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金哥2018-01-04 08:113,363

  徐美娘和伊哈斯的驼队经过长途跋涉,已经离敦煌越来越近。

  离开武威郡以后,他们一路顺利,再也没遇到官军追杀和抓捕。徐美娘以苏玉的身份跟随驼队,没有人怀疑。伊哈斯算计着日子,再有几天就可以到敦煌了。

  快到敦煌了,徐美娘的心情反倒紧张起来。她想起伊哈斯的话,对离开长安后的遭遇,任家能否理解和接受这件事儿,已经不太自信了。也不知道记忆中那个文弱书生模样的大哥哥任轩,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还牵挂着养父母,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离敦煌越来越近,伊哈斯心里越来越痛苦和矛盾。他希望早些到敦煌,把徐美娘送进任家,就完成了使命,兑现了对朋友的承诺。但到了敦煌,他和徐美娘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一想到这里,他就难过得无法自持。这个罗马男子,对徐美娘已经爱得无法自拔。

  他想到江湖上关于宝贝和一万金的传言,猜想徐美娘此行一定背负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不然江湖上各路人马不会如此不依不饶地追逐她。他为她担心,生怕这个秘密再给她带来新的不测。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来到了敦煌城外的黑沙岭脚下,离敦煌城只剩下一天的路途。

  黑沙岭位于敦煌城东南30里,是一片长着沙枣树和沙柳的丘陵。这里活跃着一股敦煌城人人皆知的土匪,为首的头领叫黑驼子。他们个个精通马术,骑在马背上可以杀人如砍菜,手里的弓箭百步穿杨。

  在敦煌经商几年之久的伊哈斯对黑驼子并不陌生,心里很是紧张。

  他看看当头的太阳,对众人说道:“马上就到黑沙岭,我们加快速度,快些通过……”他的话音还没落,只见骆驼突然都趴到地上,一动不动。马匹都扬起蹄子嘶鸣。

  众人震惊之余,凭着对沙漠的了解,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太阳。刚才还红彤彤的太阳上面,像是被谁扬了一把沙子,变得朦朦胧胧。突然狂风骤起,远处有一团黑影慢慢涌来……沙漠中的流沙弥漫着整个天空,遮云蔽日,仿佛夜幕突然降临,阴森可怕至极……

  伊哈斯大声喊着:“沙尘暴来了……大家都趴到地上别动……”

  众人都在骆驼下面趴下,用头巾抱住了脑袋。

  徐美娘常年住在深闺,从没见过这般恐怖的景像,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坐在车上哭喊着。

  伊哈斯连滚带爬地来到她身边,把她拉出来按倒在地上,用身体紧紧护住……

  时间仿佛凝固了,不知过了多久,呼啸的狂风终于停止,肆虐飘飞的流沙平静了。众人从砂砾中伸出脑袋,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瞠目结舌。艾力克带着一队楼兰士兵,举着刀对着他们。

  伊哈斯把徐美娘扶起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兵士们,快速判断他们的来路。只见他们的穿戴和汉朝人虽然很相近,但并不一样。虽然为首的艾力克穿的是汉朝的绸缎衣服,但其他人的衣质都是粗麻所制,简单粗糙很多。这样的装束,使他很容易就猜到他们是楼兰人。

  这个猜测使他的心紧紧地提了起来,对于楼兰他还是知道一些。这个在阳关之外的小国,依仗地理位置的重要,虽然归顺了汉朝,但并不那么听话。他们接受汉朝的赏赐和资助,但时常有人洗劫来往于西域和汉朝之间的行人。伊哈斯虽然没被他们洗劫过,听到的并不少。

  艾力克是个粗壮的年轻人,满头黑色的自然卷发,一张英俊有棱角的脸很有胡人特色。

  他看出伊哈斯是驼队头领,径直走到他面前。

  徐美娘吓得紧紧偎在一匹骆驼身上,身上抖成一团。

  艾力克看到徐美娘,立刻被她的美貌惊呆了。他是楼兰国王的侄子,楼兰王宫虽然不乏美女,但西部女子大多性格耿直粗狂。像徐美娘这样娇媚温柔的中原女子,令他非常动心。

  此刻的徐美娘正呆呆地盯着艾力克的脸,她觉得很面熟,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和艾力克不可能见过。因为汉朝大户人家的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进,除了徐建勋,她没有机会认识别的男人,认识伊哈斯是个例外。

  就在徐美娘暗自遐想的时候,艾力克一把就把她抓过来抱在怀里。伊哈斯不顾一切地扑过来抓住艾力克的手,要把徐美娘夺下来。伊哈斯的举动激怒了艾力克,他放开了徐美娘,抓住了伊哈斯的衣领,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徐美娘瘫坐在地上,看到此情景,突然站起来挡在伊哈斯前面。一路上伊哈斯多次救过她,她也要为他豁出命去。

  艾力克笑了,徐美娘愤怒的模样令他更加喜爱:“汉朝女子,你要替他去死吗?”

  徐美娘不仅大声回答他的话,还带着几分豪气:“不要伤他,苏玉愿替他去死。”

  伊哈斯把徐美娘拉到自己身后:“师妹,使不得,师兄宁愿死也要让你好好活着。”徐美娘愿意为他去死,这让他心里很感动也非常温暖,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艾力克举起刀对着伊哈斯:“休要啰嗦,罗马人,阿胡拉也救不了你,下地狱吧!”艾力克的刀朝伊哈斯的头砍下去,伊哈斯绝望地闭上眼睛,徐美娘不顾大家闺秀应有的矜持,惊叫一声扑上前去……

  突然艾力克的刀被一把长剑拦住了,两把刀剑撞击出一串火星子。

  众人都朝艾力克这里看过来,只见金呼来身披铠甲,威风凛凛地骑着一匹红棕烈马,把手里的长剑挡在艾力克的刀下。英俊大气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有些深凹的大眼睛,闪动着愤怒的眸光。

  艾力克愤怒地大喊大叫:“找死啊!该死的汉人!”他绝对没想到,这个英俊高大的男子,就是他唯唯听命的上司,大名鼎鼎的金狼!

  金呼来也不说话,从马背上跳下来,朝前一探身,抓住了艾力克的胳膊,往前一拉,艾力克就跪在地上。金呼来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艾力克和楼兰人都惊恐地看着他。

  伊哈斯和徐美娘默默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金呼来冷笑:“呵呵,报报尊姓大名吧,不要做无名鬼。”

  艾力克立刻现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本王要是说出来,怕吓死你!”

  楼兰人哄笑了。

  “好啊,快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吓死。”

  艾力克站起来,傲慢地推开金呼来的剑。

  一个楼兰兵士为了向艾力克献媚,抢着回答:“他是楼兰国国王的侄子,艾力克殿下。”

  艾力克讥讽地笑着:“汉人,听清楚了?本王是楼兰国的艾力克殿下。还敢杀我吗?”

  金呼来冷笑:“呵呵,原来是艾力克殿下,我真要被吓死了。你既然是楼兰国王的侄儿,就是汉朝的朋友,为何要欺辱汉朝人?”

  艾力克冲着金呼来一瞪眼:“本王的事也是你一个草民应该管的吗?”

  这话激怒了金呼来:“你的事儿,我这个草民管定了!”话音没落就抓住艾力克,又把他按着跪下,把剑架在他脖子上。

  艾力克不服气地喊着:“我是艾力克殿下,你不要命了吗?”

  金呼来厉声喝道:“这话该我问你!想要命就求饶!不求饶就杀了你!”他手上的剑往艾力克的肉皮上贴了贴,立刻流下一串儿血珠儿。

  艾力克害怕了,立刻大声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楼兰国的兵士们也都跪下,一块求饶。

  “都记住了,以后休要欺辱我们汉朝人!要是记不住,下次让我抓住,就没这么客气了!”金呼来把剑收回来,一指艾力克:“带着你的人,滚!”他不想伤了艾力克。但也不能让他搅了局。

  艾力克站起来,带着众兵士骑上马飞快地逃走了。可是没走几步,艾力克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只小飞镖,朝金呼来扔过去。金呼来凭着声音一躲闪,小飞镖扎到左腿上。他大叫一声,提着剑去要追赶。但艾力克早已骑马逃之夭夭了。

  黑袍怪物躲在不远处的沙丘后面,静静地观察着驼队的动静。刚才她见艾力克要杀伊哈斯,刚想前去解救,发现金呼来出现了。现在她见艾力克和楼兰人已经策马逃走,便起身悄悄离开。

  艾力克领着一行人一口气跑进了红柳林。回头看看金呼来没追上来,就拉住缰绳停下。他心里一直在想徐美娘,这个汉朝女子把他的魂都勾走了。

  他问众人:“你们说刚才那个汉朝女子如何?”

  众人争先恐后地讨好他。

  “仙女下凡一样。”

  “世上无双。”

  艾力克又问道:“你们说她配得上本殿下吗?”

  小个楼兰兵士想拍他的马屁:“一介草民怎能和尊贵的殿下相提并论!殿下若是鲜花她就是牛屎,殿下若是烈酒她就是马尿……”

  艾力克冲着他举起鞭子狠狠地抽下去:“奴才!你竟敢说她是牛屎,是马尿……”又打一鞭子“和她比,本殿下才是牛屎,是马尿!”

  马屁没拍好,引得众人偷笑。

  小个楼兰兵士使劲打自己的耳光:“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她是鲜花殿下是牛屎;她是烈酒殿下是马尿……”

  艾力克又抽他一鞭子:“狗奴才,你敢骂本殿下……”

  小个楼兰兵士被打得抱着脑袋叫唤……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