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哥2018-01-03 22:143,460

  桃儿被带到廷尉府的诏狱,一看到那些刑具就吓得昏死过去。醒来后患了失心疯,又哭又笑见谁都磕头喊冤。此时廷尉府发现抓错了人,他们把她关进了单人牢房。

  这次失手使得廷尉府感到事态严重,为了不让徐美娘把金狼荷包和有关连的信息带进敦煌,他们一定要在路上截住她。

  他们命画师照着徐美娘闺房里的画像,画了好多张。一面派人将画像六百里加急,送到通往敦煌的各个关卡,对来往人员严加盘查;一面连夜派廷尉府副将孙庆率人追赶,见到徐美娘立刻抓捕。

  伊哈斯为了避开官府的人,领着驼队走上小路。遇到能绕过去的镇甸,就要多走好多弯路,速度慢了很多。

  这天黄昏时分,他们来到了叫沙口镇的小城,这是到敦煌的必经之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

  伊哈斯下马,让驼队在城门远处停下来,他一个人来到城门前。

  城门两边站着很多官军,仔细的盘查着过往行人,并无异常。伊哈斯心里踏实了许多,正要往回走,一眼看见了城墙上贴着徐美娘穿着汉服的画像,非常逼真形象,看来官府已经知道抓错了人。伊哈斯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突然身后一阵吵杂声,伊哈斯回头看见两个波斯男人和一个波斯女人被拦在城门口,女人的面纱被官军粗暴的撕下,把她拉到画像前比对。两个波斯男人愤怒的用波斯语和半生半熟的汉话,和他们理论。伊哈斯的脸色骤变,急忙回到驼队。

  伊哈斯对徐美娘耳语,把刚才所见告诉她。

  她非常恐惧,没有了主张。养父母可能已经不在人世,在她心里伊哈斯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她边哭边孩子似地冲着他点点头。

  伊哈斯没有时间劝慰,让她换上了波斯男随从的服饰,把头巾缠到下巴上,只露出鼻子和眼睛。他还让一个机灵的随从离开驼队单独走,目的是让徐美娘顶替他的名字。他用波斯语告诉其他波斯随从们,徐美娘顶替了那个随从,但是个哑巴。

  伊哈斯领着驼队来到城门口,守城门的官军们仔细盘查着每一个人。到了徐美娘这儿,伊哈斯告诉官军她是哑巴。一个小头头围着徐美娘转了一圈,没看出什么破绽。他们虽然已经得到通知,伊哈斯的驼队有十五只骆驼和一个女人,但看到的15个波斯人都是男的,盘查之后只好把他们放了行。

  伊哈斯带着驼队住进了长兴客栈。

  驼队每个人都饥肠辘辘,客栈邱掌柜让楼下的饭馆为他们做了清真饭菜。

  徐美娘和伊哈斯在房间里,把头巾拿下来,露出满头长发。

  不大功夫店小二进来,把端着的饭菜放到案子上。他看见徐美娘后非常吃惊,出去时还回头看了一眼。

  店小二的神情引起了伊哈斯的注意,但他什么都没说。两个人开始吃饭。

  吃完饭邱掌柜拎着壶进来送水,看到徐美娘不禁一愣神,觉得似曾见过:“这位小姐看着如此面熟呢……”

  伊哈斯和徐美娘都紧张地看着他。

  终于想起来了,邱掌柜惊叫:“啊!你就是那个……那个”突然咽回去了要说的话,讨好地笑了“嘿嘿……前几天在此住宿的一位千金小姐,和这位小姐长得极像。”

  伊哈斯松了一口气:“邱掌柜,能不能再给我找一间好点的房子?”

  邱掌柜想了想:“一楼是没有了,二楼拐角有一间。吃完饭我带你们去看看。”

  “多谢。”

  “你们谁在那住?”

  伊哈斯一指徐美娘。

  邱掌柜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兴奋。

  晚上的饭馆生意兴隆,几张桌子都坐满了吃饭的人。

  进来几个官军,邱掌柜急忙为他们腾出一张桌子。店小二点菜时,他亲自沏茶倒水。

  一个小头头很神秘地告诉同桌的人:“你们知道廷尉府为啥让咱们抓徐美娘吗?”为了显示自己的消息灵通,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他故意提高了声音。

  众人都摇头,表示不知。

  邱掌柜和旁边吃饭的食客们都好奇地听着。

  小头头很得意:“告诉你们吧,那个女子身上带一样宝贝,价值万金!”

  众人惊叫:“啊!万金?什么宝贝这么值钱啊?”

  邱掌柜和食客们更加好奇,都伸着头听他说。

  小头头却收住了话茬:“这我可不知道了。”

  一个瘦子官军感叹道:“怪不得廷尉府这么费心的抓她,连孙副将都派出来了。敢情是为了一万金啊!”

  小头头轻蔑地一撇嘴:“切,真是没见过世面,这么大的朝廷还缺这一万金?是为了她身上的宝贝。”

  另一个胖子官军却很消极:“廷尉府告诉咱们,徐美娘和一个罗马人在一起,赶着十五匹骆驼。今天咱们的眼睛都看直了,骆驼倒是没少见,可是哪有徐美娘的影儿啊。”

  他们的话就像在湖面上扔进了一块石头,激起了人们强烈的好奇心和贪欲,食客们窃窃私语。

  其实小头头的这番话,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在长安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原来菊子姑姑被廷尉府关进监狱,没两天就病情加重。因为徐建勋夫妻已经到案,她就被放了回去,但要求对金狼荷包之事守口如瓶,否则严惩不贷。

  朝廷给了她五千两赏银。按照当时长安的物价,这些钱足以让她舒舒服服地过几年。可是人的贪欲很难满足,她嫌少,觉得没得到想象中的重金,反而住了几天大狱,心里非常郁闷。

  病情稍微好转,就和街坊邻里讲起自己的冤屈。但是她怕招惹麻烦,把金狼荷包换成了宝贝,于是徐美娘带着一个价值万金的宝贝出嫁之说,就在江湖上广为流传。这个流言有个非常坏的作用,它撩拨起了人们的贪欲,许多人都打一万金的主意。使得徐美娘的行踪无法隐藏,江湖人时刻盯着她。

  徐美娘和一个罗马人在一起,还有十五头骆驼……听了胖子官军的话,邱掌柜仔细回忆着刚才徐美娘吃饭时的情景,然后朝后院看过去。十五头骆驼正在吃草料……他笑了,仿佛看到了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子。抓住徐美娘,朝廷的赏赐一定不能少了。

  夜深,伊哈斯躺在榻上毫无睡意,回想着刚才邱掌柜的神态,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邱掌柜一惊一乍的神色,似乎认出了美娘,十有八九会去官府举报!想到这些,他抓起衣服就出了门……

  伊哈斯走到徐美娘的门前刚要敲门,从房里传来撩水的声音。他停下手,顺着门缝儿朝里面看过去。在油灯的光影里面,徐美娘正在梳理长发。刚刚洗过的满头青丝,瀑布般的披在肩头,垂到腰际。此情此景让他想起一个汉朝神话故事,此刻的徐美娘就像其中的一个妩媚的女神,刚刚从瑶池中出浴。

  他闭上眼睛,转过身子用手捂住了快速跳动的心脏,靠在门上,小声地喃喃自语:“美娘,你太美了……”

  房间里的徐美娘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吃惊地问道:“是谁?”

  “是我,伊哈斯”

  “伊公子请稍候。”

  伊哈斯温柔地:“不急。”

  片刻,徐美娘开门,伊哈斯进了房间。

  伊哈斯将自己的预感告诉她,她非常惊恐。

  伊哈斯小声地说:“邱掌柜若是报了官,驼队行动迟缓,我们逃不出他们的手心。”

  “如此说来,美娘只有死路一条了。”徐美娘绝望地看着他。

  伊哈斯怔怔地看着她,突然笑了:“死……对呀,要是死了,就不会有人追捕你了,我们不妨来个你们姓孙的那个汉人的金蝉脱壳,装死……”但马上就摇摇头“不行,官府肯定要仵作验尸。”

  “无妨。”徐美娘掏出药盒,将“失魂丸”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伊哈斯把药盒抓在手里,非常兴奋:“假死两日?太好了!”

  他对徐美娘耳语,她不停地点头。然后将金狼荷包和金锁包在一块绣着并蒂莲花的手帕里。把手帕包递给伊哈斯:“这是美娘最紧要的东西,胜过性命!请伊公子千万替我收好。”

  “一定,我用性命担保!我走了,要去盯着邱掌柜……美娘,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别害怕啊。”看着她惊恐含泪的眼睛,他很想抱她一下,给她一些温暖和安慰。可是他忍住了,只是冲她笑笑。

  她也冲他笑笑,只是眼里含着泪水,那恋恋不舍的神情分明就是不愿他离开。

  她的眼神让他的心里暖暖的,完全被温情淹没了。他怕自己无法控制拥抱她的冲动,急忙走出房间。

  伊哈斯躲到墙角的阴影里。不长时间,就看见邱掌柜拿着一个小竹筒子,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趴在徐美娘房间的门上听里边的动静。

  此刻的邱掌柜,除了兴奋之外,还有一丝紧张,他怕徐美娘跑了。于是他拿来了装迷药的小竹筒子,心里想:“小娘子……我得先把你熏迷糊了再去报官,省得你跑了……嘿嘿,你跑了就等于银子跑了。”

  邱掌柜把小竹筒子的一端对着门缝儿,使劲儿吹了几口,然后悄悄离开。

  伊哈斯看见他走出了大门,急忙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再次进到徐美娘房间时,口鼻处系了一块湿手帕。他快速关上了门,只见徐美娘闭着眼睛躺在榻上。

  他上前把手放到她的口鼻处,发现她真的死了。马上将她抱起来,放到靠近门口的地方趴着,又把她的头发撕得凌乱。

  他端起油灯点燃了幔帐,看看徐美娘周围并无易燃物,就把窗子欠了一条缝儿,放心地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