拦。

  “事关重大,休要多言。”孙庆冲着官军一挥手“开棺!”

  官军们围到棺椁前,打开了棺椁。徐美娘盖着一床被子,躺在里边。众人匆匆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孙庆把手放到徐美娘的口鼻处:“确是死了,她可有什么遗留之物在你处?”

  “她的东西都在一个包裹里,你们也看见了,都烧成了灰。身上所带之物在仵作验尸时,已经查验过了。”伊哈斯摇摇头。

  “你既然知晓官府在抓捕她,为何还要包庇?”孙庆对徐美娘的死总是不太放心,但是又找不到破绽。就想多问伊哈斯几句,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伊哈斯对此早有准备,小心地应对着:“军爷,我不知官府在抓捕她。”

  “前些天她的陪嫁丫头被抓走时,你怎会不知?”

  伊哈斯故作吃惊:“啊!原来桃儿是被你们抓走的?!当时我和徐美娘都在远处救治病人,不知驼队里发生了什么。我的随从们不懂汉话,因此桃儿被抓我们始终不知何故。驼队行动迟缓难以追赶,只得放弃寻找她。”

  “这个理由说得过去,那城墙上贴着的画像,你总该看到了吧?”孙庆又换了一个角度追问他。

  对这样的问题,伊哈斯早已打好了腹稿:“看到了,可是那画像和徐美娘一点都不像,我们以为是重名而已。进城时徐美娘就在驼队里,没有刻意躲避,守城门的军爷们并没难为她。”

  孙庆又仔细打量着徐美娘,因为脸部肿胀得很厉害,确实不太像。他心里已经相信了伊哈斯的话,扶着棺椁一挥手:“盖棺椁。”冲着伊哈斯一抱拳“伊公子,多有打扰,一路顺风。” 王恩因为失职已经被革职,他一点也不敢大意。

  伊哈斯暗暗松了一口气,抱拳回礼:“军爷言重了,多谢。”

  孙庆带着官军们走了。

  伊哈斯和几个随从把棺椁的盖子盖上,带着驼队出了门。

  第二天黄昏,驼队经过的官道两边出现了成片的红柳林。

  伊哈斯让驼队停下来,就地住宿打尖。

  伊哈斯喊过来几个随从,打开了棺椁的盖子,把徐美娘抱出来,平放到地上。徐美娘闭着眼睛没有呼吸,没有一点要活过来的迹象。

  伊哈斯着急了,轻轻地喊她:“美娘……醒醒啊……美娘,不是说假死两日吗?现在已快到两日了,为何还不醒来?你可千万别醒不过来呀……阿胡拉,请你保佑她快快醒来!”

  他拿出水袋往她嘴里喂水。

  一开始喂进去的水都顺着嘴角流出来。慢慢地她开始主动喝水,伊哈斯激动得眼里含着泪水:“美娘……美娘……你醒了!”

  徐美娘慢慢睁开眼睛:“伊公子……我没死吧?”

  “没死,没死,活得好好的。不过快把我吓死了!”

  徐美娘坐起来看看身边的棺椁,面露惊恐:“这两日我都是待在棺椁里吗?!”

  伊哈斯点点头:“正是。不止这两日,从现在起,要想顺利地通过那些镇甸和城关,你必须待在棺椁里。平凉和武威是大城,这两个地方的盘查一定非常严格,我要买一块腐肉放进棺椁,让官军们觉得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他们就更加不会怀疑。只是要让你受苦了,怕不怕?”他温柔地看着她。

  徐美娘沉默半晌,流泪说道:“生死劫难都经历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无妨!”

  伊哈斯忘情地拉住她的手:“美娘,你真是个奇女子。”

  徐美娘羞得脸通红,抽回自己的手:“伊公子谬赞了。”

  伊哈斯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吞吞吐吐地问道:“只是……你的夫家应该也会看到朝廷缉拿你的告示,他们会不会……会不会怕受牵连,不认你?”

  徐美娘很肯定地摇摇头:“绝不会!我已和轩哥哥订下婚约,那就生是他家的人,死是他家的鬼。任家不是势利小人,又和我家交往极好,断不会不认我。”

  “那就好。”伊哈斯挤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

  天真善良的徐美娘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做梦也不会想到人在重大利害关系面前,情义和诺言都像温室的花朵一样弱不禁风。

  此刻的任桂手里拿着一张缉拿告示,面色阴沉。

  任夫人神情更加不安,她看出了这就是缉拿美娘的告示和画像。

  原来任桂今天在外面听到有人议论此事,心中疑惑就到了城门处,果然看到城墙上张贴着这张画像,官军们用它比对查验行人。其中的一个校尉和他相熟,他就用银子换来了这张告示。告示上面还说举报者有重赏。

  任夫人非常震惊,小声地惊呼:“天哪,她一定犯了要命的重罪,这可如何是好?”

  “我也正为此事焦虑。现在虽然还不知详情,但事情小不了。美娘是朝廷重犯,若是让人知道我们要迎娶的是她,定会受到牵连;若是悔了婚,也会遭人耻笑,颜面尽失。”他是个善良软弱的人,说的是真心话。

  这话任夫人不爱听了:“老爷好生糊涂!面子和命比起来,算什么!我们不但要悔婚,还要早些为轩儿娶亲才好。日后若是有人问起,也好撇清和徐家的关系。”

  任桂对她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不知轩儿能否愿意迎娶别人。”

  “这件事儿关系到我们的身家性命,不能全听孩儿的。”

  “那就有劳夫人操持吧。”

  就在徐美娘对于和任家的关系信心满满的时候,任家已经决定和她撇清关系,另娶他人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