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哥2018-01-04 10:293,740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只因徐美娘进了黑沙寨,使得很多人都无眠。

  侯三爷和三嫂子一直坐在外面商量救她的办法。

  夫妻两人都相信她不是徐美娘,也没有什么万金的宝贝,一心想救她出去。可是想了几个办法都觉得不可行。看来只有和黑驼子求求情,让她找个亲戚出点钱,才有可能被放出去。他们了解黑驼子,只要给钱还是很好通融的。就是不知道她能否找到这样的亲戚。

  三嫂子提醒他,那个罗马人不会丢下她不管吧?侯三爷摇摇头,他没见过伊哈斯,不知他能否为一个两姓旁人舍出大笔银子。

  再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夫妻两就到土匪们住的排子房,去将就了一宿。

  黑乌鸦一直在暗中注视着侯三嫂家的动静。此刻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后窗户前,观察了一下四周后,见没任何动静,便凑近了窗户,捅破了窗纸朝屋里看进去。只见昏暗的灯光下,徐美娘身上盖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粗布薄被,弯曲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睡在榻上。

  她的嘴角出现一丝笑容,绕到了房门前。

  她悄悄进屋。

  走到徐美娘身边,在她头上轻轻一点,她的呼吸立刻变得很轻。然后在她身上仔细翻找着,但是一无所获。又在她的被褥里翻找,还是一无所获。又拿起她的鞋子,里边也没有东西。

  黑乌鸦小声地嘀咕:“如此说来,她身上真的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又在她的头上点了一下,徐美娘的呼吸变得正常。

  黑乌鸦悄悄开门出去。

  伊哈斯在客栈里,心里牵挂着徐美娘,坐卧难安,瞪着眼睛盼着天明。他不知道这一夜土匪会如何对待她,会不会轻薄她……想到此他出了一身冷汗。以他对徐美娘的了解,她是宁死也不肯受辱的!他在心里乞求阿胡拉,一定保佑她平安无事!

  他还担心土匪会用狠毒的手段,逼她交出那个万金宝贝。

  他走到窗前,看着黑沙寨的方向,心里想:“师妹,这几次遇到祸端,都与你带了价值万金的宝贝有关。你虽没明言,但我觉得此话并非空穴来风。玉儿,究竟是什么宝贝能让你舍命护着?就怕此事日后还会给你带来灾难……不仅如此,师兄还担心一路上这些经历,你的夫家真能理解和接受吗?”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此刻的任家,恨不得从来就不认识什么徐美娘,正悄悄地把杜小姐用一顶小轿子从外面抬进来。任夫人想把生米做成熟饭,让任轩和杜小姐即刻成亲。

  任轩闭着眼睛躺在榻上,对母亲的这个安排毫不知情。当他看见穿戴红色喜服的杜小姐时,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吃惊。

  任夫人指着杜小姐告诉他:“轩儿,这是娘给你娶的娘子,你看生得多标致。”

  杜小姐上前施礼:“妾身见过夫君!”

  因为激动,任轩满脸通红,指着杜小姐:“我已与人定亲,断不会再娶别人!”

  杜小姐陪着笑脸:“妾身不在乎名分,终生为妾也无妨。”她在兄嫂的屋檐下,早已习惯了委曲求全。

  任夫人见她如此贤惠明事理,从心里喜欢:“轩儿,徐家女子已经死了,你不要再思念与她。今天和杜小姐已成夫妻,就要尽人夫之责,好好过日子。”

  刘媒婆也上前帮着美言:“任公子啊,你看杜小姐多贤惠,一看就是旺夫的命。”

  任轩突然坐起来,指着杜小姐:“你给我出去……出……”话没说完,就大口吐血,倒在榻上。

  任夫人急忙抱住他:“轩儿,仙娘娘说过,你只要和处子行夫妻之事,病就会好。你是任家独苗,就听为娘的话,和杜小姐好生做夫妻。”

  任轩一边吐血一边说道:“娘,孩儿断断不能从命!美娘已死,我也不想活着,更不想害别人。杜小姐,我是为你好……你若是不走……我即刻就去死……死了就可以和美娘在一起了……”头一歪昏死过去。

  杜小姐只知他身染重疾,没想到如此严重,早已吓得哆嗦成一团,躲到刘媒婆身后,哭喊着:“刘妈妈……我害怕……”

  刘媒婆此刻也有些怕了:“夫人,任公子这脾气也太倔强了。看样还真能逼出个三长两短来。”

  任夫人无奈地哭诉:“真是前世的冤孽呀……刘妈妈,劳烦你把杜小姐送回去吧。”掏出两张银票递给她。

  刘媒婆眉开眼笑地接过银票:“夫人不必太难过,老身先把杜小姐送回去,等任公子安稳些再做主张。”

  因为抓到了徐美娘,黑驼子领着众人饮酒狂欢。

  黑沙寨的大厅里点着很多火把,火光将里面照得通亮。几张案子上摆满了烤肉和酒坛酒碗,一片狼藉。

  黑驼子和土匪们东倒西歪地围坐在案子前,吵吵闹闹地猜拳喝酒。

  黑乌鸦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

  胖土匪带着醉意歪歪倒倒,端着酒碗凑到黑驼子面前:“大当家的,这女子长得如花似玉,貌似天仙,还有一万金的宝贝,何不娶她当你的压寨夫人?”

  瘦土匪跟着溜缝儿:“是啊,大当家的,到嘴边的山鸡不吃白不吃呀。”

  这话说到黑驼子心坎里去了,可他表面上还装得很正经,把手一挥:“胡说。喝酒,吃肉,比睡女人好。”

  “哎,大当家的,这话不对。”胖土匪边说边打着酒隔。

  黑驼子放下酒碗:“为何不对?”

  胖土匪一本正经地说:“英雄睡美女,好酒配山鸡。男人若是不喜女人,那不就是公鸡要生蛋了?”

  众土匪哄笑。

  “大当家的是怕二当家的拦着。”瘦土匪用了激将法。

  众土匪起哄:“大当家的,此等好事二当家的断不会阻拦。今晚就来个洞房花烛夜,如何?”

  黑乌鸦皱皱眉头,转身走了。她已经想到了黑驼子下一步要干什么。

  土匪们的激将法起了作用,面对徐美娘的花容月貌,黑驼子心里早就痒痒的,再也装不下去了。他猛地站起身,端起酒碗仰脖一口喝下,然后把空碗往案子上一扔:“谁说我怕二当家的阻拦?黑沙寨我说了算!现在就给你们入一回洞房,让你们开开眼!”转身晃晃悠悠地朝大厅外走去。

  土匪们边起哄,边用羡慕的眼神目送着黑驼子走出大厅。

  黑驼子带着浓浓的醉意,左歪右倒地走出房门。没走几步,黑乌鸦从暗影里出来将他拦住。

  他心里很生气:“为何挡我路?”

  黑乌鸦双手叉腰:“你休要碰她。”

  他更生气了:“我的事儿你少管,给我让开!”

  “休想!除非你能过得了我这关。”

  黑驼子拉开架势扑了上去。两人在夜色里你来我往地打了起来。

  黑驼子的功夫原本就不如妹妹,再加上已经酩酊大醉,渐渐有些招架不住,只是眼花缭乱地看着她的手在眼前不停地晃动,身上也接二连三地挨了几拳,刚一分心,突然被黑乌鸦一个扫堂腿扫倒,趴在了地上,他的两条手臂被黑乌鸦反剪过来,接着背部被黑乌鸦的腿实实地压住无法动弹。

  黑乌鸦问道:“还想去吗?”

  这一番打斗下来他的酒已醒了大半,无奈地服软了:“不,不去了。”

  黑乌鸦慢慢地放开了他。

  黑驼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指着黑乌鸦:“你竟敢……”

  黑乌鸦突然又拉开了架势。

  黑驼子话没说完转身就跑。

  见黑驼子又回到议事大厅,黑乌鸦快步朝侯三爷家走去。她知道黑驼子绝不会轻易放过徐美娘,要在天亮之前把她带走。

  黑乌鸦对徐美娘的庇护引起黑驼子警觉,他到议事大厅转了一圈又偷偷地出来,盯着黑乌鸦。看见她进了侯三爷家,心里已经明白了她要干什么。他找了几个精明强干的土匪,对他们交代一番,就和他们消失在夜色里。

  黑乌鸦和徐美娘两人坐在侯三爷家里小声地说话。

  黑乌鸦对徐美娘说:“苏小姐,我送你出去。”

  徐美娘不信任地看着她,当初就是她帮着黑驼子抓的自己,为何又来做好人?

  黑乌鸦看出了她的心思:“知道你不信我,没关系。我们现在必须走,天亮就不好办了。”

  “你为何救我?”

  黑乌鸦一笑:“兑现承诺。”

  “对何人的承诺?”

  “一个我敬重的人。快走吧,千万别让大当家的发现了。”看见徐美娘起身,她用被子将枕头蒙住,做成了人在睡觉的假象。

  两个人悄悄出了门。

  黑驼子和几个土匪躲在路边的沙柳林里,他们都穿着无头的白色长袍。

  黑驼子看看天上的月亮:“快到子时,她们该来了。你们两个去那边。”

  两个土匪跑到路对面的沙柳林里。

  没过多久,传来马蹄声。随后,黑乌鸦和徐美娘同骑一匹马跑过来。

  黑驼子做了一个手势,几个人晃晃悠悠地从沙柳林出来,边走边叫着:“呜哇……嘿嘿……呜哇……嘿嘿……”

  黑乌鸦看见几个白色身影挡在路中间,“噗嗤……”笑了,这一定是黑驼子带人装扮的。

  可是徐美娘没见过这阵势,吓得惊叫:“鬼……有鬼……”

  黑乌鸦刚说出:“别管他们,坐稳了……”她想带着徐美娘硬闯出去。可是话还没说完,徐美娘就吓得从马背上摔下去。

  黑乌鸦跳下马来,想把徐美娘再抱上马背,黑驼子几个人过来,把她围住打在一起。

  路对面沙柳林里的两个人跑出来,把惊叫哭喊的徐美娘抱起来放到马背上,骑着马朝黑沙寨跑去。

  看见徐美娘又被抢回去,黑乌鸦气得把黑驼子推倒在地上,把他的白袍子扒下来:“你把苏玉放了!”

  黑驼子起身,拍拍屁股,愤怒地咆哮着:“反了你了!敢打我!”

  两人又交起手来,其他土匪站在一边看着,干着急不知该帮谁。

  几个回合下来,黑驼子被制服了。答应只要伊哈斯出一驮货,就放苏玉回去。

  让伊哈斯出钱赎苏玉,黑乌鸦心里觉得有些歉疚,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他尽量少些损失。

  黑驼子却心有不甘:“一驮货?太少了!”

  “一驮货值多少银子,你不知道吗?若是不依我,便将她硬抢出去!”黑乌鸦很肯定地告诉他。

  黑驼子了解妹妹的性格,想了想便应允了:“依你便是了。”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