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金哥2018-01-04 11:033,390

  伊哈斯侧夜未眠。

  好容易挨到了鸡叫,把随从们安顿好,骑上马就直奔黑沙岭。

  在议事大厅里,黑驼子无精打采不停地打着哈气。昨晚折腾到了下半夜,刚刚还在被窝里做梦呢。

  伊哈斯双手被反绑着,眼睛蒙着黑布站在地中间,一个小土匪过来解下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和手上的绳子。伊哈斯一边揉着手,一边四处打量着。

  侯三爷进来,坐到黑驼子身边。

  黑驼子拿着腔调问道:“罗马人,坐下吧,大清早来此何干?”

  伊哈斯陪着笑脸:“赎我师妹。”

  黑驼子假装脸一沉:“不行!”他虽然答应了妹妹,但还是想在伊哈斯身上多榨点银子。

  侯三爷已经知道昨夜发生的事儿,于是对黑驼子耳语:“大当家的,我们昨夜弄明白了,这个女子真不是徐美娘,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贝,江湖上瞎传的。她还准备了一把刀,说今天要是不放她走就不活了。她要死了咱可啥也捞不着了,还不如让罗马人出点血。”他这么说一方面是给黑驼子要赎金搭个台阶;另一方面也为自己要说的话做些铺垫。

  黑驼子点点头,看着伊哈斯笑了:“赎你师妹,你能出多少呢?”

  “你想要多少?”

  黑驼子看看侯三爷,侯三爷冲着伊哈斯伸出一个手指:“一驼货。大当家的,您看行吗?”他不动声色地看着黑驼子的反应。

  黑驼子犹豫着,罗马人那么有钱,只要一驮货太吃亏了。

  侯三爷很了解他,怕他对黑乌鸦的承诺反悔,心里有些着急,不住地看着门口,盼着黑乌鸦快点进来。

  伊哈斯更是坐不住了,他紧盯着黑驼子,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正当几个人僵持在那的时候,黑乌鸦进来了,不说话往黑驼子身边一站。

  黑驼子一看见她,立刻点头:“就依师爷。”

  侯三爷心里暗自高兴。

  伊哈斯亟不可待地喊着:“成交。你们派人跟我到客栈取货,我师妹呢?”

  黑驼子一摆手:“我的人不能到客栈,你回去把驮子赶到黑沙岭,我带着徐美娘……不,是苏玉,在那等你。”

  “好,希望黑老大不要食言。”

  侯三爷急忙给打保票:“我们大当家的一言九鼎,你就放心吧。”他这样说有两个目的。一是让伊哈斯放心;二是让黑驼子不要反悔。

  徐美娘在侯三爷的房间和他们夫妻告别。

  侯三嫂拉住徐美娘的手,舍不得放开。她多希望自己也能有一个这样的女儿。

  徐美娘给他们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侯三爷扶她起来:“快起来,我们没做什么,要谢就好好谢谢二当家的和你的师兄吧。他起大早就来赎你,难得呀。”

  那个黑袍怪物是二当家的?这让徐美娘很吃惊。

  侯三嫂看出她的疑惑:“她是大当家的亲妹子,叫黑乌鸦。武艺高强轻功穴道最好。但是被官府抓住破了相,从此后就没再露出过脸。是个好女子,可惜了。”

  “师兄对我的恩德天高地厚,你们和二当家的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今生今世都不敢忘记。”徐美娘犹豫片刻,褪下了手腕上养母给她的白玉镯子,戴在侯三嫂的手腕上“夫人,救命之恩如何答谢都不为过。这个镯子是我娘给的,我把她送给您,也算替她感谢你们。”

  侯三嫂再三推辞,要把镯子褪下来:“这是你的心爱之物,我不会收的。”

  徐美娘又给她戴上了:“大恩不言谢,这东西算不上什么,只是一点心意。”

  伊哈斯和一个随从赶着一个驼子一辆马车来到黑沙岭,刚到沙柳林的边上,黑驼子和一群土匪就围了过来。

  伊哈斯跳下车,眼睛四处寻找着徐美娘。

  黑驼子骑着马走到驼子前,围着驼子转了一圈,满意地笑了:“罗马人,说话算话,仗义!”冲着沙柳林吹了一声口哨,侯三爷和徐美娘从林子里走出来。

  徐美娘一看见伊哈斯,就像见到亲兄长,忍不住地哭喊着:“师兄……”

  伊哈斯走到徐美娘面前,把她轻轻地揽在怀里:“师妹,你还好吧?”目光透着担心和疼爱。

  徐美娘哽咽着:“苏玉尚好。”

  徐美娘和侯三爷告别后,被伊哈斯抱到车上。

  侯三爷和黑驼子一直看到他们从视线里消失,才上马走了。放走了这个好看的女子,黑驼子非常不舍。

  伊哈斯一路急行,下了黑沙岭不远就到了客栈,随从们早已在院门口等候多时。一路上怕黑驼子反悔,伊哈斯的心一直悬着。进了客栈的大门,他松了一口气。

  徐美娘单独和伊哈斯在房间里,她突然给伊哈斯跪下,哭着磕了三个头:“师兄,这一路走来,若不是您舍命相救,我早已是孤魂野鬼了。都说大恩不言谢,救命之恩一个谢字怎可承载!所以请您应允美娘一个请求。”

  伊哈斯扶起她:“师妹,记住,你已经是苏玉了,千万别再说美娘这两个字。别说一个请求,就是一千个一万个我都答应,师兄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徐美娘又跪下:“师兄的话我记下了,但我的请求一定要跪着说。我是一个孤女,没有兄弟姐妹。除了养父母,再也没有人像师兄对我这么好。所以我想和师兄义结金兰,请你做玉儿的亲哥哥,我们做一辈子亲人。”

  伊哈斯又一次扶起她,沉思片刻摇摇头:“师妹,这个请求恕师兄不能答应。”他表面上风轻云淡,但心里却非常痛苦。他不想做她的哥哥,即使是亲哥哥也不想。

  徐美娘却不知他的心思,以为这个请求会让他高兴,对他的拒绝很不解,于是追问道:“师兄,这是为何?”

  伊哈斯苦笑着:“不为什么。师妹,在我心里,你早已是我最亲的亲人,永远都是。到了敦煌任家后,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瞒着师兄,师兄永远是你的依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这番话让徐美娘更加感动,她又跪下给他磕了三个头。

  驼队启程,徐美娘和伊哈斯一路上都不再说话,但心里都装着满满的温暖和各不相同的情感。徐美娘对伊哈斯是感恩感动的兄妹之意;伊哈斯对徐美娘是深入骨髓的男女之情。

  快到正午时分,驼队终于来到了敦煌城门口。

  当徐美娘看着城墙上的敦煌两个大字,一路上经历的酸甜苦辣和生死磨难,都变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受,瞬间涌上心头。尽管历尽艰辛,终于到了!她猜想任家此刻一定在热切地期盼着她,轩哥哥一定会张开双臂等待拥她入怀……

  任轩刚才又吐了几口血,没有血色的脸颊显得更加苍白,有气无力地躺在榻上喘着粗气。

  任夫人端过来一碗热乎乎的“煮饼”(即用小米面和糜子面做的面条),轻轻地抱起儿子的头,哄着他吃下去。

  可是任轩说胸口塞得满满的,拒绝了。

  任夫人难过地看着儿子,眼里含着泪花。

  这时丫鬟翠卢进来,神神秘秘地告诉她来客人了。

  任夫人有些意外,现在正是饭口,一般人不会这个时间到别人家里做客,她问翠卢来的是什么样的客人?

  翠卢用手夸张地比划着:“一个女子和一个洋人。那个女子长得可好看了,柳叶弯眉樱桃小嘴儿,眉心还有一颗红痣。”

  任轩有了一丝笑容:“娘,是美娘来了!”

  任夫人不高兴地沉下脸:“轩儿,不要胡思乱想。美娘早就死了,怎会是她?!”

  “好像不叫美娘,听那个洋人说她叫苏玉。”翠卢肯定地说。

  任夫人觉得甚是奇怪,家里从来不和洋人有什么交往,又问道:“苏玉?洋人?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车辆吗?”她心里想要真是徐美娘来了,应该有很像样的嫁妆,一定会带着马车来。再说她已经死了,绝不会是她!实际上她的潜意识里,是害怕来人真是徐美娘!

  翠卢的话证实了她的想法,说他们坐着一辆咱们当地的小马车,没看见有别的。老爷还吩咐钱嫂准备酒席呢。

  任夫人心里满满的疑惑,反倒不着急了:“翠卢,你去厨房帮钱嫂吧,要准备酒席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翠卢答应着出去。

  任轩心里仍然希望来的女子是徐美娘,就催促母亲快去看个究竟。

  “不急,娘要看着你把煮饼吃完。”任夫人拿起碗,一点点地喂着儿子。为了让母亲快点走,任轩尽力地快吃,噎得不停地作呕。

  在任家的正房客厅里,任桂坐在上座的榻上,伊哈斯坐在他身边的侧垫子上,徐美娘站在地中间。她内心非常不安,虽然低垂着眉眼,但还是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打量着任桂。

  和任家人已经分开5年了,任桂的胡须都花白了,说话时仍然习惯带着一丝笑意。徐美娘的心稍微轻松一些,任桂看上去还是那样善良宽厚,自己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

  徐美娘流着泪把路上的经历讲一遍,任桂边听边捋着胡须摇头叹气。

  任夫人喂饱了儿子走进来,看见徐美娘就像见了鬼,惊得好一会没说出话来。

  她对徐美娘的死讯不仅毫不怀疑,还暗自高兴,因为再也不用担心受牵连了。可是徐美娘又活着出现了,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指着徐美娘问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她这一问,徐美娘立刻眼泪汪汪的。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