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金哥2018-01-04 11:073,651

  虽然两个人犯已死,但得到了口供,廷尉府马上进行了分析,认为可信。因为徐美娘不知情,只是把荷包带到敦煌去换一万金,非常合乎情理。要是一个小姑娘知道荷包关乎国家边境安宁,而且是私通叛乱分子,她的畏惧心理就会坏事儿。如此看来事情好办多了。

  廷尉派王恩带着一队官军,日夜兼程追赶徐美娘,取回金狼荷包。另一方面六百里加急,密报敦煌郡守,在军官中秘密甄别前胸有金狼标识的人,并查找大漠王。他特地嘱咐王恩,一定要悄悄地把徐美娘带回来,不要惊动更多的人,以免消息传到敦煌。也不要对同行的伊哈斯说明原因。他料定此人并不知道金狼荷包的存在。几天来,伊哈斯见徐美娘一直愁眉不展,心里很着急,也很心疼。

  这天驼队走上了一条河边的官道,他鼓足勇气坐到她的车上,看着翻飞着浪花的河水,给她讲自己在波斯的童年趣事。波斯和罗马与汉朝文化背景不同,生活习俗也不一样,那些故事让她感到生动新奇,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使得伊哈斯很有成就感,得意之余拿起别在腰间的苏尔耐,吹奏起一支欢快的曲子。

  徐美娘和桃儿都听得入了迷,紧紧盯着那支粗短,闪着亮光的小喇叭。那时唢呐还没传入汉朝,她们觉得甚是稀奇。

  一曲终了,伊哈斯得意地把喇叭从嘴边拿下来,看着徐美娘微笑,希望听到她的赞扬。

  果然,桃儿高兴地晃着脑袋:“这个小东西能唱曲呀,真好听。”

  徐美娘羞答答地问道:“此曲甚好,这个乐器可有名字?”

  伊哈斯自豪地拍拍小喇叭:“它叫苏尔耐,是我们波斯最常见的乐器,我刚才吹的曲子,是青年男女婚礼上的喜乐。”

  徐美娘对这个叫苏尔耐的乐器,吹奏的曲子非常喜爱:“喜乐和我们汉朝的不同,很好听。”

  这话让伊哈斯更加得意:“我们波斯不仅喜乐好听,婚礼服饰也非常好看。”

  桃儿很好奇:“波斯新娘服饰什么样的,我还没见过呢。”

  看见徐美娘期待地看着他,伊哈斯心里一阵窃喜:“徐小姐,我……可以叫你美娘吗?”

  徐美娘羞答答地说:“伊公子随意。”

  “美娘,我正好带了波斯新娘的服饰,要不要穿上试一试?”他想趁着徐美娘高兴,让她换上他带来的波斯女人服饰,然后骑上骆驼,做一回波斯女人。

  好奇心驱使徐美娘对他的提议有些动心,但碍着大家闺秀的身份有些矜持犹豫,桃儿则在一旁极力鼓动。她有私心,徐美娘装扮成波斯女人就要骑骆驼,她可以趁机戴一回镶嵌红绿宝石的金步摇。

  徐美娘点头答应了。

  于是伊哈斯让驼队原地休息。

  徐美娘换上了白色的波斯新娘服饰后,伊哈斯拿出一条翡翠项链:“美娘,这条项链价值连城,是在长安买的,你戴上一定好看。”

  徐美娘急忙推辞:“伊公子,使不得。”

  伊哈斯固执地坚持:“无妨,你的美和它很相配。”

  桃儿在一旁溜缝儿:“小姐,伊公子诚心诚意的,你就戴上吧。”

  徐美娘半推半就地让桃儿为自己戴上了项链,又拿掉了金步摇,蒙上了白色头巾,戴上了白色面纱,只露出两只眼睛。脚蹬一双波斯刺绣女靴,骑在一匹骆驼上。飘飘欲仙的婀娜身影,宛如一个美丽的波斯仙女。

  她是最美丽的波斯女人!伊哈斯深情地看着她,完全被她迷醉了。

  突然从河面前方的桥上,跑过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在驼队前跪下哭求:“各位爷,请救救我的犬子吧!”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伊哈斯走到他面前,扶起他:“这位兄长,你儿子怎么了?他在哪?”

  中年男人一指前方的河对岸:“他就在那棵树下,昏死过去了。我和我娘一点办法也没有,请你们救救他吧。”

  徐美娘着急地说:“伊公子,我去看看吧。”

  伊哈斯让驼队原地等候,他和徐美娘跟着中年男人去救治河对岸的孩子。

  破衣烂衫的宽儿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嘴角一堆白沫。

  穿着寒酸的老妪跪在旁边,抱着他哭喊:“宽儿呀……你醒醒啊……我的宽儿呀……”

  徐美娘蹲到宽儿身边,仔细打量着他,心里已经有数了:“老人家勿急,他是发了羊癫疯。”

  老妪哭着:“羊癫疯?这可如何是好啊!我的宽儿……”

  老妪的哭声让伊哈斯很着急,他蹲下来小声问:“美娘,你可有办法?”

  徐美娘笑着点点头:“老人家,可否让我给他医治?”

  老妪看她穿着波斯人的衣服,把她当成了异族,很不信任:“你会医治?”

  中年男人有些尴尬:“娘,他们是我请来的,就让这位小姐试试吧。”

  老妪有几分无奈地说:“好吧,就把宽儿交给你了,要是出了差错,老身可不让你!”

  “好,出了差错我陪他性命就是。”徐美娘的一双纤手,在宽儿的头上脸上身上点穴按摩。

  伊哈斯默默地看着她出了神,眼前又恍惚出初见她的情形。那时她穿着一身淡紫色的汉服,一边抚琴一边吟唱,就像一朵暗香悠然的睡莲,瞬间就把他的心融化了。

  他心里说:“美娘,你真是个奇女子,集美丽善良温柔聪慧于一身,正是我苦苦寻找的东方佳丽。可是天不遂人愿……为何不让我早点遇到你?”

  徐美娘和伊哈斯去救治宽儿的时候,桃儿在车里拿着徐美娘的金步摇,爱不释手地看着。她每天伺候小姐戴上这个首饰,心里都酸溜溜的,做梦都想自己也能戴一回。此刻她把金步摇贴到脸上,一脸幸福的表情。她撩起门帘朝外面看了看,断定徐美娘短时间不会回来。犹豫片刻,大着胆子把金步摇戴在头上,又把徐美娘的衣服穿在身上。穿戴好之后她突然泪流满面,感叹命运的不公平,这身行头为何不能永远属于自己!

  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一团尘雾从远处涌来,王恩带着一队官军跑到眼前。

  王恩一挥鞭子:“包围驼队!”

  官军们下马,马上就把驼队围在中间。

  众人都不知所措地看着。

  王恩跳下马,走到马车前,一掀车门帘子:“徐美娘,下来吧。”

  桃儿穿着徐美娘的衣服,头上插着金步摇,哆哆嗦嗦地从车上下来。见她这样打扮,众人都惊呆了。

  官军们马上围住了她。桃儿一见这个阵势,立刻吓哭了:“军爷,我不是小姐……我是丫头……”

  王恩冷笑:“呵呵,谁家的丫头能如此打扮?你头上的这只金步摇就价值连城。捆上,带走!”

  官军们把她抓住用绳子捆上,塞进车里。

  驼队的波斯人都不太会说汉话,因此就不太明白官军为何要抓桃儿,都朝河对岸望过去。

  徐美娘和伊哈斯还蹲在地上为宽儿施救,对这边发生的事儿,毫不知情。

  桃儿冲着河对岸哭喊着:“我不是……小姐,我是丫头……我不是小姐,我是丫头……”

  王恩告诉兵士:“把她的嘴堵上。”几个兵士上来,将一块布塞进桃儿嘴里。波斯随从们本想去喊伊哈斯,看见桃儿被堵住了嘴,都默默地看着不敢离开。

  王恩朝河对岸看过去,什么都没有。

  驼队里只有这一个女子,又打扮得如此华贵,他认定了桃儿就是徐美娘。收回目光一指大木箱子:“把那个大木箱子打开。”

  兵士们把大木箱子搬下来打开,里面是青铜器。

  这完全出乎了王恩的意料:“为何变成了青铜器?”他不死心,围着整个驼队转了一圈,没发现可疑之处。于是一挥鞭子“我们走。”

  看见他们走了,两个波斯随从朝河对岸跑去找伊哈斯,边跑边用波斯语喊着。

  徐美娘跪在宽儿身边,点了他的百会穴。宽儿停止了抽搐,睁开眼睛。

  老妪惊喜至极,哭着抱住他:“我的宽儿,你可醒过来了……”

  伊哈斯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老妪:“老人家,这些银子拿回去给他买点好的吃食,补补身子。”

  老妪放下宽儿,给伊哈斯和徐美娘磕头:“谢谢两位恩人!”

  中年男人也跪下磕头:“多谢两位恩人……”这锭银子,够他们活好多天了。

  两个波斯随从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边跑边用波斯语喊着:“少主人,那个汉人女子被官军抓走了!”

  伊哈斯听见随从们的喊声急忙拉着徐美娘起身,跑到河边。看见一队官军们押着徐美娘的马车和嫁妆,朝长安方向走去。驼队里只剩下15匹骆驼和波斯男人。

  徐美娘惊叫:“官军为何把桃儿抓走了?还要抢走我的嫁妆?轩哥哥的扇子也在车上!”

  看到她对任轩的一把扇子这样在意,他明白了她对任轩的感情,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但是容不得他多想,两人急忙往回跑。跑出几步伊哈斯突然拉住了她。

  伊哈斯神情凝重地说:“美娘,看来他们是把桃儿当成你了。”

  “为何这么说?”徐美娘很不解。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进,如何会引来官府抓捕?

  伊哈斯小声地将徐建勋要他把金世的尸体运出长安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告诉她:“出城时在城墙上看到官府抓捕他的告示,方知那个死者是叛乱分子头目金世!”

  徐美娘惊叫:“啊!金伯父怎会是叛乱分子!”这个消息太突然,她几乎不太相信。因为金世是徐家至交,她很小就认识他。

  “按照你们汉律,窝藏叛乱分子头目,犯的是的杀头重罪。所以,你一定是受了这件事的株连,要是被抓回去,很可能……”

  徐美娘惊恐地看着他:“被杀头?”

  伊哈斯很肯定地点点头:“正是。”

  徐美娘一下跌坐到地上:“如此说来,我爹娘一定被处死了?”

  伊哈斯扶起她:“现在还不可知,应该是凶多吉少。朝廷很快就会知道抓错了人,所以你要改变一下装束才好。不过也不要太害怕,我就算拼了性命也不会让他们把你抓走。”

继续阅读:第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